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高中的那点事儿

那是一九九九年,我初中毕业了,由于初中期间学习成绩普通的很,自然是上不了好的高中了,所以父亲就给我找了一个私立的高中让我去读,当时对于这个学校一无所知,只听父亲说是私立的,地址在海军驻地大院里面。我知道这个地方,从乡下老家到现在住的市区家来往时必须经过这里的,走过路过还能看到一些舰艇,当时也不不懂什么型号什么级别,只知道是军舰,甚至是舰还是艇都没有概念,只知道上面有好几门炮。故事还得从高中生活开始。

第一 入学第一天

那是一天是个快到中午的晴朗的天,怀着不知怎样的心情,带着大包小包的生活用品从家里打车直奔学校所在地而去,市区离学校不是太远,本来做公交车也是可以到达,不过带的东西比较多,做公交车不大方便,只好打车去,一路上也没怎么想这学校的事情,在车里天马行空,想的尽是些脱离家庭的约束,接下来这几年可以无所顾忌的自由生活了,思想天马行空。估摸着20来分钟的样子,司机叫了一声”到了“,打断了我的思想的天马行空。车子已经停在了一个大门口,我探出脑袋一看,这门口不是太大,一个海军战士拿枪在门口的一个高台上笔挺挺的站着岗,陆陆续续的有大人领着我这般大小的男男女女的带着大大小小的包和各种用品往大门里面走,不用说这些都是家长带孩子来入学的。第一感觉还不错,以后在这里三年既然天天有解放军给咱站岗,心理这回绝对充满了优越感。下了车,拖着行李,随着人流往前走,虽然不知道那个地方是自己的学校,但是随流总不会有错。这时候也不想着看看这个海军大院,只想早点到宿舍把行李放下。其实,学校离大门口很近,也就三四十米远,这是处于海军大院大门口右侧的一个独立的小院子,四周程长方形的房子,院子正面大门进口是一层的瓦房,其它三面是两层的瓦房,是比较老的房子,但是看起来还比较整齐,也不显的破旧。进的院内,地方不大,四周的房子中间是一个三百平左右的水泥地,院子里有很多人,有的大人三三俩俩的在聊天,有的新生拿着盆在接水,有的在一处小窗口东瞧西瞧的牌着队(后来才知道是排队买菜票,饭是要自己用饭盒装米放食堂的的集体蒸饭处统一蒸的),有的家长正在嘱咐孩子,估计是讲些好好读书类似的话吧,还有的就像我一样刚刚拖着行李进来,无头苍蝇一样还不知道往哪去。正在茫然间,既然看到好几张熟悉的脸,原来是老家的两个叔伯辈带着他们的儿子和女儿也来报到的,那男孩是我小时候的玩伴,非常熟。既然有熟人早到就更方便了,问了一些报到,安排宿舍,教室等情况,就找自己的宿舍安顿行李去了。宿舍里出了一个同学没到之外其他早到的都已经把自己的东西安排妥当了,这回人也不知道在哪里。等安顿好行李后吃饭的时间刚好到,去那买菜票的小窗口买了五十块钱奔食堂而去。食堂和校舍不在一起,有点小远,出了校舍的小角门往北走,校舍和食堂之间隔着海军的一个警卫通讯连的区域,算算距离和校舍有个大约150米左右。到了那里,简直是人山人海,原来刚好给学生准备的食堂加上半数的学生家长,把个食堂挤得是水泄不通,好不容易才挤到卖菜窗口看看菜,还好还好,可能学校有准备,多少了不少菜,现在还充裕,打了两个菜买了一份饭坐着吃了起来,第一回吃学校的饭,感觉味道不错,不知道是第一回吃食堂的新鲜感造成的还是今天的菜味道确实还可以,凉菜一饭吃个精光。吃完饭,下午就是到班主任那里报到,买些缺的生活用品等等,两点钟还开了一个半小时的入学班会,同班同学互相熟悉,安排座位等,班会结束,就约了几个同学在海军大院里,学校的周围溜达了大半天熟悉环境,整个下午就这么的过去了。晚饭过后,天渐渐暗了下来,家长们都走了,留下了即将三年都将在这里度过的学生们,于是三三俩俩的和新认识的同学聊天拉家常,甚至处于兴奋期的同寝室同学半夜还躺在高低铺上穷聊天,现在也已经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睡着的,直至第二天早上学校起床铃响。

第二 军训

第二天,是军训开始的日子,早上8点中,全班同学在教室集合,班主任老师引着一个海军战士进来了,自然是给我们介绍这是我们军训的教官。仔细打量,这个海军战士个头瘦小,皮肤黝黑,小平头,精神饱满,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经过自我介绍,知道他是我们校舍边上的海军警通连的(就是警卫通讯连),是个副班长。九点钟,军训的三个班级的新生在各自的军训教官的带领下排队来到警通连前面的篮球场上集合,分队,然后就盯着炎炎烈日开始了第一天的军训,军训科目无非就是正步走,齐步走,踢腿,立正等等最基本的队列训练,这一天下来新生们一个个给太阳晒得皮肤通红通红的。好不容易熬过了第一天,可没想到接下来几天依然是如此的训练方式,枯燥乏味,还要顶着大太阳,一个个新生差点崩溃。原先以为在部队里军训怎么的也得捞几发子弹打打,最起码的也得摸摸枪吧,那时候我对枪的兴趣非常大,初中那几年几乎每期的兵器知识杂志和轻武器杂志都不会漏过购买。可事情的结果让我大失所望,别说打枪了,除了门卫站岗的手里那支56半外连枪影子都看不到,内心实在是有些失落。

踢了几天的腿,走了几天的步,最后一天是所谓的检阅日。那天依然是在军训的篮球场,早上八点钟各班教官事先带领自己的队伍在篮球场上排好队列等待检阅。篮球场上已经摆了几张桌子几杯茶,没多久校长迎着一位中校军官过来坐上位置,这个海军中校身材中等,皮肤白皙,微胖,一看就是个坐办公室的。接着就是领导讲话一通,无非是一些同学们军训辛苦,感谢海军军训教官,感谢海军领导之类的程式化的讲演。

站在烈日下听了一通长篇阔论后,检阅总算开始了,各个方队齐步走,正步走,稍息立正向左向右看齐,向后转等足基本的动作。说实话,小小年纪的高中新生再加上男女高低不齐,走的实在是不敢恭维,不过总算是过了这几天的艰苦岁月了。

第三 摸营

虽说取名摸营,其实就是趁着天黑风高纠集几个好奇的新同学一同去探查整个海军大院。这个海军大院其实是东海舰队驻温州的水警区驻地,配备一个上海级巡逻艇大队,团级别,偶尔也能在院内看到大叫军衔的军官。既然是探营就得先知道方向位置,这个大院处在温州机场大道的边上,分两块区域,靠江边的是舰艇码头和部分附属设施,还有一个集阅览室健身房卡拉OK厅等一起的水兵娱乐中心。西面的驻地大区域是主体驻地,在机场大道的西面,背靠毛竹岭,依山而建,背后和中间是山,整个山程反E型,反E的两个缺口分别设两个大门,分南大门和北大门区,南大门进去是运输队,弹药库,油料库,电影院的地方,一条石头台阶上去是司令部大楼等办公楼的区域,再下来就到了我们这边区域。山路下面是两排限制的一层瓦房,还有一幢三层楼的海军医院,几幢房子中间有一个破旧的篮球场,那地面水泥地已经沙化,凹凸不平,篮球架都有点摇摇摆摆,平时也没有修补,我们那几年这里成了我们踢小团队足球的地方之一。沿着西面山下往北,陆续经过海军的大食堂,几座家属楼,再过来就是我们的校舍,这个反E的下面是北面大门区域,中间是一大块低下去的种植地,属于警通连的,经常看到一些战士在那里种一些蔬菜等东西(这次回去已经看到这篇区域给填平,盖了一座很高的办公楼,很气派)。在我们学校的北面就是警通连的地方了,分别是一些一层瓦房和二层的家属楼,这就是大致的分布。那天晚上晚自习之后,几个人一起抹黑把整个区域走了个遍,期间也没人来管,甚至一路闯进来司令部的办公楼,刚开始心理还惴惴不安,怕有人来赶,那叫一个忐忑,可能都下班了的缘故吧,几个人在里面晃悠了许久也没碰上一个人,里面的门上都贴着办公室的名字,什么作训股,大队长办公室,政治处办公室什么的,总之最后是安全”撤离“,这回探营唯一没看到的是弹药库,回到寝室大家倒在床上还在讨论弹药库的位置在哪,据我们推测弹药库应该是在南大门那边的几个红色大铁门的山下洞库里,因为除此之外整个驻地没有比那里更安全的储藏地了,就这样海阔天空的一番推论,直至睡着。

第四 探洞

过了几个月,有一天,一个男同学在校舍边的山上玩,发现往山上走的小路下面有个洞口,判断这是一个山洞,非常激动的跑回来告诉几个寝室的男生。怀着好奇心的男生们约好下午下课后一起去探洞。于是,十几个男同学没人人手一盏应急灯,浩浩荡荡的向那个半山腰的洞口摸去。那时候南方用电量大,用电经常跟不上,所以几乎家家户户都有应急灯,而且我们学校实行定时熄灯作息,所以也几乎没人一盏应急灯作为熄灯后和熄灯后继续学习照明之用。这种应急灯有普通照明和远处照射的两种基本照明,方便实用。爬上半山腰(其实不高,也就十几米高度),往山上的一条小路边的下面有一个人工开出来的凹陷处,透过草丛看到里面露出一个洞口。于是大家互相拉扯着爬下去,来到洞口。刚开始,大家挤头挤闹的往里看,之间里面黑乎乎的,也不敢往里进。我好奇心最强,胆子也算大,打开应急灯前小探照灯挪着小步往里走,地面是沙石的,没有积水,灯往里照看不到头,感觉黑暗深邃。见我有带头的人后面的同学也就壮着胆子一个接一个的开灯跟着往里面走,其实我自己心里还真有点紧张,不知道山洞里会不会突然出来守卫抓我们,或是会不会有传说中的洞蝙蝠突然飞出来吓唬人,总之,虽然人数众多,但是还是感觉捕有点做贼心虚。队伍浩浩荡荡的往山洞深处前进,那十几盏灯把前面照的雪亮,山洞是简单开凿的,洞壁没有凿平,到处是突出的石头,走地面依然是沙石地。大约走了5分钟的样子,应急灯的远射灯的照射下,远处出现了一个暗红的门,这时候众人性情更加紧张了,有点挪步不前的意思,估计是心虚的原因,等了一会儿见前面没有动静,于是队伍又往前进,到的门前仔细看,这处是红色铁门,没有锈迹,跨国铁门,在灯的照射下出现了两个和运油车一样的油罐,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东西,是什么东西。走过这两个油罐,前面就很亮了,原来山洞已经到头,我们穿过了整个山洞,这边的洞口也处于十几米高的地方。整个山洞无人看守,现在想想这应该是一个应急储备油料洞库,只不过和平时期没有使用,只是作为预备空置着。从这个洞口出来我们沿着山上的一条小路往回走,经过一个瞭望哨,后来我们在班主任的带领下去过这个哨所,上面有海军战士值班,哨所里有一架高倍望远镜,可以观察江南面的出海口,我也看过,从这个位置看出海口的情况一目了然,是个设置哨所的好地方。

第五 子弹壳做的战斗机

一个学期快到了,田野渐渐变冷,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和军训教官那个班的战士混的很熟悉了,经常在空余时间跑他们班宿舍去完,其实战士的宿舍没什么好玩的,四张高低铺,豆腐干的杯子,雪白床面,一个储物柜和几张小桌子和一个放着整整齐齐的脸盆的架子之外别无他物,只不过对军事比较感兴趣,没事了找他们穷聊天而已。军训教官的班长是个高大的山东大汉,加在山东沂蒙山区里,是家里老大,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和妹妹,家里穷,所以我看他平时抽烟斗只抽一块五一包的便宜烟。据他说他的津贴一个月也就四十二块钱,可怜的很。当时我是属于班级里的坏学生不会喝酒,但是抽烟那时候就已经会了,97年抽的还是8块钱的芙蓉王和10块钱的555,在战士面前属于高档烟了,经常和他们共享。有一天我又去他们宿舍玩,看见那个山东班长的桌子上多了一架子弹壳做的战斗机,做的还不错,有模有样,仔细回忆那样子和现在的歼10非常像。现在想起来真怀疑那山东班长会预知未来,呵呵,把歼10都提早做出来了。本来想把这架子弹壳做的战斗机要过来,可那班长不肯,说自己就这么一架,没子弹壳了。我问你们训练子弹壳多的是,以后再做一架。他说,哪里有那么多子弹壳,自己入伍三年了,也就打过三回真枪,第一年打了7发,第二年打了14发,这次打的最多了,一个弹夹30发,这些子弹壳还是管战友要了几十个做的。我觉得纳闷就问他,怎么打的这么少,他说他们不是一线部队,而且是海军,所以对于枪的训练很少,在部队里非常枯燥乏味,一个星期除了2次通讯值班之外几乎没有任何事情,连理在厕所边养了几头猪,战士也要轮着去喂养,除此之外就是偶尔去大门口那块空地上那块种植园拔拔草,再也没什么其他事情了。最后没办法,我特意去买了一包8块钱的芙蓉王香烟死磨硬泡的总算把那架子弹壳战斗机要过来了。这架战斗机我一直保存着,但是后来由于搬家不知道被老妈丢到哪里去了,一直没找着,或许是把我的”回忆“当垃圾给丢掉了吧。

第六 爱不释手的枪

转眼一年过去了,某天,正好是周六,那星期不想回市区老家去,就打算在学校过。由于放假,学校食堂是不开的,于是到外面吃了中饭回来,无目的的四处走走,消化消化。走到警通连篮球场的时候突然眼睛一亮,那地上铺着一张草席,草席上摆着各式各样的枪,有56-2,有56C短突,有56半,没有手枪。他们警通连的上尉连长正对一个小个子瘦小的战士进行单独训练瞄靶,估计是让这个新兵熟悉枪械,我就站在一边看。那个战士趴在另一张草席上瞄了半天的纸胸靶后他们连长又开始让他做对五六半半自动步枪的压弹,56半自动的子弹是从上往下压的,那训练的空包弹装在弹桥上,战士对枪不熟悉,一压下去就听到啪的一声,枪响了,第一回听到真枪声,吓了我一跳,后来才知道训练时候用的是弹头老太婆眼角皱纹一样的空包弹,压弹时枪走火了。还好是空包弹,要不还指不定会不会处事,那靶的方向正是我们学校的办公室。没多久,他们连长有事先走了,嘱咐这个战士等会把枪收进去。我看他们连长走了,就这个战士一个人,于是就大着胆子过去玩起了枪,那个战士也不介意。拿这支枪摸摸,拿那支枪瞄瞄,卸卸弹夹,拉拉枪栓,第一次玩,格外兴奋。这几支枪里我尤其是喜欢那支短短的乌黑的56C短突,喇叭形的枪口,折叠的枪托,工程塑料材质的乌黑的很有质感的护木和握把,那枪身还擦的锃亮,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实在,绝对是56枪系列里最有质感的枪,简直是爱不释手,真恨不得抱回家去睡觉也抱着,自己想也觉得好笑,简直是白日做梦。

第七 第一次把带子弹的弹夹装上枪

那是一九九六年,正值台湾搞选举,大陆狂射导弹美国航母舰队大兵压境的紧张时刻,我在的海军驻地也搞的紧张兮兮的,每个人都在谈论台海局势。有一天傍晚放学后,我溜达到被大门口,本来想出去到外面的小卖部买点东西,看见门口站岗的是一个很熟的战士,看他一个人站岗无聊,于是凑过去两人聊起天来。我发现他们站岗的枪换了,以前是56半自动,现在端着56-2,我们聊了一会,聊到了台海局势,说实话我是经常看军事杂志,自然这方面情况知道的比较多,而一个普通战士对外接触少,虽然身在军营却对外面的事情知之甚少。不过台海的事情还是知道的,他说他们这段时间大队从平时升级到三级战备了,以前大门岗位枪里是空的,现在还发了子弹,我问,”枪里装了多少子弹“,他说,”枪里没子弹,但是有一颗实弹装在另外一个弹夹里,弹夹在单袋内“。我让他拿出来看看,他从单袋里拿出了那个装了弹的弹夹,果然里面就只有一颗子弹孤零零的横在弹夹里。这时我有些得寸进尺了,让他把枪装子弹的弹夹给我玩玩,由于这个时周围没人,而且平时又很熟,所以他冒着风险很照顾的把枪和装子弹的弹夹交给了我,他再三嘱咐装弹夹可以,不要拉枪栓,我诺诺应承,保证不拉,所以他冒着风险很照顾的把枪和装子弹的弹夹交给了我。我卸下墙上空弹夹,把装了那孤零零一颗子弹的弹夹装上了枪,端枪,面准,做了一个设计的姿势,枪里有子弹,感觉确实不一样。

第八 爬墙踢球惹风波

高中时候酷爱踢足球,几乎每天都要踢上一两小时,可就是场地有限,找不到好的场地踢球,平时走只是在警通连的篮球场和医院下面的那个破烂的篮球场踢小场,只有周六周末不回家的时候和一帮同学到江边军舰码头那边踢。那边有个小号足球场,有草地,但是下面铺的却不是好的早皮泥,而是普通的沙石,早皮下面有很不少的比较大的石头,但是也算是我们能找到的最好的踢球场地了。平时我们选周六周日去那里踢,因为跑的开,岗位都是不查问放进去的,他们知道我们是大院里学校的学生。有一回周六,一帮没有回家的同学吃过中饭打算去那里踢球,那码头的大门在我们这边大院南大门的对面,我们是大院被大门,球场在南北大门中间的对面。我们本来打算还是从码头正门进去,路上看到球场边有一片小矮墙倒塌了,缺口就在球场边,为了少走几步路就直接从缺口爬了进去。心里还在高兴着少走了几步路的那会只见一个海军战士朝我们飞奔过来,训斥我们为什么要爬墙不从正门走,我们也知道自己理亏,赶紧道歉,保证以后不会这么做了。可是,那个战士是得理不饶人啊,非要我们立刻从缺口爬出去。这下我被惹恼了,那时年纪不大,气盛,和对方激烈的吵了起来,双方甚至差点动起手来,最后被其他同学拉开,为了这个事情还被班主任训斥了一顿,差点落个全校通报批评。

第九 联欢晚会 军训教官的失败

一九九八年的国庆节,我们学校和警通连在海军大礼堂共同举行了一个庆国庆军民联欢晚会,晚会十分热闹。双方各出一些节目,我们是学校人多自然是主力,大部分节目都是我们出的,唱歌,跳舞,乐器演奏,魔术等等可以说是五花八门,警通连人少,节目自然也少。他们有三个节目,演唱《军港的夜》,口琴演奏,还有一个节目就是单人军体拳表演。表演军体拳的不是别人,正是给我们班军训的教官。刚开始的时候他的军体拳打的还算是有点意思,可打了一半既然愣在那里了,哈哈,原来他既然忘记了接下来是什么动作,非常看样子是非常尴尬的“保持”着前一个动作停了好几秒钟,最后看他是胡乱的舞了几个动作凑数灰溜溜的逃下台来。

第十 舰艇缘

在校的时候学校和海军搞军民联谊,还给每个班级派了一名海军战士做专门的生活指导员,给我们班派的生活指导员是管理码头水滨楼的管理员。有一回班会组织我们去参观舰艇,平时我们虽然经常在舰艇边上踢球但是从来没上去过,这回总算可以上去了。这是一些上海级的巡逻艇,艇上甲板上绿色油漆刷的很好,上面擦的一层尘不染,保养不错。艇上正前方是一门双37炮,后部是一门双37炮和一门双25炮,都是非自动化的,对于这些我倒是不陌生,凭借杂志上看来的知识,还给同学充当了一回讲解员。舰桥的门锁着,进不去,透过窗口往里看,驾驶室里面不大,大约只能容三四个人站着的样子,再往下面就看不到了。据艇上战士讲艇上平时只放5发37炮弹和10发25炮弹备用,不会放很多。

有一回,具体时间也记不得了,只记得那次有个同学跟我说码头那边来了两艘导弹艇,我赶紧跑去看。果真,码头上和上海级并排停了两艘黄蜂级021型导弹艇,个头比上海级还要小不少,舰身后部有两座导弹发射筒,前面有一门小炮和上海级上的双37比起来很短小。那时候没真实见过导弹艇,觉得格外新奇,在边上看了好久直至天黑才回去。

第十一 变化

在海军大院生活的那几年,是我生活中比较有乐趣的一段时光,其中不乏许多美好的回忆,现在回想依然记忆如新。十多年过去了,现在每每经过这里都会想到当时在这里生活的日子。现在的海军大院已经发生了不小的变化,虽然艇还是原来的那些上海级巡逻艇,但是建筑方面可是有很大的改观,三座大门建的更气派了,原来警通连的大菜园子的地方建成了一座新的气派的综合办公楼,围墙加高翻新,不少老房子变成了新房子,山上也多了两座高高的新瞭望塔。希望我们的海军越来越强大,早日把马头的那些”老上海“换成现代化的舰艇。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