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老美读中国人的姓

-黄仲林-

1980年代以前,美国的华人从台湾、香港来的居多。在用英文拼写自己的姓时,当然希望美国人能根据他们的拼写读出中文的发音。因为台湾和香港等地不应用汉语拼音,只有注音符号,这倒简单了,一般都根据英文的习惯用法和发音拼写自己的姓。我表姐从1960年代从台湾去美国读书。她姓李,英文恰好有这个姓LEE。如果中国人姓杨也没关系,英文中有YONG,其发音和中文的杨一样。但大部份中国人的姓在英语中是没有相应的词的。后来我表姐嫁给了姓谢的中国小伙子,她也得姓谢了。谢的英文拼法是HSIEH。我不清楚美国人是否能根据HSIEH准确地读出中文的发音“谢”来,但我相信谢拼成HSIEH应该符合英语的拼写习惯。我还认识华人老教授,他姓郑,郑的英文拼写是CHENG。台湾和香港来的华人黄姓很多,一般拼写成HWANG。

说实话,对如何用英文拼写中国人的姓很少注意,因为我从大陆来。中国大陆使用汉语拼音(将英文字母注上中文的发音),任何中国人的姓都会有个汉语拼音。我姓黄,汉语拼音是HUANG,但美国人看到HUANG怎么读呢?怪声怪调,听起来和“黄”的发音接近。上高中的女儿说美国人有时会把HUANG读成“坏”,说着就笑起来,觉得滑稽。

其实美国人根据HUANG的拼写,大致读出“黄”的中文发音还真不错了。有的根据汉语拼写的姓就让美国人非常糊涂,不知道如何读,比如X打头的中国人的姓“许、谢、薛、熊、肖”等。英语发音习惯,见到X就发“艾克斯”的音。所以老美怎么也弄不明白,为什么X的发音成了“西”。美国人看到XIE(谢),就读成“艾克斯姨”。说到这儿想起一篇文章中说到的笑话。一位姓谢的小姐在一家美国公司上班,她的顶头上司是位老实诚恳的老先生。一天早上他刚上班电话就响,拿起电话询问,那边先是没声音,跟着就“SHIT,SHIT,SHIT”的骂声。老先生惊愕,愣了一下就把电话挂上。跟着电话又响,拿起来里面又是“SHIT”。他沮丧透了。等谢小姐前来上班,他诉苦说“今天真是倒霉,刚一上班就挨骂”。

谢小姐一听也是惊讶。忽然她想到,她的一位朋友刚从国内来,根本不会说英语。是不是他……。她赶紧给这位朋友打电话,一问果然。她朋友说要打电话找她办点急事,一听对方讲英文,便“灵机一动”,大喊“谢”,认为对方一定知道是在找谢小姐。哪知老先生立刻理解成“SHIT”(大粪)。如此说来,谢小姐的朋友喊“艾克斯姨”兴许还能让老先生明白他要找谁。

“谢”的汉语拼音虽然让很多美国人不知如何发音,但至少不会觉得滑稽,甚至荒唐。把佘、何(赫)姓写成汉语拼音,美国人可能就觉得可笑。因为他们理所当然地把SHE(佘)理解成女性单数的人称代词,并读成“谁(汉语拼音SHEI)”;HE(何、赫)自然是男性单数人称代词,读成“黑”。你说自己姓赫,在美国人嘴里成了“黑先生/女士”,这也真有点儿别扭。姓石比较尴尬,因为汉语拼音是SHI。美国人读这个音时就不往女性人称代词上想,却想到SHIT。就算美国人一本正经地读成“谁”,也不是“石”的中文发音呀。

有的姓经美国人一念也许会让你不舒服。你姓李,汉语拼音是LI。结果美国人读成“赖”。“李”怎么成了“赖”了呢?你要真姓赖呢?美国人见到汉语拼音LAI又读成了“累”。

有些汉语拼音在英语里没有相应的发音。比如Q,汉语拼音发“七”的音,可英语中,如果Q排在词首,往往和U连在一起,发英语辅音K的音。如果你姓“钱、秦、祁、丘”等,汉语拼音第一个字母便是Q。美国人看到这些姓的汉语拼音第一个字母是Q时便猜想,大概发英语辅音K的音吧?于是从他们嘴里就发出了“KIAN、KIN、KI、KIU”等古怪的声音,和原本的中文发音毫不沾边儿。

汉语拼音C打头的姓也有这个问题。你姓曹、蔡、崔、丛,到美国人嘴里就成了“考、凯、亏、空”。你根本无法纠正他们,因为按英语习惯发音就该读成那样。

汉语拼音中CH、ZH、Z等在英语中也没有相应类似的发音。如果你姓“赵、周、郑、朱、张、陈、楚、左、邹”等,恐怕别指望美国人会根据汉语拼音正确地读出中文的发音,让他们记住就更困难了。我太太姓左,汉语拼音是ZUO。你看美国人嘴哆嗦着就是发不出“左”这个音。后来美国同事索性把我太太的姓念成ZOO--动物园。嗨,也别太难为人家“老美”了。

可中国人的姓用汉语拼音到底好不好?利弊都有吧。既然已经这么用了,就别老改来改去。而且我知道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已经懂汉语拼音,X、CH、ZH、Z、C、Q等都能比较正确地发音。看来英语以后也会有不少来自中国的“外来语”发音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