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什么是话语权?

仅从字面上理解,话语权就是说话权、发言权,亦即说话和发言的资格和权力。这样的话语权往往同人们争取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地位和权益的话语表达密切相关。例如,对已有事态的解释权、对自我利益要求的申诉权、对违法违规的举报权、对欺骗压迫的抗议权、对政治主张的阐发权、对虚假事件的揭露权、对罪恶事实的控诉权、对错误观点的批判权等等,都属于话语权。

随着人们对话语功能和本质的认识越来越深化,对话语权作用的认识也越来越深化。意大利共产党早期领导人葛兰西曾因领导工人革命斗争而被捕,从1926年开始,被长期关押。在监狱中,他对争取“文化领导权”即话语权问题进行了深入思考。他认为工人阶级可以通过夺取资产阶级的文化领导权,来瓦解资产阶级的集体意志,从而为最终夺取资产阶级政治权力创造历史条件。

法国哲学家福柯上世纪70年代曾发表过一篇文章《话语的秩序》,他写道:话语就是人们斗争的手段和目的。话语是权力,人通过话语赋予自己以权力。应当说,福柯对话语功能和本质的认识又前进了一步,他认为话语不仅仅是思维符号,是交际工具,而且既是“手段”,也是“目的”,并能直接体现为“权力”。显然,福柯的观点比较接近今天我们对“话语权”功能和本质的认识。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东西方争夺话语权的斗争,集中表现为争夺意识形态主导权的斗争。对此,西方政要历来重视有加,并凭着强势地位的话语权,打压或颠覆社会主义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政权。西方“和平演变”战略的策划者们就深谙此道,他们为了颠覆社会主义国家,建立了许多超大功率的发射台,利用多种语言对社会主义国家进行不间断的广播,宣传西方的价值观念、政治主张、生活方式,形成了强大的话语攻势。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原因很复杂,但其中一个不容忽视的重要原因就是苏共放弃了在意识形态领域的主导地位,而那些得到西方资助的媒体完全跟着西方的舆论和理论导向走,使本来就强大的西方话语权变得更强大。于是苏联迅速失去了自己的话语权,失去了舆论和理论的自卫能力。一个政权在失去话语权以后,便没有人替它说话,没有人为它辩护,必然失去舆论支持、失去民心,其解体便成了不可逆转的趋势。综上所述,网络人生看世界个人认为,现代意义的“话语权”所强调的不仅仅是说话和发言的资格,而主要是指关系国家生死存亡的意识形态主导权。

我们为什么要高度重视话语权?

我们党历来重视话语权的作用。毛泽东同志说: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邓小平同志强调:必须大力加强党对思想战线的领导。江泽民同志说:舆论导向正确,是党和人民之福;舆论导向错误,是党和人民之祸。胡锦涛同志进一步指出:舆论引导正确,利党利国利民;舆论引导错误,误党误国误民。这里所说的舆论导向,正是话语权中最能改变人心向背、力量对比的关键因素。在很多情况下,事实的优势如果不能转化成舆论优势,仍然不能赢得人心。我们党所以高度重视话语权,正是因为谁真正掌握了话语权,谁就能引导舆论,引导社会心理,引导思想理论潮流。比如,本来我们党和政府和平解放西藏以后,使百万农奴翻身解放,破天荒地获得了自由、民主、人权,使西藏经济社会发展突飞猛进,使西藏人民的生活得到普遍明显提高,使西藏的宗教和文化受到越来越妥善的保护。但是,不仅国际反华势力在所谓“西藏问题”上经常向我们发难,而且一些西方民众也对中国党和政府在西藏所实行的民族区域自治政策有很多误解。所以出现这种局面,就是因为“西强我弱”的国际舆论格局还没有根本改变,在国际敌对势力的庇护和支持下,达赖关于西藏问题的话语权仍然很大。乃至拉萨“3·14”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发生后,明明是一些“藏独”分子挑起事端,组织和煽动一些僧侣违法犯罪,进行打、砸、抢、烧,但西方媒体却跟着达赖的调子说是“中国军队镇压和平请愿的藏人”。明明达赖是拉萨“3·14”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的幕后策划者,西方还要为达赖搭建各种讲台,让他拥有关于西藏问题的话语权,并宣扬他是“为世界和平做出了非暴力政治抗争的典范”。在这样巨大的舆论攻势下,西方一些民众基本上得不到真实信息,了解不到事实真相,听信谎言也就不足为奇了。这说明什么?说明话语权的作用是不能小看的。而在之后的奥运圣火境外传递特别是汶川大地震和北京奥运会的宣传报道中,我们党总结经验教训,改进宣传报道工作,把握导向,公开透明,有序开放,有效管理,先声夺人,首先做大中国的话语权,引导了这些议题的国际舆论,使汶川大地震灾情得到国际舆论的普遍同情,使我们党执政为民的形象和我国政府应对重大突发事件的能力得到国际舆论的普遍钦佩和赞誉,使抵制北京奥运的各种丑恶表演,不得不偃旗息鼓。在这样的态势下,无论国际敌对势力怎么兴风作浪,也无法改变国际舆论的总体格局。正反两面的事例告诉我们,为了赢得国际舆论的主导权,树立中国良好的国际形象,我们必须进一步努力掌握话语权。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当今世界各种思想文化交流、交融、交锋更加频繁,各种政治利益、经济利益、文化利益相互矛盾、相互交织、错综复杂,因而导致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更趋激烈,掌握话语权的任务更艰巨,责任更重大。尽管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国家对我国的发展模式、发展道路、发展成就越来越认同,与我国合作的愿望越来越强烈,但是国际敌对势力总是把我国的成功发展说成是“威胁”。事实上,国际敌对势力西化、分化中国的图谋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其重要的手段之一就是利用其强势的话语权进行意识形态渗透。这种渗透同国内否定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否定改革开放、否定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的噪音、杂音相呼应。为了有效抵御国际敌对势力的政治图谋,为了更好地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引领多样化的社会思潮,为了巩固全国人民团结奋斗的思想基础,我们同样必须进一步努力掌握话语权。

如何拥有话语权?

话语权不是天赋的,也不是自封的,更不可能是靠别人恩赐的,而是要靠自己争取才能得来的!为了拥有话语权,必须具备三个条件。

一要有实力。19世纪鸦片战争以后,中国饱受西方列强侵略压迫,被瓜分得四分五裂,被戏称为“东亚病夫”、“一盘散沙”。这样的国家不可能有尊严,当然也不会有话语权。再看今日的中国,实力不断增强,国际影响力越来越大。特别是这次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国际金融危机发生后,中国虽然也受到了冲击,但经济基本面没有改变,经济仍然保持平稳较快的发展速度。近期以来,一些国家在达沃斯论坛等国际场合无不希望听到中国的声音。中国在国际经济金融领域的话语权空前地增强了。可见,国家话语权与国家的实力消长密切相关。国家实力越强,越容易拥有话语权。霸权主义所以能长期在全世界拥有话语霸权,正是因为它的经济实力、科技实力、军事实力在二战后特别是冷战结束后取得无可比肩的地位。因此,我国在制定巩固和增强我国的话语权的战略时,必须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紧紧围绕国家的发展大局,服务国家的发展大局,在大局下思考,在大局下行动,在大局下发言,使我国话语权的增强与国家实力的可持续发展相得益彰。

二要有队伍。任何国家要想增强自己的软实力,增强话语权,必须加强话语队伍即意识形态工作队伍的建设。要有一支反应快、能战斗、有深度、有远见、懂政策的高素质的理论和新闻队伍。在信息开放的现代社会,这支队伍既要有政府的,又要有民间的;既要有本土的,又要有海外的;既要有专业的,也要有业余的。各个国家的话语权队伍可能名称不同、运作方式不同,但毫无例外,都必须有,否则其政权就不能巩固。

三要有平台。在信息传媒越来越发达的时代,话语权早已不是仅仅借助口舌和笔墨发挥作用了,其平台很多,除报纸、杂志、图书、学校讲台、研讨会、论坛、电台、电视台等传统媒体外,互联网和手机短信等新兴媒体已经成为非常重要的话语平台。互联网和手机短信具有分散、多点、互动、海量、无界等特点,为话语权的辐射提供了十分巨大的空间。由于互联网和手机网络科技含量高,又能为扩大话语权提供快捷的平台,许多发达国家都制定了互联网和手机网络发展战略。我们在加强话语权平台建设时,一定要在用好传统媒体的同时,始终瞄准新兴媒体业态的发展前沿,以确保我国的话语权平台能不断占领技术制高点。目前,我国互联网和手机网络发展都比较快,如何整合政府部门网站、商业网站和民间网站,打造强势网络话语平台,也是必须解决的一个重大课题。

如何做大做强话语权?

国家实力、话语队伍、话语平台是掌握话语权的前提,但是仅仅具备这些前提,并不等于就能用好话语权,因为话语权的大小强弱主要取决于话语影响力的大小、引导力的强弱。话语影响力越大、引导力越强,就越能主导谈什么话题,怎么谈这个话题,如何界定所谈话题的是非、真假、善恶、美丑标准,就越能掌握意识形态的主动权和主导权。为了做大做强话语权,主要应在以下几个方面下功夫。

一要设计好话语议题。所谓好的议题,一定是内容重要、别人关切又对我有利的议题。凡是对我国重要的有利的议题,我们都要积极开启这个话语议题,并不断向广度和深度推进。例如,关于中国走和平发展道路问题,关于推动构建和谐世界问题,关于中国改革开放成就问题,关于“和平统一、一国两制”问题,关于我们党的西藏政策以及西藏和平解放以来的繁荣发展问题,关于中国人权建设取得巨大进展问题,关于中国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改善生态环境和投资环境问题,关于中国坚持独立自主、和平、合作、和谐外交政策的问题……所有这些议题对我国都是重要的、也是国际上普遍关心的,一旦讲清楚,就有利于增进国际社会对我国的了解,有利于树立中国良好的国际形象。

二要把握好话语导向。所谓好的导向,就是要引导舆论朝着符合客观事实,符合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政策,符合我们国家和民族根本利益的方向发展。如果导向偏了甚至反了,那么话语权的影响力、引导力、控制力越强,后果就越严重、危害就越巨大。为了把握好导向,必须旗帜鲜明地增强话语的针对性。例如,针对有人主张中国应该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一定要鲜明地强调: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针对有人主张中国应该搞民主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一定要鲜明地强调: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针对有人主张中国应该搞“三权分立”,一定要鲜明地强调:必须坚持人民代表大会制度;针对有人主张中国应该效法西方的多党制,一定要鲜明地强调: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针对有人主张中国要搞私有化或“纯而又纯”的公有制,一定要鲜明地强调: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中国必须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针对个别人夸大改革开放中出现的问题而要走回头路的主张,一定要鲜明地强调:改革开放是中国的强国之路,必须坚持改革开放不动摇。只有旗帜鲜明而正确,话语权的导向才能发挥我们所期待的影响力。

三要善于贴近话语对象。谈话、发言和交流必须看对象,否则就会犯“对牛弹琴”的错误。毛泽东同志在《反对党八股》中写道:“‘对牛弹琴’这句话,含有讥笑对象的意思。如果我们除去这个意思,放进尊重对象的意思去,那就只剩下讥笑弹琴者这个意思了。”假如我们行使话语权时不看对象,不了解对象的国别、环境、身份、职业、知识结构、政治阅历等特点,而完全按照自己固有的思维模式和表达方式,甚至把在国内都不受欢迎的大话、套话、空话搬到国际上去,那样的宣传就会变成自说自话、自言自语,不仅不会说服别人,反而还会损害中国的形象。只有贴近国情、民情,贴近对象的社会背景,只有针对对象的心理状况、疑惑所在、情感所需、利益所求和关注的兴奋点,话语权的行使才能深入人心、获得认同、形成共鸣,收到最佳效果。此外,为了做大做强话语权,还要善于讲清话语的事实依据、法理依据、情感依据,以增强话语的说服力;善于改进话语的技巧,倡导生动活泼而又朴实亲切、旁征博引而又通俗易懂、情理交融而又深入浅出的文风,以增强话语的感染力;善于抢占话语先机,早谋划、早预断、早发声、早造势,先声夺人、先入为主,以增强话语的主动权。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