扫码订阅

[原创]新兵要和班长刺刀见红---[蓝剑军团]

我入伍那年的北京冬天真冷,坐在军用卡车上的我们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手脚在那了。从温暖的火车厢里出来已经一个多小时了,身上残余的一点暖气也被刺骨的北风带走了,牙齿的敲击声越来越大,不大一会就像瘟疫一样传遍整个车厢,尽管我们把能穿的衣服全套在了身上,还是抵挡不住北方的严寒。接我们的老兵们坐在开着暖气的驾驶室里鄙视的看着我们这帮可怜的南方佬。

两个多小时后,汽车终于停了下来,到营区了,我们这群看起来更像逃犯似的新兵被一个个赶下车来。望着厚厚的积雪由开始的新奇慢慢变成了绝望,这个鬼地方是人呆的吗?就在我们失魂落魄的四处观望时,一个自称是连长的家伙发话了:“从地方到中央……当前的形势以后的形势……国内的国外的……”话还特别的多。他也不怕风大了吹断他的舌头,我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进一个暖呵呵的食堂,吃上一桌热气腾腾的饭菜,来温暖我们冰冷的身躯。

连长大概看出了我们这群被冻的青头紫脸的家伙暂时还不能领会他的苦口婆心,大手一挥,“进食堂,吃饺子”,我当时就感觉鼻子一酸,两滴冰冷的眼泪滴到了雪地里,再看这些逃犯们“嗡“的一声就涌进了食堂,一帮无组织无纪律的家伙那个抢啊。我从来没觉得饺子会是那么的好吃,打这后就再也没吃过那么美味的饺子了,这大概就是朱元璋的“珍珠翡翠白玉汤“的效果吧。

新兵训练开始了。空旷的大操场无遮无拦,北方肆虐的寒风真的象小刀子一样吹在我们粉嫩的小脸上。为了规范动作和听到指挥员的口令,我们被要求摘下手套,卷起棉军帽的护耳,那滋味只能体会不能言传,时间不长手上耳朵上全都冻出了疙瘩,一到晚上那个痒啊,恨不得都剁了才舒服点。

沙尘暴,一个听起来很恐怖的名词,我们这些南方来的家伙们根本没人听说过。正在训练时,忽然天就暗了下来,然后就是强劲的西北风夹着泥沙劈头盖脸就砸了下来。值班首长的哨音都听不见了,只听得班长喊一声赶紧回宿舍,就乱了套了,新兵们没见过这阵势,像没头苍蝇似的到处乱钻,老兵们训练有素早就跑没影了。天黑得很快,大风裹起操场上的沙粒灰尘,打的人挣不开眼,简直就像世界末日,一点方向感也没有,我拼命的往前跑,隐约看到一扇门,一头就钻了进去。定下神来一看竟然是女厕所,里面好几个新兵正精魂不定往外看,反正团里也没几个女的,打死也不出去了。十几分钟后,风渐渐小了下来,天色也慢慢恢复了正常,直到操场上重新响起结合哨声,我们才从女厕所出来。当天晚上团里就组织了学习怎样应对沙尘天气。原来每年来的新兵都要学习这个知识,只不过今年沙尘暴提前刮来,还没到学习的时候。

队列训练科目结束后,为了迎接团首长的检阅,我们新兵营还搞了一个持枪方队。我和班里的几名个子稍为高一点的战友被选进了持枪方队,持枪方队每天单独在一块场地上训练,共分十个排面,一个排面十个人,每个排面最后会淘汰两人去徒手方队。持枪方队的训练主要是针对阅兵设的,整个动作就是上下三把枪,动作很简单但是要求极高,劈枪动作必须整齐划一,枪刺劈出的位置要绝对准确。因为真正阅兵时,排面与排面之间的距离很近,稍有一点误差,前排的战友就会受伤,听老兵说前些年阅兵时曾经有过后排的把前排的耳朵劈了下来的事。劈枪动作要求格外严格,按班长的话说就是每次劈枪都得听到枪托拍到胯骨上的声音,阅兵前不把胯骨部位拍出青紫来都不算合格。这话讲得几乎不近人情,但却是实实在在的在理,想象你的枪刺离前排的战友耳朵就那么一点点的距离,而且在你的耳朵后面同距离也有那么一根枪刺在比划,真的感觉手都有点发抖。

训练我们排面的班长是山东人,长得膀大腰圆。每天训练时手里都会拿一根细细的柳树条,谁出错了就会用柳树条打谁一下。我们排面有一个陕西兵每次劈枪都舍不得使劲,所以就老有误差,他也是我们排面挨柳树条最多的。终于有一次,气急败坏的班长柳树条失去了准头,一下子抽在这个家伙的耳朵上。那么冷的天,那么娇嫩的耳朵,血当时就流了下来。疼得这个新兵嗷嗷直叫唤,这个倔玩意端着刺刀就冲着班长去了。班长那可是老兵,反应特快,抢过一个新兵的步枪就要和他对垒。值班排长一看情况不好,几步就冲了过来,从后面对着这个新兵的腿弯处就是一脚,迅速抢下了他的步枪。再看班长还在那摆着准备格斗的姿势,排长上去也是一脚,又夺下班长的枪。其他的班长和连长营长就都赶过来了,我们这个排面的新兵们还都吓得在那呆呵呵的发愣。营长赶紧安排几个老兵带着受伤新兵去卫生所包扎。一场流血冲突被制止了。

晚点名讲评时连长把班长狠狠的批了一顿。我们都以为事情就这样了啦。结果半夜出事了,连长在查铺时发现我们班少一个人。我们连登时就乱了套,营里、团里的领导都来了,出动全连的老兵在营区到处找也没找着,最后确定这个兵跑了。根据推断这个新兵很可能是去汽车站或者火车站准备跑回老家了。团里命令团警卫连分兵几路去汽车站、火车站堵截。天快亮时传来消息,人在火车站找到了正往回来。当天取消了训练,在礼堂学习条令,班长在全营大会上作检讨,团里给了班长记过处分一次。新兵由于年纪小,刚到部队不久,纪律性还不强,决定进行连警告处分一次,不进档案。

我这个陕西战友也成了阅兵持枪方队淘汰的第一人。

新兵连训练结束后,他被分去了离北京很远的一个叫“百花山”的地方,在连队里做炊事员。开始我们偶尔还有联系,慢慢就淡了,后来听他老乡讲,他干了几年炊事员,弄了个三等功退伍回去了。

[原创]新兵要和班长刺刀见红---[蓝剑军团]

[原创]新兵要和班长刺刀见红---[蓝剑军团]

[原创]新兵要和班长刺刀见红---[蓝剑军团]

[原创]新兵要和班长刺刀见红---[蓝剑军团]

[原创]新兵要和班长刺刀见红---[蓝剑军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