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62年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中,印军“王牌旅”——第四师第七旅被中国人民解放军全歼,旅长达尔维成为阶下囚,印度举国震惊,总理尼赫鲁痛心疾首。

印军第七旅原属英国殖民主义的军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与德、日、意三国法西斯军队作过战,号称“打遍欧、亚的劲旅”。所属的几个营大都成立于18、19世纪,有着100多年的历史,历经百战,功勋显赫。

1962年10月20日,忍无可忍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终于打响了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7时30分,中国边防军万炮齐鸣,大地颤抖,经过15分钟的炮击后,强攻枪等、卡龙的战斗拉开了序幕。

枪等是入侵克节朗地区印军左翼的一个重要据点,由拉加普特联队第二营、旁遮普联队第九营、阿萨姆步兵第五营等5个连把守,有堑壕相连的地堡104个,轻重机枪构成了严密的火网,地雷布设在前沿,难攻易守。解放军一五五团二营利用炮火掩护,隐蔽趟过克节朗河,仅用14分钟就完成了对枪等印军的包围,经过3个小时的激战,击毙印军228人,俘42人,攻克地堡100余座,二营牺牲21人,负伤34人,枪等之战告捷。

在卡龙攻坚战中,一五五团一营遇到了印军的拼死抵抗。在这里防守的是印军“王牌旅”拉加普特联队二营营部和四连、阿萨姆步兵五营1个排和第九廓尔喀联队一营1个加强连,共360余人,印军除轻重机枪外,还有51、81迫击炮构成的多道火力网。战斗打得非常残酷,印军依靠地堡和火力优势,背水一战,死不服输。一营逐堡强攻,打得很苦。一连伤亡达47人;二连二排只剩下5人,六班只剩下战士刘汉斌1人;三连连长张国品牺牲,全营伤亡达138人。一营在印军“王牌”面前,尽管伤亡惨重,但前仆后继,视死如归。经过半天的鏖战,全歼印军“王牌旅”3个连队、1个营部,共360余人,俘印军拉加普特营中校营长瑞克和第四师通信团长泰瓦利。

印军的左翼枪等、卡龙,终于被砍掉了。

向印军右翼沙则的进攻任务是由一五四团三营承担。沙则由印军“王牌旅”1个加强连和1个加强排据守,有大小地堡100余座,防御纵深有2500多米。战斗打响后,三营官兵犹如猛虎下山,扑向印军地堡群。九连一排二班副班长张映鑫带领突击组连克3座地堡,当他把手榴弹扔进第4个地堡时,又被印军甩了出来。印军的机枪又响了起来,解放军进攻部队受阻,关键时刻,张映鑫又一次把手榴弹投进地堡,并用身体堵住了地堡枪眼,壮烈殉国,为进攻部队打开了通路。战后,张映鑫被授予“战斗英雄”称号。二班战士钟尉平4次负伤,仍顽强战斗,直至流尽最后一滴血,战后被追记一等功。一排前仆后继,奋勇冲杀,仅3分钟,就攻占4个大地堡,突破印军前沿阵地。战后,全排荣立集体三等功。沙则仲昆桥战斗进入白热化。一五四团七连八班七炸仲昆桥,多名战士血洒疆场,终于炸毁大桥,断了印军的退路,对全歼沙则印军起到了重要作用。解放军越战越勇,印军越战越顽固。双方你死我活,寸土必争。最后,三营预备队全部用上,才冲破印军最后防线。此战,解放军歼敌162人,俘印军阿萨姆步兵第五营中校营长拉顿·辛格,砍掉了印军“王牌旅”的右翼。

迂回章多,断敌后路的任务由一五七团一营担任。章多是“王牌旅”的指挥、补给中心,驻有第七旅旅部及通信、后勤、工兵等勤务分队各一部,第九廓尔喀联队第一营两个连,炮兵两个连,并有空投场一个。解放军一营靠搭人梯、吊绳索等方法,通过了野兽都望尘莫及的悬崖峭壁,像一把钢刀直插章多,多路冲击,狠杀猛打,印军被天降神兵打懵了,打傻了,打惨了。章多一战,捣毁“王牌旅”旅部,歼灭第九廓尔喀联队第一营全部和增援部队旁遮普联队第九营大部、阿萨姆步兵五营和后勤分队各一部。击毙第四师通信团副团长拉姆·辛格以下68人,俘敌492人,并缴获美制直升机1架,击伤1架。遗憾的是“王牌旅”旅长达尔维准将侥幸逃脱。

解放军在克节朗战役中抓获的印军俘虏,克节朗一役,印军阵亡和被俘人数近2000人。

左翼突破成功,右翼突破成功,迂回断后成功,捣毁旅部成功,“王牌旅”成了瓮中之鳖,无头之鸟。解放军围歼战如快刀斩乱麻,秋风扫落叶,打得“王牌旅”丢盔卸甲,死无葬身之地。

绝路逢生的“王牌旅”旅长达尔维准将在逃命中又落入解放军手中。印军第七旅旅长达尔维,印度孟买人,1920年生于伊拉克,1940年考入达拉顿军事学院,1942年在近卫军联队任少尉,历任连长、营长、陆军司令部参谋、第十五军军部行政官、达拉顿军事学院副院长等职。“二战”期间在缅甸服役。1962年初任第七旅旅长,是印军难得的军事人才。达尔维在章多侥幸逃脱后,和少数随从翻越了18500英尺的哈东山,向龙布方向逃窜,他当时乐观地以为逃出了解放军的包围圈,没想到刚下山就成了解放军的俘虏。达尔维被俘后,感叹地说:“你们在24小时内消灭一个旅,这在世界上也是少有的。”

至此,印军的“王牌旅”彻底被解放军歼灭。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