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晚饭后,儿子吵着要吃面包,便带着他一起去万千糕点。这是城区一家口感不错的糕点店。

才进店门,就见一个男子背对着我在和糕点师商议做什么样式的蛋糕合适,并约了时间送往指定的地点。那声音意外的低沉而熟悉。

我忍不住转到他前头,惊喜地喊道:华,真是你?

一双带着笑的眼睛,同样惊喜地看着我:L,是你!越来越漂亮了!来,让我抱抱!

话这么说着,他竟然真的就来拥抱我,看着他敞开的双臂,那豪爽的模样,我竟有些陌生,不敢享受那样的热情,我不自觉躲开。气氛突然就有些尴尬,旁边几个年轻的糕点师看着我们笑。华连忙转向儿子:L,你儿子吧?都这么高这么大了!来,来,让叔叔抱抱!

儿子羞涩地一笑,腼腆地叫了一声叔叔,竟也躲开了。

我不自觉哈哈大笑……华不好意思地摸摸头,转向我,却也笑了。

笑容中,说不清有一种怎样的悠长情感在胸中久久萦绕,让我穿过时光的洪流,重遇那些美丽片断。那些与爱相关的情感,友情、亲情和爱情,都成为青春岁月里恒久不变的感动。

虽然已是十多年前的往事,然而打开记忆的匣门,那些记忆仿佛从未走远,就在身边。

我是九八年学校毕业后直接分到单位,那时是单位唯一的单身。一直寂寥数着光阴。一年后,春分到单位,加入我的行列,开始与我相依为命。两年后,华和先生分别从学校毕业分到单位。四个年纪相仿的年轻人,加单身汉,自然而然就玩到了一起。那时,除了先生家在城区,我们三个都是从乡下到小城,认识的朋友和交往的圈子都非常有限,于是不用相约,我们时常相伴在一起。先生虽然居住在城区,却也酷爱和我们玩在一起。我们或一起吃饭,或一起打牌,或一起看电影,或一起聊天……

那时无关乎任何风花雪月,但是人与人的之间的熟稔是个很微秒的过程。在无数次的谈笑中,在彼此的靠近中,我们几个相互熟悉,友情之花悄然绽放。在那时还算陌生的小城里,我们四个间建立起一段深厚的情谊,温暖着彼此。我形容我们那时四个人的感情不仅是同事,是朋友,还有日积月累的那种亲情一样的感觉。

那时,我和春合住在单位宿舍,春和华又在同一科室工作。慢慢地形成规律,华每天早上上班时顺便替我们买了早餐。而先生每晚都会固定买了零食来一起共享。那是一段单纯而快乐的时光,我们乐此不疲地享受着单身的乐趣。

那时,我们四个人都没有谈恋爱,却经常在一起玩。久而久之,单位有老同事就开始慢慢开玩笑说:都老大不小了,四个人,两男两女,正好可以凑两对。

那时我们没有羞涩,相互对看,都不自觉大笑:婚姻岂是可以这样凑对的。但是这并不影响我们之间的情感。

最初脱离我们四人风景线的是春。她在一次相亲中一见钟情了她现在的先生,便开始她甜蜜的恋爱生活,自然而然远离了我们的组织。春不在了,华也便不经常来了。那时我多少有些怀疑华曾心仪过春。

倒是我和先生却是越走越近。先生那时在财务科工作,我时不时上他那儿报销,他会开我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他会说:你送来的发票有一股特有的清香。再问他是什么清香时,他会坏坏的笑。每晚,他依然会来,少了两个人的聚会多少有些冷清,但却并不影响我们的心情。那时,我和先生玩得最多的是下棋,各式棋都下,最无聊的时候两个人在空白纸上用笔下五字棋。我们那时也不言爱情。我去相亲,他也去相亲,然后还相互交流经验。现在想想,还真是有些可笑。而我终难接受通过牵线搭线连成的感情,没有相知的基础。而和先生,原以为也会成为人生风景中一笔带过的浅浅感情,却在相互念念不忘中渐渐成真。而后的相濡以沫,有最初的一份依恋和不舍。如今虽然爱淡如水,但却仍有最初的信任和爱恋。

再后来,我们各自结婚。先生和我结婚那年另考了公务员,离开了我们单位。而春和华所在的科室因为单位的拆分,也分别离我而去。这儿,又恢复成只有我一人的天下。而和春、华的友谊,慢慢演变成一种亲人似的感觉。虽然不常见面,但却常常也都电话联系。

……

还在恍惚,听到华喊:“L,我先走了。有空一起约了出来吃饭。”

我忙点头,并挥手告别。

遇见故人,想起一段往事。

原来每个人的青春岁月都有一段美丽的风景。纵使细碎微小,却总有一种温暖,渗入到心底深处。

红尘无爱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