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季节的轮回,白雪又覆盖了大地,到处都是白茫茫的景象,看到不到一点绿色,偶尔的山峦,在陡峭的山坡上,还能看到大地的本色,大雪的笼罩,使本就荒凉的边关,显得更加地凄凉,远山的山顶,不时有黄羊和狼群经过,让我们感受到在与世隔绝的地方,不是太孤独,还有其他的生命存在。

老兵退伍后,连队战士一下少了许多,使原本就孤独的哨所,显得更加地孤寂。原司务长(上士军衔)也退伍回家,接替他工作的是从团里才调上来的志愿兵,个子不高,但人很精神,由于地处边关,在祖国西部边陲的最前哨,方圆几十里都没有人烟,我们日常生活用品,都是请司务长或给养员从博乐市带上来,和司务长打交道的时间较多,很多事情还得有求于他。他和战友们的关系处得也很融洽。

寒冷的冬天,军事训练强度减少了很多,每天一趟五公里,然后就是在寒风和大雪中进行队列训练,理论学习相对增加,空闲的时间便多了起来。战友们都害怕这种空闲的日子,一闲下来,就觉得无所事事,心里很空虚,给家中的书信比平时多了许多,边关没有多少娱乐设施,家书成了我们寄托情感最好的精神食粮,稍一有空时,便给亲人、给朋友写信,那时通讯不发达,我们和家中沟通的方式只有写信,而到了冬季,给养车有时一月才上来一次, 所有的来信都会等到此时一起来到边关,滋润着我们的心田。那时觉得古人说得很好“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在寂寞的边关,在寒冷的北国,能感受到亲人和朋友的关怀,是何等的温暖和畅快!

在风雪边关,时时都在盼望家中的消息,特别是在这将近年关的时候,对亲人和朋友的思念越来越浓烈,而对家书的渴望也变得异常地强烈。在训练和执勤之余,大家都在焦急地盼望给养车的到来,不知是老天作对还是冬天下雪天太多,好像每次车都是在风雪中到来,飘飘洒洒的雪花,笼罩着大地,刺骨的寒风也肆意吹打着脸庞,在大雪纷飞中,战友们兴高采烈地将生活物资搬运到库房,然后满怀期待地围着司务长,等着他给我们发家书,可这次却发现司务长手中的信明显少于前几次,觉得不太对劲,司务长的表情也不自然,当时我们都没多想,等到他将信发完后,才听他说有很多的信件让他给弄丢了,当时听了很生气,大家都在责问他怎么会这样不小心,他说他将信件放在车厢上,用菜将信件压着,没想到阿拉山口的风太大,车辆在行驶中的颠簸将那菜抖动后,信件便在风雪中随风飘散,天上又下着大雪,视线不好,没有发现信件被风吹落。等到车开到瞭望哨下,瞭望哨的战友等着取信时,他才发现犯了错,只在车厢里菜的缝隙中,找到了十多封信,其它的都不知被风吹到哪去了,也许吹过了边境,到了哈萨克的领土,根本没办法去寻找,他只能顶着挨骂的后果回到连队。战友们一听,又气又好笑,有的大声骂他就是个傻B,将信放在车厢里,而不放在驾驶室,就是没有大风,车子飞奔的速度也会将信件撒落,战友们盼望了许久的“万金”,就被这司务长的粗心给损失了,这种损失无法用金钱来衡量!可又不好过分责备他,心中愤愤不平,好在我还有两封信,独自躲到角落,细细地品味亲人的关怀和慰藉!

看完了信后,余犹未尽,还想找司务长问一下我究竟掉了多少,走到他的寝室,很多战友还在那里没走,我直接就问:“司务长你记不记得我有多少封信?”他说“你最多,好象有十六七封吧!”我心里恨不得给他两拳,这么多的精神食粮就让他给我丢在了风雪中,可又无法,只能无奈的叹息!连队共有百多封信,让这“买买提”给弄丢了,我还算是幸运的了,还留了两封,一想到这,心情又开始好了起来。

连长后来也将司务长骂了个狗血喷头,让他很是狼狈,看到他这样憋屈,大家都不再责怪他,慢慢地也就原谅了他。现在想起这件事,仍觉得他太笨,将信放在驾驶室不就完了,非得放在车厢里,纯粹是脸壳进水了。也有可能是他才从博乐市到边防,不知道边防条件艰苦、气候恶劣吧!哎,可怜我那么多的书信,都没有看到!很遗憾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