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原创]黑大个

那年冬天,管理处招来一名锅炉工,高高的个,总是嘿嘿地笑个不停,我第一次见到他时脸上手上粘了很多煤灰,傍晚工人们都回家吃饭了,处长叫我说你带他去吃顿饭,他是新安的家很困难,走了一段路黑大个小心说能不能叫上我的两个孩子一块去,我说当然可以,车开到了荒甸上一座废弃的机井旁,他说这就是我的家,屋门没有锁简单地用铁丝拧个环,屋里空无一人,没有一盆花卉绿草,一个16平方米的机井房,四下漏风,我说怎么不修一下,他说还没来得极,远处跑来两个孩子,女孩儿大概10岁,男孩也就八岁,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抱着一捆树枝,男孩鞋帮上的棉絮已经露在外面了,小手冻得通红,黑大个蹲下接过孩子的书包,说叔叔带我们去吃饭,坐在车里两个孩子不停地问这问那惊奇地欣赏车内的装饰,坐在餐桌上我问你们想吃什么,两上孩子低头不敢说话,目光一直没有离开黑大个,爷三个都是蓬头垢面的,吃饭时我看着那双沾满了灰尘的手,不停地往嘴里拨饭,突然,男孩不小心,一块红烧肉掉在地上而且正掉在自己的鞋上,他试着用筷子去夹没有夹到,他干脆把筷子放在桌上,直接用手去把那块肉捡了起来然后毫不迟疑地送进了嘴里,用力“吧嗒”了一下,我惊惧地看着孩子们的每一个动作……回到桌旁我看见两个孩子正往书包里噻包子,第二天一大早,我正在酣睡,一阵嘈杂声把我叫醒,小罗喊锅炉房跑水了处长叫你去买零件,走进锅炉房,我看见黑大个正光着膀子和几名工人在淘水,我站在门口默默地关注着昨天和我一起吃饭的黑大个,他似乎也注意到了我的目光,向我点点头,他的肋下有一个十几厘米的伤疤听说他的一个肾捐给了妻子,家境才落得现在的样子,他走到我面前我问你从哪来?他说吉林,我看了看他沧桑的脸问,四十了吧,他说四十?俺今年才三十二呢!我感觉自己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就人点不自在,他起到窗前拿起半个馒头吃起来对我说,兄弟在外面打工最要紧的是活下去其他都不重要,年龄更是其次,他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自己的手指,这天晚上,我躺在蚊帐里怎么也睡不着,清晨突然听到一阵喧哗翻身起床,处长和佟军医说快点,大个子家出事了。他家属还有两个孩子被煤气呛得晕过去了,是煤气中毒,我的车飞一样开到了机井旁,在微弱的光亮下,两个孩子的脸色惨白惨白的,过了一会儿,佟医生停了下来,无奈地摊了摊手,我怔怔地看着坑上一个大人和两上孩子的身体,听工人说他今晨四点下班,推开房门,看见满屋子浓烟,他去喊妻子,妻子没有醒,他又去叫两个孩子,两个孩子也没有动,他疯一样跑出去叫人,等到村民赶来时已经不动了,几个工人进来,用一条白毛巾盖在了两个孩子大人的脸上,然后抬了出去,我发现许多工人脸上都出奇的冷静,呆滞,木讷,一个老工人叹了口气说有什么办法,前几天我们一个工友零点下班回家,点着了炉子就睡着了,结果也是煤气中毒死了,我忽然发现我们人类在自然灾害面前是那么的渺小和不堪一击,我们无法阻止灾难发生,更无法准确预料灾难在何时何地降临……愿孩子们在天堂里快乐地成长。

过了几天我送黑大个去火车站,在车上黑大个一直低着头,我想说一些安慰的话去不知从和说起,把一捆白手套递送给了他,黑大个下车时我叫住了他,“嘿,好好活着”黑大个点了点头,向我摆摆手,快步地向车站走去,忘着他的背影我久久地不愿离去,突然,他跑到一个乞丐面前掏出一把钱放在瓷碗中,推门走进车站。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