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抗美援朝把劳动力联合公有制确立为[全球]社会主义的前提和基础

——《七律红梅颂》点评之六十三

许 博士 段晓旭

(一)

[风标植被]可以理解为抗美援朝在全世界范围内形成了无产阶级的大联合,建立了[全球]劳动力的联合公有制形式以及遍及[全球]各个国家的社会福利制度。这就在[全球]范围形成了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把全世界的资本主义带入了社会主义的过渡阶段。

苏联经济学一直把所有制片面地归结为生产资料的所有制,这就忽视甚至于否认了劳动力所有制的存在。把社会主义经济的基础规定为生产资料的公有制,必然带来一系列的错误理念,例如,否认资本主义内部能够产生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把社会主义的本质错误地归结为国家政权,把法人经营者错误地当作社会主义的生产的主体,错误地否认社会主义存在旧的私有制和资本遗迹,错误地否认社会主义存在资产阶级以及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等等。一句话,就是否认资产阶级法权在社会主义阶段的存在和保留。实际上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的低级阶段,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的根本性差别就在于是否存在资产阶级法权。这就是说,整个社会主义阶段都存在私有制遗迹和资产阶级法权。

抗美援朝用战争形式否定了苏联经济学关于生产资料公有制是产生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基础这个形而上学的片面观点,也就是把劳动力的联合公有制确立为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前提和基础形式。这是因为,抗美援朝在[全球]确立了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形式,这个形式就是无产者的联合,就是劳动力的联合公有制即联合劳动力或总体劳动力形式。而劳动力公有制的经济利益关系的就是社会福利以及福利制度和福利交换形成的福利经济形式。这就是说,抗美援朝证明了社会主义经济的基础和前提是劳动力的联合公有制

(二)

实际上,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基础和出发地就是劳动力的联合公有制。在斯大林劳动建立的苏联公有制制度下,劳动力的联合公有制决定了劳动者对于生产资料所有关系是在总体劳动力的共同占有和等量交换的生产关系。生产资料作为总体劳动力共同所有,劳动者共同成为生产资料的主人。但是,总体劳动力对于生产资料的占有是以劳动的等量交换形式进行的。个别的劳动力是总体劳动力的一个分子,所以,总体劳动力对于生产资料的占有处于一种等量劳动相交换的关系。但由于旧的社会分工的存在使得总体劳动力内部存在着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的区分,这就意味着总体劳动力与公有的生产资料交换实际上才还划分为不同的劳动形式,即一部分人主要以脑力劳动与生产资料进行等量交换,另一部分人则主要以体力劳动的形式与生产资料进行等量交换。而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形式上有存在全民所有权和法人所有权的区别,这样,法人所有权就成为脑力劳动的交换形式,而全民所有制就成为体力劳动的交换形式。这就是说,社会主义生产资料的占有形式由于采取了总体劳动力与生产资料的等量交换的形式,这就形成了法人占有权和全民占有权。而所谓的所有权无非就是事实上的占有权的法律形式,而法人所有权的这样的资产阶级法权就是法人占有权的法律表现。所以说,社会主义由于存在法人利润这样的资产阶法权,所以存在着公共的生产资料转变为私人财产的可能性和现实性,存在着新生资产阶级。

这就是说,社会主义阶段是不可能完全消灭私有制和资产阶级法权的,消灭生产资料私有制和建立公有制是社会主义的任务和目标。例如在斯大林领导下的苏联,就没有完全消灭私有制,而仅仅是消灭了生产资料的资本私有权,斯大林的苏联建立的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也只能采取国家所有制形式。而不得不保留了企业组织这样的旧的分工形式。这样,旧的资本形式和生产资料的私有制便以法人所有权和法人利润的形式存在于国家所有制中间的。法人利润是资本主义私有制和资产阶级法权遗留在社会主义的集中代表,但即便如此,如果法人利润能够转化为社会福利,也能够为全民所有权服务,也就是把利润代表的法人所有权改造和变革为社会主义的福利关系。这个与社会福利相结合的法人所有权就是无产阶级的同盟军形式,也就是劳动代理阶级。但是,一旦放松和停止了对于法人所有权的改造和变革,法人利润就必然地脱离全民所有权的控制与限制,就不会转化为社会福利,而是转化为高薪利润,成为为法人所有权的剩余价值的剥削关系,这个与高薪利润相联系的法人所有权就是新生资产阶级形式。这就是说,由于旧的社会分工和资产阶级法权的保留和存在,由于法人所有权和法人利润的存在,法人利润是经常地通过多种途径而转化为高薪利润的,而劳动代理阶级则是相应地大量地转化为新生资产阶级的。总之,苏联存在着无产阶级(个人和农民)、劳动代理阶级(革命干部和革命知识分子)已经新生资产阶级(主要是贪污腐化和蜕变的干部队伍)。

(三)

斯大林逝世以后,高薪利润和新生资产阶级的代表任务赫鲁晓夫篡夺了苏联党和国家的领导权,在抛弃了全民所有权对于法人所有权等资产阶级法权进行限制和改造的政策以后,推行了以“利润挂帅”为中心的一整套扩大资产阶级法权的政策。但是,由于理论上否认了资产阶级法权和新生市场经济在社会主义社会的大量产生和存在,所以,人们普遍地对于新生资产阶级的威胁毫无思想准备,也无法识别赫鲁晓夫及其后来者这样存在于共产党内的新生资产阶级。

为什么人们对于资产阶级向社会主义的反攻倒算毫无思想准备呢?根本原因就是把社会主义片面的看作为生产资料的公有制形式,而忽视了劳动力的公有制形式,也就是忽视了无产阶级这个社会主义的阶级主体的利益。苏联经济学的理论危害甚至于延续到二十一世纪初的现阶段。例如,人们往往错误地把苏联的解体理解为所谓的共产主义大厦的坍塌,甚至于错误地认为随着苏联东欧的社会主义的瓦解,社会主义在世界上就已经不存在了。实际上,苏联的解体不仅不是社会主义的失败,相反,是[全球]社会主义的重大胜利,是社会帝国主义即第一世界的崩溃。因为,苏联早在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初期就已经转化为社会帝国主义。其标志就是苏联政策转化为以“利润”为目的资产阶级政策了,而它的生产方式也转化为高薪利润这样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了。当然,如果不认识抗美援朝的性质,就不可能正确地认识苏联解体的真正含义,也就不能了解[全球]社会主义状况和特点。实际上,所有制关系是劳动力和生产资料的统一形式,它们两者的矛盾和斗争推动着所有制的发展和变化。这就是说,所有制中的劳动力和生产资料两个方面的变化都会引起生产关系的变化。如,原始公有制转化为奴隶所有制实际上就是生产资料和劳动力双双转化为奴隶主的私有财产。奴隶所有制转化为封建所有制,生产资料的私有制实际上并没有根本性变化,而发生变化的主要是劳动力从奴隶所有制即劳动力作为生产工具的所有制形式转化为人身依附的封建所有制形式。同样,封建所有制转化为资本所有制主要也是劳动力所有制的形式的变化,也就是劳动力所有制从由人身依附形式转化为个人私有制形式即商品劳动力的形式。

抗美援朝证明了劳动力的社会结合和社会联合是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和社会主义经济关系产生的前提,证明了社会主义经济制度是以联合劳动生产力为基础、以联合劳动力对于生产资料的公共占有为基本特征的一种崭新的经济制度。联合劳动生产力是资本主义生产的发展为物质前提的,以通过无产阶级的革命和联合作为为政治和经济前提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通过对小生产私有者的剥夺和市场竞争,进行了资本集中。随着资本的集中,又加剧了竞争,这就形成了资本的垄断,并且向国外进行殖民扩张,最后在十九世纪末形成了资本主义的世界体系。到二十世纪中叶的抗美援朝的时候,资本主义的世界体现及帝国主义已经形成了大半个世纪。资本的这一系列的过程实际上都是生产力由社会分工发展为联合劳动的结果。而生产的社会化和资本主义私人占有形式这一资本主义基本矛盾日益尖锐化,并且以帝国主义和殖民地的矛盾形式而存在。所以,联合劳动生产力要求用社会主义公有制,首先是劳动力的公有制来取代资本主义私有制。当然,社会主义经济制度不可能从资本主义社会内部自发地产生,只有通过无产阶级的世界革命,建立无产阶级的阶级大联合即形成劳动力的联合所有制才能逐步建立起来。抗美援朝实际上就是无产阶级在全世界范围进行的社会革命,革命的对象就是联合国这个帝国主义的政治象征和政治代表。随着殖民地的独立解放,帝国主义的世界体系就土崩瓦解了,无产阶级就在全世界联合起来了,就形成了[全球]统一的社会福利和福利制度与福利经济。这样,社会主义的福利经济制度就在资本主义内部得以建立起来了。

福利制度建立的前提是以劳动力的联合公有制取代劳动力的个人私有制,实行的是劳动力所有制变革。这样,社会主义的福利经济制度就从生产资料的资本主义私有制内部产生了。由于劳动力联合公有制形成的福利经济有利于资产阶级的整体的经济运行和利益,因此,垄断资本就在国家层面与福利经济形成了集合和结合。

(四)

福利制度的产生和形成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这个意义就在于它启动了商品价值不断地转化为社会福利的历史进程,从而使得社会福利这个决定现代企业运行的主要规律登上了社会经济的历史舞台,这就揭示了现代社会经济的发展方向和发展趋势,这个方向和趋势就是无产阶级和社会福利对于剩余价值和私有制的变革和改造,就是资本主义私有制转化和发展为社会主义公有制。社会福利是在本质上是劳动力联合公有制的存在形式,是总体劳动力对于社会生产的支配和占有。社会福利的决定规律也就是总体劳动时间量决定福利收入量的规律。这个规律的主要要求和内容是:生产一个商品的联合劳动时间量决定该商品包含的福利实体量,福利收入的分割和提取分配必须符合总体劳动时间量的规定和要求。由于社会福利是在商品生产条件下进行的联合劳动的等量交换关系,所以,一个商品所包含的总体劳动时间量在其总量上(包括转移的积累福利即物化联合劳动量)是与生产这个商品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量是一致的,社会总和的福利总量与价值总量也是一致的。总体劳动既需要转化为商品价值又需要还原为劳动时间,即一方面需要以模拟形式表现为抽象劳动而不断地转化为商品价值,另一方面又要还原为同一具体劳动,也就是不断地变革和改造商品价值,使商品价值转化为社会福利的收入形式。社会福利的决定规律是联合劳动决定福利收入的等量交换形式,是总体劳动对于商品价值进行革命性限制和改造的本质关系,也就是总体劳动还原为具体劳动时间量的核算手段和表现形式。因此,所谓社会福利的决定规律实际上就是剩余价值转化为福利收入的规律,而主体劳动对于资本主义私有制进行的社会变革和社会改造正是从福利制度开始的。

商品价值要之所以转化为社会福利呢?这是社会历史发展的结果,也就是社会生产力由分工形式发展为协同形式的必然结果。福利与价值一样,都是人类劳动所采取的一定的社会历史形式,是与一定的社会生产力相适应的生产关系的形式。人类劳动在原始社会时期是直接的具体劳动的形式。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在原始社会末期产生社会分工,于是,人类劳动采取了抽象劳动进行等价交换的方式,价值关系就成为抽象劳动的表现形式。社会分工经过封建社会的发展,到垄断资本主义已经达到了很高的程度,成为社会生产力的主要形式,因此,价值也发展为剩余价值。历史发展到垄断资本主义阶段以后,社会生产力便由社会分工发展为它的对立面,即协同生产力。在协同生产力时代,价值和剩余价值的生产关系仅仅是旧的分工的遗迹和表现,已不能够再适应生产力的发展需要了,而必须转化为福利交换关系。价值交换关系之所以需要转化为福利交换关系,是因为福利关系是与协同生产力相适应的生产关系的形式。现代资本主义经济运行的根本矛盾,就是资本主义市场已经无法容纳现代协同生产力的发展了,只有把商品价值还原为具体劳动时间量的形式,把价值转化为福利收入的形式,才能形成广阔的福利交换市场,从而极大地促进现代生产力的进步和发展。国家的在福利制度之所以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当代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正是因为国家福利制度形成的等价福利交换市场,为资本主义提供了一个比较稳定和逐步扩大的市场,从而促进了垄断资本主义国家在战后的较大发展。这就是说,战后资本主义经济之所以取得了一定的发展,实际上是社会主义福利经济的因素在垄断资本主义内部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兴起和发展,而绝不是因为资本主义还能够适应生产力的发展要求。

当然,福利国家制度还仅仅是以劳动力的联合所有制为基础的,还是范围有限的和不确定、也不稳定的联合劳动的等量交换形式,还是福利关系的简单形式。但是,福利国家制度是对于福利收入分配关系的初步表达形式,是根本不同于资本制度的、以公共等价福利为核心的新的社会分配制度的代表,是新的社会生产方式和社会主义经济形态的萌芽形式,从而改变了资本主义的经济结构,标志着现代资本主义进入了向社会主义公有制全面转化的新时代。这个转化之所以发生,就是福利国家制度与资本利润制度的矛盾,已经发展为资本主义经济结构的主要矛盾,而福利国家制度又构成了这个矛盾的主要方面。这就是说,在垄断资本主义的条件下,生产资料的资本所有制限制了福利国家制度的发展,使得福利分配关系只能局限在剩余劳动的分割形式上,而难以跳出流通领域的狭小范围。只有消灭了生产资料的私有制,消灭了以剩余价值的占有为目的的生产方式之后,社会福利的分配形式才能扩大到必要劳动的范围上,成为社会生产的一般形式。

(五)

劳动力的联合公有制是社会主义经济制度产生的前提和基础。但由于一定的生产资料所有制总是一定的社会经济制度和生产关系性质的标志,所以,劳动力的联合公有制这个基础必须上升为生产资料的公有制形式,也就是通过生产资料的公有制形式来保证和保障劳动力的联合公有制形式。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内在逻辑就在于,无产阶级的联合是形成劳动力的联合公有制的前提和基础,劳动力联合公有制形成为社会福利的经济关系和分配制度。社会福利是表现劳动力联合公有制的经济利益关系的形式,社会福利要求获得生产资料公有制的保障和保证,即通过生产资料的公有制形式来实现劳动力的公有制。这就是马克思所说的,“用公共的生产资料进行劳动,并且自觉地把他们许多个人劳动力当作一个社会劳动力来使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第95页)。所以说,劳动力的联合公有制既是生产资料的公有制产生和前提,又是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归属和目的。

总之,虽然生产资料公有制是区别人类历史上各种经济制度的首要标志,虽然是建立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的主要标志,但劳动力的联合公有制却是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和生产关系的产生的基础和条件。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把社会主义的理念和原则带进了联合国这个国际政治的制高点和帝国主义[全球]政治的代表,这就在政治上打垮了帝国主义在[全球]的殖民统治,为殖民地的独立解放开办了胜利的道路,从而为建立[全球]统一的社会福利提供了政治上的条件和准备,成为在[全球]范围改造和变革资本主义剩余价值的历史起点。一句话,抗美援朝是全世界人民的[全球]解放战争,因此在全世界范围内奠定了[全球]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的基础和前提。如果说十月革命开辟了人类历史在一个国家建立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的先河,那么,抗美援朝就开辟了[全球]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的体系。

附:七律.红梅颂—纪念抗美援朝战争六十周年

许 博士

半岛烟云甲子迟,全球冷热待轮时。

东西斗艳稀花信,南北争奇遍果实。

雪耻洪荒惊列位,风标植被泰诸枝。

而今彼岸玫瑰谢,万卉红梅与共殖。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