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三峡花钱知多少?(1) 安民为天 三峡工程百万移民的历史启示 收藏本书 字号 -+ 初冬,武汉同济医院住院部12楼病房。

手臂刚动了小手术,挂着绷带,面庞清癯、瘦削的漆林接受了我的采访。简单问候之后,直奔主题。

笔者(以下简称笔):漆主任,社会上有一句最为流行的调侃语:说起钱就不亲热了。但三峡工程花的钱是不能不说的,是要进行“秋后算账”的,你同意这样的观点吗?

漆林(以下简称漆):这不是我同意、不同意的问题,这是必须向全国人民和纳税人交代清楚的一件大事情。不过有一点我要说明的是,三峡工程的账不仅仅是“秋后”才算,有的账“秋后”算就晚了。我可以非常明白地告诉你,几任国务院总理、副总理和国务院三峡办等管理层经常都在算这笔账。

笔:你出任移民局局长之前,担任国务院三峡办副主任,一直分管三峡工程的计划和资金,照此推理说,你是权威人士。现在,不少纳税人仍有许多困惑:建设三峡的钱从哪里来?到底又花了多少钱?还会花多少钱?国家财力真能承受建这样一个超级电站吗?

漆:是的,不仅是国人担心,当时外国人也普遍不相信。1994年国务院三峡办组团访问美国,我是团长;美中友好协会高规格接待,我们去了白宫、国会等地方。当时,美国的金融界、企业界不少人提出三点质疑:一是中国修建电站的技术过不了关;二是中国没钱,国力财力难以承受;三是百万移民难以安置稳妥。一句话,美国人要插手三峡工程,没有美国人参与建设三峡电站就不行。

笔:美国人是不是已习惯当世界“老大”,什么事都想插一杠子?

漆:这只是众所周知的原因之一。还有一点就是美国人仍有“萨凡奇情结”,他们一直惦记着萨凡奇1944年在长寿县城写出的《扬子江三峡计划初步报告》,这是长江三峡水电大坝的第一个设计方案。所以,他们也多了一个为萨凡奇圆梦的理由。

笔:美国一部分人对三峡问题一向都“反应激烈”,还插手三峡干吗?

漆:就因为投资三峡回报率很高,利润很诱人,他们也承认这一点。美林证券公司直接提出要求控股,这当然遭到了拒绝。但我们仍然同意他们担任融资顾问,后来在钓鱼台国宾馆签约,我代表中方签字。记得我第二次访问美国,美国金融专家史蒂文森仍然提出要插手三峡工程。我当时和他争辩得很激烈,他当时有些不客气地说:“从你的话中,我听出你是一个共产党员。”我当即针锋相对地回答:“从你的话中,我也听出你是一个共和党员,共产党员和共和党员,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世界观、价值取向却有很大的差异。”当时翻译愣了一下,问我怎么翻,我说照原话直译,共产党人从来不隐瞒自己的观点!在美国访问的所有情况,我都向国务院、三峡建委领导及时作了汇报。

笔:在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初,税制改革之前,各省区经济发展不平衡,中央财政还是比较紧张的,要拿出近千亿元投资三峡,钱从哪里来?

漆:从今天来看,中央政府当时的决策可以说是高瞻远瞩的。李鹏同志为三峡工程的筹资花了不少精力,可以说是殚精竭虑,功不可没。在他的提议下,我国从1993年起,设立了三峡工程建设基金,除西藏自治区、贫困地区的排灌用电外,每度电加征3厘钱用于三峡工程建设,在此基础上,1994年又增加1厘钱,即每度电征收4厘钱;从1996年2月1日起,直接受益、将要受益和经济发达地区的16个省、市,每度电加征到7厘钱,其他地区仍按每度电4厘钱征收。这就解决了三峡工程筹资问题。从这一点上讲,三峡工程建设需要的钱,是全国人民一分一厘积攒下来的,是老百姓的血汗钱。全国人民当然有权力知道:血汗钱用到了哪里?

笔:投资三峡的钱,社会上流传很多个版本,从几百亿元到几千亿元都有,这怎么回事呢?

漆:这是一个动态过程。90年代初,长江委测算是570亿元,后来邹家华副总理向全国人大汇报是750亿元,国务院三峡建委成立时是900.9亿元。

笔:不少人说长江委是带着“任务”给三峡工程算账,也就是说先有一个数据,再测算枢纽工程、移民淹没补偿,是这样吗?

三峡花钱知多少?(2) 安民为天 三峡工程百万移民的历史启示 收藏本书 字号 -+ 漆:你前面已说了,国家税收制度改革以前,经济处于“治理整顿”的艰难时期,国家财力的“状态参数”可不能与今天同日而语。在当时“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前后,投资过大,全国人大肯定是难以通过的。你说长江委带着“任务”去测算,这么大的一个工程,也不可能测算时心中一点没数吧。

笔:三峡工程原说好的只花900亿元,一说已突破2000亿元,一说1800亿元,又一说1600亿元,叫人一头雾水,莫衷一是。建三峡工程之初人们就说建三峡电站是投资的“无底洞”,对吗?

漆:这是理解上的误区。我可以告诉你,现在三峡工程三期蓄水到156米,大规模发电后,已有了不菲的收入,就不需要国家再投资了。到2005年,三峡工程的总体投资也就1600亿元左右。你所说的几个数据成因有三点:一、由于三峡工程是一个动态性的特大工程,因而计算法也是动态的,有利息的变化,有汇率的变化,有物价指数的变化,这三大变化就会造成数据不同;二、算账的方式不同,角度不同,时间不同,得出的数据也不尽相同;三、不可预见的投入增加,比如:滑坡引起的地质灾害问题,环境污染、生态维护等方面都需要增加投入。现在库区的每一个区、县和大部分乡镇都要建污水处理厂,这也是要增加很多投入的。因此,三峡工程投资是一个动态、变化的过程。

笔:听说2002年7月17日,朱镕基同志在宜昌会议上提出,三峡库区还要增加400亿元用于治理地质灾害和环境保护等方面,有这件事吗?

漆:有这事,这也是动态的。我告诉你,淮河这些年环保治污就用了600多亿。三峡水库的库容大、库岸管理复杂,治理污染、加强环保生态建设,远远比淮河更为艰巨。多投入一点钱,让库区山清水秀,是为了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笔:你从湖北省计委主任、国务院三峡办副主任到三峡建委移民局长,都是管计划、管投资、管钱。这些年来,移民资金的管理花了你多少精力?这可是个全国人民都高度关注的焦点话题啊!

漆:是的,我出任移民局长抓的第一件事就是移民资金管理制度的建立,并逐步建成了行之有效的管理体系和网络。

笔:听说你上任伊始,就为资金管理的事处理了不少人?

漆:是的。我1996年2月兼任国务院三峡建委移民局长,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抓规章制度。这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复杂。因为当时对移民资金的管理、使用有一种理想化、天真浪漫的认识,有人提出把移民资金拿去搞开发,滚动增值,从理论上讲是可行的,可实际上是越滚动钱越少,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1992年成立了一家中国三峡经济发展总公司,下面建立了30多个分公司,100多个子公司,遍布全国大江南北、长城内外,从海南岛到黑龙江,都有这家公司的经济活动。这个公司打着“三峡牌”,骗取银行贷款80多亿元。可以这样说,我当移民局长,正是百万移民大搬迁全面启动的艰难时期,可处理这件事的遗留问题却耗费了我的大量精力。

笔:听说这家总公司和子公司都很有背景,来头不小,牵涉到很多干部和干部亲属。你一上任就动了真格儿的,大刀阔斧地进行整顿,你不怕得罪人吗?

漆:当然会得罪人,我都记不清办公室被这些公司的人冲击过多少次了。我对每一个人说:“鄙人秉公办事,实事求是,所欠的钱必须一笔笔清算。”

笔:移民资金是比枢纽工程资金更为关注的一大焦点话题,因为涉及到亿万纳税人和每一个移民群众。

漆:三峡库区移民资金量大,一个县就有移民资金二三十亿。我说过,库区的贫困县,也许几十年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钱。除了枢纽工程的投资,几百亿移民资金是很诱人的一座金山银山啊。库区也有不要命的人钻进了“方孔之眼”,绞尽脑汁贪污、窃取移民资金。

笔:金钱能锈蚀权力,也能腐蚀政府机关的清廉,使得人们对库区不少干部不得不打上问号: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在我接触的各类社会人群中,大学教授、专家学者、记者、政府官员、私营业主、下岗工人、农民等无一不关心惩治腐败。库区发生的贪污、窃取、挪用工程资金和移民资金是怎么回事?政府、移民部门又是怎么监管这么多钱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