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是在西北一个军事基地大院长大的,我父亲是基地管后勤建设的,当时是副团职,母亲是卫生院的大夫!回想童年的往事,许多让人难以忘却!

一、刮大风

在西北每年的冬、春季节就会刮大风(那个时候还没有沙尘暴这个词)。一刮起大风来昏天黑地的,学校直接放假,孩子们都不用大人约束,会自动呆在家里。刮完大风,家里两层窗户都能进来面一样细的黄沙。记得上三年级的时候,一次刮大风,我又是自己在家(每次刮大风父母亲都要值勤)。当时基地离城市比较远,为了改善生活,基地给每家都用钢筋焊了鸡笼子,两个连一起的笼子能养二十多只鸡呢!平时鸡笼子就放在自家门口,很沉的,我都抬不动。等刮完大风后,我出门时赫然发现,我家的鸡笼子没了,原来放鸡笼子的地方干净的连鸡屎都没了!那场大风,刮走了大院十几家人的鸡笼子呢,也不知道刮哪里去了,真成了灰鸡!

二、抓鱼

记得每年开春后,基地附近的河水一化冻,有许多鱼,很好抓,有筷子那么长,也有小的。我们小学班主任姓苏,上海人。一到河水化冻时,他就领着我们全班同学自带小桶去春游,顺便抓鱼回来给他做标本,小学五年,每年都抓那么多鱼,可从来没见过鱼标本是什么样的。后来一到春游,妈妈就会大笑着说“苏老师家又要改善伙食了”。

三、蹲禁闭

我们基地没有初中,得去附近的地方中学借读,离基地有近20公里,早晚有车接送,中午在学校吃!当时学校附近有那种投铜币的游戏机,一块钱五个铜币,我们大院的孩子们中午不吃饭,就去玩,午饭钱根本不够用。后来有人就拿子弹壳给别的孩子换,或者是直接卖!(绝对没有敢从家里拿子弹卖的,虽然有的家长也配手枪,这一点我们从小就知道厉害轻重!)再后来子弹壳没人要了,就有高年级的大孩子想歪点子了!我们基地有汽车连,许多运输车,那些大孩子就偷汽车下面的一种铜管,一根可以卖五块多钱(1988年左右)。尝到甜头了,大孩子们就领着我们晚上去汽车连偷,还让女生去和哨兵聊天,分散哨兵注意力(哨兵最喜欢和女生说话),我们几个年纪小的负责望风,他们年纪大的去偷。第二天,我们大院上中学的孩子们在游戏厅彻底的狂欢了一回,可汽车连里也有近20多台车没法启动,后来一查是汽车被坏分子破坏(当时的定论)保卫处就开始查了,很容易就查到了那几个大孩子,接着就把我们也招认出来了,由于都是基地子弟,大部分还是领导的孩子,所以也没有移交当地派出所,只是把所有参加狂欢的孩子都禁闭7夜(白天还得上学),每天晚上我们都在准7点被关在禁闭室里写悔过书,晚上9点半熄灯睡觉!家长也在基地做了检讨和通报批评,那段日子,家家都是打孩子的哭骂声,我也挨了一顿父亲的皮带!后来记住了,再也没拿过别人的东西,无论公私!再后来,知道是小学班主任苏老师的女儿告密,于是整个大院无论男女孩子,没人再理她,以致后来她的性格都变得孤僻,再再后来,苏老师因为她调动了工作!我父亲也在91年的时候以正团职转业回了内地,我也再没回过那个童年的大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