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10年9月29日,最后一名被羁押的中国工人被保释出来,蒙古国技术监督局大楼工地冲突事件终于暂时平息下来。

该大楼是湖南建工在乌兰巴托承建的中国援助项目。8月23日前后,工地上的中国工人与当地极端组织成员、警察发生严重冲突,多名警察和极端组织成员被打伤,9名中国工人被羁押。

此次事件在蒙古国引发巨大震动,令原本不佳的华人形象在蒙古国雪上加霜,民间的仇华情绪进一步升级。而远在漠北苦寒之地施工的中国工人在浓烈的仇华氛围之下,则遭遇巨大生存压力,举步维艰,以至于冲突之后被迫在国内互联网发出求救信,希望国人能为他们撑腰。

此次工地冲突事件,是蒙古多年来民间仇华情绪的一次大爆发,也是无数次蒙华群体冲突中影响最大的一起。在蒙古,此事件被贴上“中国人打蒙古警察”的标签被长时间炒作;在中国,国人第一次惊讶地看到中国人在境外形象如此狼狈不堪。

值得反思的是,除了历史原因、苏联敌对宣传的影响以及蒙古民族主义极端组织作背后推手,工地冲突事件也是多年来中国人在周边小国掠夺性投资带来的恶果之一。

工地战争

8月21日是一个周六,晚上,援建工地正在加紧施工。突然,一辆拉回填土的车将一根水管压断,巨大的水流喷射出来。谁也没想到,这个小小的故障将在几天内演变成轰动全国的冲突事件。

两名中国工人沿着水管寻找水龙头,翻过栅栏,来到隔壁超市的院子里。由于工地上的车辆和管道有些需要经过这家超市的院子,双方曾就此达成协议,周六、周日可以通过。

此时,超市的院子里来了几名保安,两个工人赶紧给翻译打电话,由翻译在电话里和保安沟通。但保安很快挂断电话,将工人强行拖进一辆汽车开走,一路死死按住殴打,并对工人喊:“money(给钱)!”

正巧车辆来到工地门口拐弯,一名工人跳车成功,其他工人闻讯后从工地冲出来,抢回了另一名工人。警察赶来,将中国工地和超市双方的保安队长(都是蒙古国人)叫到一起,约定周一具体谈赔偿问题。超市保安队长提出“最好现在就给些钱”,遭到拒绝。

8月22日,午饭过后, 4名蒙古人突然冲进了工地,其中两人为前晚冲突中的保安人员。4人抓了两名工人拖出去,一番调解不成后,工人们最终从车里将两人抢回,并回到工地院内,关闭了大门、小门。

之后,两名身份不明的黑衣人冲进工地,其中一人拔出手枪威逼工人们趴下,另一人抓过一名工人将其劫持。工人们在惊恐后反应过来,一拥而上将被劫持工人抢回来,将两名黑衣人赶出工地。根据此后蒙古媒体的报道,两人或为蒙古警察。

见此情景,工地负责人只得给中国驻蒙古大使馆打电话。

墙外的蒙古人越来越多,冲撞大门未果,开始往工地扔砖头。工地里的工人也开始往外扔砖头还击。双方各有负伤,墙外的蒙古警车被砖头砸坏,两名警察被砸伤。此后,冲突在劝说下暂时平息。

直到中国大使馆人员赶到现场,详细了解情况并协调后,墙外蒙方人员才离开。

8月23日午餐过后,中国工人正在宿舍内休息,一名蒙古警察和一名便装蒙古人敲开工地大门,说需要进来处理事务,要找蒙方代表和项目负责人。紧接着,8名衣着怪异的蒙古人(据称是民族主义组织“达亚尔”的人)闯进工地,手持铁棍,冲进工人宿舍,冲着正在床上睡觉的工人见人就打。

工人惊醒后开始反击。由于工地到处都是金属工具,且工人多达七八十人,蒙古人很快被击退。打斗后的宿舍一片狼藉,走廊上满是血迹和玻璃碎片。

追打中,一名被打伤的蒙古人跳墙逃走。两小时后,更多蒙古人赶来,试图越过围墙。工人们在工地里大声叫喊,准备搏斗。发现中方工人早有防备,墙外蒙古人退走。

事发后,中方通过翻译报警,但始终没有警察出警。

整个冲突过程中,先前进来的蒙古警察一直就待在几米外蒙方代表的办公室里,却未对冲突作任何处理,知道中国大使馆人员赶到工地后便自行离开。

之后,整个工地笼罩在一片恐怖的气氛中。

项目经理部给总公司的报告中写道:“目前,全体工人都处在极度惊吓和恐惧中,不可能进行生产,强烈要求保命回国。在此状态下,项目技术组已无安全保障。为防再遭不测,技术组只能组织全体工人守住工地围墙进行自保。”报告建议:工程报停;组织全体人员回国。

8月24日,工地成立突发事件应急小组,并着手撤退部署。当晚,27名工人安全回到国内。一些工人被蒙古警方临时召回,配合调查。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