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那天晚饭,妈妈把为春节准备的香肠、腊肉等吃货,都弄到这餐上。满满一大桌,甚是丰盛。一家八口,正好一桌。弟妹们一爬上桌子,那筷子径向鱼肉拈去。啪`!啪!妈妈的筷头子打在了他们的手上,一个二个赶紧把手缩了回来,把空筷子放在嘴里舔。也难怪,我们平时很难得吃一回肉,猪油拌饭是照顾小的弟妹的。妈妈说:“今天是为你们哥哥送行。他还没有动筷子,你们就先动起来了!今天是阳历12月31号,少华明天要走,就当作阴历腊月30过,今天吃个团年饭。”她说着就把好菜向我碗里拈。弟妹们也学着妈妈向我碗里拈菜。我笑着说:“今天吃饭是该用个大菜碗的。”说得都笑起来了。

我狼吞虎咽地很快就吃罢了饭,慌着要去学校集中。整理了行装,向全家人告别。我行着军礼,呼着:“爸妈再见!弟妹们再见!”爸说:“去部队安心工作,好好干!”

元旦下午,我们一百多个学员,全部穿着军装,背着背包,整队出发。在路上,我们唱起苏联《共青团员之歌》:“听吧!战斗的号角发出警报,穿好军装,拿起武器。共青团员们集合起来,踏上征途,万众一心,保卫国家……”

队伍正从我家门前路过,见我妈妈抱着幺弟,站在门前张望。当她发现了我的时候,她举着小弟的一支胳膊,一边挥着,一边叫他喊着:“哥哥再见!哥哥再见……”幺弟象是看见了我,在妈妈的胳膊上蹦达。妈妈虽然面带笑容,但听到她那声音在颤抖,看到她热泪在淌流。我想作个回应,但喉咙已经哽咽,好不容易才叫喊出:“再见了,妈妈!”刹时眼泪夺眶而出。

但怕别人说不坚强,向妈妈很快地挥了下手后,便迅速地把头转向正前方,昂首阔步地跟着队伍,与大家继续合唱着那支歌:“我们再见了亲爱的妈妈,请你吻别你的儿子吧!再见了妈妈,别难过莫悲伤,祝福我们一路平安吧!”

梅表姐听着鼻子发起酸来,同时引起了共鸣,也和小弟一起接着唱:“再见了亲爱的故乡,胜利之星会照耀我们。再见吧妈妈,别难过莫悲伤,祝福我们一路平安吧!”他俩的声音有些嘶哑,勉强唱完了最后一句,可激动的眼泪已充满了眼框。

小弟接着说:“我们坐的是由《民生》轮拖带的一艘铁驳,全部睡在货舱里。开船的汽笛响了,大家踊上甲板,向故乡告别。船调头顺水向东驶去。江边巍峨的磨基山和高耸的天然宝塔,凝送着这批走出的宜昌青年儿女,奔向报效祖国的远方。

第二天早起,很多人都来站在甲扳上,观看荆江两岸的风景。那寒风虽然凛冽,但看不出他们有丝毫寒意。突然,船身猛的一歪,我们差点倒下。这时只听得枪击般的声音,‘啪!’的一声划破了天空。那根连接轮、驳的钢缆,冒出了火花。一个乌龙摆尾,那钢鞭扫向前来。只听‘哎哟!’一声,站在我前面的一位学员应声倒下。他那裤褪的棉花暴出,迅速流出了一股鲜血。我去扶他起来,他只是呐喊,怎么也站不起来了。经船医检查,他的腿已被这无情的钢鞭刷断。好险!我与他仅一步之距,差点遭此‘壮志未酬身先残’的厄运。原来是船搁浅了,经过施救,第二天夜晚才到目的地——武昌。”

梅表姐感叹地说:“没有那次的幸运,那有我俩的今天!”

小弟见她的脸上泛起了红云,便毫不在意地说:“说来也巧,在军校学了一年,原以为分配到志愿军部队,结果来到了祖国的南大门。原来想拿枪上战场,结果当上了文教,遇上了你,并成了你的同行!”

“这叫有缘千里来相会嘛!是不是?”二人嘿嘿地大笑起来。(全文完)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