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英国《金融时报》文章 原题:汇率之争:攘外更需安内汇率纷争绝不仅仅是货币战争,而是当今经济外交战的全新表现形式,是重商时代以邻为壑的贸易战的延续。

汇率战,是美国金融规则对高成长性的制造业经济体的围剿。高成长新兴经济体面临的困扰是:如果不增加外汇储备,就会陷入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资不抵债的困境;如果大幅增加外汇储备,必然导致本币升值,进而削减本国经济的竞争力。

现在,压力转到了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头上,只要美国经济一天不复苏,人民币汇率的压力就不可能下降。但人民币汇率左右为难:既不能一次性大幅上升20%到40%,否则将导致出口主导的实体经济面临毁灭性打击;也不能每年缓慢升值,连续升值数年,这相当于向世界热钱发出资产价格上升的盛宴邀请函。微幅升值更加限制了中国货币政策的独立性,使中国央行不可能在全球低息潮中独自加息。

为了找到突破口,这几年中国政府正在大力建立基础社会保障体系。 这样做是正确的,但远远不够。中国必须有长远的战略思维,趁势建立起独立的货币体系与市场化的金融机制,把汇率压力转化为人民币国际化的契机。

建立起一套符合中国发展需要的独立的货币体系至关重要,在人民币逻辑中,应该以内为主,以外为辅:与财富增长和居民购买力相匹配的货币是经济稳定的支柱;而与美元之间的汇率平衡,只是货币涨跌变量中较不重要的一环。

英国《金融时报》文章 原题:汇率之争:攘外更需安内汇率纷争绝不仅仅是货币战争,而是当今经济外交战的全新表现形式,是重商时代以邻为壑的贸易战的延续。

汇率战,是美国金融规则对高成长性的制造业经济体的围剿。高成长新兴经济体面临的困扰是:如果不增加外汇储备,就会陷入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资不抵债的困境;如果大幅增加外汇储备,必然导致本币升值,进而削减本国经济的竞争力。

现在,压力转到了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头上,只要美国经济一天不复苏,人民币汇率的压力就不可能下降。但人民币汇率左右为难:既不能一次性大幅上升20%到40%,否则将导致出口主导的实体经济面临毁灭性打击;也不能每年缓慢升值,连续升值数年,这相当于向世界热钱发出资产价格上升的盛宴邀请函。微幅升值更加限制了中国货币政策的独立性,使中国央行不可能在全球低息潮中独自加息。

为了找到突破口,这几年中国政府正在大力建立基础社会保障体系。 这样做是正确的,但远远不够。中国必须有长远的战略思维,趁势建立起独立的货币体系与市场化的金融机制,把汇率压力转化为人民币国际化的契机。

建立起一套符合中国发展需要的独立的货币体系至关重要,在人民币逻辑中,应该以内为主,以外为辅:与财富增长和居民购买力相匹配的货币是经济稳定的支柱;而与美元之间的汇率平衡,只是货币涨跌变量中较不重要的一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