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今天出了一篇21军长,在《中国青年报》上的文章。讲的是以色列军队勋章表彰体系的问题,他说以色列没表彰,没记功,以此证明军人士兵都该发奋打仗去死,而不计所得。我真不知道将军到底是真的认真访问以色列了呢,还是只是旅游,还是脑子里有自己意图,是写了该篇教训自己21军的中低级军官和士兵的吧?让拼在一线的下级,不要每次开会就向您要这要那,要待遇要补给要照顾,要奖励,要安抚吧。

以色列一直有勋章表彰制度:“英勇勋章”“无畏勋章”“杰出勋章”“参与奖(绶带)”“查拉什奖状”,只奖给初级军官和士兵,1982年后,未颁发过任何勋章。各勋章被要求在法定节日和规定场合佩戴,而不是其它国家的略表一类每天炫耀。这其中有集体主义的至高情节在里面,但更多的是对一线军人生命的表彰,而不是苏系军队刻意偏重将领利益,相对漠视低阶生命的那种,但绝对不是整个以色列军队全然不要勋章,相反这种制度是以色列对一线军人的至高无上的待遇表现,而不是将军你写文章,要求自己部队士兵不记得失去替你的红顶子受死!!!

美军在1940年代以前也是待遇低发展迟缓,但经过60年代和70年代的偏重中低级军官和士兵的待遇大幅提升,给予士兵及其家属“明星一般的待遇”(略超国民的待遇,包括医疗、免税购物、教育等),大量的物质和精神奖励,奠定了美军雄厚的战斗力。一线空军飞行员年薪20万到40万美元,而且大胆地赴死去吧,不用担心自己的家人和子女的未来,一切都有军队会向国会讨到足够的物质支持,支持他死后的负担。

——————————————————————————————————————

在看将军的文章之前,先建议看看这个链接 http://news.xinhuanet.com/mil/2004-09/10/content_1964429.htm

直接转帖如下:

以色列:军功章一年戴一次 将军与勋章无缘(图)

在以色列,平时基本上见不到佩戴勋章、奖章的军人。一年当中只有一天,也就是在独立日那一天,那些战功卓著的英雄们才拿出珍藏着的勋章奖章,佩戴胸前。

说起来也很奇怪,在这个战火不断的中东国家,每一个同军队有着割不断的联系,但是勋章的颁发却极其“吝啬”,只有那些在战场上显示出大无畏英勇气概的军人才可以获此殊荣。荣获勋章的通常是冒死奋战的普通战士以及低级指战员。在以色列,通常是不给将军们颁发勋章。

据当地《时代》周刊透露,以色列首任总理本·古里安是军队奖励机制的极力反对者。他认为,在以色列,集体英雄主义是一种生活准则,通过奖励来突出某一个人,这对其他尽职尽责的战友们来说是不公正的。

在以色列,表现优异的战士在上级下达给其所在部队的命令中会被点名表扬,然后部队首长会在队列前给他们颁发荣誉证书。这种表扬方式通常叫做“查拉什”(意为“优异奖”)。

仅有一次这种传统被打破过。那是在1949年7月17日以色列建军日那一天。当天是以色列国民军宣誓周年纪念日,也是象征独立战争取得胜利的停火协议签署三天之后,在特拉维夫举行了隆重的“以色列英雄”称号授予仪式。12名表现最优异的战士获得了这一战斗殊荣,但是真正得到奖励的只有8人:另有四名获奖者已经战死疆场,“以色列英雄”勋章由其家庭成员代为领取。

从此以后,“以色列英雄”称号便再也没有颁发过。即便是在1956年的西奈战争以及1967年的第三次中东战争期间,以军也没有颁发过任何勋章或者奖章。一直延续的是“查拉什”的奖励方式。

1970年,以色列议会通过了国防军奖励法,并根据该法成立了一个专门委员会,负责拟定奖励种类及等级。1973年以色列政府批准了该委员会的建议方案。根据该方案,以军最高奖励为授予“英勇勋章”“无畏勋章”及“杰出勋章”。“英勇勋章”由总参谋长提交,国防部长亲自颁发,授予那些在战斗中表现出极高英雄主义的军人。“无畏勋章”由总参谋长颁发,授予那些在战斗中英勇作战不怕牺牲的军人,“杰出勋章”也是由总参谋长颁发,用于激励军人们的英勇气概。

上述勋章以及由总参谋长颁发的“查拉什”奖状被认为是以色列最高战斗奖励。以色列前任总参谋长巴拉克获得奖励的次数最多,被誉为“以色列第一兵”。他曾荣获一次“杰出勋章”、四次“查拉什”奖。所有这些奖励都是他在担任总参谋部特种部队军官时得的,以表彰他在敌后执行战斗任务时表现出的英勇气概。

在最高战斗勋章的荣获者中,有三名女性。埃斯特·阿尔迪基因冒死营救失事飞行上的飞行员而被授予了“杰出勋章”,另两位女性则因为在“赎罪日战争”中(1973年10月)中表现出的英勇气概而荣获由总参谋长亲自颁发的“查拉什”奖状。

除了上述战斗奖章外,以色列还有其它一些奖章。譬如说,战时曾在作战部队服役的军人可以获得“参与奖”绶带,这种绶带军人可以挂在制服上,而老百姓只有在独立日那天才可以佩带它。还有用于奖励在欧洲从事地下斗争的老战士的“反纳粹斗士”奖章。

战斗奖章的荣获者可享受税收优惠,政府还会邀请他们作为贵宾出席各种官方活动。(任之)

—————————————(将军的文章)——————————————

中国青年报12月10日报道 出访以色列归来已近半年,但以色列军人那种融入血液的忧患意识,为国家兴旺、民族生存而战的爱国情怀,仍让我记忆犹新,特别有一件事很是难忘。那是在参观戈兰高地时,负责给我们介绍情况的以色列北部军区退役司令“亚亚”(中文译名)将军,谈到自己服役期间曾参加过大小220余次战役和战斗,特别是在第四次中东战争时,他作为戈兰高地的一线营长,曾率部在戈兰高地主峰赫尔蒙山浴血奋战,以27辆坦克阻滞叙利亚军队700多辆坦克和装甲车的进攻,坚守阵地24小时,为扭转战局作出了重大贡献。

亚亚将军讲述着自己的战斗经历,自豪之情溢于言表。出于同行的敬佩,我便询问,亚亚将军打了这么多仗,都立过什么战功、获得过哪些荣誉呢?谁知亚亚将军的回答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服役期间从未因打胜仗立过一次战功、获过一项荣誉。他说:“身为以色列军人,上战场打仗是我们的责任,是分内之事,这是为民族生存而战,为国家而战,还谈什么立功受奖。”亚亚将军的回答令我非常震撼,进而感慨万分。

按照常理来推论,身经百战的将军一定应该是功勋卓著、荣誉满身,但亚亚将军打过这么多仗,却没有立过一次战功、获过一项荣誉,似乎有点说不过去。然而无独有偶,我们访问期间见到的曾带队成功突袭伊拉克核设施的长机飞行员、现任以色列军情部长雅德林将军同样也没有立过战功。

在他们眼里,军人的天职就是打仗,作战行动与平时行动没什么两样,自己只是履行职责而已,所做的一切都很平常自然,没有什么好奖赏的,更不会有“居功自傲、邀功求赏”的想法。以色列军人这种笑对生死、淡看名利的气度和胸襟,值得借鉴。

国难之下不计私利,以身许国不表寸功,显示了患难与共、淡定从容的职业风范

在以色列国民特别是军人的心中,以色列是一个“输不起的民族”、“不能输掉一场战争的国家”,国家的存亡安危与个人命运息息相连的意识已深植于每个国民的心中,集体主义已成为一种生活准则。

他们认为,通过奖励过于突出的某个人,这对其他尽职尽责的人来说是不公正的,团结如一、英勇奋战,集体赴死、必赢不亡,是军人职业精神的集中体现。因此,在以色列军队,像亚亚将军这样身经百战而无一战功的英雄可以说非常普遍。

军人是战争的产物,军人生来为战胜,它包含着生与死的拼搏,浸透着血与火的洗礼,军人的职业与“马革裹尸还”的献身精神,“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忠烈气节,“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的价值担当,“遥知百国微茫外,未敢忘危负岁华”的忧患意识是息息相连的,选择了军人职业,就意味着为了国家危亡,必然选择随时牺牲生命。

今天,“军人”这两个字之所以在人民群众心目中成为崇高的代名词,不仅仅因为它承担的使命艰巨而光荣,更重要的是相对于其他社会阶层而言,军人的牺牲是无条件的,也是最彻底的。“晓战随金鼓,宵眠抱玉鞍”,“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都是对军旅艰苦生活的真实写照。军人这种职业的特殊性,必然要求军人要“以身相许”,每当国家危急之时、民族危难之际,挺身而出,把自己的一切毫无保留地献给国家和人民。在救亡图存这样的民族大义面前,个人的荣辱得失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古今中外、古往今来,那些为捍卫祖国、民族利益而捐躯献身的军人,总是被历史所讴歌、为后人所崇敬。1955年我军授衔的1614名将军,个个都是从枪林弹雨中闯过来的,人人伤痕累累,其中有9名独臂将军,3名独腿将军,他们都是为民族解放事业无私奉献的杰出代表。

今天,我们作为正在崛起的大国,虽然不需要像以色列那样,随时要提防强敌把自己“从地图上抹去”,但忘战必危、求安必败。须知,当今时代,国际形势风云变幻,天下并不太平,我国国家安全也面临着多重威胁,远有利益拓展之难,近有国家统一之艰,外有包围遏制之忧,内有恐怖分裂之患,边有领土主权之争,邻有战火烧身之险。

作为新时代的中国军人,永远是使命重如山、功名淡如水,要有效履行好新世纪新阶段的职能使命,应对多种安全威胁、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就必须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和高度警觉,自觉把个人的生死与国家的安危紧紧联系起来,树立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和舍我其谁的强烈责任感,思危砺剑,随时备战,只要祖国召唤、人民需要,就应当毫不犹豫,义无反顾,随时接受考验,效命疆场,打赢战争。

荣誉用战绩来彪炳,威名靠胜利来加持,体现了不务虚名、一心备战的价值坐标

走在以色列的大街上,徜徉在以色列的军营里,随处可见荷枪实弹的士兵,但我们没有看到一面锦旗、一座奖杯,原来在以军眼里,荣誉是用胜利和战绩来书写的,辉煌无比的战争记录,是最好的锦旗和奖杯!

以军官兵不善表达,但他们内心其实充满光荣和自信,因为一次次的胜利和成功已经给了他们最高的奖赏。正因为有了这样一种价值取向,你才能看到当对手们高调展示武功的时候,以军在悄悄备战;当对手们放心安枕的时候,以军却利剑出鞘。正是因为有了这样一种价值取向和铁血气质,你才会发现以军官兵其实最关注自己的本职岗位,人人心无旁鹜、个个精通本职,才打造出“单兵天下第一”的铁血雄师。

“天下大事,必作于细。”本职岗位是军人履行职责的基本平台,也是成就辉煌的主阵地。只有每个人都忠于职守、尽职尽责,才能筑牢“钢铁长城”,当战争真的来临时,才能雷霆出击,威名远扬。

今天,我军建设正处于艰难的转型期,需要方方面面的各类人才共同努力,尤其是急需一大批扎根军营、安心本职的实干家。在我军现代化建设这个庞大的系统工程中,虽然每个同志职务有高低,但岗位无大小,责任都很重,特别是建设信息化军队、打赢信息化战争,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能力成为战斗力生成的核心,联合作战成为主要的作战样式,“十人一门炮,百人一枚弹,千人一艘舰”,每个岗位都是关键的“节点”,每名官兵都有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作为当代革命军人,有效履行职能使命,就是要充分认清本职工作的重要性,自觉克服岗位无足轻重、难有作为,小事不愿做、大事做不来等消极思想,扎根军营、安心本职;自觉克服“功利主义”思想的影响,做到面对“市场”心不动,情系“操场”志不移,瞄准“战场”弦不松;就是要有强烈的敬业意识和精品意识,无论从事什么工作、处在哪个岗位,都要热爱本职、尽心尽力,真正做到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精一行;就是要着眼长远、立足当前,从本职岗位做起,从细小工作干起,以对部队建设高度负责的态度,一丝不苟地做好每一项工作,做到能力大小都尽心,水平高低都尽力,事大事小都尽责,在平凡的岗位上安心打磨手中利剑,当危机到来时果敢亮剑,用胜利为自己庆功。

唯才是举造就良将无数,选贤任能锻造不败之师,凸显了官兵人人得以恪尽职守、只问耕耘不问收获的制度优势

在以色列军队访问交流,突出地感受到以军官兵素质之高、能力之强,彰显了其人才成长选拔制度的成功。

以军官兵给我们讲了个故事,当年国防部长拉宾视察部队,发现了时任特种部队司令巴拉克,对后者的精明干练留下了深刻印象,于是他悄悄对身边人说,此人日后如不走上我今天的位置,以军的人事制度就该检讨。果然,后来巴拉克不仅官至防长,还担任了以色列总理。对人才的珍视、选用人才机制的科学,使一批批像巴拉克这样能征善战的人才脱颖而出,引领以军不断续写新的战争篇章。

古人曰:“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当前,面对形形色色的名利诱惑,绝大多数官兵能够做到坦然面对,正确处理,但也有少数干部,往往是瞄着“位子”干工作,数着时间盼提升,“进步有望,工作向上;进步无望,工作下降”,甚至到处找关系、托人情,跑官要官。这种现象虽是少数,但败坏了部队风气,涣散了官兵斗志,严重削弱了部队战斗力,影响极坏,危害极大。

我们在大力开展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教育,引导官兵正确对待名利得失、强化牺牲奉献精神的同时,也可以借鉴外军人才培养、管理使用方面的有益经验,通过健全用人制度、完善考评体系,打造出人尽其才、恪尽职守的良好环境,用制度和机制的力量,助推人才强军计划结出更加丰硕的果实。(某集团军军长 何清成

(本文来源: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 )

本文内容于 2010/12/10 14:35:33 被凉山泊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