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专家:解放军联合作战最终要走向血脉相通

外军联合特遣部队构成

专家:解放军联合作战最终要走向血脉相通

联合作战力量部署

专家:解放军联合作战最终要走向血脉相通

任何一种作战形式,都建立在一定的物质基础之上,并伴随时代发展不断演进。联合作战亦不例外,随着军事技术和武器装备的飞速发展,联合作战的物质基础开始发生新的跃变,并推动联合作战向着更新更高的阶段加速发展。那么,在可以预见的未来,联合作战将走向何方?会达到什么新高度?将呈现出哪些新样式、新图景?

日前,本报记者专访军事科学院作战理论和条令研究部第二研究室副主任程晋明,他结合联合作战物质手段的新发展,深入浅出地解读未来联合作战发展的新趋势。

整体推进——— 联合作战发展一体联动

记者:目前世界各军事强国着眼未来发展,均采取种种新举措全力推动联合作战加速向更高层次和阶段迈进。为什么联合作战未来发展备受各国关注?它与技术推动、需求牵引、发展动因以及军事变革作用存在怎样的关系?

程晋明:首先,联合作战没有最高,只有更高。它从历史走来,还将向未来奔去。

联合作战从其产生之后就在不断发展变化,并为各国所瞩目。特别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及其在军事领域的广泛应用,联合作战的发展步伐不断加快。从发生在1991年的海湾战争,到爆发于1999年的科索沃战争,虽然只相距短短8年时间,但期间信息技术和信息作战理论却产生了质的飞跃。科索沃战争中,多国部队依托信息优势实施远程、中程和近程精确打击成为基本手段,精确制导弹药的使用由海湾战争时的8%上升到35%,此时网络化战场信息系统成为指挥控制的主角,C4ISR系统得到了成功的运用。

而今,世界上各军事强国都在积极推动联合作战向更高阶段加速发展。如美军采取了创新联合作战理论、转型组织体制、发展核心信息网络手段和加强试验检验等多种措施;俄军采取了创新联合作战理论,大力发展关键装备以及建立完善的联合作战指挥体制等;而德、日、印等国军队分别提出了“网络化作战”、 “瘫痪战”和“冷启动”等联合作战理论。尽管各军事强国的措施不尽相同,但其目标都是推动联合作战向一体融合的方向快速发展。

可以说,促使联合作战向一体融合方向发展的动因,首先是技术推动。军事技术特别是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为实现一体融合的联合作战提供了物质基础和技术支撑;其次是需求牵引,一体融合的联合作战能够最大限度地发挥各种作战力量的特长和优势,实现作战行动的整体联动、多维空间的相互照应、作战时间的有机衔接和作战效果的相互利用;同时不断发展的联合作战实践,也成为联合作战发展的重要催化剂

效能聚合———

联合作战系统形散力聚

记者:在网络化信息系统的支撑与凝聚下,各军兵种力量及其相互关系变得格外紧密,甚至达到了作战力量一体融合的程度。所谓作战力量一体融合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程晋明:回顾一下伊拉克战争后的费卢杰之战可知,在网络化信息系统强力支撑下,联军建立的联合作战指挥部将海军陆战队、空军、海军航空兵、地面部队等各种参战力量凝聚为一个有机整体,达成作战行动的高度协调,以较小代价赢得了作战胜利。

可见,在未来联合作战中,随着军队信息化程度的进一步提高,作战力量融合将呈现出新的发展趋势:

在力量编成上“神联力融”。即作战力量编成按照“部署分散、效能聚焦”的原则,实现不同空间作战力量单元和作战行动的效能聚合,从而形成更为强大的整体作战力量体系。

在力量部署上“多维聚焦”。即根据联合作战力量作战功能的不同,形成“形散力聚”的力量部署体系,保证对敌能够实施异地、同时、聚焦打击。

在力量运用上“动中聚优”。以实时共享的信息为纽带,将分散在战场的各种作战力量进行实时动态的一体化整合,发挥临机、适时、动态聚焦的突击优势。

多维战场———

联合作战指挥实时精确

记者:实时精确控制是联合作战中极为重要的课题,这在近期的高技术局部战争中表现得十分突出。为什么未来联合作战更加强调精确控制?其发展重点是什么?

程晋明:美国国际战略与研究中心的研究报告在《海湾战争的军事经验和教训》中特别强调,沙漠风暴联合地面进攻战役,取胜的关键是统一指挥与精确控制。想想看,此战役中多国部队参加地面作战的部队来自于13个国家,包括陆军、海军、空军、海军陆战队和炮兵、装甲兵、空降兵、防化兵等诸多军兵种,如此多的国家和数十万的部队,在广阔的多维战场空间协调行动,其关键正是在于对作战力量实施精确控制。

如今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为未来联合作战实施更加精确的控制提供了新的物质手段,精确控制也必将达到更高水平,其发展重点是:

对作战力量控制更加精确。能够根据作战目的、作战对象、作战样式和战场环境等复杂情况,精确选择作战力量类型,并精确控制作战力量规模,以优化的作战力量,实现“杀鸡无需用牛刀”。

对作战时间和空间控制更加精确。科学划分作战区域和作战空间,精确确定各种作战力量的使用空间和行动地点,在规定的时间点展开和结束行动,在规定的时间段完成预定任务,保证各种力量、各种行动有序展开、有机衔接、效果互用、效能叠加。

对战场信息控制更加精确。能够对战场海量信息的流量、流速和流向实施更加精确的控制,同时避免信息阻塞,排除无用信息干扰,消除信息危害。

对打击行动控制更加精确。能够借助遍布于陆海空天电多维空间的立体感知体系,实时全面准确地掌握作战体系中各类目标信息,并精确评估作战效果。

技术支撑———

联合作战行动丰富多样

记者:面向未来发展,一系列先进技术的突破与应用无疑会使军队作战物质技术手段发生质的跃变,因而必将对未来联合作战行动产生深远影响,能否预见一下未来发展中可能出现哪些新的作战行动?

程晋明:联合作战自产生以来,其包含的作战行动就在不断地丰富与发展。而这种发展又直接与军事技术和武器装备飞速发展紧密相关。正如恩格斯所论:“一旦技术上的进步可以用于军事目的,并且已经用于军事目的,它们便立刻几乎强制地,而且往往是违反指挥官的意志,而引起作战方式的改变甚至革命。” 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随着科学技术特别是信息技术的突破与应用,以联合作战物质技术手段为基础,很可能将产生以下新的联合作战行动:

广域信息攻击行动。外军认为,信息攻击是夺取信息优势的重要手段,是赢得未来作战胜利的先决条件,因而主张大力发展进攻型信息作战装备,组建新型信息作战部队,积极创新信息作战行动与方法。

远程精确火力打击行动。未来作战,精确化和远程化是火力打击的基本发展方向,远战的地位将显著上升甚至可能成为交战的基本形式,因而外军强调大力发展远程精确打击武器,积极探索新的打击模式与方法。

反卫星行动。主要指使用空间武器系统和陆基制天系统,对敌方卫星实施的干扰、破坏和摧毁行动。目的是彻底瘫痪敌方空间系统,使其无法利用空间系统实施侦察预警、导航定位等。

防空天袭击行动。未来,甚至“临界空间”也可能部署对地火力打击系统,其打击行动更加隐蔽,来袭方向和打击目标更难判断,因此未来联合作战中防空天袭击任务将异常艰巨。

隐形突击行动。是高效阻断“发现-命中-摧毁”杀伤链的重要手段,便于隐蔽突破敌严密设防体系,能够达成作战突然性,成倍提高作战效能。

超高速突击行动。旨在快速有效突破敌严密设防体系,在“战术时间段”内对敌实施战略性打击,对全球任何地点的危机迅速作出反应。

无人装备系统作战行动。无人装备系统具有不受人的生理和心理因素制约、在各领域和恶劣危险环境下形成自主遂行多样化作战任务的综合优势。

知识问答

①未来联合作战中,力量运用如何才能做到动中聚优?

专家:陈荣弟(军事科学院作战理论和条令研究部第二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所谓“动中聚优”,是指根据作战任务需要和参战力量的规模、能力,临机、适时、动态聚焦突击效能,形成力量拳头和能量优势,重击敌要害和关节,迅速夺取作战胜利。

未来一体化联合作战中,战场流动性增大,作战节奏明显加快,目标机动更加频繁,打击窗口缩小变窄,战机稍纵即逝,作战力量部署小型分散,对力量集中的方式和时效性提出了更高要求。力量的集中,不再是依靠预先密集部署的静态集中、兵力兵器同域机动方法,而是应当主动适应作战力量部署分散和作战空间广阔的特点,既要注重数量和规模的动中聚集,更要强调作战力量的动态优化和临机重组,以在最为重要的方向、时节和部位上不断地聚集力量,形成优势。

②联合作战协同通常有几种基本方式,未来联合作中,哪种协同方式将变为主体协同方式?

专家:孙乃祥(军事科学院作战理论和条令研究部第二研究室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联合作战协同,通常包括计划协同与临机协同两种基本方式。

计划协同,是作战部队按照预先制定的作战协同计划实施的协同。通常是指挥员受领任务后,根据敌对双方作战的可能行动和发展的一般过程,在对作战全局进行总体预测的基础上,统一划分作战阶段或时节,明确各参战力量和单元的任务及协同事项。计划协同具有全面、周密的特点,对作战各阶段协同有全局性的指导作用,是联合作战协同的主要方式。

临机协同,是在作战过程中遭遇突然或意外情况时,指挥员及其指挥机关恰当把握时机临时组织的协同。临机协同,一般在战场情况出现突然转折和上级作战决心及行动方案作出调整时进行,组织作战协同的时间短促,对各种作战力量间的互通互联要求高,但对战场情况的变化适应性强,是联合作战协同的辅助方式。

未来联合作战中,作战空间全域多维、作战力量多元、作战行动多种多样,各战场、各方向、各阶段作战行动情况瞬息万变,作战协同关系更加复杂,主次地位的变化更多更快,计划协同的固有缺陷将更加明显,难以克服。同时,信息化技术的飞速发展和广泛运用,各种作战力量之间实现了互联互通,为临机协同提供了物质和技术支撑,临机协同将成为主要的协同方式,作战协同的临机化特征更加明显。

③未来联合作战中,精确打击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专家:郑守华(军事科学院作战理论和条令研究部第二研究室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未来联合作战中,精确打击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目标选择更加精确。未来联合作战,遍布于陆海空天电多维空间的立体感知体系,能够实时、全面、准确地掌握敌作战体系中的各类目标信息。指挥员及其指挥机关,能够充分利用指挥决策辅助系统,对敌作战体系中各种目标进行精细化的定量分析和综合排序,从破敌体系出发,精确选择敌作战体系中地位重要、作用突出的关键目标,形成联合作战目标打击清单。

二是打击行动更加精确。未来联合作战,根据打击目的、目标性质和结构、战场环境等因素,结合各种作战力量和武器装备的优长,精确选择打击力量、精确确定毁伤程度、精确区分打击任务、精确确定打击次序和规模。

三是效果评估更加精确。未来联合作战中,在强大的全维立体战场感知系统支撑下,能够实时、精确掌握对目标的打击情况和相关信息,对目标打击效果评估的指标更加系统细化,评估的手段更加先进多样,评估的方法更加科学合理,目标毁伤效果的评估将更加实时精确。

④什么是非对称作战?

专家:邵杰(军事科学院作战理论和条令研究部第二研究室副研究员、硕士生导师)

所谓非对称作战,是指交战双方使用不同类型的部队、不同的作战手段和方法进行的作战,是现代作战的一种思想和方式。如使用空军对陆军或海军作战、地面作战力量对空或对海作战等。其实质是,广泛运用非对称作战力量、手段和方式,在全局或局部迅速构成压倒性优势,造成对方无法有效对抗的态势,避强击弱,以长击短,缩短作战进程,以小的代价迅速达成作战目的。

“非对称作战”概念最早见于《美国武装部队联合作战》,最初是指不同类型部队之间的交战。上世纪90年代以来,美军在多场局部战争中,广泛实施非对称作战行动,以极小的人员伤亡迅速达成了作战目的,其战果令人瞩目,非对称作战思想及其作战运用也随之受到各国军队的高度关注。俄罗斯等国家军队也展开了非对称作战的运用研究。

可以预见,未来联合作战将更加重视非对称作战,不仅将其作为一种作战方式,也将其作为一种作战思想加以运用,甚至将其提高到战略指导层次。一是非对称作战行动将向空间、网络、电磁、心理等新战场、新领域强势拓展;二是大量新机理武器作为非对称作战手段将得到更多运用;三是发展新型作战力量,优先选择非同类的优势力量实施交战;四是交战双方都将积极运用利于发挥己方非对称优势的作战行动,使非对称作战对抗更加激烈,地位更加凸显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