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美国枪支文化与中国鞭炮文化的区别

浅谈美国枪支文化与中国鞭炮文化的区别

歹徒攻击这位女士能得到什么?她的身体,钱财,还是她的子弹?

浅谈美国枪支文化与中国鞭炮文化的区别

打电话报警需要时间,等待救援可能葬送你的余生,自卫反击!

浅谈美国枪支文化与中国鞭炮文化的区别

易于攻击的受害者?还是武装的平民?让歹徒去猜吧!

浅谈美国枪支文化与中国鞭炮文化的区别

浅谈美国枪支文化与中国鞭炮文化的区别

浅谈美国枪支文化与中国鞭炮文化的区别

美国枪支文化与中国鞭炮文化

中国人普遍对美国人对枪支的开放政策表示不理解。因为从功利的角度来看,枪支泛滥对美国并没有实际的好处。有人说,那是美国公民反抗暴政的权利,可能这是美国枪支文化的起源,但时代不同了,这并不具备现实的可操作意义。中国的鞭炮文化跟美国的枪支文化的性质是一样的,如果除却文化因素,从功利角度看鞭炮也没有任何社会积极意义。中国有禁鞭势力,如同美国也有禁枪势力一样,它们都为枪炮开列了一系列罪状。

鞭炮在制造噪音的同时伤人,枪支在伤人的同时制造噪音;枪支放大了社会矛盾的杀伤力,鞭炮可能无端地制造出社会矛盾;两者都对社会公共安全产生危害,也都在浪费社会财富的同时创造污染;人们为它们花钱,而得到了一种虚幻的心理安慰。这种心理就是文化的折射,没有文化背景的支撑,美国人不会去大放鞭炮。

文化是一种无法完全以功利来解释的现象,人们愿意秉承文化而付出代价。文化也是不断改变的,美国的一些场所是禁枪的,比如校园;中国的一些场所是禁放鞭炮的,比如市中心。不排除将来中美的群众会认同禁枪禁放鞭炮。有人认为军火商的利益有主导作用,这是不正确的。中国的军火商也有利益,却无法让国人认同开放枪禁,而中国的鞭炮商没这么大势力,却让政府禁了又放。有需求才有供给,军火商和鞭炮商只是起到迎合的作用。中国人不需要去理解美国的枪支文化,只需要理解本国的鞭炮文化就行了。

正如毛泽东“抢杆子里面出政权”,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但问题的关键在于政权的属性?即,是全民所有,还是政府操控?洽巧的是,55岁的香港动作明星成龙参加了海南博鳌论坛,在讨论中国大陆的电影审查制度时,他并没有局限在影视圈,而是把话题扩展到社会层面。成龙说,“我不太确定,拥有自由是否是一件好事,我现在真的很困惑。如果太自由,就会变成香港现在这个样子,非常的混乱,台湾同样很混乱。” 成龙继续说:“我逐渐感觉到我们中国人需要被管制。如果取消了管制,我们就会唯所欲为。”

据报道,对成龙的观点在座的政商领袖们报以热烈的掌声。但笔者以为,成龙的说法不成立。因为,拥有自由是不是一件好事?中国人需不需要被管制?对此问题,中国总理温家宝曾说过,任何民主制度的优劣都要以实践为标准。一个人“有权利”的确不代表有“能力”。但是,如果不赋予他们自己应有的权利,又怎么能够肯定他们没有能力呢?这体现了“立国”理念的不同!枪文化与鞭炮文化的区别就在于此。

美国不禁枪的真正原因

美国法律之所以不禁枪,是因为“美国人民有推翻暴政的自由”。

1776年7月4日,在北美洲十三个殖民地的代表举行的第二届大陆会议上,通过了由托马斯·杰弗逊起草的《独立宣言》。这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文献之一,它闪烁着自由和人权思想的光芒:

“我们认为以下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保障这些权利,人们才在他们之间建立政府,而政府之正当权力,是经被统治者的同意而产生的。当任何形式的政府对这些目标具破坏作用时,人民便有权力改变或废除它,以建立一个新的政府;其赖以奠基的原则,其组织权力的方式,务使人民认为唯有这样才最可能获得他们的安全和幸福。为了慎重起见,成立多年的政府,是不应当由于轻微和短暂的原因而予以变更的。过去的一切经验也都说明,任何苦难,只要是尚能忍受,人类都宁愿容忍,而无意为了本身的权益便废除他们久已习惯了的政府。但是,当追逐同一目标的一连串滥用职权和强取豪夺发生,证明政府企图把人民置於专制统治之下时,那么人民就有权利,也有义务推翻这个政府,并为他们未来的安全建立新的保障。”

没枪怎么推翻暴政?没枪当年美国人拿什么来跟英国军队斗? 虽然今天美国已经是民主政府了,但是出于对暴政的天然防备心理,美国法律坚决保证人民持枪的权利。 允许持枪固然会造成很多刑事案件,但是和刑事凶杀案相比,暴政更让人恐怖。

1789年,美国第一届国会召开之际,宪法第二修正案做为一项制约国会与总统联邦权利的平衡力量予以提交,并于1791年,与另外9条宪法修正案一起获得批准,组成了美国权利法案的前10条。美国《权利法案》的第二条规定:“……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受侵犯。”这是美国的建国者对于日后的政府有可能发生异化而设立的一项预防措施,确实在一定程度上防止了其他国家时有发生的情况:即手无寸铁的人民面对政府军队的镇压束手无策,也使作为个人的美国人对保护自己的私有财产和土地的信心大增。

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行文颇为讲究,它并不是说《宪法》给了人民拥有武器的权利,而是说,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受侵犯。这两种讲法是不同的。也就是说,美国的立国者认为,这种权利,不是统治者给予人民的一种恩赐,而是一种天赋人权。宪法修正案可以起到的作用,仅限于确认这一事实。

美国是一个非常强调保护个人隐私、私人财产和私人领地的国家。《权利法案》的第三条,即美国《宪法第三修正案》规定“任何士兵,在和平时期,未得屋主的许可,不得居住民房;在战争时期,除非照法律规定行事,亦一概不得自行占住”,以及《第四修正案》“人人具有保障人身、住所、文件及财物的安全,不受无理的搜查和扣押的权利;此项权利不得侵犯;除非有合理的理由,加上宣誓和誓愿保证,并具体指明必须搜索的地点、必须拘捕的人和必须扣押的物品,否则一概不得颁发搜捕状”。这两条,都是和上述的个人权利有关的。问题是,美国人对于这样的《宪法》条文的执行,是着着实实“令行禁止”的,他们对于私人财产的保护是绝对的。在其他国家,私有住宅受到侵犯,你可以去法院控告,但是在美国,私人领地受到侵犯,你有权开枪。

在此我插一段小故事:一名原籍俄国的犹太裔美国人在得知以色列正在建立所有的被迫害致死的犹太人的详细档案时感到奇怪:这些牺牲者怎么会无力反抗?后来他发现,二战之前德国人民也是合法拥有武器的,但在希特勒上台之后,首先搞枪支登记,然后设法逐步没收枪支,以致犹太人最后只能束手待宰。他由此坚信失去自卫武器是犹太民族的悲剧原因之一。他说:“我也希望永远不要去用这些枪。但是你应该知道,枪不是一种工具,枪是一种权利。”

曾经给一个美国女孩讲听到的中国6、70年代抄家的事情,她几乎不相信谁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因为在美国,短短的几条《宪法修正案》绝非一纸空文,它是由整个司法制度在保障,有无数案例在支撑的。简单地说,凡是发生这样的情况,法律根据《宪法》是支持开枪一方的,但是为了避免误伤,必须事前发出警告,如果在受到警告之后继续侵犯,主人有权开枪,事后不必承担后果。所以,没听说美国发生过强制拆迁强占土地的案件。如,如果一个美国的农民土地被掠夺了,他们告状无门,这时候房地产开发商来拆他们的房子,他们至少还可以拿起枪支与开发商打一仗,维护最后的正义。美国权利法案保证了美国人民,尤其是穷人的权利,使他们不至于落到某些国家的农民和城市贫民的悲惨境地。

那么,对这种代价昂贵、只有潜在意义的自由和权利,美国人在支付了有目共睹的惨重代价之后,为什么至今没有放弃呢?这是因为他们始终坚信两百年前建国者的理论:对于“政府”这样一个人类所创造的“怪兽”必须时刻“防其失控”。所以,政府只能通过再三呼吁为管制枪支“立法”,如限制某种枪的型号,又如买枪者必须等候几天,以便让卖枪的查一查电脑,确定对方是否有犯罪前科等,来减轻持枪犯罪的危害程度,而对于彻底禁枪,由于《宪法第二修正案》的存在,政府是永远做不到的。如,美国总统奥巴马11日在新罕布什夏州参加一项有关健保问题的会谈时,一名叫作柯斯尼克的男子明目张胆的带着九厘米口径手枪,在市政厅外举牌示威。然而警方却完全无视奥巴马可能遭受的死亡威胁,表示依法不能拘捕该男子! 据报道,当旁观者发现柯斯尼克手持一面示威标语、大腿上绑着带枪的枪套时,都震惊不已。但警方却告诉群众,他们无法拘捕他,因为在新罕布什夏州带枪是合法的,只要枪支不是隐藏起来即可。据了解,奥巴马是美国历史上迄今受到最多死亡威胁的总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21楼chemy

 以下是引用因血而红 在第20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chemy 在第18楼的发言:
......

首先你将禁不禁枪归结为军火商的暴力,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任何合法的可以自由竞争的商品,都不会有所谓的暴力。

如果只是因为有利润就不禁止,那毒品也会泛滥。美国经常有人提议禁枪,但从来都是在议会大比分被反对,造枪商赚的那么点钱远不如肯德基跟麦当劳赚的多,总不见得可以贿赂所有的议员。

至于什么枪壮人胆,纯粹是屁话,如果摸个枪就能兴奋到勃起,一定是个神经病。

最后所谓的门槛问题,打个比方,如果你跟泰森单挑,赤手空拳的话你绝对毫无胜算,泰森毫无顾忌。如果两人都有把刀, 你可能可以伤到泰森,泰森有些顾虑,但如果他在你身上有点利可图,最后你还是会被弄死。 如果你有一支手枪,就完全不同了,泰森即使拿着机关枪也有可能被你弄死,侵犯你所可能付出的代价就大得多。


断章取义了


关于军火商因素 这是我说:“讨论美国的持枪文化,要从历史和现实的综合情况来衡量 远不是一言以蔽之的东西”这一观点的一个例子


至于你把武器文化所带来的心理满足感看做是勃起 这就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原意同样很简单:单从想持枪和玩儿枪的心理出发 就能成为追求持枪的唯一理由 因此 我们以让不让我们玩儿心仪的玩具而评价一个社会制度 这是相当儿戏的


至于泰森的例子 这就属于偷换概念了 从社会普遍意义来说 我们假设的是 犯罪嫌疑人和被害人都是普通人 而泰森是战斗力屈指可数的职业拳击运动员 你把普遍性的对比 变成了悬殊极大地特殊情况 而且假设有能力犯罪的皆为嫌疑人 而采取相互制约的态度


那么 就会出现美国的情况 为了降低美国警察自卫的风险和提高犯罪嫌疑人袭警的门槛


所以 美国警察几乎是有开枪特权的 他们只要能向法官证明:自己有理由判断对方威胁自己的安全 就可以抢先开枪 合法杀人


也因此 美国警察在追凶时看到路旁有黑人青年看着他并掏钱包 于是就开枪打光了所有的子弹 杀死了这名青年 …… 当然这只是缩影 不能以偏概全 只是为了证明 即便是美国 为了提高犯罪分子伤害执法者的门槛 也要采取相应措施保护执法者 那么普通小民呢?


姑且不论这一逻辑能否成立 但从犯罪心理来说 你认为缺乏硬件会成为阻碍犯罪心理发展和判断犯罪风险的依据吗? 如果犯罪分子坚持理性的判断 并且因此放弃犯罪 那么 警察就可以裁员了 这就像斯大林判断理性的希特勒不会贸然进攻苏联 从而使德国陷入两线作战 问题是 希特勒显然是非理性的


还有一种特殊情况需要考虑 即:社会财富可以折合成武器火力 同样 普通小民将主要投资经历放在社会生活发展上 可能只拥有火力很弱的防身手枪 而喜爱枪支或有目的藏枪者 则可能拥有多支火力强大的枪械


所以 即便中国人最终持枪 也不太可能像美国那样 像香港枪会那样 私枪公藏 或瑞士公枪私藏 都是可以参考的模式


中国过去的民兵采取公枪公管 私藏团练 社会凝聚力强的时候 全民皆兵威力很大 但人心散了 就成了社会问题 私造枪支 武斗盛行 以至出现了涉枪涉爆的恶性案件 才有了后来的枪支政策收紧


今天如果真要还枪于民 根据我们的社会现状 也必然是在民兵预备役体系内 以政治建设性而言 还不如义和团 红灯照 不独立 无纲领 亦或者像美国 无组织 无纪律 基本都不会有预想的社会意义


PS:ATF是美国酒精 烟草 火器管理局 毒品归麻醉品管理局(或者叫毒品侦缉局)或药品管理局 美国人分的很清楚 毒品是危害 药品是救人的 而酒精 烟草和火器是有争议的 但无论如何 他们也都不是绝对自由的 而是要接受联邦专业机构监管的


所以 我举例只提到了烟草和酒精 而类推到毒品 是无限的扩大了讨论的范围

之所以举这些例只是针对你的论点而已。

正如你所说,如果人人都有平等的体力,财富,确实不需要枪支。 直接单挑的话也没有人吃亏。 但实际上人与人之间的体力是不能平等计算的, 专门从事犯罪活动的人,体力往往要比一般的人高,而且往往能从非法途径获得武器。 这样,普通人有没有枪支就决定了能否与罪犯获得平等的打击力量。

不要扯什么有钱人枪多穷人枪少的问题, 你即使有10把M249也不一定敢去抢一个只有单发猎枪的家庭, 但如果你有10个赤手空拳的人, 绝对敢对任何没有武器的家庭下手。强拆事件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尽管我也不赞同中国同美国一样广泛放开枪禁, 毕竟中国人素质普遍低下的多。 但如果中国能够建立一套制度,对申请人进行一个全面的打分,如同申请上海户口一样,对学历,收入等进行一个综合评价,应该是可以接受的。


当然任何办法都不能阻止枪械流入坏人手中, 但让许多善良的,高素质的人拥有枪支对社会来说不是坏事。

 以下是引用chemy 在第18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因血而红 在第16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yingean 在第14楼的发言:
......

如果中国人都有安全感,就不会有部分人向往有枪的生活了。

这有点本末倒置


首先枪械只能赋予你两种安全感 第一种是政治安全感 第二种是人身财产的现实安全感


现在向往持枪的 多数是有时间 精力和小有钱财 想玩儿枪或打猎的 这不但与政治安全感无关 也不涉及人身财产 没必要过度拔高


白宝山说过:枪是男人的胆 …… 连他作案之后也要毁枪 防止自己不能自持 可见 能够提供精神愉悦和激发亢奋的情绪(壮胆)也是持枪的主要原因 当然 其实我摸枪的时候也有这种感受 但很难让我联想到 我未来为了保护自己的人身财产乃至政治安全 存在需要操枪的处置方式 说白了 即便合法 门槛也太高 成本太大


现实安全问题 只要解决了工具合法性和行为的合法性就没有问题 政治安全问题 即便你有枪也没用 当然这是对正常政治诉求的社会人 如果真的开放持枪 反而是那些政治诉求和行为不正常的人 更容易拓展其在现实中的能力 比如刺杀个民权领袖 公众人物 堕胎医生 或者地方长官 国家总统之类的什么


正常人的维权门槛不会因为工具的改变而降低 反而会因为特殊工具的出现而门槛加高 使用特殊工具自我保护有更狭窄的适用范围和更高的成本 但对犯罪的一方 法律的门槛提高完全无效 工具的优化反而大幅度的降低了犯罪门槛 …… 这到底是安全阵痛 还是久痛而癌变 就很难说了

首先你将禁不禁枪归结为军火商的暴力,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任何合法的可以自由竞争的商品,都不会有所谓的暴力。

如果只是因为有利润就不禁止,那毒品也会泛滥。美国经常有人提议禁枪,但从来都是在议会大比分被反对,造枪商赚的那么点钱远不如肯德基跟麦当劳赚的多,总不见得可以贿赂所有的议员。

至于什么枪壮人胆,纯粹是屁话,如果摸个枪就能兴奋到勃起,一定是个神经病。

最后所谓的门槛问题,打个比方,如果你跟泰森单挑,赤手空拳的话你绝对毫无胜算,泰森毫无顾忌。如果两人都有把刀, 你可能可以伤到泰森,泰森有些顾虑,但如果他在你身上有点利可图,最后你还是会被弄死。 如果你有一支手枪,就完全不同了,泰森即使拿着机关枪也有可能被你弄死,侵犯你所可能付出的代价就大得多。


断章取义了


关于军火商因素 这是我说:“讨论美国的持枪文化,要从历史和现实的综合情况来衡量 远不是一言以蔽之的东西”这一观点的一个例子


至于你把武器文化所带来的心理满足感看做是勃起 这就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原意同样很简单:单从想持枪和玩儿枪的心理出发 就能成为追求持枪的唯一理由 因此 我们以让不让我们玩儿心仪的玩具而评价一个社会制度 这是相当儿戏的


至于泰森的例子 这就属于偷换概念了 从社会普遍意义来说 我们假设的是 犯罪嫌疑人和被害人都是普通人 而泰森是战斗力屈指可数的职业拳击运动员 你把普遍性的对比 变成了悬殊极大地特殊情况 而且假设有能力犯罪的皆为嫌疑人 而采取相互制约的态度


那么 就会出现美国的情况 为了降低美国警察自卫的风险和提高犯罪嫌疑人袭警的门槛


所以 美国警察几乎是有开枪特权的 他们只要能向法官证明:自己有理由判断对方威胁自己的安全 就可以抢先开枪 合法杀人


也因此 美国警察在追凶时看到路旁有黑人青年看着他并掏钱包 于是就开枪打光了所有的子弹 杀死了这名青年 …… 当然这只是缩影 不能以偏概全 只是为了证明 即便是美国 为了提高犯罪分子伤害执法者的门槛 也要采取相应措施保护执法者 那么普通小民呢?


姑且不论这一逻辑能否成立 但从犯罪心理来说 你认为缺乏硬件会成为阻碍犯罪心理发展和判断犯罪风险的依据吗? 如果犯罪分子坚持理性的判断 并且因此放弃犯罪 那么 警察就可以裁员了 这就像斯大林判断理性的希特勒不会贸然进攻苏联 从而使德国陷入两线作战 问题是 希特勒显然是非理性的


还有一种特殊情况需要考虑 即:社会财富可以折合成武器火力 同样 普通小民将主要投资经历放在社会生活发展上 可能只拥有火力很弱的防身手枪 而喜爱枪支或有目的藏枪者 则可能拥有多支火力强大的枪械


所以 即便中国人最终持枪 也不太可能像美国那样 像香港枪会那样 私枪公藏 或瑞士公枪私藏 都是可以参考的模式


中国过去的民兵采取公枪公管 私藏团练 社会凝聚力强的时候 全民皆兵威力很大 但人心散了 就成了社会问题 私造枪支 武斗盛行 以至出现了涉枪涉爆的恶性案件 才有了后来的枪支政策收紧


今天如果真要还枪于民 根据我们的社会现状 也必然是在民兵预备役体系内 以政治建设性而言 还不如义和团 红灯照 不独立 无纲领 亦或者像美国 无组织 无纪律 基本都不会有预想的社会意义


PS:ATF是美国酒精 烟草 火器管理局 毒品归麻醉品管理局(或者叫毒品侦缉局)或药品管理局 美国人分的很清楚 毒品是危害 药品是救人的 而酒精 烟草和火器是有争议的 但无论如何 他们也都不是绝对自由的 而是要接受联邦专业机构监管的


所以 我举例只提到了烟草和酒精 而类推到毒品 是无限的扩大了讨论的范围

23楼yngjysl

有比较,有鉴别,鞭炮和枪支,实际上,都是祸害,理应两样严格管制

谁更有暴力倾向,这还不一目了然吗

所以先交枪。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