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点击阅读更多国人海外见闻

初到阿尔及利亚的时候是一个傍晚,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把我都坐得迷迷瞪瞪地,到营地一看时间居然是4月1号。我从车上下来刚想去取行李,突然一条很大的黄色的大狼狗向我冲了过来,当我完成下意识的一个愣神,平静了一下心态查看四周有没有木棍、瓦块好借以防身时,它已经冲到了我的跟前,我刚想抬脚,就听接我们来的办公室郭主任说:“别怕,汉斯它不咬人。”果不其然,它急速的向我冲过来,到我身边后迅速减速,然后仅仅是轻轻地闻了闻就走了。后来我跟好多同事讲,那天汉斯冲我跑过来,啥话也没说。后来渐渐才知道郭主任的话说的也许另有深意,因为汉斯从来不咬中国人,即便是从来没到过我们营地的中国人,见了面也就是闻闻招呼都不带打的,但是一旦有阿尔及利亚人进入营区它便立即毫不犹豫的冲上去,唯一的例外是那个在我们食堂帮忙的阿拉伯女工。时间一长那些给我们开车的阿拉伯司机,还有给我们站岗的国民自卫队员,甚至是当地宪兵队的宪兵都知道了中国人营地里有条叫汉斯的狗,专门捡咱们阿拉伯人咬,于是有天晚上当人们听到一阵狗的撕声裂肺的惨叫后跑出来时发现汉斯已经躺在地上了,身子下面全是血。汉斯的被人结结实实的刺了一刀,那伤口绝对是枪刺刺出来的。大家立即想到那些国民自卫队员们手里的中国制造的56式半自动步枪头上的明晃晃的家伙,接下来便是理论、争吵,人们都想为汉斯讨回点公道,但是那些国民自卫队的人就是不承认,最后我们的翻译给他们留下了一句话:汉斯是条狗,请你们记住。

老于刚到这里的时候这个营地还没建起来,人们只能临时住在艾里赞城里,荒草地上推土机推一刀就会出来好多蝎子,有时候蝎子会在人们中午吃饭时爬到脚上,稍不留神就会被狠狠得蛰一下,于是大家就把塑料袋套在脚上,吃饭的时候要时不常的跺几下,美其名曰:敲山震虎。早上到营地临时办公室的木板房子里坐下前一定仔仔细细的把房间的各个角落仔细的查看一遍,把潜伏起来的蝎子消灭掉,因为翻开图纸或者拉开抽屉的当下突然有一只毒虫跳出来是件让人极端恐惧又厌恶到恶心的事。老于最有心了,下午收工他就地捡根木棍挑了大个的蝎子弄回去泡在白酒里,自己美滋滋的说这个能治关节炎,放在国内还真不好找哪。庞大的预制车间在大家的努力下一天天的朝着预期大踏步前进,人们最为烦恼的不是四处乱跑,不分就里乱叮乱咬的蝎子;不是搅得大家睡不好的阿尔及利亚蚊子;不是夏天里高达40摄氏度的酷暑;更不是当地食品蔬菜的无滋无味,而是晚上经常丢东西。虽然换了好几个值班的阿工但是东西该丢还是丢,人们有时候在饭后谈到阿拉伯人信仰***教时就会谈到偷东西这件事。在***教旨里面偷窃是件非常可耻的事情,但是那些人还是禁不起第纳尔的诱惑,时不常的过来光顾一下,捎带着弄走点电缆、水泥、汽油,水泵、甚至是小型发电机之类的东西。后来项目部决定中国人提前住进去,老于就是先遣队的队长,住进营地的第三天,老于到首都阿尔及尔出差买回来一条黄色的小狼狗,并用自己最健壮的阿工的名字命名了它:汉斯。

营地建好后老郭被任命为办公室主任,除了办公室的工作他还得负责整个营地中国人的吃喝拉撒。有一天艾里赞的宪兵队长通过翻译通知他应该把中国人营地的狗处理掉,因为它妨碍了国民自卫队员巡逻,否则请中国人自己找保安公司请保安。但是营地是这样布局的,中国人的生活区最靠内,自己有一个独立的院落,中国人营区的外面是预制厂,而国民自卫队的人住的房子就在外面,是为了方便他们到预制厂巡逻。咋办呢?拴起来吧,大家一致这样决定。一段时间以后,大家发现食堂又开始丢东西,从几板鸡蛋到保存在冰箱里面的牛羊肉最后到成袋的大米。后来的一个月朗星稀的晚上当国民自卫队员阿希德手里拿着四板鸡蛋从中国人的食堂里兴冲冲又有点紧张的走出来准备拿回自己在中国人院子外面的房子时,突然一条久违了的黄色身影从他的后面冲了上来,然后死死的咬住他的散弹枪的背带,半夜三更汉斯的狂叫声把大家都闹醒了,然后就是几束手电的光照在阿希德惊恐又显极度尴尬的脸上,当时他正一手托着四板鸡蛋,一手拼命从汉斯嘴里拽散弹枪的背带。这时候老郭走了上来,喝退了汉斯,然后轻轻的拍了拍国民自卫队员阿希德的肩膀用不怎么熟练的法语加阿拉伯语说:兄弟,以后想要鸡蛋白天来找我。

汉斯被刺的头几天人们都非常的气愤,经常有人说起鸣不平的话,渐渐地几天过后人们也就淡忘了,再至于后来奄奄一息的汉斯是自己爬走的还是因为有人嫌一条半死的狗在院子里碍眼让人弄走的不得而知,反正它是失踪了。人们也说了起来,但是工作繁重的大家又有谁愿意浪费自己宝贵的时间去想一条狗的去从呢。国民自卫队还是撤走了,我们自己花钱找的保安公司雇佣保安,这对大家来说是件轻松快意的事情,因为从他们走的时候起我们再不用为了给他们让座而挤在车的后排甚至不得已去做大厢了,我们再也不用每天花费很多时间去等他们接他们了,我们再也不用担心有人会趁着某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潜进我们的院里拿我们的东西了。一个月后人们已经从内心里确认它已经死了或者是已经忘记了自己曾经养过一条名叫汉斯的极端忠诚的狗。是啊,汉斯毕竟是条狗啊。

后来我休假回国,然后又到另一个新工地,大家看到这里不明事理、不分亲疏的阿拉伯狗不管哪个哪个乱咬一气时不禁想起了汉斯,唉。。那可真是条好狗啊!

=====================================================

你在国外有过什么有趣的经历,国外民众的生活到底是什么样,你是否遭遇过安全、歧视、饮食、文化冲突等各类问题呢,欢迎参加本次铁血网“中国人在海外”主题征文,向我们介绍世界,让世界走近我们。本次活动由“心在遥远”行者梦野先生特别提供奖品赞助,奖品为《走遍中美洲玛雅五国》一书。

点击查看活动详情

梦野《走遍中美洲玛雅五国》签名版精彩抢先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0/11/8 16:47:39 被小编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