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巴将领谈枭龙:我们放弃了 中国却自行研发下来

巴基斯坦空军参谋长卡利姆.萨达特空军上将

一、跨越能力差距沟壑的桥梁--访巴基斯坦空军参谋长卡利姆.萨达特空军上将

巴基斯坦空军(PAF)在现今仍然承受着自1990年10月开始的,由美国政府通过的因为巴基斯坦未遵守核不扩散条约而对其实施的经济和军事制裁的负面影响。这一制裁决定直接导致了巴基斯坦空军在1988/89年度订购了71架F-16战斗机迄今仍然无法交付。这71架F-16连同在几乎同一时段向中国订购的95架成都J-7P,都是当时巴空军未来组建战略的组成部分。“作为美国制裁我们的直接结果”巴基斯坦空军参谋长卡利姆.萨达特空军上将说:“我们现今都无法使用“艺术级别”(指先进性)的技术装备,在过去的十年我们竭尽全力为我们的空军获取新的装备,但这样的努力总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最终无功而返。”

他补充说:“当我们看到这一区域的其它空军力量在技术装备先进性方面把我们越甩越远的时候,我们理所当然必须找到方法去迎头赶上。作为一个爱好和平的国家,我们不具备任何侵略性,然而一个简单的生存法则就是我们必须具备自我防卫的能力。在现代战争中,空军力量越来越具备决定性,也是首选的可靠打击力量。在冲突和战争中,空军总是冲突或者交战双方首先使用的军兵种。在2002年我们与印度关系紧张的日子里,我们双方都沿着边界线集结了大量的军事武装力量。我们空军的战机被部署到前沿机场长达11月之久--直至局势最终恢复正常。”

“我们的空军力量未来发展战略的主要部分就是获得空基早期预警能力(AEW预警机)和超视距空对空导弹,这样我们就能获取在空战中先发制人的能力;我们还必须获得先进的维护装备,这样可以保证我们机队在战损的时候能够得到更为有效的快速维修恢复;电子战系统和空中加油平台也同样是我们空军力量未来建设的重要组成本分。”

关于来自中国的援助:

“现在我们正在考察比较中国的预警机系统以及瑞典的“爱立眼”预警机,我相信在不久以后就能做出究竟购买其中哪一种的决定。(译者注:据巴基斯坦《新闻报》8月份的报道,瑞典已同意向巴出售SAAB-2000“爱立眼”预警机,合同总价值达17亿美元。)至于说作为我们空军未来发展战略一部的空中加油机(我们的JF-17在以后是一定要加装空中加油装置的),我只能说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决定到底采用哪种飞机作为加油机平台。一旦我们要购买上述的装备,我们会要求生产国必须保证给予一定的政治承诺(即承诺售卖合同不会因为外部政治压力而更改),因为任何这方面的军事装备采购买势必会被我们的邻居视作是敌视其的政治战略改变行为,虽然他们早已拥有这方面的能力(空中加油能力)。超视距空空导弹仍然是我们采购单上最优先的目标之一。我们喜欢中国的SD-10,这种导弹可以由JF-17挂载,我们空军机队里一些在攻击系统方面经过改进的“幻影”战斗机(译者注:巴基斯坦的“幻影”主要是指“幻影”Ⅲ/Ⅴ战斗机)也可以携带和使用SD-10。我们从世界各地采购了相当数量的“幻影”战斗机,并且有可能是全世界最后一个使用这种战机的用户。由于美方的反对,实际上我们未必会在将来尝试把SD-10整合到我们现有的F-16战机上去。但是作为合作进行全球性反恐战争的回报,我们希望美国在不久的将来至少能够售卖给我们一种比较先进的空对空导弹(虽然我们不奢望能够得到AIM-120“阿姆拉姆”先进中程空对空导弹。)”

经过多年以后,中国制造的SD-10超视距(BVR)空对空导弹终于能够解决长期困扰巴基斯坦空军的一个弊端--缺乏远距离空对空打击能力。虽然照片里展示的仅仅是这种导弹的全尺寸模型,然而相信中国目前正在测试这种导弹。

“不幸的是来自于美国的援助不能完全让我们感到满意。1990年制裁前的那个F-16的合同繁琐而冗长,我们花了大约2年半的时间才整理协商完毕,而糟糕的是因为制裁的原因,这些合同到目前为止仍未付诸实施。再举个例子,我们在以前和美国曾经商定了一个订购6架C-130飞机的合同(这批飞机以前隶属于皇家澳大利亚空军),结果是在两个月前第一架C-130才被拖入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厂房进行相关的翻修改造和升级工作!”

“我去年访问了比利时并且参观了他们的F-16机队,我们喜欢这些飞机,不过我们现在如果想购买F-16的话却不得不再次征求美国政府的许可。也许我们需要改变一下我们的采购战略,不要再从那些可能制裁我们的国家采购我们需要的战机。我的目标就是要加强我们空军的作战能力,所以无论哪一方政治力量能给予我们的这方面的帮助和支援,我都会毫不犹豫地抓住这样的机会。只要能够磨砺好巴基斯坦空军战力这把战刀,我会毫不犹豫地把中国,美国及欧洲国家拉入一个多边合作计划中。但不幸的是引入西方战机往往会受到意料不到的副产品的影响,例如制裁。作为灵活的应对方式,巴基斯坦应该转移它的注意主要来源国。我想我们会买中国的歼10战斗机,尽管我们还没有与中国签定购买这种飞机的合同,但它无疑是一款性能优异的战机,而且与西方同性能的战机相比,它的价格也不是那么昂贵。这是我们新战略的一部分,也许有一天你会看到,巴基斯坦空军的机队中中国军机的数量会占到绝对的优势。”

“虽然对于中国而言,要想在技术方面赶上西方仍然需要相当长的时间,但他们仍然具备帮助巴基斯坦空军战力提升到更高层次的潜力。中国人正在大力研制全系列的精确制导武器、性能良好的雷达--而这些装备恰恰是我们以前不能从中国得到而又迫切需要得到的。”

巴将领谈枭龙:我们放弃了 中国却自行研发下来

空军少将沙希德.拉提夫

提升现有装备的水平

“我们现在正在加速把去年(2002年)得到的以前服役于黎巴嫩空军10架“幻影”翻修改造使之加入巴基斯坦空军的工作。这批飞机是经由船运到卡拉奇的,它们现时的机体使用大约在600~1000小时之间--非常物有所值,而且维护状态良好。在得到翻修改造后,它们会加入我们目前庞大的“幻影”Ⅲ/Ⅴ机队。巴某斯坦航空联合体(PAC)负责检修和升级我们现有的“幻影”系列战机机队的工作,它也同时负责我们的中国制战机的相同技术维护工作。PAC现在正在按照我们称之为ROSE3(译者:RETROFITOFSTRIKELEMENT可译作“打击能力翻新”)的标准对14架的“幻影”战机进行升级工作。这批“幻影”战机是90年代末期我们从法国进口的34架“幻影”战机中没有按照ROSE2(该升级标准主要部分就是为战机加装前视红外系统设备)标准进行改造升级的剩余的那部分战机。因应空军对剩下这批战机加装同样类型装备的要求,这14架战机正在接受加装同类型前视红外系统设备的翻新升级工作,因为时间的差异,我们称之为ROSE3。”

巴基斯坦空军目前拥有世界最大规模的“幻影”Ⅲ/Ⅴ机队,并且服役在巴空军的该系列战机总数还随着新近引入的原隶属于黎巴嫩空军的10架“幻影”Ⅲ/Ⅴ在增加。本图所示的是巴基斯坦引入的该批次战斗机中的第三架,也是其中的第二架“幻影”ⅢEL型战斗机。

“PAC仍然是满足巴基斯坦空军工程技术需要的骨干力量。因为我们的货币卢比贬值周期的原因,大约每隔4到5年我们需要的防卫装备的采购价就会上涨一倍,但因为PAC在我们的机队在维护保养以及升级翻新方面的杰出工作,虽然我们的机队在过去的10年里的飞行小时数大大超过了以往,但我们整体的采购预算却一直保持了一个相当稳定且能为我们所接受的数目。拜PAC的卓越有效的工作所赐,我们现在可以在花费更少钱的同时办更多的事情--PAC现在采取了更为灵活的商业步骤,为我们这个地区的其他友好国家的空军提供技术支持(译者注:举个例子,斯里兰卡空军的F-7和FT-5机队的保养及大修工作就是由PAC独立承担的。),从而保证我们还有一定的额外经费来源。PAC的主席是我们巴基斯坦空军的一位两星将军(空军少将阿伦格兹伯.卡汉),而PAC旗下的5座工厂的管理主任都是来自于巴基斯坦空军的军官,所以他们非常熟悉我们空军对其的需要和要求所在。”

“巴基斯坦空军序列里几乎所有的F-7P战斗机都换装了意大利的格里弗-7雷达,这样一来原先只具备白昼作战能力的F-7P战斗机就具备了夜间作战能力;我们的F-7PG现在还没有安装雷达,但是我们下一步会为它们配备格里弗-7PG雷达。我们和格里弗的生产商FIAR公司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现在我们所关注的是格里弗S型雷达--它可以兼容中国制造的航电系统,将作为JF-17“雷电”战斗机的机载雷达的备选方案之一。”

“在很多情况下,选择购买一些新装备往往超过我们所能控制的范围(主要还是因为美国对我们持续着制裁)。所以我们正在新的训练方式、新的战法和理念方面做着努力不懈的研究,务求发挥现有装备的最大潜能。我们的训练大纲首先就从在模拟器上加入更多综合训练方式训练飞行员的空战能力入手,正在尽最大努力对之进行几乎是彻头彻尾的修改。如果训练成本能够再压缩一点,我想我们还能做更多的改进工作。去年我们订购了第二批共计6架的K-8,它们将被用来替换现有的在维护费用上愈发让我们难以承受的老式的中国产的FT-5和美制的T-37C。FT-5的逐步退役可以腾出位置,让K-8最终在2007年成为驻扎在米亚安瓦利的第一战斗教导大队的主力装备。我们是在1975-76年间获得这批FT-5的,它们为巴基斯坦空军的发展作出了杰出贡献,但从那时至今毕竟已经差不多有了25年,FT-5不可避免的进入了它的使用寿命末期,我们希望用单一机种替代它,承担起基础教练任务和训练到战斗的转换教练任务,K-8看来是个不错的选择。”

二、磨锐空战战力的刀锋--访空军少谢赫扎德.阿斯拉姆(巴基斯坦空军空军专职指挥作战行动的副参谋长)

“您知道,巴基斯坦空军最早订购的是71架美制的F-16战斗机,因为制裁的原因,我们无法指望它们在我们希望的时间到货,那么填补因这批飞机无法到货而造成的数量真空成了我们必须去做的事情。我想我们不会去使用纯粹采用中国国产航电系统的中国战斗机。我们正在努力将一揽子西方制造的航电系统整合到JF-17上面,但因为制裁的原因,我们的努力面临着许多的困难。”

巴将领谈枭龙:我们放弃了 中国却自行研发下来

坐在第三架(PT-3)JF-17原型机座舱里的这位飞行员是两位巴基斯坦试飞员当中的一位,2天之后,PT-3进行了它的首飞。

“您谈及了在采访参谋长的时候他谈到了引进西方制造的航电系统会直接面临因为制裁导致的困难,但我们还是会竭尽所能地去争取获得。我们如此青睐西方航电的原因其实很简单:不仅因为其技术的先进性,更在于其是成熟的产品,在可靠性方面更有保障。J-10要成为一款成熟有效的战斗机还有较长的路要走,所以我们也一直在寻求其它备选的方案。我们已经被制裁了10余年,也许这样的局面还会持续下去,不过对于这个国家(巴基斯坦)而言,它已经有足够的能力自主地去应对以后的困难了。巴基斯坦空军从这件事吸取的教训就是,最好在被不可预见的制裁出现以前,尽量地从多渠道获取自己所需要的装备。”

“获取新的武器装备是我们关注的一方面,另一方面,提高现有装备的效能也不能被忽视。我们正在扩充现有的性价比极好的“幻影”系列机队的数量,同时也在提高它们的作战性能,譬如我们最近从黎巴嫩得到了一批还有很长使用寿命的2手“幻影”机,另外还正在进行着对14架“幻影”进行加装前视红外系统的改装工作,该改装方案的原型设计已经完成,PAC将在本年(译者注:指2004年)六月或者七月着手开始进行实际改造,经过改造的战机作战效能将会得到极大的提高。我们用格里弗-7升级了我们几乎全部的F-7P“空中闪电”机队,赋予了F-7P“空中闪电”夜间攻击作战的能力,我们也升级了F-16机队所用的F-100发动机。我们还希望在今年(译者注:指2004年)的9月或者10月能够将格里弗-7PG雷达整合到我们的F-7PG机队里去。在未来一个更长的采购期里,我们希望在2006年开始接受JF-17“雷电”式战斗机。JF-17在未来巴基斯坦空军无疑将充当相当持重的角色,我们希望用它来替代现有的F-7及“幻影”系列机队。虽然我们没有将JF-17划归到“高技术”装备的范畴里,我们仍将为其配备超视距的空对空导弹--我们对即将获得这种能力兴奋不已并希望能够在PAC的工厂里完成武器与飞机的整合工作,这样更加能够降低成本。”

“巴基斯坦空军的力量源泉之一就是我们拥有10多年经受制裁的历程。因为制裁,我们在这些日子里没有得到一架真正意义上的高性能战斗机,但是我们用不断改造升级的办法提高了我们的战斗效能,最大程度地挖掘了现有老式装备的潜力。我们将新的航电设备整合到老式战机(例如像“幻影”系列)机体内,这样我们就能更加有保障地运用我们的武器击中目标--这也是我们为什么一直持续购买2手“幻影”战斗机的原因,它们的价格相当能为我们所接受,而且很容易被改造。我们实际上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幻影”Ⅲ/Ⅴ机队拥有者,

我们对其进行了大量的改造工作,并希望它们能够再服役尽量长的时间。毕竟,“幻影”系列是非常有战斗效能的战斗机。”

制裁造成的禁运命令使得巴基斯坦空军在1988至1989年间订购的71架F-16无法交付巴方使用。其中,属于“和平大门”计划3中的11架F-16,属于“和平大门”计划4中的11架F-16,属于“和平大门”计划4中的14架F-16飞赴亚利桑拿州的戴维思.莫桑空军基地,并在那里被封存。此举对巴方以后的装备采购战略造成了相当深远的影响,为了躲避制裁的影响,巴空军也在此后愈发倚重来自中国盟友的支持。

三、JF-17“雷电”:巴基斯坦的精神--访空军少将沙希德.拉提夫(JF-17“雷电”战机开发项目主管)

在80年代末期,巴基斯坦空军开始寻求一种新型战斗机,用以替换其经过了多次升级改造,但使用寿命即将到达末期的老式的中国产F-6战斗机。“军刀2”计划随之而催生,初期的想法十分的简单,巴军方就想采用美国先进的机载设备结合中国F-7的机体,搞一个“西化”的F-7。格鲁曼公司在1987年1月获得一份对该型机进行概念预研的合同,在经过了7个月与巴基斯坦和中国专家的合作以后,概念预研的工作随之被中止。巴基斯坦军方认为,与其它备选方案相比较,这个方案成本高昂,并且作为未来主要生产基地的PAC还需要通过技术转让协议大幅提高自己的技术水平,这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预算。所以巴基斯坦军方认为要进行这个方案即使单单在财政预算方面都会冒很大的风险。随着1989年中国和美国关系的破裂,巴方也随之彻底终止了该项开发计划。

“当我们摈弃了这个方案以后,中国人却自行将研发进行了下去。在是否共同进行研发工作的议题上,我们和中国人进行了长时间的争论。直到1995年,我们才最终和中国人签定了一份谅解备忘录:合作研制开发一种战斗机。”沙希德.拉提夫少将这样告诉笔者

巴将领谈枭龙:我们放弃了 中国却自行研发下来

枭龙原型机

“在以后的4年里,该项目的细节设计逐步付诸实施。到1999年6月,我们和中国人签署了研制开发新型战斗机的正式合同,成都飞机公司与之配套的的FC-1/超7战斗机(JF-17的中国编号)研发工作随之立即展开。然而在合同签定其后的18个月内,研发工作进展却相当的缓慢,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受到了制裁的影响:一些我们想整合到JF-17里的西方制造的航电设备我们却无法如愿以偿地购买到。”

项目展开

“在2001年早期,研发计划终于有了突破性的进展,原因主要在于巴基斯坦空军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在最初的飞行平台设计中暂不考虑整合航电设备的问题。正是因为我们对航电整合的诉求导致了在那以前整个计划进度的缓慢。采纳这种开发方案的崭新开发战略在实际上也保证了以后采用的航电的先进性。不过我们在90年代末如果能够采购到这些我们需要的航电设备的话,那么现在JF-17的发展无疑就将会是全面性的了,而非像目前这样仅仅只是飞行平台测试。(无独有偶,巴基斯坦的对手印度空军的LCA战机计划在目前也经受着同样问题的煎熬。)发展战略确定后,我们随即制定了工程进度表。”

“按照我们的要求,JF-17应该在2003年6月完成首飞。我记得阿里.米尔空军上将在2003年伊始把我叫进他的办公室,然后问我:“你确信JF-17能够在你所定的6月份的时候完成首飞?”当时我的回答是肯定的。但我确实完全没有预料到其后席卷整个中国的SARS对中国造成的重创。尽管有SARS突如其来的打击,JF-17还是在6月被转交到飞行测试中心进行首飞的准备工作。2003年的9月2号,在比原计划推迟了3个月以后,JF-17的原型机的01(PT-1)号机终于完成了首飞。第三架原型机03(PT-3)号则在今年的4月9号进行了第一次飞行。2天后,我们空军的两位试飞员:默罕默得.埃赫桑.犹尔.哈克空军少校以及拉希德.哈彼比空军少校也驾驶PT-3完成了他们的首飞,这两位试飞员都进驻了成都飞机公司的试飞中心。不久以后,这两位试飞员的工作被两位刚刚从帝国试飞学院毕业的合格试飞员所替代。”

“开发这个项目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满足巴基斯坦空军未来作战的装备需求,其次则是能够有机会评估其它国家对这种飞机的市场需求,第三点则是为我们国家以后自行研发战机打下基础。现在我们的注意力和努力仍然还是放在尽早将航电整合到飞机中去。”

航电

“因为我们采取了航电设备与飞行测试平台分离的策略,使得我们有机会用大量的时间去比较选择能够最终整合到我们的JF-17上的不同型号的航电设备。2年多以前,我们还没有指望我们在航电设备选型上的问题能够得以解决。因为而在那个时候,中国人并没有拿出能够符合我们要求的产品。我们转而和GEC马可尼公司,汤姆森CSF公司(现在更名为泰利斯)以及法国SAGEM公司进行接触,正当我们决定选型的时候,新一轮制裁又不期而至(核测试以后)。我们又只好转向中国。我们参观了预备生产J-10的那个厂家,试图考察他们的航空电子设备(是否能够符合我们的要求),但老实说他们的产品并没有给我们留下很深刻的印象。不过,中国人当即承诺会提高他们的技术水平。在我们指导下,在经过了一些时间以后,他们的产品基本也的确达到了我们的期望值--所以我们现在终于有了可用的成套航电设备。该套电子设备正在进行测试,我们希望能在2005年年末将其整合到JF-17上去,我们也不想耽搁太多时间。我要说到目前为止,我对中国人的所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JF-17无疑是中巴真诚合作的首种战机!”

“雷达的备选方案有多种,不过我们现在主要关注的是格里弗-S型雷达。意大利人对于巴基斯坦空军机队的飞机安装雷达有着无以伦比的丰富经验,我们空军序列里的“幻影”系列战斗机,F-7P/PG安装的雷达全是格里弗的产品。但是,我们要求备选雷达必须具备制导主动超视距空对空导弹的能力,这也是巴基斯坦空军迄今最大的不足和软肋所在。我们尚未决定将格里弗-S型雷达作为JF-17最终的装机雷达,不过我们希望在JF-17测试试飞的阶段将其装机试飞并考核其与中国产的航电设备整合的性能。实际上在当前的地面测试里,格里弗-S型雷达就多次出现了故障,不过格里弗的生产商FIAR公司向我们保证能够在短期里找到这些故障的原因并最终加以解决,这样我们仍可以对格里弗-S型雷达进行重新的评估。”

“我们将用采用了1553B总线(管理航电设备)和1760标准军用接口(管理武器)的POWERPC芯片标准的任务计算机作为机载航电设备和武器系统的接口。我们之所以坚持这样的主张,是因为只有这样的设备组合才能支持一个现代化的“玻璃”座舱,我们并不想采用中国人最早打算提供给我们的带有大量传统机械指针仪表的老式座舱系统。这样的任务计算机也具备在以后对飞机功能进行拓展的潜在能力,它也能够匹配多种不同规格的超视距空空导弹在JF-17上的装机需求。我们现在的确有多种BVR导弹可供选择,但现在对到底采用哪一种我还不打算作任何评论。JF-17的动力是克里莫夫RD-93涡轮风扇发动机,一种解决了一些早期存在的问题的RD-33改型发动机。”

巴将领谈枭龙:我们放弃了 中国却自行研发下来

SD-10导弹模型

展望未来的生产制造

“在我们刚才所谈到的超视距空空导弹这个话题之外,我想再谈谈JF-17的多重任务特性以及武器的可选择性:执行反舰任务的时候,JF-17有AM-39“飞鱼”导弹的空射型可供使用,但我们同时还有中国产的机载反舰导弹可供选择。我不能告诉你我们计划使用的反辐射导弹的细节问题,但既然我们可以得到超视距空空导弹,我们就能更换它的制导头,从而让其转而执行反雷达的作战任务。”

“巴基斯坦空军一共订购了150架JF-17,其中也包括了若干数量用作教练和战术使用的双座改型。这150架JF-17的联合生产将由我们的PAC和中国的成都飞机公司共同完成。作为这项长期合作合同的组成部分,成立联合的销售和市场开拓团队自然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包含大量高新技术的JF-17将给巴基斯坦空军带来一场革命,也将极大提高巴基斯坦自己研制生产高性能战机的能力。JF-17量产型的首批产量为16架:其中8架交付中国,8架交付给巴基斯坦。2006年6月各交付给中国和巴基斯坦的头4架JF-17都将由成都飞机公司生产,第二批次的8架将在2006年最后一个季度交付使用,其中4架交付给中国的生产仍由成都飞机公司承揽,而巴基斯坦需要的那4架则在PAC完成装配。”

“JF-17的系列化生产肯定要等到在其原型机上完成航电整合工作和武器鉴定合格定型之后。所以头批次的8架战机就将会是全功能型的多重任务战机。但是,在JF-17上整合其它备选航电设备以及雷达的工作仍在继续进行,主要是根据客户的选择和要求来决定到底采用那款雷达和哪国出产的航电设备。”

“最初批次的JF-17并没有安装空中加油设备,但是在以后是一定要加装的。我们在现在并没有空中加油机,但这没什么了不起(以后我们是有机会拥有的)。战机在其使用寿命以内进行多次改造升级是非常司空见惯的事情。我是我们国家在80年代早期最早的5个到美国参与受训试飞我们当时最先进的F-16BLOCK15战机的飞行员之一,而就在那时,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已经完成改型设计并且开始交付BLOCK15战机了。我们打算在JF-17的使用寿命期限内对其完成5次以上的升级工作:这包括了赋予其空中加油能力,加装前视红外搜索和追踪装置,增强其隐身能力和增强其挂载能力。”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