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军阀里面的“白人军团”全白俄老毛子打造!

北洋军阀里面的“白人军团”全白俄老毛子打造!

1922年5月,张作霖在与直系军阀吴佩

罕的战争中失败,胡匪高士滨、卢永贵聚众2万余人,组成“奉吉黑

三省讨逆军”,趁机宣布独立,反对张作霖。张作霖因新被吴佩孚战

败,无力讨伐高、卢。正在一筹莫展之际,张宗昌毛遂自荐,说愿去

攻打高、卢,“为大帅分忧”。张作霖喜出望外,欣然应允,因他知

张宗昌原系“绿林”中人,或可解他燃眉之急。但因手中无兵,只拨

给了张宗昌一营宪兵。以一营宪兵来对付高、卢2万之众,人人都为

张宗昌捏一把汗。可张宗昌却利用他过去当过胡匪的身份,瓦解了高

、卢2万之众,且收编了高、卢匪众数千人。张作霖闻报惊喜异常,

为酬其功劳,立即委任张宗昌为吉林省防军第三混成旅旅长,兼绥宁

镇守使和中东路护路军副司令。 张宗昌自两年前在军阀战争中失

利,走投无路之际投靠了奉系军阀东北王张作霖,虽被张委以“高参

”,无兵无权,形同赋闲,而今冒险侥幸为张作霖立了战功,被委以

高位,且又有几千匪兵,于是他便想趁机扩充实力。他深知“有了人

、枪便有了一切”,此际正是他东山再起之时,于是便在自己的辖区

内遍插招兵旗。这时,恰巧有一支拥有万余人的帝俄部队,因被苏联

红军击败,窜入中国东北的五站地区,其首领谢米诺夫,闻听张宗昌

招兵,便主动前来投效。见了张宗昌,他说,他的部队与红军转战日

久,疲惫不堪,如今无饷无粮,走投无路,“务请收留,当效犬马之

劳。”张宗昌正在扩军,见有人主动送上门来,喜从天降,于是也就

不管是白俄黑俄、中国人俄国人,当即允予收留。这次白俄兵投效,

除对自愿退伍给资遣散者外,共收编白俄部队5000余人,步枪6000余

枝,另有机枪、野炮、弹药及通讯器材若干。张宗昌将这些白俄士兵

单独编为一支白俄部队,由原沙俄军官聂卡耶夫带领,谢米诺夫则被

留作军中任顾问。对一些有技术的白俄军人,又编成一支工兵部队。

1925年张宗昌任山东省军务督办后,又多次派白俄军官去哈尔滨、奉

天(今沈阳)等地招募白俄青年,在济南成立了俄国军官教导队。后

来张宗昌将白俄兵分别编成骑兵部队、炮兵部队、铁甲车部队。对这

些亡命中国的白俄兵,张宗昌对他们特别优待,全系双饷(比张部中

国士兵每月多一倍工资),且从不拖欠。因而这些俄国亡命之徒也就

甘愿为张宗昌效命沙场了。20年代张宗昌所募集的白俄雇佣兵,中国老百姓把他们称之为“老毛子”。这些“老毛子”,他们大都身体高大,性

情凶悍。张宗昌出巡时,常以这些“老毛子”骑兵为先导,招摇过市

,借以炫示自己的威风。但张宗昌却不仅用这些白俄兵来装潢门面,

还用来作战,利用这些俄罗斯流亡者来屠杀中国人。 1924年末当

奉系军阀张作霖沿津浦路南下抢占地盘时,张宗昌率先打了头阵。

1925年1月5日,张宗昌率聂卡耶夫的先遣队白俄兵到达浦口,渡江后

张宗昌将这些神气十足的白俄兵部署在前面,冲锋前进。江苏军阀部

队一看见大个子洋兵便胆怯起来,不战而退。5月28日,白俄兵在铁

甲车司令车柯夫和米乐夫率领下,威风凛凛进入上海。如入无人之境

。因为白俄兵凶悍善战,所以每逢作战,张宗昌总是让他们担任前锋

。每占领一地之后,白俄兵手执伏特加或白兰地酒瓶,边歌边饮,招

摇过市,或殴打行人,或调笑妇女。20年代,中国妇女特别是农村妇

女,大都缠小脚,“老毛子”一来,她们纷纷逃难,但因脚小.步履

艰难,常被俄兵捉获,“从则淫之,拒则杀之”,所以老百姓对白俄

兵恨之入骨,一听说“老毛子”来了,便逃避一空。 1925年10月

,浙奉战争爆发,东南五省联军总司令孙传芳自津浦线向北进攻,与

张宗昌军在皖北相遇,张宗昌的白俄部队以符离集为据点,向孙军猛

扑。好饮的白俄兵一手提白兰地酒瓶,一手提上了刺刀的步枪,一边

狂饮,一边冲杀,赤膊上阵,其凶如兽。孙军一见大个子洋兵,先自

怯战,乱纷纷败下阵来,一部分孙军被俘。凶残成性的白俄兵,对被

俘孙军,先割去鼻子,再挖去眼睛,又掏出心肝,最后再补上一枪!

1926年夏,国民党和共产党合作,共同讨伐北洋军阀,一路势如

破竹,所向披靡。1927年3月,北伐军推进到上海附近,3月21日,上

海80万工人,在共产党人周恩来、罗亦农领导下,举行第三次武装起

义。这时,张宗昌的白俄铁甲车部队还驻在上海,竟从铁甲车上开炮

,轰击上海工人,帮助中国军阀镇压革命。

“老毛子”的下场

从1922年张宗昌招募谢米诺夫率领的5000沙俄旧军队开始,以后

又陆续募集了一些白俄青年,使这支国际雇佣军更加庞大。他们在张

宗昌的指挥下,南征北战,镇压革命,助纣为虐,干尽了杀人放火的

勾当。对于张宗昌这种收容白俄用于中国内战的行径,苏联驻华大使

加拉罕曾多次向北洋政府外交部提出抗议,说这支反苏的白党军队,

不但助长了中国内乱,而且影响了中苏人民的友谊,请北洋政府饬令

张宗昌立即停止招募白党,并从速解除白俄部队武装,立即遣散,以

敦睦中苏友谊。但张宗昌在北洋政府的包庇和纵容下,不但对苏联的

抗议置之不理,反而变本加厉地招幕白俄人,并且计划将白俄兵扩编

成军,张宗昌任军长,白俄军官米乐夫为副军长。张宗昌对米乐夫大

加重用,竟委之以7种职务:山东保安总司令部高等顾问、山东第一

兵工厂厂长、德州兵工厂厂长、山东皮革厂厂长、第二方面军铁甲车

总司令、第二方面军帮办、津浦路南段军运监督。对一般白俄官兵也

待遇优厚,以致使这些被苏联红军击败的反革命匪帮,对张宗昌感恩

戴德,在战场上为张宗昌卖命。尽管有这支国际雇佣军的帮助,张宗

昌仍然没有逃脱败亡的下场。1928年5月,北伐军攻占济南,张宗昌

兵败山东,仓促从济南撤退,溃不成军。张宗昌失去了山东这块地盘

,也就无力再豢养这支白俄雇佣军,不得不予以遣散,任其生灭。这

支白俄军平时不但残害中国老百姓,而且也欺压张宗昌所部中国士兵

,更加上他们过去待遇优厚,张部中国士兵早已因嫉生恨;因此,当

白俄兵被遣散之际,中国士兵群起而攻之,被殴、被杀者甚众。至此

,白俄雇佣兵结束了他们在中国大地上为非作歹的罪恶生涯。

两万多俄国人,绝大部分战死在淮河北岸。总共奉军五万白俄军,军阀大战死了一大半,部分流落到上海等地定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