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民主党带领下的这艘日本巨轮似乎在迷失方向。从鸠山政权在美驻日普天间机场搬迁问题上“不留余地”而弄得的灰头灰脸,到菅直人内阁在钓鱼岛水域扣船抓人引发的中日激烈对峙,再到俄总统视察南千岛群岛之一国后岛带来的日本单方面的日俄紧张,日本外交的日子并不比中国好过多少。从小泉时代的中日交恶,到安倍、福田、麻生时期的中日缓和,再到如今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横生事端,遏制中国似乎就是日本对华的主线。但这条主线带给日本的是什么呢?是方向迷失?如果是的话,那么日本的“正航向”又在哪里?

外交向利益看齐

外交是服从和服务于基本的国家利益的,国家利益从根本上决定着外交道路和外交形式的选择。好的外交推动着国家利益的实现,而好的外交则看其成效如何,即是不是有力地推动了其国家利益的实现乃至有所发展和扩大。

日本基本的国家利益在于其世界大国特别是政治大国的实现。而这一目标是以日本经济低迷为代表的国内问题的解决和正常国家身份的恢复为前提的。日本的外交必须服从于这些目标,并以这些目标的实现程度作为检验自身正确与否的标准,进而加以修正、调整和完善。

遏华,难圆的梦

以广场协议日元大幅升值为分水岭,日本经济开始“自我迷失”。而与此同时,一百多年来一直为日本所俯视的中国却抓住经济全球化的机遇,在与日本相对应的20多年里保持着惊人的增长,综合实力与日本不断拉近,直到不久前作为实力象征、“专属”于日本的GDP世界第二宝座“让与”中国。逃避现实的人,总爱迁怒于别人,将自己的不幸归罪于那些其他看起来幸福的人。日本的心态变得微妙,中国越来越被看做自己的敌人,遏制中国成为日本历届政府心照不宣的“ 惯例”。原本用于对付苏联的“日美同盟”重焕生机,跟着美国成为日本外关系的基轴。而美国也只是日本“放开手脚”的底气来源和信心所在。美国不仅是日本的护身符,还是日本的救生衣。

可问题是,美日联手真的能够遏制住中国吗?日本至少是这么认为的。或许单靠日本自己不行,但有了美国,希望就大增了。苏联都被美国搞垮了,难道还搞不了实力远逊苏联的中国?尽管冷战时期,以1971年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地位的恢复为标志,宣告美国对华遏制的破产,但事实上美国并没有全力对付中国,甚至从70年代初到80年代中期,中美还结成了准同盟。因此,中国突破美国的遏制,不是因为美国不能,而是美国没尽全力罢了。但是,如果美国今天尽全力,就一定能?也未必。毕竟,今天的中国不是当年的苏联,如今的美国非当初的美国,中国也不是那时的中国,现在更不是彼时的冷战期。

首先,苏联的败北,美国可能是最大的赢家,但苏联并不是败在美国手中,而是败在苏联自己手中。苏联的失败,是苏联模式社会主义的失败,高度集中而僵化的政治经济体制根本上违背了马克思主义实事求是、与时俱进的理论品质,扼杀了社会主义的活力源泉。苏共,也蜕化成了新的权贵,抛弃了人民群众,不败也难。而在邓小平带领下一路走来始终在探索中国自己发展道路的中共则充分吸取了苏联的教训,更富灵活、变通、创造性,进取、务实、时代感。随着十四大“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经济体改革目标的确立,中国迈出的步子更大了,决心变得更坚定了。以日本率先取消对华制裁为突破口,中国经济在经历短暂困难后重新走上了高速增长之路。这是与苏联最大的不同。其次经过30年的发展,中国有了长足的进步,国力有了巨大的提升,同美国的实力差距比当时小了很多,抵御外部冲击的能力有了重大提高。再次,美国在数场战争后,严重透支了自己的力量,加上金融危机更是雪上加霜。虽然潜力犹存,但恢复之路艰难,再回巅峰时刻已是不可能,今日的地位,相当程度靠他国支撑。尽管军事实力依旧独步天下,但经济上的不济注定不能持久,如果不加节制必将进一步损害本已疲弱的基础。最后,今天的全球化是遏制实施成功的最大不确定性因素。经济多维度的相互依存,全球性问题合作解决的不可或缺,中国巨大的消费市场、较为完善的基础实施、素质不断提升的劳动力、平稳的社会秩序、开放的国民心态、诱人的投资收益率,以至于中美彼此之间“脱钩”的代价是如此之高昂。

所以,时代的变迁、力量的消长、共同利益的扩大、相互依存度的提升,美国并不能发挥日本所期待的作用。美国出来不会为别人火中取栗,只会挑拨离间、玩弄平衡、坐收渔利,这一点历史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更何况,美国对日本并不完全放心,日本只会是日本,永远不会是英国,也不会是英国。

以华为敌,损人不利己

其实,日本今天在经济、外交领域所面临的困境,除了其政策不当、应对乏力,某种程度上也是面积狭小的发达国家的共同难题,在金融危机后这一问题更加凸显。工业化高峰的逝去,随之而来的是人口老龄化的加速、社会整体活力的下降、传统产业不断增大的来自新兴国家的冲击以及新兴产业、新的经济增长点的尚未确立。加之国内市场狭小、资源不足,被迫更多地依赖外部市场(尽管可会培养竞争对手)尤其是以中印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因此处理好与他们的关系则倍显重要。

然而,遗憾的是,日本对这种“大趋势”并没有清醒的认识。日本对自我文化梳理的缺乏与自我为中心的战争历史观掩盖了日本真正的国家利益所在,以狭隘的民族视野和陈旧的冷战思维看待中国的崛起,对中国的善意置若罔闻,反而是在美国的挑唆下步步紧逼。结果与中国交恶,招致中国的报复,把在华的机遇 “让”于别人(包括美国)。日本收获了美国的微笑,却无助于困境的解脱。困境依旧,政治大国之梦越发模糊。

对华外交,需要务实

这次中日对峙,表现最活跃的非要日外相前原诚司莫属。涉华问题的连续强硬表态,不仅在国内赚足了人气,还受到”东家”美国的青睐。有人说,前原的目标直指首相宝座,对华强硬是在为其首相之路铺路。但是强硬毕竟不能当饭吃,即便当选首相,这样的首相也只会是短命的首相。治国不仅需要政客,更需要的是实干家。在日本更大程度上有求于中国的今天,对华强硬只会自挖墙角,把日本推向更加困难的境地。虽然日印关系也在加强,但远水解不了近渴。日本对印度文化、市场的了解,远不如对经营多年中国的熟悉,投资中国的便利远远高于印度。印度取代中国,至少在短期内是不现实的。日本经济继续恶化之时、民众由希望转失望之时、日在华工商业集团利益受损之时,也将是前原“首相”下台之时。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尽管对中日关系如何友好不抱希望,但起码的正常国家关系是应该而且可能的。为了日本的国家利益,日对华外交必须务实,必须改变蛮干、横冲直撞,在对华、对美关系上须要有一个平衡。

总之,日本的外交尤其是对华外交确实是在迷失方向。日本外交能否迷途知返、恢复理性、回归正轨,将是关乎21世纪日本国家命运的严峻考验。

济南大学 罗肖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