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认识老兵口中的越战八

30多人的主力排。冲出鬼门关的就那么7。8个。还全都挂彩。排长是最后到的。右臂被弹片削去了一片肉,血就顺着袖管一路滴下来。看到一排人被打的没剩几个了。他再也控制不住,抱着连长像个孩子般哭了起来“我一排的兄弟啊~~~~”是啊。我一班的兄弟啊!我也把他们全都仍在稻田里了。打下346后我找到了我的副班长王全柱。两发高机弹击穿了他胸前的子弹袋,打爆了弹匣里的子弹,穿胸而出。炸裂的弹匣碎片撕开了他的胸膛。这个从陕北黄土地,从革命圣地延安走出来的农家青年就以这样一种悲壮的方式牺牲在了千里之外的越南,倒在了亚热带丛林中的一片稻田里。

是老鬼替我包扎了腰间的伤口。打完仗后我再没看见过他。听说他去了13军当了侦察参谋。时至今日,我坚持认为没有他当初猛推我的那一掌,我决不可能活着冲出那片稻田。“当时我是真没想会活着回来。悲愤,自责,内疚全堵在你心里,人都快炸了!仗打到那份上人就不怕死了。有那么多好兄弟陪着你,死了也不寂寞。”

现在我们基本摸清了346的大概情况:越军的确换防了。3天前换的。换下来的杂牌在村里几乎被我们全歼,换上去的正规军也重创了我排。双方算打了个平手。山头的越军兵力至少不下一个排。重武器就不说了。“千算万算,就是没有算到他们会换防。形势严峻了!346还没打我们就少了一个排。攻守比例还不到3:1。连长眉头紧锁一支接一支的抽烟”。接下来步谈机员的报告差点没让连长背过气去:和营部联系不上!这下是真麻烦了。炮火支援是没戏了。什么叫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就是。884电台的范围就10多20公里,还是在平原。我们翻山越岭一整夜信号早没影了。小李子徒劳的呼叫着营部。指导员急了抢过去亲自呼叫,可耳机传来的还是令人沮丧的嚣叫声。炮火是指望不上了。可346必须要拿下来!

我连攻击地距山顶400米左右。山势平缓。一条羊肠小道从山脚蜿蜒而上。山坡上长满了半人高的飞机草,有利于我们隐蔽接敌。原作战计划是突袭。现在没这可能了。强攻!是我们唯一的选择。2排主攻。3排策应,并适机从右翼迂回。没有炮火支援。这就需要我炮排的直瞄火炮要尽可能的抵近敌前沿射击。打掉敌重火力,特别是那挺高机。它将是我连冲击道路上最大的威胁。22岁的刘副连长坚持由他来带主攻排:“指导员有家,有老婆孩子。我家里仨兄弟,少我一个不少。连长,2排我来带”。没有豪言壮语,没有华丽的词藻。“主攻排必须由连级干部带这是我军的传统。谁都知道那是最危险的,因为你得冲在最前面。《高山下的花环》你一定看过吧。靳开来和赵蒙生争着带主攻排的那一幕和当时我们的情形是何其的相似”老兵唏嘘不已~~~电影里小北京遇到的臭弹我们也不幸遇到了。现在伪劣产品算什么?那时就有了。直接要你命~~~老兵愤愤不平的说道。

定下来了。指导员带3排。在排长的要求下连长同意我排(实际上只剩一个班)随炮排行动为其提供火力掩护。没有谁能比我们更渴望战斗了,尽快打下346我们才可以去救还躺在村里的伤员。全连人手严重不足,只要不是重伤的都得上。两个侦察兵一个去了3排,说实话我很高兴看到老鬼还和我们在一起。有他在心里多少踏实点。

连里重新配置的火力。连长放心不下,亲自部署了迫击炮和两挺重机的位置。特别是重机枪,做为全连唯一的重火力。关键时刻千万不能哑火。连长把刘副连和2排长叫到身边叮嘱道:“直瞄火炮和重机打掉敌重火力。迫击炮将轰击敌表面阵地。你们要尽可能的接近敌前沿,冲上去的同时要发挥手榴弹的作用。把敌人堵在坑洞里就好解决了。你们冲击时不能犹豫动作一定要快!”打下346的关键是协同。迫击炮一延伸你马上就得冲上去。不能给越军喘息之机。我连长途奔袭,所携弹药有限。尤其是炮弹,只能提供一次攻击的火力支持。

留给我们的只有一次机会。孤注一掷!一击必得!!

都准备好了!我排在半小时内将迎来了第2次战斗。考验全连的时刻即将来临!子弹已顶上了膛。枪刺发着惨白的光。我们半跪在地上蓄势待发。战争的车轮把两拨20出头的青年同时带到了346着个毫不起眼的山头。两股力量不可避免的将在这里相撞。连长表情凝重的环视着他的将士。指导员手指山头掷地有声:“~~~~前方就是346高地,祖国就在我们后面。我们一定要用非凡的勇气和无畏的精神夺取它~~~~~”。这时候已经不用指导员动员了,所有人都脸含杀气,目露凶光,就等一声令下了。

是的。祖国就在身后!正看着我们。看着她的热血男儿即将为她冲锋陷阵,浴血博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