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近日,俄国总统小梅同志毅然决然登上了南千鸟群岛,以视察为名,加强对那一片曾经属于小日本的占领,此举一出,直如一块大石砸到深潭去,花飞浪涌。西方震愕,俄国山呼万岁,小日本哀叫几声,偷偷把大使召回就不叫了。反倒是中国,很伟大很可怜的中国,却是议论纷纷,赞者有之,认为小梅不愧英雄本色;闲话风凉者有之,以为是国内斗争之无奈,取悦国民而已;更有一些人,认为他是国际斗争的无奈之举,面对不断涌来的侵害,它俄罗斯能用的手段已没有多少了,不得已才赤膊上阵去动刀子。所有这些纷纷嚷嚷,我对西方的不以置评,对小日本不以理采,对国内的‘冷静’的观察者由它观去,对最后的那一种所谓的‘赤膊上阵之无奈’,却忍不住要多说一两句。

我要说的第一点,是小梅的这种行为并不是什么无奈,而是其国内政策的一贯表现,甚至是其民族品格的一贯表现,俄罗斯民族是一个骠悍的民族,且对土地有一种执着的爱好,为了领土一向是不惜动刀子的。要说明这一点,怕要扯远一点,扯到它立国的时候 。想当初,它刚刚建国的时候,只是蒙古人属下的一个小小公国,但是,从立国那一刻开始,它就没完没了地向四面八方扩张,到十九世纪末,它已由一个鼻屎大的东西变成了领土面积达两千多万平方公里的宠然大物了。数百年的征战造就了其骠悍的民族品格,也使其对领土有自己的独特的认识,不论是普通的国民还是国家的领袖,都把土地看做比其他任何一切都宝贵的东西。还别不信,现成的例子太多了,比方当初斯大林跟中国签友好协约,为了拉拢中国对抗美国,他是什么都给,铁路权不要了,港口不要了,钱也不要了,但就是不肯让外蒙回归,宁肯这个协约不签也不给。再比如普京,这哥们就说过,俄罗斯没有一寸多余的领土,为此他敢在奥运会期一巴掌把格鲁吉亚把翻在地,把原先让出去的土地毫不客气地收回。反倒是中国,大清朝为了结列强之宽心,把数百万的土地送出去;老蒋为了对付共产党,让外蒙自个走出去了;到了现在------,不说它吧。

其二,小梅的这种行为是一种行之有效的行为,是国际社会里最好的生存之道。国际社会的生存之道是什么?就是对当今流行的规则的适应和驾驭。那么当今世界流行的规则又是什么呢?还得从它的主导者说起。主导者是谁?相信没有谁敢说是中国,脑袋正常的人都知道,现在的世界是由西方人主导的世界,西方人在国际社会里流行些什么规则?冠冕堂皇的说法可以很多,但剥开其外衣,你能看到的就只有一个,那就是丛林法则,也就是谁的拳硬谁就有着数。不是这样吗?美国为什么可以横行?以色列为什么可以霸道?都是它的拳头硬。用西方人的话来说,你的手能伸得有多长,你的利益就有多远,这纯属强盗的逻辑嘛!但是,就是这些,却被捧为国际间处事的公理。当然,这种说法现在是不拿到桌面上说了,但私底下做的时候,它们西方人,没有哪个国家不是这样做的。别跟我说什么舆论,舆论只是失败者奈的哀鸣和局外之人的假意慈悲,对结果起不到任何作用,这种事情要找,也是多不胜数,比如小日本占了东北,老蒋就去哀求国联,那时的舆论是一边倒地偏向中国了,但那又如之何?再有近者,当俄罗斯把格鲁吉亚打得满地找牙时,当美国人在伊拉克烧杀屠戮时,舆论也是闹得很凶的,但那又如何?该怎样还怎样,甚至你的拳头硬了,还可以把舆论倒过来,比如南联盟的那个可怜的总统,本身是保家卫国,充满了无限的正义,一朝战败,却落个‘屠夫’的罪名。俄罗斯也算半个西方,相处久了便深谙其道,所以出手既准而且狠,对手对其虽然恨之入骨,却又无可奈何。

其三,也是我要说的最后一个问题,就是领土问题是要动刀子的,得把刀子相向甚至于把刀子插进去。说到这里,我要提一提国内某些人关于小梅总统驾临南千岛的评论了,该评论认为它是无奈之举,是没有其他办法的无可奈何的办法。这种观点认为,维护国家利益的办法可以有很多,有经济的、政治的、外交的、文化的、甚至于哀求的,成千上万,最无奈最逼不得已才拿把刀子去插。这话的确很有道理,唯其有道理,所以听起来才似是而非。不错,以上所有那些手段都可以一定程度维护国家利益,尤其经济和外交的手段,用起来俏无声息却效果斐然,见着就很爽,中国添为没有骨头的经济和政治大国,这方面用得尤其多,也很见效,比如印尼喜欢杀华人,拿一堆钱在它前面晃:你不杀人我就给你钱。大钱砸下去,现在果然不杀了;比如欧洲人说中国人权不好,一大堆定单亮出:你不说我坏话我就帮你买很多东西。大单送到,话果然就收回了。只是,些许手段,它所能维护的,只是利益之一时,或者是些小小的利益,核心的利益,它能维护吗?领土关乎命脉,那是以命相博的,你要多少钱才能把命买到手?或者叫几个漂亮的小妞去人家面前几些脱衣舞,搞些年谓的文化活动人家就答应?再不然就请些老大去劝说?又或而搞些什么小动作?什么东西能够大到让人把命都不要了?

我把土地等同于生命,于现在这个时代来说,那是不能说没有道理的。当今时代,人口越来越多,技术越来越发达,不能开发的地方几乎可以说没有了。能开发它就能在那里或者靠那里生存,那便是生存的空间,那就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生存的命脉,由此也就再宝贵不过了,如此宝贵的东西,如果不动刀子,你能拿什么去换?你的刀子磨得利,打你不过,便不敢惹你,或者你敢干动刀子,别人爱惜性命,不敢惹你也未定。俄国人正是有非常利的刀子而且又毫不客气地使用,所以它要小日本的北四岛不论怎么搞,小日本愣是不敢哼声,因为它知道,这种人是碰不得的,碰到会死得更惨,两害选其轻,忍吧,忍忍就和谐了。反观中国,习惯于‘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不论怎么搞都没事,打你个半死,你还送人手工钱,不欺负你还欺谁?

所以我认为,虽然咱们中华习习惯于讲什么礼仪,讲什么与人方便自己方便,自不必去学俄国那样侵略成性,侵略人家当然是不好的。但是也别把人家说得一无是处,如果因为反对侵略而走向另一个极端,别人都拿着刀子来割你的肉时你还笑脸相向,到头来只会是一匹猪,结果就是注定要被人吃掉。别老把打仗想得太坏,打起来当然会造成很多损失,但必须要打你去把头缩在裤裆里时,最终损失的只会更多。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