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7月,我从医院返还连队,参加团里举行的烈士追悼大会,我们的副指导员谢关友烈士牺牲后,我连在文山的留守处整理烈士遗物时,发现了谢关友身前留给他儿子的一封遗书,现已刊登在解放军报上,作为全国爱国主义理想教育的生动教材。因我和副指导员谢关友生前关系较好,今特地去连部文书那里,阅读了谢关友生前留给他儿子的遗书,遗书是这样写的:

骏骏:

我可爱的儿子,今天是你诞生整八个月。到目前你还不能叫我一声“爸爸”。爸爸在探亲期间,只要听到你的哭声,就会什么都不过地来抱你,只要把你抱起,你就会破涕为笑。

今天爸爸是趴在床上给你写这份遗言,地点是云南省文山州食品公司汽车队,爸爸的部队赴边参战,打击越南小霸,保卫国家安宁。到目前我还没有正式告诉你妈妈。因为怕你母亲伤心和痛苦,我骗了她。当时你太小了,爸爸把你抱在手里,足有一个多小时,舍不得放下,并与你妈妈一块,最后给你洗了一次澡。

骏骏,为什么今天爸爸要给你留遗言,这并不是爸爸怕死,而是因为战争是残酷的。我想有必要留上几句,如果爸爸牺牲了,你应给感到光荣、自豪。你一定要继承爸爸的遗志,听党的话,做爸爸妈妈的好儿子!一旦妈妈改了嫁,你不要怨恨她,我想这道理你长大一定会懂的,只要你妈妈能幸福,你爸爸就会含笑于九泉之下。爸爸每天都要看看你和妈妈的照片,每时每刻都在想念你,直到我生命的最后一秒也始终如一。我可爱的骏骏,当你懂事后,或能看懂爸爸给你留下的遗言,你千万不要难过。从内心讲,爸爸是很对不起你的,使你从小没有得到父爱,要知道爸爸是多么的想你!有时在训练场,我也要把你的相片拿出来看看。

骏骏:你爸爸1976年12月当兵,1983年8月,被调到六连,你长大了,可以到爸爸战斗过的连队去看看,当时你爸任副指导员,你也可以到我连展览馆去参观。

小骏骏,我的宝贝儿子!你长大后一定要好好的生活,并要好好照顾妈妈和家中的亲人。别忘了你是革命烈士的儿子,不要做出有损于党和人民的事。再见了,骏骏!最后,让我好好的亲亲你(在你的照片上),紧紧的抱抱你!


你的爸爸:谢关友


当我看完这封信,眼泪何时滚落我已不知不觉,去年的今天,嫂子和孩子刚来连队两天,部队就接到了参战命令,第三天,你就悄悄的把嫂子送上了火车,还没来得及享受天伦之乐,你就匆匆的离开了我们……。


上午10点,团里把谢关友的妻子和儿子接到了团部礼堂,我迎上前去,深沉的抱起孩子骏骏,和嫂子握了握手,我们泪流满面,不知道说什么好?追悼会开始了,眼泪滂沱的嫂子上去致悼词,她这样说:“谢关友我亲爱的丈夫,我们结婚已有四个年头,虽然一起生活的时间不长,但是,我们志同道合、互敬互爱、有着深厚的感情,在没有收到你来信的日日夜夜里,我还存在着幻想,如果你受伤了,即使断了四肢瞎了双眼,我也会照顾你一辈子,只要你能活着回来,我就心满愿足了。但是,现在连这一点希望都达不到了。你的牺牲是不幸的,使部队失去了一个好战士、使父母失去了一个好儿子、我失去了一个好丈夫、孩子失去了一个好父亲。但是,你的牺牲是光荣的,是对得起祖国和人民的。现在,我唯一的愿望就是完成你未完成的任务,担负起教育抚养孩子的重任,教育孩子向爸爸学习,继承爸爸的遗志,接过爸爸的枪,为保卫祖国,建设四化做出贡献!”。致完悼词,嫂子面对失去丈夫的悲痛而昏倒在地!我连活着的战友都为这次在保卫祖国边疆牺牲的烈士而悲痛、伤心、流泪!接着,我连瞻仰了本连及全团牺牲的烈士遗像,当我走到我们马陆老乡:张荣、岳明高、魏永明、严伟林、印淡华、陈雪龙的骨灰盒前,我抑制不住的作为男人第一次这样放声嚎哭,战友啊!我们生机勃勃的出来当兵,美好的生活正等着我们,可你们还没来得及享受人生,恰永远的留在了祖国的西南边陲,作为幸存着,我永远怀念你们,你们永远活在我的心中,永远是活着的年轻人!


追悼会结束后,嫂子要求去连队最后看一看,看一看谢关友生前留下的足迹,并和我们战士一起在连队吃了顿饭,然后我们把嫂子送上了车,我们默默的挥手和嫂子告别,祈祷她们母子俩尽早的解脱悲哀,祝母子俩生活的幸福!


接下来的几天里,还没来连队的烈士家属陆续到了连队,连队组成了烈士亲属慰问组,由我们副指导员金建云带领接待,对烈士亲属我们大力宣扬烈士的英雄事迹,在感情上、生活上都给予了安慰和照顾,如烈士家庭家里有困难,都由团政治处出面,向陪同的当地民政干部反映,师政治部以书信形式告知当地政府给予烈士家属照顾和帮助!烈士亲属一般都很通情达理,过了两三天,亲属们就拿着烈士遗物和骨灰由当地民政部门的同志陪护下和我们依依惜别离开了连队!但愿烈士的父母们身体健康,坚强的活下去!

在7、8月,伤员陆续归队,连队专门组织了伤员的评奖活动,由于团里给连队奖励的名额有限,不可能每个人都轮上,那天,团长陈传发也来了,他首先肯定了我们伤员在前线战场的英雄表现,同时也提出,只要你们伤员提出要求,团里一定设法解决,作为我来说,这次部队轮战,我连牺牲了10名战友,伤了57名,和牺牲的战友相比,我是幸运者,在烈士面前,我哪有资格提条件?活着就好!所以,我对连长王宏指导员范洪庆表态,我退出评奖行列,把受奖名额让给受伤更重的战友。此时,我内心深处比什么都充实,比什么都快乐!


接着,中央电视台、浙江省电视台人民子弟兵栏目摄制组来到连队,采访我们英雄硬六连的战场素材和英雄人物,当采访到我们五班副班长谢小富烈士生前事迹时,教导员高林科把我叫去,我面对摄像机,从容自如地介绍了谢小富烈士在前线154阵地及116、无名3号阵地的英雄事迹。这个栏目内容作为爱国主义理想教育的好教材,在中央电视台人民子弟兵栏目隆重播映!9月,我回到117医院外一科办理出院手续和领取革命伤残军人证时,护士们都说,朱秋华,你上中央电视台人民子弟兵栏目了,我说,是吗?此时的我,很激动、又很自豪、又掩饰不住一种本能的“虚荣”!此时,我的感觉超出了战友们立功受奖时的那种感觉!我是这么想的。

回到连队后,连队也恢复了和战前一样,没有受伤的干部战士早晨开始出操,白天也组织训练,受伤出院的战士可以在营区自由活动或参加轻运动量的训练或卧床休息,连队干部对我们伤员还是很人性很关怀的,但,连队大部分时间用于组织战士进行政治思想学习教育,教育每个战士不要以为我们打过仗了,血也流了,对得起祖国和人民了,就可以放松自己目无纪律,老子天下第一了!时刻在教育我们这种思想要不得。随后,部队开展了纪律整顿运动,号召全团向我们硬骨头六连学习,学习硬骨头六连无论在战前还是在战后,连队都以饱满的姿态认真学习、总结战场经验、刻苦训练,随时迎接新的挑战!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