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学中国游击战打击塔利班 对手称看论持久战

美军学中国游击战打击塔利班 对手称看论持久战

美国士兵与阿富汗妇女

美军学中国游击战打击塔利班 对手称看论持久战

遇到嫌疑犯,美军要为他们拍摄照片,搜集指纹、眼纹。

19世纪英属印度总督寇松把阿富汗比作“鸡尾酒”,他说,“阿富汗的战略位置让全球帝国、区域强国和众多邻国都要来搅和一把。”不过,对战场上的士兵而言,这杯“鸡尾酒”满是泥土、血泪的味道。

美国人有技术,我们有的是时间。我们一代人打不过你,我们的儿子接着打,我们的儿子死了,我们的孙子还能打下去。”

“我不喜欢毛泽东,但我得研究他的游击战术,那对我们对付塔利班非常有用。

2010年11月,阿富汗战争进入了第109个月。过去5个月里,阿富汗的每一天都在改写美军军史,刷新着美军参战时间最长的记录。就在今年的6月7日,阿战超越了越南战争104个月的纪录。

战争没有丝毫结束的迹象。美国军人源源不断来到这个小国。美国总统奥巴马则在犹豫着是否该“赌注加倍”。他听不到阿富汗的爆炸声与枪声,即便那些声音越来越密。

美国人有技术,我们有时间

战争是什么?

战争是突然出现的一枚手雷,一声轰然巨响,还有脚边的泥土瞬间溅起的几朵土花。塔利班用这种方式证明着自己的存在,阿富汗的战斗常常是这么打响的。

北约部队已经武装到牙齿,但在这里,老式的AK、粗糙的火箭都能成为这支天地一体的现代化军队的麻烦。最大的麻烦制造者是路边炸弹,迄今65%的美军伤亡都是它造成的。

下士马克斯威尔向第一次出现在101空中突击师营地的中国记者,炫耀着他的嗅弹犬,“如果少了它,我们得多吃好多炸弹。”在过去三个月,他的嗅弹犬发现了15枚炸弹。

26岁的副连长托德·威弗尔中尉很不走运,他巡逻时嗅弹犬因故未能随行。结果,一枚自制炸弹在他脚下爆炸,一声巨响过后只剩下了一条腿。

路边炸弹五花八门,威力从几公斤到四五百公斤TNT当量不等,有用苏军留下来的旧炮弹、地雷改造的,也有用煤气罐、高压锅、汽油桶、饮料瓶制造的,装上炸药,混进钢珠、铁钉、建材边角料,接上引信就成。至于引信吗,可以是简单的机械杠杆,也可以是一部手机。隐身战机、巡航导弹也对付不了这些“路边杀手”。毕竟,如果你真想有效控制一个区域,就必须用人去占领。

驻阿美军把所有的“悍马”都换成了M-ATV(防雷抗袭击全地形战术车),这有效减少了伤亡,但却无法杜绝悲剧。不久前,一辆北约防爆车在阿富汗东部被炸翻,车上8名军人全部死亡。路边炸弹此起彼伏,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北约拆弹专家说,“从营部到最近的基地直线距离也就是2300米,我们战车分队一个星期内遇到了不少于5枚自制炸弹。”

根据专门统计美军战争伤亡的民间机构“伤亡组织”提供的最新数据,驻阿联军截至今年10月5日总计阵亡2130人,其中美军1315人,英军339人,其它国家军人476人。据一位法国外籍军团华裔士兵嘉风的战地日记,遗尸阿富汗战地的北约士兵虽然只有两三千人,但是西方社会可能要多出几万伤残人士。不过,这在媒体上是看不见的,北约只公布阵亡人数。

驻阿联军充分吸取了苏军的教训,这里至今还留着曾经的“陆战之王”T-62的坟场,联军尽可能避免在山区打地面战。

一名自称当年曾在潘杰西河谷与苏军坦克作战的塔利班游击队长介绍说,“再先进的坦克进了兴都库什山都会成靶子:一个有12辆战车的苏军坦克分队夜里进入谷地,我们打掉他们首车和尾车,然后居高临下像打猎一样射杀他们。等天亮之后,整个分队没剩下一个活人。”

坎大哈省是亚洲有名的葡萄产区,葡萄林也是威胁。“塔利班很想把我们拽进坎大哈这样的绿色地狱。一到晚上有人顺着葡萄园就过来了,或者在你巡逻的路上,或者在你门口。”101空降师一位连长坦言,有人就在自己阵地踩上地雷。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美国人有技术,我们有的是时间。”加兹尼省塔利班指挥官沙阿,道出了阿富汗民风坚忍。“我们一代人打不过你,我们的儿子接着打,我们的儿子死了,我们的孙子还能打下去。”

阿富汗战争的“中国秘笈”

“我们看《论持久战》!”聊起塔利班的军事秘笈,沙阿的回答让人意外。沙阿36岁,普什图族,留着大胡子,他是美军在加兹尼省的克星。

这不是秘密。美国中情局特工透露:“我们确实研究过中国兵法,因为我们的对手也是如此。”

沙阿他们的战术总结出来,就是“打了就跑”、“隐蔽接敌”、“精心设伏”、“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等等。“联军一来,有机会就打他一阵。如果一看来者不善,我们立马就把武器藏好,以合作者的身份欢迎他们。等他们一转身,我们又可以操枪干两下!”沙阿说,“我很自豪,因为我们能跟43个国家的军队较量。”

“塔利班跟我们就隔两堵墙。天一擦黑,就不知道会从哪冒出来。”101师的士兵怀疑塔利班修了地道,因为只要美军武装直升机一露头,袭击者就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以至于101师副连长巴伯科克中尉见到中国记者,就一本正经地恳请中国记者把《地道战》拷给他们,“我回国后找个懂中文的士兵给我们好好讲讲。”

“我还真要拜你们中国人为师呢,因为部署到阿富汗的美国军官至少要读12本书,其中有关于***教内容的,有当地普什图民族特点的,有阿富汗历史与传统的,还有就是毛泽东的《论持久战》以及相关的人民战争、游击战理论。”巴伯科克中尉很坦率地说:“我不喜欢毛泽东,但我得研究他的游击战术,那对我们对付塔利班非常有用。”

塔利班在核心村落都修筑有据点和地道,还在几乎所有的村舍中布设了饵雷,在村外设置了雷场,加上这些村落四周遍布乔木、葡萄和蒿草,这些都是打游击战的绝好条件。

与执政时代砸电视、禁手机、关影院做法不同,如今的塔利班不再排斥新通讯技术,塔利班指挥官古拉卜说,“宣传战是等同炸弹和子弹的重要圣战武器”。塔利班开设了众多的网站,开办电子杂志,通过手机短信进行政策宣传,甚至还设立了宣传部。总能让塔利班发动袭击的消息第一时间内传给全球的主流媒体。

“他们的效率很高。”普什图族长老哈米杜拉告诉记者,“美国政府刚刚承认驻坎大哈美军士兵枪杀3位阿富汗平民,谎称是打死塔利班的丑闻,塔利班宣传机构就已经将其制作成DVD在当地集市和清真寺中广为散发!”

塔利班深知争取民心的道理,他们在当地苦心经营多年,因而民众对他们的支持成了对付美军最有效的武器。一旦美军开来时,他们有能力让全村、全镇居民一逃而空。塔利班的战争策略是,让民众远离美军和阿富汗中央政府,采取“坚壁清野”的战术逼迫对手最终离开。

这让阿富汗政府感到尴尬,9月18日议会投票当天,扎里区民众几乎没人参加投票。一位北约拆弹专家说,“塔利班越来越擅长心理战了”。

“白天政府军守哨所,晚上换成塔利班!”

从首都喀布尔前往巴尔赫省,当地人警告说,留意路边那些哨所,“白天是政府军,晚上是塔利班!”“这不奇怪,阿富汗国民军中尉穆罕默德·沙米尔坦言,“我们一个月最多就200美金,多半人是为了养家糊口而不是给美国人打仗来的,所以到晚上危险的时候,当然最重要的是保护自己,要么回营房,要么啥也看不见。不奇怪!”

加兹尼省的塔利班“省军区司令”沙阿说:“卡尔扎伊和美国主子不是部署了15000军警搞安保?可我不就从加兹尼省来喀布尔见你们了么?”

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控制区域不超过喀布尔市方圆200公里,西方戏称其为“喀布尔市长”,而美国花费近7年时间和400多亿美元武装起来的阿富汗国民军仍是一支试验性并缺乏经验的力量。在最近配合美军第25步兵师围剿坎大哈以南塔利班武装的行动中,阿富汗国民军两个号称精锐的步兵旅居然在与当地毒贩武装遭遇时一哄而散。

“美军主要集中在阿富汗各大城市,根本控制不了广大农村地区,这也是当年苏军遇到的大问题。”俄罗斯驻阿富汗大使安德烈说。

北约多数部队驻扎点是经过改建的前苏军基地。走进坎大哈的美军诺兰基地,就能发现这其实是当地一个典型的地主大院:里外三进,内院是A连的连部、1排、迫击炮阵地、弹药库和临时伙房,偏房住着A连的2排和3排,外院驻扎着阿富汗国民军的两个连;大院四周环绕着高约12米,厚达4米的土墙;土墙外面是茂密的石榴园,葡萄园和长满大象草的荒地。“这是阿根达布河谷最典型的地形。”

军事基地是一个个孤岛。

除了美英军队仍是战争主力以外,其他国家无心恋战。加拿大、芬兰已从阿富汗撤兵,荷兰也宣布撤军。

德国军队也在尽可能减少军事活动,基本上既不往人群密集的城镇里头走,也不往很偏僻的山里头去,实在要出去巡逻,就开到了一片新居民区转一圈。“像这样忽悠的不只是德军,”美军上尉托马斯很恼火地说,“就拿同驻阿富汗南部战事最激烈地区的英国军队来说吧,他们今年年初就公然下发一本新战地手册,手册上明确写着:如果认为有必要的话,战地指挥官可以用钱来收买塔利班,以保证英军之安全。这不等于我们拼命打仗,英国人掏钱买平安么?!”

多国角逐之地

美军与北约在阿富汗步步小心。不过,阿富汗依然充满吸引力。

今年9月,美韩投资8亿美元,抢修四条直达伊朗边境的高等级公路。沿着一条新修的公路跑了整整2个小时,沿路基本看不到村镇、景点或者矿……阿富汗人的交通工具主要是驴,用不着公路。美军驻阿司令暗示了这些公路的可能用途,他说:“有证据表明有塔利班在伊朗受训练。”而地方塔利班头目古拉卜毫不避讳地说:“加兹尼省的塔利班并没有到伊朗受训,只有靠近伊朗其它省的才会到伊朗受训。”

继向北约开放领空、陆地补给线之后,国际观察员一直在猜测的俄罗斯有可能重返阿富汗正在获得越来越清晰的迹象。英国《独立报》等媒体报道说:俄罗斯同意向北约部队提供直升机,帮助北约在阿富汗运送兵员;同意向北约开放运输线,从而可以甩开巴基斯坦的运输线;俄军还可以帮助训练阿国民军和警察。“我们和北约将开始共同的事业!”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将亲自参加11月的里斯本北约峰会。

印度和日本也在忙着布局阿富汗——印度只派了警官负责阿富汗国民警察的训练,看不见的功夫也下了不小,从阿富汗北部边境到喀布尔的输电线是印度公司费时费力费钱修好,有“阿富汗生命线”之称的兴都库什公路的高等级维护也是印度的“力作”,阿富汗境内诸多全国性战略公路,印度是兴修重要的角色……阿富汗举国上下公认印度人“是目前真正愿意帮助阿富汗的外国人”。完全不同于“侵略我们的西方人,让人想起痛苦过去的俄罗斯人……”

日本在阿富汗的布局做得更深:从喀布尔到巴米扬省150公里的沿途,最好的建筑是学校和医院,外面赫然立着“日本政府和日本人民支援阿富汗人民”的水泥纪念碑。“从娃娃抓起,让阿富汗人对日本政府和日本人的好感根深蒂固。这是日本人在阿富汗的战略布局。”来自东京的记者渡部阳一坦言。

19世纪英属印度总督寇松把阿富汗比作“鸡尾酒”,他说,“阿富汗的战略位置让全球帝国、区域强国和众多邻国都要来搅和一把。”现在越来越多的国家正搅和着,在其中痛苦并快乐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