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刚刚闭幕的十七届五中全会上,有人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在目标上没有谈到GDP问题。但是,他却忽视了中央不愿意讲的一句话,而这句话,恰恰是十七届五中全会没提GDP目标的主要原因。这句话就是,中国已经提前10年完成党的十六大提出的经济发展目标。党的十六大确定,要到2020年,实现国民生产总值比2000年翻两番。这个目标,在2010年已经实现。

我这可不是吹牛。按照十六大给出的数字,2001年,我国国民生产总值是9万5千多亿人民币,那么,2000年应该在9万亿以下。按9万亿计算,翻两番是36万亿人民币。根据今年前3个季度的增长速度,今年的GDP增长率不会低于10%。以此计算,2009年的GDP约为34万亿人民币,乘以110%,则2010年的GDP应在36万亿至37万亿之间,正好翻两番。即使换一种算法,用人均GDP算,也是如此。2000年的人均GDP是1000美元,到今年底将突破4000美元,也是“翻两番”。也就是说,以中国人民的无比勤劳,10年干了20年的活。

由此就不难理解中央十七届五中全会为什么没提GDP的具体目标。

(一)不需要再提出一个“新三步走”战略。主要是不好提,“20年翻两番”的目标,对于中国而言已经没有什么激励意义,但是,如果提出一个“10年翻两番”的目标,似乎与科学发展观所提倡的质量和效益观并不一致。由此可以说,“翻两番”这个曾经激励中国人民的豪言壮语很可能就此淡出中国舞台。

(二)中国已经形成经济快速增长的内在的“三大动力”,中国经济将在尽量长的时间内继续保持快速增长的势头。十七届五中全会明确今后五年以科学发展为主题,发展仍然是第一要务;与以往不同的是,今后的发展将以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为主线,是更科学的快速发展,也就是又好又快。经过3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已经形成加快发展的三大动力,速度暂时很难慢下来。这三大动力,我概括为:创业拉动、就业驱动、竞争促动。

1、创业拉动,现在的中国仍然是以脱贫致富为经济原动力的中国。富的想更富,穷的想变富。因此,中国几乎是全民创业。能搞大投资的办企业,不能搞大投资的炒股票、炒房产。这人们宁愿少消费点也要增加储蓄的根本原因。

2、就业驱动。中国人口规模庞大,每年要解决的新增就业人口超过丹麦全国的人口总和,也就是1000万余人。据称中国还有4000多万的失业、半失业群体。解决就业问题不仅关系人民生计,也关系社会和谐、国家稳定,可以说是政府的头等大事。而要解决好就业问题,中国的经济增长率就不可能低于8%。而在经济增长的基础上还要有所积累,10%这个数字就难以从决策者的大脑中退出来的。一旦经济增长可能低于8%,政府就会出台激励措施,政府的投入将使投资规模进一步扩大。

3、竞争促动。当前的世界是充满竞争的世界。国与国之间的综合国力竞争;企业与企业之间的市场竞争;人与人之间的消费资源竞争。残酷的竞争,促使国家、企业和个人千方百计谋求生存和超越之路。这是科技创新以及加大投入、扩大出口的基本动力。

有上述三大动力,中国的经济速度怎么可能降下来?!

(三)中国用十年的时间干了二十年的活儿,我感觉目前中央采取的态度是尽量低调、淡化。这十年,对深陷伊拉克阿富汗战争泥潭的美国,可以说是丢失的十年,金融危机美国“丢失”的集中爆发。对于日本,是徘徊的十年。对于欧洲,也是按部就班的十年。而对于中国,却是以两位数的速度快速增长的10年。这导致了包括“中国风景独好”、“中国已经成为经济超级大国”等夹枪带棒的评论。如同中央冷淡处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一样,中央对“十年翻两番”也采取了淡化处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高层人士提到此事就是明证。

(四)“翻两番”目标淡出中国舞台是好事,他标志着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进入了新的历史阶段。中国已经不为是否快速而发愁;发愁的是如何控制过快的增长速度,提高发展的科学性、人本性、协调性和可持续性。正因为此,十七届五中全会的意义才被广泛解读为:推动中国的第三次大变革(分别是建立社会主义制度、建立市场经济体制、确立科学的经济社会发展方式)。

本文内容于 2010/10/22 9:06:54 被青衫老祖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