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长城长]我的团长我的团----东北杀神迷龙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起初我还以为张国强扮演的迷龙是团长呢,未曾想原来是个东北杀神,应该说本质上是一个东北杀神,优秀的士兵。这么说是因为迷龙很忙,身兼数职,身份比谁都多:溃败被收容的军人、爱倒腾的商人、禅达炮灰中唯一的有家人。要想解读迷龙,不妨从这几个身份来着手,拨开潜龙身上的谜团。

作为军人的迷龙,是个东北兵,在来到禅达城之前的十几年,他都是非常憋屈的,作为一个单兵作战能力超强的东北老兵,随着自己的队伍,节节败退,退到了滇西腾冲县一个叫做禅达的小镇,国家版图的边界线之一,毗邻缅甸。再退就退出中国了。不难想象,在十几年前的迷龙应该是更加火爆的更加直肠子的军人,以他的这种性格,和所处的军队最底层地位,在起初的败退中肯定充满了不解和不服,他想不通,怎么面对他用胳膊肘都能夹死的小鬼子都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吃败仗,怎么不计其数的拿着武器的东北兵爷们就这么被赶出了自己的老家,由着鬼子在那里胡来。直至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以及阅历和见识的增加,他终于看清了一些事情:对面有几百个鬼子,他可以端着枪射击,或者举着大刀一个人冲过去杀掉其中的5到6个,1:5,已经是很恐怖的数据了,但是身边其他的几百个鬼子却需要战友们来杀,没有战友的配合,他做不到;可是为什么战友们不配合呢?因为他们受制于不当的指挥和简陋的武器,早就牺牲了一大半,军心是散的,人心怎么能齐?明白了这些道理的年轻迷龙,渐渐麻木,把这份憋屈按在了自己心里,只是按在心里,没有烂在心里,烂在心里就彻底没钢火没魂了,没了钢没了魂我们就看不到南天门的杀神了,憋屈没烂掉,遇到导火索就会发泄出来,拿谁来发泄?收容所里面有的是更憋屈的炮灰,康丫、李乌拉、要麻都被他的怒火洗礼过,这就是我们在《我的团长我的团》中的迷龙首秀,自己都窝在收容所里,却还要把收容所闹个鸡飞狗跳,除了年事已高的兽医和保身太厉害的鬼精孟烦了,哪一个没被收拾过。收拾的自己官职“溃兵王”了,才出去做他的黑买卖,这一点倒是着实歪打正着贯彻了他们领袖蒋公中正的理念“攘外必先安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虎虎生威的虞啸卿带着他精锐部下在某日某个时间段的出现,打破了这个迷龙霸占的“草鸡窝”的宁静,正在吊床摇着烂蒲扇的迷龙,也不禁侧目了一下,我想他是感觉到了太久没有的军人气息,而且是和以前不一样的军人!过多的败仗的让他继续装着冷漠,巧的是一进来的虞啸卿区分于其他“草鸡”的慌乱,把迷龙的这份冷漠当成了“临危不乱”,好像特别注意到了这个“人物”很可能是鸡窝里的金凤凰,于是对他特别关注,机枪、冲锋枪、步枪子弹都朝着迷龙头上的瓦片招呼。凌厉的枪声呼唤了隐藏在他心中的杀神魂魄,也同时让我们的迷龙大哥再一次陷入了纠结,纠结于要不要“东山再起”的去打把他赶出东北老家的小鬼子,纠结的让他狂躁,狂躁的表现就是又把要去参战的大部分草鸡窝难民们揍了一遍,只有这样,他那旺盛荷尔蒙支撑的身躯才能冷静下来。真要感谢这些被揍的人,这是他们最后一次扮演草鸡,却收获了在之后的大战中他们撤退或者进攻时候一个坚实可靠的兄弟和战友,可以说迷龙的机枪一响,他们胆气能顿生。这伙玩意在准备吃一顿猪肉炖粉条子再上路后,迷龙用“这是他妈猪肉炖粉条吗?猪肉炖粉条不是这样做的。好好的一锅子全让你们死关里人给毁啦!杂不放酱油呢?酱油招你们惹你们啦?你们跟白菜有仇啊?整这么大锅白菜梆子?粉条呢?我的妈耶!没土豆条就得了,烦啦你那整捆子地瓜粉全搁进去啦?你个土豆脑袋欠削啊?猪肉呢?猪肉和酱油遭小日本抢光啦?天爷嗳,东北的猪肉炖粉条哪是这么做的?你们整这一锅子是他妈粉条子白菜汤啊!”这么一段“温暖人心”的话,以及用木棍子在锅里搅了搅(此时蛇屁股表现的痛苦不堪),表示了自己入伙的心思!

如果说虞啸卿只是唤醒了他的魂,那么随着“招魂师”龙文章的出现,用他在丛林中和怒江边的呐喊和战斗小憩之时的神神叨叨,让杀神彻底魂魄归位了,他依附在迷龙身体里面,用怒吼的机枪来证明自己的回归。为了战争的胜利,连副射手被烫的震的血肉模糊精神恍惚都不管不顾的继续喷射子弹,看到这一段,我不禁埋怨起迷龙来,太冷酷了,其实我又何尝不知道,这不是迷龙冷酷,而是战争本身的冷酷导致的。只有杀掉更多的鬼子,才是对战友的最好弥补。迷龙真的冷酷吗?你没看见他在可能是他老排长的李乌拉被鬼子当玩物般射杀时表现出的怒火,“大明白”孟烦了说:“我的身边响了一下,迷龙冲了出去,如果追打死啦死啦时他像是一头不得其门的笨大猩猩,现在他则像是一头会辗碎一切的犀牛”。 以及在李乌拉牺牲后,背尸行军的感人场景,很震撼人心,这是真正的铁汉柔情

而不得不说龙文章本人也在不断的战斗和新军中成了迷龙打心底里信服的人,这些当然不会表现在嘴里,嘴里照样碎的很,心里却很是佩服,认准了跟着这个人不错,能打胜仗。这种有血性的人就是这样,一旦认准了,命就是你的,死啦死啦被抓去审问时,能说会道的迷龙,激动的得得瑟瑟,一通充满不满的东北腔还没说完就被虞啸卿给叉了下去,接下来明知去南天门是死,还当起了突击队的队长,在油桶里面爬在最前面,随时准备赴死,死了还要被自己的战友炸的没全尸,这也就是他们自己都称之为的“绝户仗”!抛开一切的死士,为国赴死无怨无悔。训练之余还能对着一堆篝火表演他的东北大秧歌,连虞啸卿这样的铁石之人都不禁击节赞叹!在南天门之役,这个杀神本色显露无疑,机枪使得出神入化,或直接杀伤,或掩护爆破,连续38天,不知道撸出去了多少夹子子弹,杀伤的敌人估计要用百数来计算,这样的数据要是放在“共军”,那要当一个团的杀伤数据,胸前的红花不知道要做多大的。在小说中写的更为传神,问他为什么要杀掉那逃跑的“官二代”?他说是因为这么多天一直扣着扳机,顺手了,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传神!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放下机枪的迷龙,对因为一些“军旅”事物而总是习惯性斗嘴的烦了和死啦死啦选择充耳不闻,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叼根牙签去远处落个清净,装出个浑浑噩噩的样子。但是炮灰成团后,这份清净就维持不住了,死啦死啦总是会厚着脸皮的粘过来叫迷龙大爷帮忙。揭开了他的另一重身份,那就是“商人”,而且是很不厚道的发国难财的商人,一回到这个身份,迷龙脑子瓜子就转的贼啦快,每一笔买卖是否划得来,稍加计算就得出了结果。在收容所时候就堆满了一屋子的货物,还貌似很专业的写了一块“概不赊账”的破木头牌子挂在门前。而且作为商人的迷龙和作为军人的迷龙一样合格,对黑市的价格了如指掌,而且看起来还只占便宜不吃亏,所以那么精明死啦团长才这么放心交给他去折腾军饷和武器。从这方面讲也算的上是死啦身边的一个得力助手了,级别可以定位少校团级军需官。“有奶就是娘,我有奶,我就是娘”!这话说的,也太商人了。电视剧的结尾,没有安排迷龙壮烈,孟烦了说迷龙带着老婆孩子远赴海外做生意去了,这个我爱听,诚然壮士赴死的安排于电视剧本身能更加煽情更加圆满,但却过于悲伤,让人感觉心里更为沉重。所以我喜欢迷龙不死。相信有了这样的人生经历,不用太多年,这肯定是个富得流油的商人。这一点从他买家具时候导演的一幕戏就能看出这是一个合格的奸商,他就是一个基本上大原则不犯小错不断的家伙,不过这样拍也更像主流所宣传的国民党老兵油子,高大全的解放军战士拿一个鸡蛋都要付钱的,这样多真实。要是把这群人也拍得人格那么高大,说不定还不让播了。

还有一个特能体现迷龙东北男人性格的角色,那就是楞冲大男人的丈夫角色。敢作敢当的作风,让他在行军途中捡了一个老婆,为此连死啦死啦的相当眼红,还找了个理由特意整了这厮一番,当然枪毙是舍不得的,这些身经百战的老兵可是死啦死啦的本钱,得一个一个数着“花出去”,这样就糟蹋一个,赔不起!“御姐”上官戒慈也是看上了迷龙这种东北化性格,没有大多的花言巧语,看准了就直接下手,从做棺材的认真劲和巧劲,就知道了这个男人靠得住。事实也是这样,迷龙为了这个家也是全身心付出,几次抱着“御姐”哭天抹泪的都来了,这简直是无法想象的事情。不过也透露了迷龙柔情的一面,这个一直要强的男人不是不哭,只是这颗漂泊在外的心还没找到家来安放而已,家找到了,人就软了一截。说他可以依靠也可从后面的剧情看出,为了安顿好母子二人,可谓耍出了浑身的解数,耍赖放泼皮,还让自己的兄弟们成了同伙,兵痞作风一览无遗,可是却没让我感觉想骂他们霸占百姓财产,一方是为了家,一方是空着的寨子,怎么说呢,和那家奴各打五十大板吧,都有错!说他楞冲大丈夫,是在众人面前“呵斥”他的御姐,人家御姐那么有修养,根本就不跟他碰撞,这犊子好没面子,只能自言自语的在那里骂骂咧咧,结果回房又被收拾,看那尴尬的样子,笑死了!找到了家的迷龙也变了一些东西,首先是为了区别于那些邋遢汉,竟然洗澡洗脸了,这转变太大了,衣服干干净净的,让人看着不顺眼。除了外形上的改变,另外不得不提的是在性格上的转变,可以说原来去打仗都是单纯的为了杀鬼子,顺便带一点从军歌里面学来的模糊不清民族大义之类的,有了婆娘和儿子以后,那不一样了,鬼子就在怒江的对面,你再不去打,连家人都保护不住了,这之后,较之以前,每次去打仗他都更加的义无反顾,杀敌也更狠了,霸气十足,坚决不能让鬼子过了怒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迷龙就是这么一个从迷茫慢慢到渐渐的清晰的人,还是“大明白”孟烦了看他最透彻,说这一伙人里面,这个迷龙看似糊涂,其实心里都清楚很!在剧中台词也不是很多,但是一举一动却足够吸引大家的眼球。

最后作为一个突击和团长的“双料”影迷,我无法不拿老七和迷龙这两个本没有任何瓜葛的人物进行一番大比较,两个人都钢,却又不一样,要是这两个人能遇到一起,那该多么的喜人啊!不妨设想一下,某个年代,他们真相遇了,迷龙在收容所里面躺刚好吊床上面,优哉游哉的摇着那把破蒲扇,老七进来了,那么他们之间的对话应该是这样的:

老七:那个兵...那..那个兵....你把手放下,干什么呢你? 摇啥摇啊? 你以为自己很幽默啊?

迷龙:(很迷惑的表情)干啥玩意啊?

老七:你这邋遢样子,你懂做兵的这份尊严吗?

迷龙:给我装啥呢装?满天下欠整死的货,是越来越多了!欠削啊?

老七:你叫迷龙吧?我看过你的戏,你, 宁折不弯,我喜欢.

迷龙:哄啥玩意儿啊 ,哄你爹尾巴呢?

老七:(很无奈),不跟你说了,我也挺尸,妈个孬兵,就会耍赖你!混蛋玩意儿,你最好得破伤风死掉!

迷龙:(直接一拳过去)。。。。。。

老七:(没防备,直接晕倒)。。。。。。

郝兽医等忙成一团。。。。

老七:别动不动就人工呼吸,哎呀哎呀, 谁打的我呀, 阴沟里翻船啦 !

神似形不似许三多的康丫迷迷瞪瞪得走过来:有饭吃的没?

老七:你一餐不吃会死啊?帮我查出来谁打的我,我今天不吃饭,明天不吃饭,我三天不吃饭 。

康丫:(继续迷糊)你吃了没?

老七:炊事班都没了,吃锅盖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原创点击过万奖励100分-----ak47u571

本文内容于 2010/11/1 12:45:12 被ak47u571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