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每天提醒自己一百遍,我的生活,不管内在或是外在,都是以他人(包括活着的和逝去的)的劳动为基础。所以我必须尽力奉献自己,希望能以同等的贡献,来回报长久以来(现在仍是)从他们那里所得到的。

—— 爱因斯坦

你是否度过忙碌的一天?那么正好,找个安静的地方,可以沉思的地方,坐下来。在寂静的夜晚,闭上眼睛,让我们想象一下整个人类。

此时,四周一片黑暗。设想人体是透明的,只有人脑发出微弱的光芒,像亮度不高的圆形电灯。所有的信息都设想为长度、亮度不等的光柱。人脑忽明忽暗,受到一个信息的刺激,比如说听到个好消息,就会闪亮一下。或者独处的时候,突然想到个好主意,也会闪亮一下。你和身边的朋友说一句话,这句话可以抽象为一条信息,像一小段光柱,大小和火柴棍差不多,快速进入到朋友的大脑中,他(或她)的大脑也随之一亮。亮度的高低,取决于这句话对他(或她)的影响。那些正在路途中传输的光柱,亮度比较低,只要能看到就可以了。

假设有10个人在开会,主持人突然提出一个建议,听众收到这个信息的光柱之后,同时亮了一下。当然,由于每个人的反应不同,所以亮度不同。

假如我们来到一个歌星的演唱会,那里汇聚了数以万计的观众。当他(或她)放声歌唱时,同时有数万道信息的光柱射向观众的大脑。这时观众的亮度明显比平时高,因为他们很开心。而喜悦的信息也会反馈给歌星,他(或她)更加陶醉于自己的影响力,处于高度兴奋中,亮度几乎达到了顶点。

如果你在一个跨国公司工作,同时给几个人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而他们分布在世界上不同的洲。这时便有一个光柱从你的电脑中发出,沿着互联网传播出去。它们遇到特定的节点,分拆开来,传给不同的收件人。当收件人阅读你的邮件时,信息的光柱不停地传来,他(或她)的大脑随之一闪一闪。在阅读之后,他(或她)开始回复邮件,同时抄送给需要了解该信息的人。这样,便有很多光柱来往于几个人之间。像海底光缆这样的信息传输干线,有海量的光柱不停地来来往往。在个人电脑和服务器中,大量的光柱被保存和处理。

在几千年以前,人类文明刚刚开始的时候,由于人口数较少,处理信息的“电灯”也就少了,之间传输的光柱——信息也非常少。地球处在黑暗之中,只有微弱的光芒。随着人类发展,人口数增加,闪亮的“电灯”越来越多,彼此之间用于交流信息的光柱也越来越多。地球的亮度越来越高,它也变得越来越繁忙。设想一下,如今的世界,几十亿个人脑忽明忽暗,不停地接收、处理和发出信息。它们之间,无数的光柱往来穿梭,不停地传递信息。这是一幅多么美妙壮丽的景象!

在本书扉页上有三张照片,其拍摄主体是一个用光纤束制作的装饰灯。它们分别比喻不同视野下人的状态,每一个亮点代表一个人,请忽略掉光纤本身。第一张照片可以当作为地球的一个不完整俯视图,展示了个人像发光的微粒一样密布于地球之上的壮观景象(地球上的“微粒”数远多于此,相对体积也更为细小)。拉近观测者与地球的距离,这时在第二张照片上,便可以看到密布的人群,他们不规则地排列,预示了彼此之间相互作用的复杂性。进一步拉近距离得到第三张照片,视野聚集在几个人身上,让我们可以看清他们之间密切的交往。

让我们再来看看人脑,一千亿个神经元,也可以想象为一千亿个“电灯”。神经元之间,通过连接彼此的轴突和树突,也不停地有光柱——信息往来传播。人类个体的智能,正源于此。

根据这些想象,我们不难得出以下定义:

全球脑(global brain),是正在涌现的以地球为基础,数量巨大的拥有发达大脑和创造力的所有人类个体,他们借助于各种信息处理工具,通过各种通信方式,彼此之间相互作用,结合成的具有神经系统特征的自组织巨型网络。该网络具有比人脑更高级的信息处理能力和创造力。它所表现的智能,就是地球智能。

或者,为了让大多数人更容易接受和传播全球脑思想,我们可以将它概括为:地球是一个脑,每个人是一个神经元。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