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 难忘那一夜 我们连续搞了七次紧急集合到天亮[海泰客杯]

共 9455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中国陆军中将
  • 军号:1857202
  • 工分:1460225 / 排名:18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 难忘那一夜 我们连续搞了七次紧急集合到天亮[海泰客杯]

点击了解更多参军的故事

新兵集训有条不紊地进行,白天是紧张的训练,在呼啸的寒风中,新兵连的领导为了培养我们的作风,让我们在零下三十度的气候下站军姿,无情的北风肆意地吹打着我的脸庞,像小刀似的从脸上划过,我们就像一根根木桩,直直地耸立在训练场,感觉冷气从脚下直往上窜,一直冷到了心口。

刚到北方的我,还很不习惯这里的天气,刚见到雪景的好心情,早已荡然无存,训练如这天气一样冷酷无情,让我感觉不到战友间的情谊和温暖,在班长和排长的拳头下,感到很压抑,也很害怕。随时都是提心吊胆的过日子,生怕自己一点的闪失,便会招来被打的噩运,每天我的神经绷得紧紧地,虽然我没有尝到排长拳头的滋味,但他收拾其他战友的时候,足以让我胆寒。

这种环境下训练,注意力很难集中,有时一个简单的动作,也要班长讲上几遍才懂,加上班长的普通话不标准,语言也成了我们训练的障碍,白天的时间排得很满,没有多少休息的时候,中午班长他们休息时,我们还得出去体会刚学的动作要领,而我最怕的还是晚上,一到晚上刚睡得迷迷糊糊时,急促的哨音像催魂似的响起,让人听了毛骨耸然,一听到“紧急集合”四个字,就会过敏,全身紧张,然而,怕是没有用的,无论怎样害怕,都得无奈地面对。

白天的训练太累了,晚上只要一挨着铺,马上就会呼呼入睡,新兵连时记得最清的只有三个感觉:困、累、饿。刚睡下没多久,紧急集合开始了,在黑暗中摸索着用最快的速度将背包打好,五分钟时间一到,灯开了,全部停止动作,拉到冰天雪地的训练场,开始跑五公里,边跑边眯着眼,还在睡意朦胧中,只知道自己的脚在不停在机械运动着,耳边是呼啸的风声,好不容易完成了任务,回到班里点评后,又开始睡觉,记得那晚搞了三次后,时间已到了凌晨,本以为排长和班长要休息,不会再搞了,便放心去睡觉了。

可当我正在睡梦中时,又仿佛听到了急促的哨音,本能地反应,“紧急集合”。迅速起床穿孔上衣服,正准备打背包时,才发现其他战友还都在熟睡中,我的动作将“孙大赖子”给吵醒来,他很不满地嘀咕了几句,我没理他,脱下衣服又躺下,继续睡觉。朦朦胧胧中,又听到急促的哨音响起,我又害怕听错了,仔细一听,班里的动静可大了,这次是真的,我立马起床穿好衣服,准备打背包,可当我一摸旁边,我的背包绳没有了,这时将我急得不知所措,想不出办法时,忍不住大声喊叫起来“报告排长,不好了,发现紧急情况,我的背包绳不见了”!排长大吼了一句“紧急集合,不许讲话!”,我又胡乱地在旁边乱摸一气,还是没有摸到。看着其他战友的背包都快打好了,我又忍不住大声喊叫“报告排长,不好了,发现紧急情况,我的背包绳不见了”!我慌乱和无助的声音,在黑夜中格外刺耳,传来了战友们哈哈的笑声,排长也忍不住边笑边说“别叫了,快点打背包”。我真正绝望了,没办法,只能赶紧将鞋子穿上,将被子折叠好抱在怀里,那一刻,我额头上的汗水居然掉下来了,当灯打开时,其他战友都已打好了背包,只有我将被子抱着,当时懵了,脑中一片空白,不知排长要怎样来收拾我,看着排长似笑非笑的脸,我的心里直打鼓,已经做好了挨打的心理准备。

排长当时啥也没说,他骑上了自行车,将我们拉到街上去跑五公里,我狼狈地抱着被子,在雪夜下,深一脚浅一脚地踏着积雪,听着“吱吱”的脚步声,在寒风中有节奏的响起,任北风呼呼地刮在脸上,心和脸一样的冰冷,当我们跑到一个小卖店时,排长命令我们停下,他敲开了小卖店的门,看样子他和这主人很熟悉,从那里买了几瓶酒和零食后,我们又沿路返回,饱经风霜疲惫地回到营房,感到又累又怕,站在宿舍里,准备迎接排长的收拾,排长点评完后,走到我面前,狠狠地用力拍在我肩上,吓得我一抖,然后哈哈大笑,说“发现紧急情况,你的背包绳到哪去了?”我很害怕,说我不知道。也许是他当时心情很好,就那样拍了一下后,没再为难我,然后让我们去整理一下,睡觉,我急切地想知道我的背包绳到哪去了,将被子往床上一扔,便去床头拉开褥子,没有,当我揭开“孙大赖子”的褥子时,却发现我的背包绳完整地压在下面,这一刻,我突然明白,我上了他的当,让他报了我泄露他隐私的仇,我很生气,当时责问他为什么要做这卑鄙的事,他不承认是他干的,可我明明记得在我睡觉时,将它放在我的褥子下面,如果说是他拿错了的话,在背包绳上明明写的是我的名字。根本不可能拿错,他不承认也没办法,只能自己认栽了,从此后,再也不将背包绳放在和他相邻的一边,害怕再次被他“暗算”。

心里觉得很窝火,但又无处发泄,躺在床上,很久没有入睡,排长和班长还在喝酒,那一夜,他们喝多了,战友们就惨了,等他们喝好后,又是一次紧急集合,直到一晚搞了七次,这一夜,我们基本没有睡,等最后一次结束后,天开始亮了,我们直接将被子打开,开始压被子,跪在被子上时,手在压被子,而眼睛却不由自主地闭上,好困好想睡觉,太疲惫了,当要睡着头往下一点时,又从睡意中醒来,用力摔一下晕乎乎的头,用力地压被子,整理内务卫生,起床哨响起,又开始新的一天。这是我在新兵连最惨的一夜,好在以后没有这种情况,不然我就要崩溃了!

而我的那句“报告排长,不好了,发现紧急情况,我的背包绳不见了”,也成了新兵连的一个笑话,其他战友见了我都这样重复着笑我,让我很生气。后来这句话成了当年新兵中的经典语言,在部队流传开来,只是全都被当成别人的笑料,从此后,我再也没有理“孙大赖子”,新兵生活结束后,再也没有见到他,现在想来当时自己太意气用事,为这点小事和战友闹翻很不值。

=====================================================

又到一年入伍时,已经脱下军装的你,是否还记得当年参军入伍的情景:报名登记、检查、分配、新兵连……,欢迎参加海泰客杯铁血网“参军的故事”征文比赛,更有机会赢取市场价980元人民币的“海泰客”户外男装羽绒外套95-4P148

市场价489元人民币的“海泰客”男士户外超轻鞋等大奖。

点击查看活动详情

本次活动由英国第一户外鞋品牌海泰客(HI-TEC)提供冠名赞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海泰客服务热线:400-889-5007

海泰客官方商城地址::点击进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市场价980元人民币的“海泰客”户外男装羽绒外套95-4P148

本文内容于 2011/2/10 9:40:17 被小编N编辑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4719310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57

      路漫漫,我与妈妈最近;
      山巍巍,我与太阳最亲;
      天水间我与红星最亮;
      我留给你 一个绿色的背影... ...
      2010/12/16 22:53:51

      热门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以下是引用0603581 在第42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边关冷月1006 在第27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歼教_五 在第26楼的发言:

      我们最多一晚三次

      比我们好多了,当新兵时就怕紧急集合!

      紧急集合算好的了,以前我老连长更变态,直接用烟雾弹把门上面的玻璃敲碎任进去,12月天啊,北方都把门窗关得死死的,我们一下就蒙了,一分钟就能集合完毕的我们那天晚上用了三分钟才集合完毕,集合完啥事都没有,连长直接让我们一人打盆凉水泡了五分钟的脚,差点冻抽了

      那连长的训练就是与众不同,相信你们的战斗力很强!

      2010/12/29 14:03:51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1365248
      • 工分:1183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以下是引用边关冷月1006 在第41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鲁南梓 在第40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边关冷月1006 在第39楼的发言:

      ......

      我们当兵的地方,从93年起就基本正规了,没有打骂和体罚战士的现象。

      是吗?但在珠三角沿海这边,打兵最厉害的却是在90年至97年间的事.我在95年到珠海探望一战友,当时他是新兵排长,我就亲眼看到他将一湖南籍的新兵(那新兵也确实吊,在教他战术动作对班长纠正其错误时,竟一副不屑的吊样,我战友可是个火爆性子,个子只一米六五,却是全省武警散打大赛的亚军.)打得掉了三个牙齿.可能武警部队的班排长,大都是从一线转过来的原因吧,对兵特别的严.

      都差不多,我们那时的新兵班长是少数民族,特别粗暴,动不动就打人,其实我们当时只是接受力慢了点,而不是属于“吊兵”之类,觉得很冤。

      但“严师出高徒”这话也不错。且即使在新兵连时让班长们打骂过,但自问自己在日后的日子中,真的一点也不恨他们,相反,还挺想念班长们的。

      2010/12/29 21:58:52
      • 头像
      • 军衔:中国陆军中将
      • 军号:1857202
      • 工分:1460225 / 排名:18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以下是引用鲁南梓 在第46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边关冷月1006 在第45楼的发言:

      ......

      作为军人,由于责任的不同,训练严是爱,松是害,也许上过战场的老兵对这话深有体会。

      同意。

      在85年初我直接从广东补充到67军时,因只有一个月的时间进行训练,所以训练非常紧张且强度极大,有一次在进行战术爬行时上身抬得太高班长纠正过三次,但自己觉得班长是多此一举,所以动作做得并不认真,后来排长看见了,冲上来,一脚就照着我的右胯骨踹下去,当时痛得我眼泪都流了出来翻身坐起来(不是不想站起来,而是痛得根本站不起来了)恨恨的盯着排长。排长只对我讲了这样的一句话:“老子今天踹你一脚你还能坐起来,如果明天上战场你这样挨一颗子弹,那你会怎样?”言毕扬长而去。当时自己心里虽然还在恨排长,但怕被再踹,就只有认真的去训练。事后班长对我讲排长可是在这边打了近四年的老兵,本是14军的班长,近期才调过来训练我们这些新兵的,身上是有窟洞的。结果,后来在战场上,记着班长排长的教导,在漫长的八个月里,经历过大大小小的战斗达三十余次也没受过什么大的伤(除有一次被一发152震晕是最严重外),这里除了幸运的成份外,前辈们的教导,确是起了极重要的作用。

      向参战老兵致敬!你很幸运!参加了那样多的战斗,居然没负伤。看来排长的一脚没白踢!

      2010/12/29 22:56:22
      • 军衔:中国陆军上校
      • 军号:3071948
      • 工分:160483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以下是引用边关冷月1006 在第27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歼教_五 在第26楼的发言:

      我们最多一晚三次

      比我们好多了,当新兵时就怕紧急集合!

      紧急集合算好的了,以前我老连长更变态,直接用烟雾弹把门上面的玻璃敲碎任进去,12月天啊,北方都把门窗关得死死的,我们一下就蒙了,一分钟就能集合完毕的我们那天晚上用了三分钟才集合完毕,集合完啥事都没有,连长直接让我们一人打盆凉水泡了五分钟的脚,差点冻抽了

      2010/12/29 13:51:04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1365248
      • 工分:1183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以下是引用边关冷月1006 在第45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鲁南梓 在第44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边关冷月1006 在第41楼的发言:

      ......

      都差不多,我们那时的新兵班长是少数民族,特别粗暴,动不动就打人,其实我们当时只是接受力慢了点,而不是属于“吊兵”之类,觉得很冤。

      但“严师出高徒”这话也不错。且即使在新兵连时让班长们打骂过,但自问自己在日后的日子中,真的一点也不恨他们,相反,还挺想念班长们的。

      作为军人,由于责任的不同,训练严是爱,松是害,也许上过战场的老兵对这话深有体会。

      同意。

      在85年初我直接从广东补充到67军时,因只有一个月的时间进行训练,所以训练非常紧张且强度极大,有一次在进行战术爬行时上身抬得太高班长纠正过三次,但自己觉得班长是多此一举,所以动作做得并不认真,后来排长看见了,冲上来,一脚就照着我的右胯骨踹下去,当时痛得我眼泪都流了出来翻身坐起来(不是不想站起来,而是痛得根本站不起来了)恨恨的盯着排长。排长只对我讲了这样的一句话:“老子今天踹你一脚你还能坐起来,如果明天上战场你这样挨一颗子弹,那你会怎样?”言毕扬长而去。当时自己心里虽然还在恨排长,但怕被再踹,就只有认真的去训练。事后班长对我讲排长可是在这边打了近四年的老兵,本是14军的班长,近期才调过来训练我们这些新兵的,身上是有窟洞的。结果,后来在战场上,记着班长排长的教导,在漫长的八个月里,经历过大大小小的战斗达三十余次也没受过什么大的伤(除有一次被一发152震晕是最严重外),这里除了幸运的成份外,前辈们的教导,确是起了极重要的作用。

      2010/12/29 22:31:13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以下是引用鲁南梓 在第44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边关冷月1006 在第41楼的发言:

      ......

      都差不多,我们那时的新兵班长是少数民族,特别粗暴,动不动就打人,其实我们当时只是接受力慢了点,而不是属于“吊兵”之类,觉得很冤。

      但“严师出高徒”这话也不错。且即使在新兵连时让班长们打骂过,但自问自己在日后的日子中,真的一点也不恨他们,相反,还挺想念班长们的。

      作为军人,由于责任的不同,训练严是爱,松是害,也许上过战场的老兵对这话深有体会。

      2010/12/29 22:01:15
      • 头像
      • 军衔:中国陆军中将
      • 军号:1857202
      • 工分:1460225 / 排名:18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以下是引用鲁南梓 在第40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边关冷月1006 在第39楼的发言:

      ......

      我们当兵的地方,从93年起就基本正规了,没有打骂和体罚战士的现象。

      是吗?但在珠三角沿海这边,打兵最厉害的却是在90年至97年间的事.我在95年到珠海探望一战友,当时他是新兵排长,我就亲眼看到他将一湖南籍的新兵(那新兵也确实吊,在教他战术动作对班长纠正其错误时,竟一副不屑的吊样,我战友可是个火爆性子,个子只一米六五,却是全省武警散打大赛的亚军.)打得掉了三个牙齿.可能武警部队的班排长,大都是从一线转过来的原因吧,对兵特别的严.

      都差不多,我们那时的新兵班长是少数民族,特别粗暴,动不动就打人,其实我们当时只是接受力慢了点,而不是属于“吊兵”之类,觉得很冤。

      2010/12/28 21:12:34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以下是引用千里之足 在第30楼的发言:

      咱们部队越玩越转去了!现在还存在体罚,感到惊奇!搞七次紧急集合,是否有点夸张?

      兄弟,在2000年之前,各部队打兵的现象可谓家常便饭啊。尤其以武警部队的更为突出。现在呢,为了科学训练和谐带兵,打兵的现象是少了,但战斗力到底比以前是怎样的呢?那就见仁见智咯。

      2010/12/28 19:44:11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以下是引用鲁南梓 在第38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千里之足 在第30楼的发言:

      咱们部队越玩越转去了!现在还存在体罚,感到惊奇!搞七次紧急集合,是否有点夸张?

      兄弟,在2000年之前,各部队打兵的现象可谓家常便饭啊。尤其以武警部队的更为突出。现在呢,为了科学训练和谐带兵,打兵的现象是少了,但战斗力到底比以前是怎样的呢?那就见仁见智咯。

      我们当兵的地方,从93年起就基本正规了,没有打骂和体罚战士的现象。

      2010/12/28 19:52:02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1365248
      • 工分:1183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以下是引用边关冷月1006 在第39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鲁南梓 在第38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千里之足 在第30楼的发言:

      咱们部队越玩越转去了!现在还存在体罚,感到惊奇!搞七次紧急集合,是否有点夸张?

      兄弟,在2000年之前,各部队打兵的现象可谓家常便饭啊。尤其以武警部队的更为突出。现在呢,为了科学训练和谐带兵,打兵的现象是少了,但战斗力到底比以前是怎样的呢?那就见仁见智咯。

      我们当兵的地方,从93年起就基本正规了,没有打骂和体罚战士的现象。

      是吗?但在珠三角沿海这边,打兵最厉害的却是在90年至97年间的事.我在95年到珠海探望一战友,当时他是新兵排长,我就亲眼看到他将一湖南籍的新兵(那新兵也确实吊,在教他战术动作对班长纠正其错误时,竟一副不屑的吊样,我战友可是个火爆性子,个子只一米六五,却是全省武警散打大赛的亚军.)打得掉了三个牙齿.可能武警部队的班排长,大都是从一线转过来的原因吧,对兵特别的严.

      2010/12/28 21:08:58

      网友回复

      • 头像
      • 军衔:中国陆军中将
      • 军号:1857202
      • 工分:1460225 / 排名:18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鲁南梓 在第46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边关冷月1006 在第45楼的发言:

      ......

      作为军人,由于责任的不同,训练严是爱,松是害,也许上过战场的老兵对这话深有体会。

      同意。

      在85年初我直接从广东补充到67军时,因只有一个月的时间进行训练,所以训练非常紧张且强度极大,有一次在进行战术爬行时上身抬得太高班长纠正过三次,但自己觉得班长是多此一举,所以动作做得并不认真,后来排长看见了,冲上来,一脚就照着我的右胯骨踹下去,当时痛得我眼泪都流了出来翻身坐起来(不是不想站起来,而是痛得根本站不起来了)恨恨的盯着排长。排长只对我讲了这样的一句话:“老子今天踹你一脚你还能坐起来,如果明天上战场你这样挨一颗子弹,那你会怎样?”言毕扬长而去。当时自己心里虽然还在恨排长,但怕被再踹,就只有认真的去训练。事后班长对我讲排长可是在这边打了近四年的老兵,本是14军的班长,近期才调过来训练我们这些新兵的,身上是有窟洞的。结果,后来在战场上,记着班长排长的教导,在漫长的八个月里,经历过大大小小的战斗达三十余次也没受过什么大的伤(除有一次被一发152震晕是最严重外),这里除了幸运的成份外,前辈们的教导,确是起了极重要的作用。

      向参战老兵致敬!你很幸运!参加了那样多的战斗,居然没负伤。看来排长的一脚没白踢!

      2010/12/29 22:56:22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1365248
      • 工分:1183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边关冷月1006 在第45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鲁南梓 在第44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边关冷月1006 在第41楼的发言:

      ......

      都差不多,我们那时的新兵班长是少数民族,特别粗暴,动不动就打人,其实我们当时只是接受力慢了点,而不是属于“吊兵”之类,觉得很冤。

      但“严师出高徒”这话也不错。且即使在新兵连时让班长们打骂过,但自问自己在日后的日子中,真的一点也不恨他们,相反,还挺想念班长们的。

      作为军人,由于责任的不同,训练严是爱,松是害,也许上过战场的老兵对这话深有体会。

      同意。

      在85年初我直接从广东补充到67军时,因只有一个月的时间进行训练,所以训练非常紧张且强度极大,有一次在进行战术爬行时上身抬得太高班长纠正过三次,但自己觉得班长是多此一举,所以动作做得并不认真,后来排长看见了,冲上来,一脚就照着我的右胯骨踹下去,当时痛得我眼泪都流了出来翻身坐起来(不是不想站起来,而是痛得根本站不起来了)恨恨的盯着排长。排长只对我讲了这样的一句话:“老子今天踹你一脚你还能坐起来,如果明天上战场你这样挨一颗子弹,那你会怎样?”言毕扬长而去。当时自己心里虽然还在恨排长,但怕被再踹,就只有认真的去训练。事后班长对我讲排长可是在这边打了近四年的老兵,本是14军的班长,近期才调过来训练我们这些新兵的,身上是有窟洞的。结果,后来在战场上,记着班长排长的教导,在漫长的八个月里,经历过大大小小的战斗达三十余次也没受过什么大的伤(除有一次被一发152震晕是最严重外),这里除了幸运的成份外,前辈们的教导,确是起了极重要的作用。

      2010/12/29 22:31:13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鲁南梓 在第44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边关冷月1006 在第41楼的发言:

      ......

      都差不多,我们那时的新兵班长是少数民族,特别粗暴,动不动就打人,其实我们当时只是接受力慢了点,而不是属于“吊兵”之类,觉得很冤。

      但“严师出高徒”这话也不错。且即使在新兵连时让班长们打骂过,但自问自己在日后的日子中,真的一点也不恨他们,相反,还挺想念班长们的。

      作为军人,由于责任的不同,训练严是爱,松是害,也许上过战场的老兵对这话深有体会。

      2010/12/29 22:01:15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1365248
      • 工分:1183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边关冷月1006 在第41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鲁南梓 在第40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边关冷月1006 在第39楼的发言:

      ......

      我们当兵的地方,从93年起就基本正规了,没有打骂和体罚战士的现象。

      是吗?但在珠三角沿海这边,打兵最厉害的却是在90年至97年间的事.我在95年到珠海探望一战友,当时他是新兵排长,我就亲眼看到他将一湖南籍的新兵(那新兵也确实吊,在教他战术动作对班长纠正其错误时,竟一副不屑的吊样,我战友可是个火爆性子,个子只一米六五,却是全省武警散打大赛的亚军.)打得掉了三个牙齿.可能武警部队的班排长,大都是从一线转过来的原因吧,对兵特别的严.

      都差不多,我们那时的新兵班长是少数民族,特别粗暴,动不动就打人,其实我们当时只是接受力慢了点,而不是属于“吊兵”之类,觉得很冤。

      但“严师出高徒”这话也不错。且即使在新兵连时让班长们打骂过,但自问自己在日后的日子中,真的一点也不恨他们,相反,还挺想念班长们的。

      2010/12/29 21:58:52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0603581 在第42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边关冷月1006 在第27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歼教_五 在第26楼的发言:

      我们最多一晚三次

      比我们好多了,当新兵时就怕紧急集合!

      紧急集合算好的了,以前我老连长更变态,直接用烟雾弹把门上面的玻璃敲碎任进去,12月天啊,北方都把门窗关得死死的,我们一下就蒙了,一分钟就能集合完毕的我们那天晚上用了三分钟才集合完毕,集合完啥事都没有,连长直接让我们一人打盆凉水泡了五分钟的脚,差点冻抽了

      那连长的训练就是与众不同,相信你们的战斗力很强!

      2010/12/29 14:03:51
      • 军衔:中国陆军上校
      • 军号:3071948
      • 工分:160483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边关冷月1006 在第27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歼教_五 在第26楼的发言:

      我们最多一晚三次

      比我们好多了,当新兵时就怕紧急集合!

      紧急集合算好的了,以前我老连长更变态,直接用烟雾弹把门上面的玻璃敲碎任进去,12月天啊,北方都把门窗关得死死的,我们一下就蒙了,一分钟就能集合完毕的我们那天晚上用了三分钟才集合完毕,集合完啥事都没有,连长直接让我们一人打盆凉水泡了五分钟的脚,差点冻抽了

      2010/12/29 13:51:04
      • 头像
      • 军衔:中国陆军中将
      • 军号:1857202
      • 工分:1460225 / 排名:18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鲁南梓 在第40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边关冷月1006 在第39楼的发言:

      ......

      我们当兵的地方,从93年起就基本正规了,没有打骂和体罚战士的现象。

      是吗?但在珠三角沿海这边,打兵最厉害的却是在90年至97年间的事.我在95年到珠海探望一战友,当时他是新兵排长,我就亲眼看到他将一湖南籍的新兵(那新兵也确实吊,在教他战术动作对班长纠正其错误时,竟一副不屑的吊样,我战友可是个火爆性子,个子只一米六五,却是全省武警散打大赛的亚军.)打得掉了三个牙齿.可能武警部队的班排长,大都是从一线转过来的原因吧,对兵特别的严.

      都差不多,我们那时的新兵班长是少数民族,特别粗暴,动不动就打人,其实我们当时只是接受力慢了点,而不是属于“吊兵”之类,觉得很冤。

      2010/12/28 21:12:34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1365248
      • 工分:1183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边关冷月1006 在第39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鲁南梓 在第38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千里之足 在第30楼的发言:

      咱们部队越玩越转去了!现在还存在体罚,感到惊奇!搞七次紧急集合,是否有点夸张?

      兄弟,在2000年之前,各部队打兵的现象可谓家常便饭啊。尤其以武警部队的更为突出。现在呢,为了科学训练和谐带兵,打兵的现象是少了,但战斗力到底比以前是怎样的呢?那就见仁见智咯。

      我们当兵的地方,从93年起就基本正规了,没有打骂和体罚战士的现象。

      是吗?但在珠三角沿海这边,打兵最厉害的却是在90年至97年间的事.我在95年到珠海探望一战友,当时他是新兵排长,我就亲眼看到他将一湖南籍的新兵(那新兵也确实吊,在教他战术动作对班长纠正其错误时,竟一副不屑的吊样,我战友可是个火爆性子,个子只一米六五,却是全省武警散打大赛的亚军.)打得掉了三个牙齿.可能武警部队的班排长,大都是从一线转过来的原因吧,对兵特别的严.

      2010/12/28 21:08:58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鲁南梓 在第38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千里之足 在第30楼的发言:

      咱们部队越玩越转去了!现在还存在体罚,感到惊奇!搞七次紧急集合,是否有点夸张?

      兄弟,在2000年之前,各部队打兵的现象可谓家常便饭啊。尤其以武警部队的更为突出。现在呢,为了科学训练和谐带兵,打兵的现象是少了,但战斗力到底比以前是怎样的呢?那就见仁见智咯。

      我们当兵的地方,从93年起就基本正规了,没有打骂和体罚战士的现象。

      2010/12/28 19:52:02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千里之足 在第30楼的发言:

      咱们部队越玩越转去了!现在还存在体罚,感到惊奇!搞七次紧急集合,是否有点夸张?

      兄弟,在2000年之前,各部队打兵的现象可谓家常便饭啊。尤其以武警部队的更为突出。现在呢,为了科学训练和谐带兵,打兵的现象是少了,但战斗力到底比以前是怎样的呢?那就见仁见智咯。

      2010/12/28 19:44:11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0603581 在第36楼的发言:

      是的额,那时候我新兵班长老变态了,刚开始老恨他了,不过后来就觉得没什么了

      相同的经历,相同的心态!谢谢战友的支持!

      2010/12/22 17:00:23
      • 军衔:中国陆军上校
      • 军号:3071948
      • 工分:160483
      左箭头-小图标

      是的额,那时候我新兵班长老变态了,刚开始老恨他了,不过后来就觉得没什么了

      2010/12/22 15:43:18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0603581 在第34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梦回沙场秋点兵 在第11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雷达嘟嘟 在第7楼的发言:

      呵....战友新兵连的经历让人看了惊心动魄,这对一个刚刚入伍的青年是何等的考验呀!军人好样的,佩服!敬仰!

      迟來的支持!

      我最多的时候拉了十多动 ,一宿没睡觉

      还有和我一样经历的苦难兄弟?

      2010/12/21 21:36:54
      • 军衔:中国陆军上校
      • 军号:3071948
      • 工分:160483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梦回沙场秋点兵 在第11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雷达嘟嘟 在第7楼的发言:

      呵....战友新兵连的经历让人看了惊心动魄,这对一个刚刚入伍的青年是何等的考验呀!军人好样的,佩服!敬仰!

      迟來的支持!

      我最多的时候拉了十多动 ,一宿没睡觉

      2010/12/21 20:41:09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373老兵 在第32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ch3583694 在第29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373老兵 在第2楼的发言:

      在新兵连的100多个日子里真够折腾人的,我们那个时候打骂体罚的传统还很厉害,有苦不能诉说,流泪没人理会。但是最难忘的还是新兵连的日日夜夜.......

      战友:工作很忙吧,好一段没看到你在网上留言了,特问候你,祝你快乐!

      呵呵 ,老前辈你好,也好久没看见你的原创了。近来可好?

      还可以吧,谢谢你的关心,有一段沒看到你,怪想念的,也许是缘份吧.

      2010/12/18 20:07:08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ch3583694 在第29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373老兵 在第2楼的发言:

      在新兵连的100多个日子里真够折腾人的,我们那个时候打骂体罚的传统还很厉害,有苦不能诉说,流泪没人理会。但是最难忘的还是新兵连的日日夜夜.......

      战友:工作很忙吧,好一段没看到你在网上留言了,特问候你,祝你快乐!

      呵呵 ,老前辈你好,也好久没看见你的原创了。近来可好?

      2010/12/18 19:59:28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千里之足 在第30楼的发言:

      咱们部队越玩越转去了!现在还存在体罚,感到惊奇!搞七次紧急集合,是否有点夸张?

      我所说的是90年代的事情,不是现在。

      2010/12/18 18:37:37
      左箭头-小图标

      咱们部队越玩越转去了!现在还存在体罚,感到惊奇!搞七次紧急集合,是否有点夸张?

      2010/12/18 17:59:42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373老兵 在第2楼的发言:

      在新兵连的100多个日子里真够折腾人的,我们那个时候打骂体罚的传统还很厉害,有苦不能诉说,流泪没人理会。但是最难忘的还是新兵连的日日夜夜.......

      战友:工作很忙吧,好一段没看到你在网上留言了,特问候你,祝你快乐!

      2010/12/18 11:54:00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cpc2010 在第25楼的发言:

      “那一夜,你伤害了我, 那一夜,你满脸泪水”!

      楼主的遭遇让我想起部队的时光,在新兵连倒没什么,就是刚下中队那几个月,真是。。。。。。

      不过现在想起来,也是一种意志的磨练~~~~~~感谢那该死的老兵,感谢那“狠毒”的班长

      确实是这样。

      2010/12/17 21:34:45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歼教_五 在第26楼的发言:

      我们最多一晚三次

      比我们好多了,当新兵时就怕紧急集合!

      2010/12/17 21:34:15
      左箭头-小图标

      我们最多一晚三次

      2010/12/17 20:36:59
      • 军衔:武警少尉
      • 军号:1454326
      • 工分:6783
      左箭头-小图标

      “那一夜,你伤害了我, 那一夜,你满脸泪水”!

      楼主的遭遇让我想起部队的时光,在新兵连倒没什么,就是刚下中队那几个月,真是。。。。。。

      不过现在想起来,也是一种意志的磨练~~~~~~感谢那该死的老兵,感谢那“狠毒”的班长

      2010/12/17 19:42:26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边关冷月1006 在第23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血腥噩梦 在第22楼的发言:

      以上战场你可以打黑枪了

      不会的,从心底根本没有去恨过他们!毕竟战友一场。

      呵呵 纠结的心理~

      2010/12/17 18:20:34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血腥噩梦 在第22楼的发言:

      以上战场你可以打黑枪了

      不会的,从心底根本没有去恨过他们!毕竟战友一场。

      2010/12/17 18:13:57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上战场你可以打黑枪了

      2010/12/17 16:47:22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秀岭 在第18楼的发言:

      “历练、历练”,这是电视剧“雍正王朝”中,康熙和雍正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可又有几人能识此中滋味...

      苦练精兵,说来容易,做来难!

      2010/12/17 13:27:17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装甲坦克兵 在第17楼的发言:

      新兵连的生活紧张,却是最舒服的三个月!

      其实新兵连并不是最苦的,而最苦的是我们分到边防连队后,只是在新兵时,一下有许多东西要学习,又不适应部队严格的纪律,想家等多方面的原因,让人觉得新兵连是最苦的。

      2010/12/17 13:26:36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老汪 在第16楼的发言:

      新兵到部队,强化要训练;

      要求要从严,技能才达标;

      紧急集合多,熟练反映快;

      军令如山倒,考验意志力;

      军人必做到,战时拉得动;

      文帖写作细,描述好精彩.

      只有平时多流汗,战时才能少流血!

      2010/12/17 13:24:59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2996952
      • 工分:16112
      左箭头-小图标

      “历练、历练”,这是电视剧“雍正王朝”中,康熙和雍正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可又有几人能识此中滋味...

      2010/12/17 13:07:48
      左箭头-小图标

      新兵连的生活紧张,却是最舒服的三个月!

      2010/12/17 13:04:40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2287718
      • 头衔:铁军侦察兵
      • 工分:182714 / 排名:9654
      左箭头-小图标

      新兵到部队,强化要训练;

      要求要从严,技能才达标;

      紧急集合多,熟练反映快;

      军令如山倒,考验意志力;

      军人必做到,战时拉得动;

      文帖写作细,描述好精彩.

      2010/12/17 12:45:46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雷达嘟嘟 在第12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边关冷月1006 在第8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雷达嘟嘟 在第7楼的发言:

      呵....战友新兵连的经历让人看了惊心动魄,这对一个刚刚入伍的青年是何等的考验呀!军人好样的,佩服!敬仰!

      当时为了能出人头地,所以一畏地忍让!军令如山,没有办法。

      去当兵的新战土都想在部队熬个一官半职,那是人之常情呀!所以我很敬仰崇尚军队于部!他们大多是从艰难困苦中熬出来的铁骨铮铮的强者!

      刚去部队时,总想有所作为,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奋斗。

      2010/12/17 11:31:03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经济全球化 在第10楼的发言:

      一晚搞了七次紧急集合,有点过了。

      基本上一晚没睡,在新兵连只搞了这样一晚。

      2010/12/17 11:30:07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梦回沙场秋点兵 在第11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雷达嘟嘟 在第7楼的发言:

      呵....战友新兵连的经历让人看了惊心动魄,这对一个刚刚入伍的青年是何等的考验呀!军人好样的,佩服!敬仰!

      迟來的支持!

      谢谢将军支持!不迟!

      2010/12/17 11:29:08
      • 军衔:中国陆军上校
      • 军号:2787261
      • 头衔:女兵的头衔
      • 工分:182900 / 排名:9638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边关冷月1006 在第8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雷达嘟嘟 在第7楼的发言:

      呵....战友新兵连的经历让人看了惊心动魄,这对一个刚刚入伍的青年是何等的考验呀!军人好样的,佩服!敬仰!

      当时为了能出人头地,所以一畏地忍让!军令如山,没有办法。

      去当兵的新战土都想在部队熬个一官半职,那是人之常情呀!所以我很敬仰崇尚军队于部!他们大多是从艰难困苦中熬出来的铁骨铮铮的强者!

      2010/12/17 11:14:16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雷达嘟嘟 在第7楼的发言:

      呵....战友新兵连的经历让人看了惊心动魄,这对一个刚刚入伍的青年是何等的考验呀!军人好样的,佩服!敬仰!

      迟來的支持!

      2010/12/17 11:13:29
      左箭头-小图标

      一晚搞了七次紧急集合,有点过了。

      2010/12/17 11:06:17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373老兵 在第6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边关冷月1006 在第5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373老兵 在第4楼的发言:

      ......

      我是94年冬入伍的!还好我在南方服役,从参军到现在就一直没有见过下雪的景致。

      比我晚了四年,在南方当兵好,不像我们守边防,苦呀

      呵呵 老班长幸苦啦!其实我也差点去沈空了,只是当时在走兵前通过关系给换到南方来了。

      其实去最困难的地方锻炼一下也好,人生需要的就是这样的经历。

      2010/12/17 10:50:29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雷达嘟嘟 在第7楼的发言:

      呵....战友新兵连的经历让人看了惊心动魄,这对一个刚刚入伍的青年是何等的考验呀!军人好样的,佩服!敬仰!

      当时为了能出人头地,所以一畏地忍让!军令如山,没有办法。

      2010/12/17 10:48:41
      • 军衔:中国陆军上校
      • 军号:2787261
      • 头衔:女兵的头衔
      • 工分:182900 / 排名:9638
      左箭头-小图标

      呵....战友新兵连的经历让人看了惊心动魄,这对一个刚刚入伍的青年是何等的考验呀!军人好样的,佩服!敬仰!

      2010/12/17 10:06:29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边关冷月1006 在第5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373老兵 在第4楼的发言:

      ......

      我是94年冬入伍的!还好我在南方服役,从参军到现在就一直没有见过下雪的景致。

      比我晚了四年,在南方当兵好,不像我们守边防,苦呀

      呵呵 老班长幸苦啦!其实我也差点去沈空了,只是当时在走兵前通过关系给换到南方来了。

      2010/12/17 9:04:46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373老兵 在第4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边关冷月1006 在第3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373老兵 在第2楼的发言:

      在新兵连的100多个日子里真够折腾人的,我们那个时候打骂体罚的传统还很厉害,有苦不能诉说,流泪没人理会。但是最难忘的还是新兵连的日日夜夜.......

      请问战友是哪年兵?

      我是94年冬入伍的!还好我在南方服役,从参军到现在就一直没有见过下雪的景致。

      比我晚了四年,在南方当兵好,不像我们守边防,苦呀

      2010/12/17 8:53:00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边关冷月1006 在第3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373老兵 在第2楼的发言:

      在新兵连的100多个日子里真够折腾人的,我们那个时候打骂体罚的传统还很厉害,有苦不能诉说,流泪没人理会。但是最难忘的还是新兵连的日日夜夜.......

      请问战友是哪年兵?

      我是94年冬入伍的!还好我在南方服役,从参军到现在就一直没有见过下雪的景致。

      2010/12/17 8:50:38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373老兵 在第2楼的发言:

      在新兵连的100多个日子里真够折腾人的,我们那个时候打骂体罚的传统还很厉害,有苦不能诉说,流泪没人理会。但是最难忘的还是新兵连的日日夜夜.......

      请问战友是哪年兵?

      2010/12/17 8:40:25
      左箭头-小图标

      在新兵连的100多个日子里真够折腾人的,我们那个时候打骂体罚的传统还很厉害,有苦不能诉说,流泪没人理会。但是最难忘的还是新兵连的日日夜夜.......

      2010/12/16 23:47:4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47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 难忘那一夜 我们连续搞了七次紧急集合到天亮[海泰客杯]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