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稀土业内整合“激战”已拉开帷幕,此时离9月份国务院发布的《关于促进企业兼并重组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不过两月有余。

11月9日,同样是“稀土之乡”的福建龙岩高调宣布建设“海西稀土中心”。就在前一天,包钢稀土在江西赣州剪彩祝贺新公司成立,其刚收入囊中的3家赣州稀土企业在8日隆重合并。与此同时,不甘示弱的五矿、中国铝业公司(以下简称“中铝”)、中国有色集团(以下简称“中色”)等央企也加快了整合步伐。

值得注意的是,此轮稀土整合战不是单一环节的整合,而是从开采到深加工的稀土全产业整合。在此轮整合激战中,央企与地方政府之间上演了或明或暗的利益博弈。央企在整合中遭遇了地方政府的强烈抵制。

不过,因减产、高标准、配额等政策手段的剧变,使得央企进军地方有了可乘之机。

央企混战地方稀土

今年9月国务院发布的《意见》指出,稀土行业是六个兼并重组的重点产业之一,《意见》为稀土行业整合吹响了前进的号角。

11月9日,福建龙岩市政府宣布,未来几年内,福建省将在龙岩打造“中国海西稀土中心”,实现稀土产业产值破百亿元,从而建成世界一流的稀土精深加工产业基地和海西最具特色的稀土产业之都。“海西稀土中心”的性质是政府主导的资源应用平台,其功能是统一整合、统一收购、统一分配稀土资源,从而促进福建稀土资源的集约化发展,这被业内认为是福建保护地方稀土资源的具体举措。

就在龙岩市政府忙于海西稀土中心成立之时,包钢稀土也将江西赣州的3家稀土企业收入麾下。11月8日,包钢稀土在赣州收购的3家稀土企业合并挂牌成立。

相比福建龙岩政府和包钢集团在稀土方面的整合举措,央企也毫不示弱,10月下旬,中铝宣布,要与广西有色集团共同开发稀土资源。而此前另一家央企中色集团与广西有色集团亦有合作。这便引起了外界对中铝和中色“抢食”的猜想。

此外,相关人士透露,中色集团除了与中铝对峙广西外,也在着手对江苏和粤北地区的稀土生产企业进行重组整合。

实际上,中铝对稀土的争夺不仅仅在广西,今年9月,中铝与江西省国资委签署了《江西稀有金属钨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增资扩股协议》,根据协议,中铝将全面控股江钨,3年内投入100亿元,外界对此解读为中铝将与中国五矿展开稀土争夺。

分析人士认为,央企争夺地方稀土的根本目的,是想通过控制稀土资源来实现对全产业链的控制。

地方利益纠结

虽然各大央企积极整合地方国企,但地方政府也在积极扶持本地企业开展兼并重组。而地方国企的发展将抵制央企的整合步伐。多位受访的业内人士均表示,目前的稀土产业整合遇到的难点依然是利益的协调问题。

税收如何分成便是各大央企重组地方国企的难点所在。

此前,在企业兼并重组过程中,跨区域整合存在税收的分成,一般工业企业的所得税须在企业集团总部所在地缴纳,流转税(营业税、增值税)则在本地缴纳。这无疑是在分食被整合企业所在地的利益,为此,许多地方政府为了保留税收并不情愿让自己所在地的企业被外省(外市)企业重组。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罗仲伟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正因资源行业的特性,才出现了地方政府特别不愿意引入央企重组地方国企的现象,央企的进入会让地方政府失去地方稀土产业的掌控力。

另一个现实的问题是,稀土这种资源类产业,对当地环境破坏严重,尤其是南方稀土都分布在人口密集区。赣州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告诉记者,地方政府必须考虑当地经济发展和环保“后遗症”的问题,因此,他们更希望当地国企能肩负起整合稀土资源的重任。

而把稀土资源向国外贱卖的源动力,往往也来自地方上的短期利益的驱使。所以,央企从源头上控制稀土资源,也有利于这类战略物资真正由国家来掌控,这要比任何出口禁令或关税措施来得彻底。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