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1月2日,我接到了各国不少媒体记者的电话,不管是英国人还是中国人,美国人还是韩国人,电话里的那个人都或多或少带着一种“同情”的口气,向我咨询:“加藤,日本刚刚召回驻俄大使了,日本最近面临领土问题不少,你作为普通日本人,怎么看待当前的形势?”

1日,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在结束越南之行后的回国途中登上了北方四岛(俄罗斯称南千岛群岛)中的国后岛。这是俄国家元首首次对北方四岛进行视察。日俄之间的“北方四岛”与中日之间的“尖阁诸岛(中方称钓鱼岛群岛)一样,都是战争留下的后遗症。前者是由俄国实际控制,对此,日方提出异议。后者则是由日本实际控制,中方提出异议的。

我明显感觉到,“外国记者”们夸大了此次的“召回”。正在中国国内饱受争议的前原诚司外相2日下午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为了倾听事态,了解背景,菅内阁决定让驻俄大使暂时回国一趟”。这是菅直人首相、仙谷由人官房长官这一把手和二把手同意过的应对措施,而不是前原外相单方面的决策。

这次“召回”的目的不是为了表示“严重抗议”,而是“为了了解事态”,用日文讲是“一时归国”,即暂时的回国。前原外相明确表示,“俄罗斯对日本来说是重要的国家。我们努力解决领土问题并签署和平条约,尤其在经济方面加强合作的发展方向从来不变,以后也不会变”。从我对前原外相本人的了解,基本可以确定,此次召回措施是软性的、暂时的、温和的。

梅德韦杰夫总统出席11月中旬在横滨举行的APEC会议的计划暂时也没有发生变化。看到日方“点到为止,有所保留”的应对措施(而不是对抗措施),俄国方面也暂时没有打算召回驻日大使。2日,俄国外交部对日方暂时召回大使一事也冷静地回应说,“不成问题”。

今天(3日),日本驻俄大使河野雅治回国,将与菅、仙谷、前原三位大员和外务省官僚进行沟通,研究接下来的战略态势。不过,我个人认为,日方不会做出强烈反应,理由有三:一,北方四岛由俄方实际控制是客观事实,日方本来处于劣势;二,菅直人首相的支持率急速下降,其重大原因之一是没有把与中国之间发生的撞船事件处理好,再次面对着领土问题,菅内阁不得不先观望形势,后慎重处理;三,日本即将主持APEC会议,在此之前不愿意在对外关系上找麻烦。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围堵”日本的领土风波确实纷纷发生,同时,东北亚地区的地缘政治也正在描绘出有趣的权力格局。日、俄、中、美之间的“领土博弈”重新登场,直接影响着各国在本地区的国家利益,深刻考验着各国对本地区的战略考虑。

俄国总统梅德韦杰夫明显是占了中日摩擦的便宜,搭了中国对日强硬外交的便车。他之前从迎合内政、选举的角度宣布“近期一定访问北方四岛”,上次访问中国的时候也与国家主席胡锦涛就在领土问题上共同应付日本达成了战略默契。

日俄在“北方四岛”问题上的立场暂时不会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只好维持现状。俄国通过此次强硬措施进一步把“实际控制”既成事实化。但梅德韦杰夫明显是得分的,政治家与专栏作家一样,永远只是为任期(周期)负责任。即使被历史学家写成“伟人”的政治家,所有人当时是从在自己任期内能够取得多大政绩这一点来决定政策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