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点击了解更多参军的故事

也谈咱新兵入伍前的经历

又到一年新兵入伍之际,又想起自己当兵从军的经历,在这里写下自己新兵入伍前的些许回忆,与战友们共勉。

说起自己当兵,实在是无赖之举。

家里没有钱供我读书,所以1992年初中毕业后,在家基本上是闲待了两年,两年期间也外出务过工,最远的就是到我们市里,市里距我们镇有近60公里路程。1993年,在朋友的介绍下,与几个朋友一同到市里的一个食品加工厂务工,干的活其实挺简单,就是将别人削完皮的“芦芛”放入锅内煮至七八成熟,工作简单,但工资也低,按天算,每天2.6元,加班的时间另外计算。记得有一个月,加上加班的工资,一个月拿了150多元。其他的时候,也就80、90元钱。除去同朋友一起租房、吃饭的钱,其他的每月余不了多少钱,再加上第一次出远门,第一次身处繁华的城市,每月的工资都不是够花的。我与朋友几个,虽说工作辛苦,但日常的乐趣不少。我们一共四个人,三男一女,其中有一对是在上初中就定下的男女朋友关系,那女的还是我们一个村的,另外一个也是我们同学。四人共处一室,也没有发生什么尴尬的事。在现在看来,好像有点不可思议。

另外一个同学后来也就在那个上班的厂里找了一个女朋友,他们都找了,好像我不找也不对。当时人也年轻,我也就看上了厂的一个姐姐(比我大两岁,她19),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人家叫什么名字,反正觉得人家漂亮,而我的心里又有那么一点的“冲动”。于是乎我就拿起笔,充分发挥自己的好像能写的长处,给别人写了一封暂且叫情书的信,叫我的同学帮忙带去。这一封信发出去以后,我就断了我的“打工梦”了,谁知那女的有男朋友了,而且人家的男朋友还叫嚣要收拾我。呵呵,第一次外出务工的我,还没有成年的我哪见过那样的事。哎,算了,回家吧,女朋友也不找了,搞不好还会挨揍。就那样,我结束了自己半年的务工生涯。

回到家里的我,心里总有一个不安分的心。“我也长大了,也快成人了,每天呆在家里也不个事?”我经常思考这个问题。后来在1994年,我们村里几个“有志青年”,说是有志青年,其实也就是种地的农民。几个人的合计,咱们办厂搞养殖。那几个人里就有一个小队长(村下面分组),他算是领头的,向镇里申请了5000元的无息贷款,其他的我们每人又凑了500元,总共有7000多元吧。然后,我们就选了一个向阳的山坡地,买砖、盖房子、买机器、打井、拉电等等,因为按我们当时的计划,既要养兔,又要种果树,还要搞磨面加工什么的。反正是雄心壮志很大。建完兔舍后,我们就到县里的一个养殖场购回了十来对种兔,兔子的繁殖速度是惊人的,一月之后,就有了不少的小兔子。其他的人都是有家有室的人,因此,养殖兔子的工作大部分都落在我的身上。因为以前没有真正的大量的养兔子,小兔子在一月多后,就不明就里的失踪、死亡。前前后后忙了几个月时间,却没有见到真正的效益。

很快时间就到94年10月份了,不知是哪一天,听到广播里的征兵公告,我在心里下了决心做了决定,“走,当兵去!”在报名的时间里,我到镇里报了名,并顺利通过镇里的目测,说是目测,也是就让报名的青年在镇政府操场院子里跑圈,看看有没有瘸腿的,有没有外八字的,再就是扫一眼身高,通过镇里的目测就可以参加县上的体检了。在县武装部参加体检的时候,第一关就差点将我“卡”住了。在进门的第一关,是查验身份证、毕业证等,人家拿着我的毕业证看了又看,看了又看,最后说了一句“假的!”。呵呵,我心里想“一个初中毕业证,也需要搞假的!”在与查验人员互相争执的时候,我们镇里的武装部长来了,给人家担保,“肯定是真的!”。而那些查验证件的人员倒也负责,倒也通情理,将我的名字记在他们的小本本上,并说了一句“要找教育局开证明。”一个毕业证怎么就会让人看出来是假的?结果问题还真出在那毕业证上,照片上加压的县教育局的钢印,却偏偏看不清“教育”两字,你怎么不让别人说你那是“假的”,没有办法,在体检完成后,又跑到县教育局再盖了一次钢印,这才把“假”的毕业证变成真的毕业证。说到盖两钢印,还真是绝了,我的《士官退出现役证》居然也盖了两个钢印,第一次盖的时候,是因为复员照的相片把本人的形象抵毁了——眼睛没有睁开,等退役证拿到手,我傻眼了,最后只能是找到军务科的老乡帮忙,把原来的照片拿下来,再粘上我的另外一张照片,再盖的一个钢印。因此,在我的退役证上,别的战友都是穿冬装的照片,而我的照片却是穿夏装的,还两钢印。

毕业证的问题后面也解决了,可在进入真正的体检中,有一关我却差点没有过,那就是听力检察,由于小时候经常的不听话,贪玩,父亲就经常用他的右手招呼我——打耳刮子,所在,在时不时的打耳刮子的过程中,我的左耳听力受到了影响,在上学的时间没有感觉到有多大问题,可在当兵体检的时候,就不好过关了。在体检听力的时候,我让自己的左耳首先接受考验,心里想“过不了就算了,早点出去。”,当时体检的时候是一个女医生,她在五米开外的地方给我说着一些词,完了让我听并且重复她说的词,她一连说了好几个词,我都很茫然的摇摇头,后来,我还是好奇的问了她一句“您说的不是英语?”。没有办法,谁咱当时没有听到呢?再后来,那个女医生可能是动了恻隐之心吧,在接下来说词的时候,我感觉我的左耳“好使”了,把她说的那些词都听了下来,我的左耳过关了,当然我的右耳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在体检其他项目的时候,那都是一路“过关斩将”顺利晋级下一轮。镇里去了好像30多人参加体检,最后全部项目合格的就12人。这12人当中可有我的名字哩。

我们村在镇是一村,也叫“金谷村”,说是“金谷村”却是人多地少,穷。唯一的好处就是镇政府在我们村,镇上的集市也在我们村,我们就图了个赶集近的好处。金谷村一直以来都是镇里输送兵员的大村,全镇每年输送十名新兵,我们村基本上每年都能送走二到三人,正好在我当兵的那一年,我们村体检合格的就我一个人,我的心里还“美滋滋”的。那想,后来到镇里一打听,听镇里的意思,我们村那一年就准备安排了,已经将我的名字放在了那“不准备安排”之列了。父亲得到这个消息,也是为我着急,为我跑前跑后,找人借钱送礼品,找人说情走后门,还要请人下馆子。反正在那以后一个多月的时间,我和父亲都忙坏了。直到接兵干部家访,我们那颗悬着的心才算放下。

等我拿到《政审表》填表的时候,我却将表填错了,那《政审表》每人一张,没有多的,填错了表只能是到县武装部去换,镇武装部长将那错表收好,密封,盖印,然后让我与父亲自己到县武装去换,没有办法,只能自己到县上换,谁让咱填错了表。到县武装部后,找到军事科长,那少校科长问了我的名字,而后又问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你们是不是在县上关系?”我与父亲当时就蒙了,直摇头说到,“没有,没有……”,换回了表,我认真仔细的把《政审表》填完。后来,我才知道那少校科长问那话的意思,我父亲对我说,在体检的当天,他在武装部大门外碰到一个熟人,那人娶的老婆是我们一个村的,也是一个本家的,那人好像是在检察院,还是一个不小的头头,父亲就对那人说了一句,“我带儿子来当兵体检”,并将我的名字告诉了那人。这还真是叫“好事多磨”。

等到当兵走的那天,父亲、母亲、弟弟将送到镇客运站的位置,而后母亲、弟弟就回家了,是父亲把我送到县武装部的,进到武装部就开始点名、换装、接受训话,临上车也没有同父亲好好的说上一句话,只是将换下的衣服交到父亲手里,父亲也将我交到部队。新兵的衣服都又肥又大,我的鞋子也比我穿的大两号。

穿着大两号的鞋子,登上车子,透过窗户我看到挂在父亲脸上的泪,我向父亲挥手告别,我的心也随着西去的车一直,西进,西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盖两钢印的《士官退出现役证》

=====================================================

又到一年入伍时,已经脱下军装的你,是否还记得当年参军入伍的情景:报名登记、检查、分配、新兵连……,欢迎参加海泰客杯铁血网“参军的故事”征文比赛,更有机会赢取市场价980元人民币的“海泰客”户外男装羽绒外套95-4P148

市场价489元人民币的“海泰客”男士户外超轻鞋等大奖。

点击查看活动详情

本次活动由英国第一户外鞋品牌海泰客(HI-TEC)提供冠名赞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海泰客服务热线:400-889-5007

海泰客官方商城地址::点击进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市场价980元人民币的“海泰客”户外男装羽绒外套95-4P148

本文内容于 2010/12/21 11:49:01 被小编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