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点击阅读更多国人海外见闻

前几年我在南美工作的时候耳闻目睹了一些事情很有意思,比如有一次我在一个广东人开的餐馆里就餐,听餐馆里的人说:有两个当地老外不知从哪里打死一条蛇,那蛇个头比较大,两个老外舍不得扔,于是他们就拿着蛇,来到这家中国餐馆对餐馆里的人说:“中国人,听说你们吃蛇,这条蛇是我们刚打死的,送给你们吃吧!”那广东人一看,大喜。接过蛇,忙问:“多少钱?”老外:“不要钱,白送!”广东人过意不去,非往他们手里塞钱,老外无奈只好收下。俩老外走出门来哈哈大笑,说:“中国人真傻,拿蛇侮辱他,他还给钱,真是大傻瓜。”正巧被一来就餐的华人听见,急忙告诉餐馆老板。老板听后也大笑:“那俩老外才是十足的大傻瓜,这么大的蛇给我送来,拿几个小钱给他俩,他俩就乐得不知姓什么了,哈哈哈… …。”

类似的事我也遇到过。我们所在的城市是个港口城市,前面是浩瀚的大西洋,后面是一望无际的热带雨林,还有一条大河从城边绕过,因此各种吃的应有尽有,什么香蕉、菠萝、椰子、木瓜,还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水果,什么鱼、虾、螃蟹等各种类淡水、海水产品,想吃市场上都不缺,就连美洲虎肉,鳄鱼肉,穿山甲等珍奇野味只要开几个小时的车去赶乡村大集也能搞到手。可吃了一段时间就腻了,总想吃家乡的美食,尽管当地中国餐馆众多(有华人的地方就有中国餐馆,在家没做过饭的人在国外也敢开餐馆,中餐菜系众多,我们自己都搞不明白,老外就更搞不明白了,糊弄老外谁不会),去各色各样的中餐馆饱餐一顿也能解一时之馋,但真正解馋的还是长期没吃到的东西。比如我吧,有一段时间就特别想吃带鱼,这带鱼在国内是最普通的鱼,时常吃,可来到南美后,两年多都没吃到带鱼,真馋了。于是我跑遍了所有的超市及水产市场,包括附近的鱼船码头,得出了一个结论:此地不产带鱼,看来只有回国吃了。可在我回国前两个月的时候我有幸得到了一条一米多长的新鲜大带鱼,别提有多美了。因为我和那广东人一样碰到了傻佬外。

那次也是早上四点多我们就开着车带着几个不锈钢盆到渔船码头买鱼虾去,因为那的鱼不但新鲜,价格还特别低,更能买到一些大西洋里的对我们来说是新奇的海味,因此隔个四、五天我们就去一趟。在一个卖虾的摊位旁边,我看到了一条特大的带鱼,我忙问多少钱?老外说这是从虾堆里扔出来的,不能吃,你想要它就拿去好了,不用花钱。我窃喜,忙捡到不锈钢盆里,连声说谢谢。那老外用诧异的眼光看着我,我解释道,家里养了猫,非常馋,这种鱼扁,刺少,猫很喜欢吃。不等那老外回话,我忙问他大虾多少钱一斤,老外说了价钱,我认为还合理,就从他那买了一盆。当我们几个弟兄拿着带鱼走的时候,周围的老外都看着我们,那眼神——怪怪的,仿佛说中国人真傻,免费帮我们打扫垃圾,这样的丑东西也要。我们心里却说,傻佬外呀,真不知道什么叫美食。

要说老外傻,在中国人的眼里,那真是傻得不可思议。比如在郊区马路上由于车速太快,不小心发生了车祸,当然不是撞人,而是撞死一条狗。过后很长一段时间没人管,由于地处热带,狗的尸体很快就臭了,除非有好心人把它掩埋,否则你只要经过那就能被臭味熏死。我就纳闷,狗肉多好吃啊,不但中国人爱吃,韩国人更爱吃,据说韩国美女为了美容,每星期都要吃一次带皮的狗肉。可在这里刚撞死的狗居然没人要(撞死的驴也没人要),真不可思议。后来经过了解,我终于明白了,当地法律规定人不能打狗,更别说吃狗肉了,不信那你就试试,接到报警,警察马上来抓你,非让你坐牢不可。这就是西方的所谓狗咬人可以,人咬狗那是万万不能的信条。

由于得到了法律的保护,这里的狗不但多,而且活得都特别滋润,每当见到那些懒洋洋的所谓野狗在大街上溜达时,我就想:这的狗比人幸福多了,没有工作压力,也不用攒钱买房,想怎么叫就怎么叫,想怎么咬就怎么咬,也不用担心打狗队(压根就没有),这种自由自在的生活真不是人能享受到的。

我本人是很喜欢狗的,尤其是那些大型犬。为了看家,一开始我们养了几条黑背,那些狗倒也善解人意,每次晚上在院子里碰到它们,那些狗总是把我的腰抱住,非让我跟它们聊聊天,聊不够都不放行。值班的时候,它们便跑到你的跟前坐下,默默地陪着你,有的还主动跟你握手,煞是可爱。但那狗表面看着凶,其实胆子特小,吓唬人还行,遇事就不行了,自己的孩子被偷走了也不叫一声,真让人伤心。后来大使馆送给我们两条黄色的据说是津巴布韦狗,那狗特凶,个又大,发起狂来六亲不认,咬过好几个人。那两条狗有个原则,院内一律不准骑车,不管摩托车还是自行车,只要你骑,准咬。我们那有位同事要回国了,想再到院子里看看,看看那院子里的果树,要知道能吃的果树就有十几种呢,一年四季(大雨季、小雨季、大旱季、小旱季)开花、结果不断,实在让人留恋。因为院子很大,正好门口的保安骑车来上班,那位同事就借人家的自行车想在院子里兜一圈,可刚骑没几步,那两只大黄狗不知从哪里窜了出来,其中一只上去照他腿上狠狠地就是一口,那老兄啊呀一声,急忙下来,抡起自行车就想砸狗,想想又放下了,不能犯法,门口的几个老外正盯着呢,要是被人报警,因打狗被拘留,岂不误了明天的班机,一时回不了国,怎么跟老婆交代?老婆这两年可等急了!

狗是不能打了,不但不能打,还要尽量学会爱它们,因为它们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不过为了爱护狗,我们却做了一件伤害鱼类的事。事情是这样的:狗身上容易长寄生虫,我们是经常给狗洗澡的,但有一段时间寄生虫太多,普通的洗法是洗不干净了,我们请教了狗大夫,那大夫卖给我们一种药,让我们把狗放进盆里用药水洗。由于我们养的狗太大,没有合适的盆,我们就找了一个旧冰箱,把门拆掉,给狗狗做了一个浴缸。让狗洗完澡后,我们顺手把洗澡水倒在下水道里,由于下水道是与院门外的小河相通,那河也不大,只有两三米宽,河里又长满了草,水流也非常缓慢。说是河,其实就是马路边的排水沟。第二天出门一看,乖乖,水面上漂满了死鱼,大的有二、三十公分,小的就不用说了,到下游两百多米河面上都是死鱼,幸亏河里草多,不仔细看还真不好发现。据给狗洗澡时稀释药水的同志讲,他把一瓶药(250毫升)都倒进去了。找来空瓶,仔细看说明,给狗洗澡其实只用一瓶盖就够了。而我们却用了整整一大瓶,这真是为了爱狗而殃及河鱼了。鱼是无辜的,它既不会到法院起诉我们,也不会窜出水面找我们报仇,但为了我们人类的目的自觉或不自觉污染了环境而使动植物遭殃的事,我们还是少干些吧,否则我们才是不折不扣的大傻瓜。

经过一段时间的爱狗熏陶,我见了野狗都觉得可爱。记得有一次到海边钓鱼,由于当地地势较低,比涨潮时的海平面还低几米,因此海边修了长长的防浪大堤,一眼望不到头,有人说它是世界上最长的海堤。当我站在海堤上,我惊奇地发现:一只野狗在海浪和大堤之间无助地徘徊着。看来这只狗下去以后不知道怎样才能上来了,我于是过去想把它救上来。走到那狗身边,那狗见到我靠近也没有什么反应,可只要我一张开手臂做出想抱它的样子,它就鼻子一皱,呲起牙来,我试着跟它沟通,可它总不明白我的意思,无奈之下我只有放弃,以免被它咬伤。看来这是只傻狗,不明白人想救它。换一个角度说,那狗对我呲牙也许它是一种自我保护反应,我才是个傻人,不明白这善门不是对什么东西都能开的。一个星期以后,我再次来到海边钓鱼,我发现了那只狗的尸体,怎么死的,只有天知道。

那只狗死了,其它的狗还照样活着,而且活得很滋润。这里不但狗活得滋润,其它动物也照样活得滋润,比如说鸟吧,总是在人身边飞来飞去,也不怕人,不怕到什么程度呢,讲一个画面:一个人开动割草机想给庭院里除除草,只要割草机一响,马上就有白鹭飞来,站在你的脚边,神情专注地盯着割草机的前方,只要有虫子出现,立马冲上去抓住,大口吞下,从它的表情可以看出,它是不用担心紧挨在它身边的人会对它下毒手的。

和对待动物比起来,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不行了,由于这里允许私人拥有枪支,经常半夜听到枪响,枪击案隔三差五地发生,当地的报纸也经常登一些死者的照片,生活在惊恐中,人又能安心到哪里去?人真的很傻,既然能善待动物,为什么就不能善待自己的同类呢?

提到治安,很自然就想到这里的抢劫案。我们这有一位翻译,在外面呆久了老婆就想他,于是想着想着,他老婆就不远万里从国内找来了。两口子一商量,决定利用休假时间,到邻近的巴西去旅游。一踏上巴西的土地,两口子就让人盯上了,走到一处人少的地方,四个彪形大汉就把我们的翻译同志围上了,伸手就去抢夺他的包。那翻译紧紧护着包,他老婆也拉扯着那些抢包的人并用脚踢他们,其中一个人拿刀把他老婆逼到一边说:“亲爱的女士,请你安静点,没你什么事。”很快那位翻译同志的包就被人抢走了,两人沮丧到家了。但没几分钟两人就大笑起来。原来那翻译的包里只不过有几件换洗的旧衣服和卫生纸罢了,所有重要的东西都在他老婆的包里,这其中包括护照和美金。那些老外抢劫犯只知道爱护和尊重妇女,并不知道在中国的家庭里是女人说了算,当然包括财政大权了,男人的包再大,不装好货,女人的包里才有钱。再看看我们国内,被抢包的往往是一些弱女子,什么叫怜香惜玉,中国男人不明白,中国女人就更不明白了。在家里女人不示弱,什么都跟男人争,争到最后,男人兜里没钱,女人包里鼓鼓的,最后连抢劫犯都争来了。可悲啊,在家里争权的女人是不折不扣的大傻瓜!

说到女人,当今中国的女人真是太幸福了,孩子不用多生,男人不听话就把他甩了,再丑的女人也不怕找不着男人,中国的男人比女人多,好男人有的是。而在南美洲,有些国家的女人比男人多。也许因此那的男人结婚以后可以随便找女人生孩子,不被人笑话。不过只要有了孩子,你必须每周给孩子抚养费,否则一旦女方告你不交孩子的抚养费,警察准来找你。发薪的时候有的男人要分好几份,因为他有好几个女人,每个女人都有他的孩子。有的男人失去工作或没有经济能力后往往远走他乡躲起来,有的还出国,因为他们出国很容易。也因此有的人到老都不敢再见到自己的孩子了。这也造成了很多妇女一人养活六、七个孩子,每个孩子的父亲可能不相同,孩子的肤色也往往不一样。幸好学费和医疗费都是全免的,甚至大学也是免费的。女人常常抱怨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可为了生活费又不得不拼命地找男人生孩子,再吃一遍苦再受一茬累。这也造成了当地爱滋病发病率高,性的开放程度高,开放到什么程度,讲个故事你就当笑话听,我们那有一个老外,是个小伙子,总想跟中国人学点技术,于是总缠着我们那一位中国工程师,工程师走到哪他就跟到哪,那工程师烦了,随口用中文骂了一句国骂。老外小伙子听不懂,就去问翻译,翻译也不好说,就跟小伙子解释,那工程师是想和你母亲好,想和你母亲约会。那小伙子高兴极了,忙问是今天吗,翻译说就今天晚上。结果第二天一早那小伙子找到中国工程师,抱怨工程师不守信用,说他母亲等了工程师一个晚上白等了。你觉得那小伙子傻吗?在他们眼里,那小伙子一点都不傻,能找个既挣钱又负责任还会干家务的中国爸爸,那是他和他妈妈求之不得的。只有中国女人才不把中国男人放在眼里,还傻呵呵地去嫁老外。

中国的男人受欢迎,中国的功夫更受欢迎。当地人没有扫大街的扫帚,他们只是拿一种细长的硬硬的草随便绑一下就能扫院子,但只能用一只手弯下腰扫,我实在看不下去,就把草截短,扎好,再装上一个长长的把。老外一看乐了,就见他把大拇指一挑说:“少林!”又一指我说:“你会功夫。”我说不会,老外不信,他说他都会功夫,我作为一个中国人怎么能不会呢?说着那老外就给我打了一套拳,我看傻了。

当地有些事我们确实无法理解,比如每个星期六的下午和星期天商店都不营业,大家都休息。只有到中国人开的酒店里才有东西卖。星期天商店不营业 ,老外是不是傻点,或许不傻,不营业自有它的道理。

忽然想起来,还有一件事让我不吐不快。记得有一年即将举行狂欢节,大使馆的同志找到我们单位,问有没有代表中华民族象征的龙的图案(因我们有图案设计方面的工作),说是当地华人社团想在狂欢节上用。我耗尽脑力费尽心机终于在计算机上完成了一幅四爪腾空的龙的图案,打印送去后,据说大使馆的同志很满意。狂欢节那天我特意走上街头想一睹华人的风采。等着的等着,华人的队伍终于出现了,只见一群身着满人服装,头扎小辫,小丑扮相,抬着一挺轿子的华人方队来了。众人一阵哄笑,表演者头上的像猪尾巴似的小辫子甩得愈加卖力。我无语了。当地的华人以开饭店为主,一般只要挣够了钱往往要到英国或美国定居,最差也要到加拿大。所以当地的老外对华人有看法,说中国人挣了钱就跑不在本地发展,实在让人瞧不起。在国外华人的地位连黑人都不如。有些华人为了挣钱往往不顾及尊严,即使他本身和当地人比起来并不缺钱。也因此华人的政治地位普遍较低。如果说华人嘲笑老外太傻不会挣钱,那么老外则嘲笑华人只顾挣钱,不会享受生活,岂不更傻。

说了半天到底谁是大傻瓜啊?我看谁都不傻,包括那条困在海边饿死或者是渴死的狗。不同的环境,不同的文化习俗造就了不同的人和物。如果在一个地方生活习惯了,一旦改变环境,一旦彼此的文化发生碰撞,我们都会变成别人眼里的傻瓜。就像我刚回国时候一样,有朋友听说我回来了,就热情地请我到饭店吃饭。没想到酒席上居然上了一道菜,你猜是什么?对,红烧狗肉!我一时真傻了,吃还是不吃?

管他呢,在中国,不吃狗肉才是大大的傻瓜!

=====================================================

你在国外有过什么有趣的经历,国外民众的生活到底是什么样,你是否遭遇过安全、歧视、饮食、文化冲突等各类问题呢,欢迎参加本次铁血网“中国人在海外”主题征文,向我们介绍世界,让世界走近我们。本次活动由“心在遥远”行者梦野先生特别提供奖品赞助,奖品为《走遍中美洲玛雅五国》一书。

点击查看活动详情

梦野《走遍中美洲玛雅五国》签名版精彩抢先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0/11/23 9:23:49 被小编Z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