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福布斯中文网日前发表文章,题为《下一个超级大国是印度,不是中国》。文章摘编如下:

中国已经苏醒。正如前人所料,中国的经济增长震惊了世界。红军有云,数量自身就是一种质量。如今的中国正在做一件史无前例的事情——将大约一半的GDP用于投资。逾200年的经济经验显示,过度投资导致泡沫,并终将以可怕的崩溃收场。但中国一以贯之地颠覆了所有这些末日预言。

诚然,前行的道路上也有颠簸:中国经受了一些风暴的洗礼,一些小泡沫也被刺穿了,但所有这些都不能称为史诗般过度投资所导致的史诗般灾难。实际上,现在我们应该承认一个事实:要么传统的经济理论将被改写,要么中国终将崩溃。二者不能共存。

我愿意掏出一半的赌注,压中国终将打败传统理论。我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中国的投资规模是前所未有,亦是未经考验的,中国或许已经重新定义了资本支出的“逃逸速度”。通过向基础设施(而不是工厂)投入如此巨额的资金,中国或许已经逃离了“低门槛的引力”。

大型工厂创造浪费,而大型基础设施,特别是有助于民生的社会资产,则赋权于民。单凭你活动的庞大规模或许就足以掀起浪潮,让置于其间的所有人,所有事物都一同浮起;一种全新的“潮浪投资”模式可以大幅提升整片海洋的水位。

印度的结构不可思议地成为了一个“有希望的”经济体的原型。远超一半(近58%)的GDP被10多亿印度人民消费掉了,政府消费了另外11%的GDP,由此给予了印度一种曾经改变美国、英国、德国和日本等国经济的内生增长力量。光是8亿人构成的农村经济就消费了4,250亿美元。

这一幕发生在农业份额持续下降、制造业持续上升、服务业产出已经超过GDP一半(这又是一个颇具吸引力的经典组合)的背景之下。虽然印度需要提升制造业比重,进一步降低农业比重,但目前的大方向是正确的。

像中国一样,印度将GDP的近40%存储了下来,但其中的大部分储蓄源自家庭。这一点跟中国大相径庭:采用可疑会计手法的国有企业对储蓄总额的贡献度远大于家庭部门。自1991年以来,印度单位GDP能耗一直呈下降趋势。中国单位GDP能耗比印度足足高出了3倍。

私营部门是印度的经济主体,国有企业在经济总产出的比重尚不到十分之一。印度的股票市场始建于1875年,是亚洲最古老的股市,或许也是世界上数字化程度最高的股市。大约40%的经济部门参与全球贸易(出口和进口)——这一比重不是太高,可以使印度免受世界经济危机的影响;但这一比重也不是太低,足以维系一个开放、竞争性的经济体。印度卢比对世界主要货币大体上是浮动的,而人民币却因中国人为压低币值而正受到国际社会的抨击。

需要警惕的一点是,印度的政府预算不够强劲,公共债务高企不下(约占GDP的80%)。但如果按照亚洲的尺度来衡量,高度脆弱的美元贷款额度却是微不足道的。作为世界上最年轻的国家,印度的人口状况正处于一个非常健康的水平上:大约5亿印度人在25岁以下,进而给予印度其他国家所不具备的“人口红利”。

印度是一个典型的教材案例。如果200年的经济理论是合理的,那么印度将注定成功创造一个美国式或日本式经济奇迹。现在,让我们继续将物理学融入经济学,印度的增长就像是“波浪理论”:靠近震中的波浪纤细,密集,看起来真的很小。但当它们向外扩散时,它们获得层叠式力量,产生出更大更强的同心涟漪。这或许正是印度的模式——微变化获得能量,撑起一个传播繁荣的气球。

但我依然不敢将超过一半的赌注压在印度身上,因为我们正处在经济史上一个重要的十字路口。用股市的行话说,中国是“高贝塔系数股票”:它可以带来非常高的回报,也可能像一块石头那样沉下去。印度是“防御性股票”,它或许不会一步登天,但也不可能从其现有位置下降太多。

如果中国攀上巅峰,它将迫使经济学教科书重新改写。如果印度登上峰巅,它将进一步加强传统智慧的力量。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