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瞭望:中国军队开门练兵增强军事互信 借鉴外军经验

11月7日,中泰海军陆战队员在泰国梭桃邑训练场举行排登陆战斗联合训练。这是中泰双方队员对岸滩发起联合攻击。

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中国军事现代化建设步伐的加快,涉外军事演习,与外军联合训练、联合演习,渐渐成为外界认识中国军力发展水平的风向标。2000年至今,中国军队已先后组织9场涉外军演,几十次与外军进行联合训练、联合演习。

“揭秘”南海陆战队

2010年11月2日,海军陆战队两栖突击登陆战斗在南海某海域打响,拉开代号为“蛟龙-2010”的实兵实弹检验性演习序幕。此次演习,参演兵力1800余人,出动武装直升机、扫雷舰、猎潜舰、登陆舰、两栖装甲车辆、冲锋舟以及各种直瞄武器装备100多部。演习按照登陆战斗全程组织,演练了机动集结、装载航渡、突击上路、夺占巩固登陆场4个训练课题。

演习过程中,来自国防大学、海军指挥学院、空军指挥学院的75个国家的200多名外军学员,在岸上听取两栖作战演习情况介绍后,观摩了陆战旅兵力、装备浮渡装载演练科目,并随舰观摩两栖作战演习海上阶段兵力展开、火力准备、直前扫雷破障、泛水编波、突击上路等演练内容。演习结束后,在演习现地,观摩人员与演习导演部、指挥所人员围绕信息化条件下两栖作战的组织指挥、兵力协同、发展趋势等问题进行了互动研讨交流。

其实,这是海军陆战队二度开放军营。早在2004年9月,中国海军南海舰队海军陆战旅已在广东省汕尾两栖作战训练基地举行了代号为“蛟龙-2004”的两栖登陆作战演习,来自法国、德国、英国、墨西哥的军事观察员和国防大学防务学院国际问题研讨班的50余人观摩了演习。

而作为中国涉外军事演习的最新样板,可以说,“蛟龙-2010”军演体现了中国军队在合成化、专业化和透明化三大方面作出的努力和取得的进步。

回顾近年来的历次演习,在合成化方面,2004年举行的“铁拳”演习曾作出诠释。当时,加强的机械化步兵师在强击机、武装直升机的配合下,展示了中国陆军装甲部队的强大突击能力。直升机部队还为轮式战车进行了伴随式保障——为其空投油料包,体现了多种装备的联合作战能力。

在专业化方面,去年举行的“必胜”军演给出了答案。演习中,“红军”和“蓝军”(假想敌部队)在雨中展开激烈对抗,而“中枢机构”——导演部首次退居幕后。德国的史蒂芬·托马斯上校在观摩军演后表示:“我对中国军人专业、团结的精神印象非常深刻,这次演习是对作战能力的一次综合展示。”美国战略新闻网也曾撰文指出,中国特色鲜明的“红蓝对抗”军事演习足以媲美美军和其他军事强国的演习。

在透明化方面,刚结束的“蛟龙”演习更令人称道。演习中,受邀观摩的外军军官可以和演习指挥员就两栖战法进行直接交流,还可近距离了解新式两栖战车等装备。

观摩“蛟龙-2010”军演的马来西亚海军舰队参谋长米奥尔·罗斯迪·亚厄弗尔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也称赞说;“演习组织得非常好,准备得很充分,尤其是两栖突击车令人印象深刻,性能非常先进。”

随着中国涉外军演的规格、规模不断提升,外界对中国军力的认识也必将更加客观理性,这不仅有利于中外军队的相互沟通和专业性合作,还能更加全面地向外界展示中国军队威武、文明的风采。

抱团军演常态化

进入新世纪以来,无论是在国际维和、联合反恐、军事演习还是其他方面的互利合作上,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开放步伐越来越大。不仅“请进来”外军观察员观摩演习,还“走出去”赴国外观摩外军演习,并与外军举行联合军事演习。

从2002年开始,中国军队开始有选择地参加双边和多边联合军事演习,拓宽了中国与有关国家务实交流与合作的领域。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彭光谦说,实践证明,联合演习既是加深军事安全互信的有效举措,也是借鉴外军有益经验的良好途径。

近8年来,中国军队与美国、俄罗斯、法国、英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印度、巴基斯坦、新西兰、新加坡以及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等二十多个国家的军队,先后举行了以联合反恐、联合海上搜救、医疗救援为背景的二十多次联合军事演习,提高了共同应对非传统安全协调行动的能力。

在众多联合军演中,最令人瞩目的当属“和平使命”系列演习。中国和俄罗斯两国军队每两年举行一次的代号为“和平使命”的联合反恐军事演习,目前已成功组织了“和平使命-2005”、“和平使命-2007”、“和平使命-2009”三次演习。

“和平使命”系列军演的主要目的是震慑国际恐怖主义、民族分裂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三股势力”,营造良好的战略安全环境。三次联合军演的实践证明,演习在促进地区和平与稳定、深化两国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提高两军的战斗力及协同水平等领域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和平使命”系列演习,分别在两国的合同战术训练基地举行,重点演练联合反恐战役准备与战役实施等内容。演习一般分四个阶段组织实施,第一阶段是战略磋商,主要是中俄两军总参谋长就重大国际安全问题进行磋商,举行演习开始仪式,下达战役训令;第二阶段是联合反恐战役准备,主要是定下战役决心、拟制战役计划、组织战役协同;第三阶段是联合反恐战役实施,重点演练“联合封控、立体突破、机动歼敌、纵深围剿”四个内容。每次演习,双方都有约1000名官兵参加。

2010年3月,巴基斯坦海军举办“和平-09”海上多国联合军演。我国海军新型导弹驱逐舰——“广州”舰,从驶入卡拉奇港的那一天起就格外引人关注。整个演习中,中国海军创下了“六个首次”:中国海军军舰首次携带舰载直升机到海外参加军事演习;首次在海外进行多国舰机协同联合搜救;首次在海外与外军舰艇协同进行临时检查缉捕演练;首次与外军舰艇进行直升机甲板互降;中国海军新型驱逐舰首次在海外实际使用武器;中国海军成建制特战分队首次与外国特战队同台竞技。

彭光谦认为,与外军开展联合军事演习,是新世纪新阶段中国军队在新的战略环境和新的安全形势下转变观念、开门练兵、开门建军的重要举措。通过联合军演,有助于中国军队与外军密切进行战略磋商,在战略理念上、战略判断上达成更广泛的共识;有助于我国军队官兵与各国军人近距离交流接触,增进相互之间的了解、理解与信任;有助于我军官兵在相互切磋、相互交流中,学习外军的先进经验,发现与弥补自己的不足,更好地提高我军技术、战术水平和军队现代化建设水平,缩短我军与西方军队之间的差距。

联合训练新趋势

在与外军联合军演的同时,采取“走出去”与“请进来”相结合的方法,与外军联合训练,是近年来解放军军事训练的一种新趋势、新模式。

从“突击-2007”中泰联合军事训练,到“携手-2007”、“携手-2008”中印陆军联合反恐训练,再到“合作-2009”中国和新加坡安保联合训练、“维和使命-2009”中蒙维和联合训练。

2010年,中国军队与外军联合训练更是安排频密,先后与巴基斯坦、泰国、土耳其、罗马尼亚等国军队举行联合训练。不同的是,过去,中国军队多是“走出去”,今年则是“请进来”的更多一些。今年举行的5次与外军联合训练中,有3次分别在中国银川、桂林和昆明市举行。

7月9日,“友谊-2010”中巴反恐联训展开实兵实弹演练,中巴双方特种部队共参演226人,加强歼轰战斗机、运输机、运输直升机、武装直升机各2架,演练了远程投送、侦察监视、立体封控、精确打击、解救人质和搜剿围歼6个行动。在联训过程中,两军官兵围绕反恐主题,混合编成、共同施训,坚持从难、从严、从实战出发,练技术、练战术、练协同,不畏艰险,展现了两军高昂的战斗精神和过硬的军事素质。

10月8日,代号“突击-2010”的中泰陆军特种部队联合反恐训练在广西桂林拉开帷幕,分别是被誉为“南国利剑”的广州军区某特种大队和被誉为“丛林猛虎”的泰国陆军特战三团派出的120名官兵参加演练,这是中国海军陆战队首次与外军举行联合训练。同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和土耳其武装部队开始举行为期一周的中土陆军突击分队联合训练,这是中土两军首次开展此类联合训练。此前有西方媒体报道,中国空军于11月9月参加土耳其“安纳托利亚鹰”演习。《华盛顿时报》评论说,这是中国空军首次与北约国家进行这类联合演习。

11月5日至1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和罗马尼亚军队,在我国昆明市举行代号为“友谊行动-2010”陆军山地部队联合训练,这是解放军首次与来自欧洲的武装力量在本土进行的联合训练,也是2010年我军与外军进行的第五次联合训练或演习。

军事观察家认为,与“走出去”军演一样,把外国军队“请进来”为观察解放军发展变化打开“窗口”,表明解放军随着军力发展自信心提升的同时,积极开展与周边国家军队联训,凸显军事外交发展新趋势。

正如“突击-2010”的中泰反恐联合训练中方观摩团团长、广州军区副司令郑勤所分析的,城市是人类居住比较密集的地方,往往是恐怖分子袭击的重点。所以要在重点方面加强防护。城市反恐很复杂,最大的难度就是恐怖分子和群众混杂在一起,很难剥离开,必须要经过反复的训练,提高特种部队实战的技能和本领。而泰军特战部队和其他国家交流更广泛,实战经验更丰富,值得中国军队学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