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连不顾伤亡的冲出伏击地,转过 一个山坳。 连长下令原地休整,所有的人都瘫在地上。我感到了前所未的累,人快虚脱了。看着满地的伤员不敢相信刚发生的一切。大家都一脸惊恐。战争把人瞬间带到了另一个世界。连长嘶哑着用步谈机向营部报告遇袭及伤亡情况。一脸焦虑。指导员忙着指挥大家给伤员包扎。卫生员边哭边包扎连长右臂。哭个球哦,我没事。先包重伤员。

7班长不行了。有人喊到。我心一沉,冲了过去。 7班长交替掩护时落在了后面,中弹时我就在他身边。他是转身射击时中的弹。人横着飞了出去。枪摔出老远。我和他班里的一个战士拖着他的肩带连滚带爬的拽着他一路过来。当时他还能说话。子弹从他左胸打入,右后肩穿出。背阔肌被打成螺旋丝状。绿色军服被血染成上大片的黑色。

用了3个急救包还是止不了血。脸白的象纸。红色的血渗进他身下黄色的泥土里。我紧握住他的手,可他手在变凉。你可以感觉到生命在他体内被慢慢抽离。我跪在他身边,感觉到是那样的无助。7班长死在了我们面前。他班里的弟兄都哭了。我深深低下头,可我眼里没有泪。我只有仇恨。仇恨刺激的我全身发抖。这是真的,害怕会人人发抖。仇恨也会。我在大腿上擦干了两手湿滑的血。我要让我的手粘满敌人的血!以血还血!我死死抓住我的枪。

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