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解放军新型潜艇试射鱼雷 解决两雷齐射难题

中国广播网10月25日报道 东南沿海某地,连绵的山巅环抱着狭长的港湾,一艘艘黝黑的钢铁“巨鲸”静静系泊在码头;紧邻码头的营区主干道,靠海一侧矗立着一排灯箱,我们看到,每个灯箱上镶嵌着巨幅喷绘照片,那是潜艇艇长们英武的面孔,上面还有他们每个人的战斗格言。

令对手生畏的新型战艇,让水兵自豪的潜艇艇长,成为东海舰队某潜艇支队战斗力的魂魄。只要祖国一声令下,这些艇长将率领战艇潜航大洋,从深海发出雷霆。

每位艇长都是一枚定海神针

“潜艇出海,艇员的生命和潜艇的安全都交给了艇长;每位优秀的艇长都是一枚定海神针,不管遇到什么情况,他往那儿一站,大伙的心就定了。”支队政委王岳忠如是说。

赶海的人,并非每次都能幸运地躲过暴风雨;只有善与暴风雨搏击者,才是真正的弄潮儿。

一年深秋,某新型潜艇艇长顾东华率艇一头钻进深不可测的洋底。

小心,再小心;隐蔽,再隐蔽。数天后,他们还是没能避开反潜设备灵敏的“狗鼻子”。

空中、水面、水下,对手全方位出击,紧紧咬住我潜艇不放。一时间,海底危机四伏。

高手过招,斗的是智,斗的是勇,斗的是心劲。潜艇临时党委决定变被动为主动,把这当作真刀真枪练兵的绝佳机会。艇长指挥全体艇员沉着应战,将新型潜艇的战技术性能发挥到了极致,与对手在茫茫大洋上捉起迷藏,时而机动,时而静卧,最终摆脱了对手的追踪。

东海某海域,岛礁众多,水流湍急。一条狭窄水道上,商船、渔船往来穿梭,这儿也是支队潜艇出港的必经航道。

一次,支队一艘潜艇在雨雾的掩护下,以半潜状态,悄悄顺着这条狭窄水道出航。

雾,大大降低了海面能见度。一直守在舰桥的更次指挥员、支队副参谋长崔晓华突然看见一艘大型商船迎面驶来。赶紧下令规避,可商船仍像一头巨大的怪兽直冲而来。潜艇只得在原地划了道180度的弧线,迅速调头。而调头后又与另一艘出港商船近距离成对开之势。紧急再调头!与前面的商船擦肩而过后,冷汗,不知什么时候从这位经验丰富的老艇长额头渗出。

在这个潜艇支队,无论当过艇长的支队领导、教练艇长,还是现任艇长,人人都有过处置重大险情时那惊心动魄的难忘经历。

每一次历险,都是生与死的考验。那天晚上8时许,支队某潜艇在一片浅海区航行。为规避渔船,时任艇长、现任教练艇长郭鑫祥指挥潜艇紧急处置。7年过去了,提起这事他还心有余悸。

每位艇长就是一名龙宫勇士

采访中,记者听得最多的,就是艇长们如何通过创新战法、训法提高新装备战斗力。

部队长支天龙说:“平时多一次磨练,战时就会多一份胜算。新型潜艇形成战斗力的每一步都充满着风险与挑战,每位艇长就是一名龙宫勇士。”

东海海域海水相对较浅,某新型潜艇装备的一种鱼雷,按其技术参数指标,潜艇日常训练的海区满足不了鱼雷实射的水深条件。以往,每次实际使用这型武器训练,都不得不长途奔袭到深海区进行。

一个以支天龙为组长,教练艇长、艇长参加的艇长群体组成专门的课题组。针对该型鱼雷的技术性能和东海海区海底水文特点,对这项武器实射计划进行可行性研究和风险评估。结论是:东海海域可以打这种鱼雷!

艇长陈敏武毫不掩饰地说,当时最大的困难还是来自于心理,就是心中没底。

多少回风里浪里,多少个不眠之夜,多少次激烈辩论,在浅海区对该型鱼雷进行实射的时机终于成熟。

那一年,东海某海域,一枚鱼雷喷射而出,拖着长长尾流的鱼雷箭一般射向目标……试验圆满成功!

随后,支队装备该型鱼雷的潜艇全部在浅海区成功实射了这一武器。

潜艇发射鱼雷,一般一次只能发射一枚。为增强打击能力,支队给某艇下达了“两雷齐射”的实战课题。

两雷齐射,最大的风险就是雷与雷之间会因尾流产生影响,导致相互跟踪甚至攻击。艇长胡刚强迎难而上,带领全艇开始了艰难的攻坚。外请专家教授、内组技术骨干,针对多重风险逐个评估、逐项论证,进行图上推演和模拟演练;组织艇员进行岗位训练,提高各战位艇员相互协调的能力。

这年初春的东海某海域,战艇挽弓待发。

“3、4号发射管——放!”随着胡刚强一声令下,潜艇同时发射两枚鱼雷,以平行齐射方式全部准确命中目标。

某新型潜艇水下发射导弹试验、某新型潜艇极限深潜试验……一项项风险极高的战法、训法创新,在这些龙宫勇士——艇长们的带领下,全都成为现实。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