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1月第二个星期将在汉城召开的二十国集团会议将世界上负债最多的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和日本,以及世界上最大的国际储备持有者俄罗斯、欧洲央行、沙特阿拉伯、印度尼西亚、韩国、中国、墨西哥、巴西、阿根廷、南非、土耳其和澳大利亚聚集到了一起。

对汉城会议的另一个解读是,它将老的七国集团(美、日、欧、加)和新的七国集团(金砖四国、印度尼西亚、土耳其、韩国),以及欧洲央行和澳大利亚等重要的国际力量聚集到了一起。

要想达成协议,就必须达成共识。而从一开始就存在着似乎无法解决的三大争论轴心。二十国集团的问题和气候变化大会上一样:老七国集团成员之间存在不和谐音,老七国集团和新七国集团之间也存在不和谐音。当然还有欧洲国家的问题。10年内,如果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成为现实,美国和欧洲的年均增氏率分别为2.4%和1.6%,东亚和南美分别为8%和6%,那么老七国集团在全球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的分量将与新七国集团相当。在这种情况下,欧洲在全球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的比例将大大减少,世界权力结构也将截然不同。

三大争论轴心是:强劲和可持续增长的框架;国际金融机构的领导权;金融监管和金融稳定委员会的作用。老七国集团成员间在第一个问题上存在分歧,美国执行的是反周期政策,而欧洲恰恰相反。

国际金融机构的领导权一直是一个争论的话题。美国的否决特权和由老七国集团内部协议任命执行领导人的选举体系仍然保持,世界银行行长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分别由一名美国人和一名欧洲人担任的协议也继续有效。这是北方和南方的分歧所在,并且没有解决的迹象。投票权的分配仍然没有反映出已经发生的变化。

最后是金融监管问题。作为世界上最大的金融中心所在地,美国和英国都反对监管,这是一个冲突点。

按购买力平价计算的国内生产总值为依据,如今的世界前七大经济体分别是美国、中国、日本、印度、德国、俄罗斯和巴西,而老七国集团仍然在充当权力的主人。另一方面,所谓的金砖四国显然努力要在国际金融机构中体现出自己的力量。西欧不愿退出作为西方发展中心的历史,美国不愿放弃拥有否决权的霸权角色,日本不愿放弃保持了几十年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新兴经济体也不愿放弃推动更有利于自身利益的国际体系重组的权利。也就是说,未来国际经济关系中的冲突将多于合作。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