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领导人专机揭密:乘用与政治待遇直接挂钩

毛泽东专机

提起中国的领导人专机,不少人都会以美国总统专机“空军一号”为蓝本展开丰富联想。事实上,现实中的专机并不像影视作品里那样“武装到牙齿”,中国的领导人专机亦不是想象中的神秘。与彰显美国霸权的“空军一号”、特立独行的俄罗斯总统专机不同,中国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空军一号”。尽管中国领导人出访专机任务由中国民用航空公司国航承担,但专机飞行安全保障足与美俄比肩,只是在风头上略逊美国“空军一号”。

专机乘用与政治待遇挂钩

上世纪五十年代的领导人专机和现在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据为中国三代领导人担任专机机长、曾任民航华北管理局局长的尹淦庭回忆,当年没有真正的专机,早期中国领导人专机相当节俭,甚至有点寒酸。

随着国力日盛,中国民航开始有了自己的“专机大队”,全职负责领导人的出访活动。领导人专机相应地提升了和国力匹配的配置。中国国家领导人专机的客舱布局与“空军一号”很像,前半段是首长席,中间是部长席,后面是一些客人、记者和随从的位置。部长席和客人之间还有工作人员和安全人员的席位,主要是保镖和警卫。

机上设施、配备比民航客机相对豪华,但远不是想象中的奢华。从新闻报道的画面中可以发现,中国的领导人专机保持着朴素的内饰风格。中国领导人专机是否具备和美国“空军一号”、俄罗斯总统专机一样的空中办公功能、是否携带核密码都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机上的通信功能足以应付出访期间和国内的联系。

据有关人士透露,国家领导人出访的专机里,一般悬挂着国画,展示祖国大好河山。如2004年国家领导人出访的专机悬挂的是张宪的中国画“水乡”系列;2005年,悬挂的则是张宪的油彩画“黄山”和“荷花”系列。

中国政府参照国家元首、副元首、上下院议长、总理、副总理乘用专机的国际惯例,早在1950年代就有规定。按规定,中国领导人出国访问的专机任务一般由国航承担,国内考察则由空军承担,且均不是个人专机。国航承担最高领导人专机出访任务的飞机一般是波音747-400,亦有波音737、空客332执飞其他领导人专机出访任务。建国前期为“伊尔-18”或包租外国航空公司的飞机。

尽管中国领导人出访专机和国内专机的飞行分属国航和空军专机师,但外媒引据资料分析称,这些飞机都纳入中国空军编制,有相应的军事代号。公开资料显示,中国国家主席和中共中央总书记现在乘坐的是2架波音747飞机,代号分别为CCA001、CCA002。

领导人国内专机的空乘人员均为空军现役,平时吃住也是在西郊机场部队大院,专机上她们则穿着国航传统的蓝色空姐服装,保持着空姐职业的微笑。

除国家领导人专机乘用规定外,对党和国家领导人乘用飞机亦有明确规定,《民航执行党和国家领导人乘机任务实施办法》按照不同级别,乘用飞机时享有不同级别的服务,如安保、舱位保障、调用机型等。

该办法对党和国家领导人的界定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候补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央书记处书记和候补书记、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国务委员、全国政协副主席、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等领导同志。此外,民航对其他省部级以上,军队在职少将以上的负责人;公使,大使级外交使节;由各部委以上单位或我驻外使领馆提出要求按重要旅客接待的客人的乘机亦有明确规定。

从“伊尔-18”到波音747

1949年中共建政后,中央政治局作出决议,为保障领袖安全,建议毛泽东主席尽量不要乘坐飞机。因此新中国专机的第一位常客,是建国之初的政务院总理兼外交部长周恩来。当时,周恩来乘坐的是苏制“里-2”型飞机。该机为苏联赠送,作为专机飞行,条件较差,很难远涉重洋。因此直至1960年代,中国领导人出访的路途稍远一些,大都包租外国航空公司的飞机。1955年,“克什米尔公主”号飞机失事事件震惊世界,该机当时是中国从印度航空公司包租作为专机,赴印尼出席第一次亚非会议。

“伊尔-18”是1955年由前苏联伊柳申飞机设计局设计的一种中程运输机,最多可载客125人。“伊尔-18”飞机D型增加了航程,被20多个国家用作首脑专机。中国民航1959年开始引进,逐渐成为中国领导人国内专机和出访用专机。

1965年3月,周恩来访问罗马尼亚,包租的是巴基斯坦的波音飞机。罗马尼亚对中国代表团乘坐其他国家的包机感到不解,因为其他国家的元首出访都是乘坐本国的专机。这使周恩来坚定了“中国民航的飞机一定要飞出去”的决心。同年6月,印有五星红旗和“中国民航”标志的苏制“伊尔-18”型专机,开始了中国领导人专机出访的首次跨洋飞行。

进入1970年代后,随着中国在联合国地位的恢复、中美关系解冻、中日邦交正常化,中国先后从英国、前苏联、美国引进了“三叉戟”、“伊尔-62”、波音707等高空高速中、远程飞机,并连续开辟了北京到莫斯科、巴黎、东京等国际航线。

1980年代中期以来,主要使用波音737系列机型作为领导人专机。1990年代末,中国的国际地位开始上升,国家领导人出访次数增多,而中国当时大飞机数量有限,难以确保专机任务完成。有关部门因此萌发了2001年购买波音767-300ER的设想,但专机窃听器事件发生后,中国“空军一号”再无人提起。

进入21世纪后,波音747-400型飞机成为执行中国国家领导人出访任务的机型。波音747-400是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远程民用飞机之一,装有4台发动机,安全系数高,航程14205公里,能连续飞行15个小时;且机身宽大,设有上下两层,舒适性特别好。

与领导人专机一同发生变化的是,中国民航亦经历了隶属空军、交通部,再次划归空军、空军代管,直至1980年完全脱离空军,改由国务院直属的过程。随后政企分开,团职以下军人直接退役至民航,成立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等6家骨干航空公司。这也是国航为何承担国家领导人专机出访任务的原因。

对中国领导人为何没有专属的“空军一号”,国航解释说:“一架波音747每天停飞的收入损失及折旧等财务费用要4万美元,设一架专机,成本上看并不划算。”此说似乎与中国国家领导人出访频率和双机备份的国际惯例,以及中国国力及大国地位不符。

不过随着2007年中国“大飞机”项目再次上马,C919将作为中国领导人公务专机,打造自己“空军一号”的呼声渐起。此前,1980年代的“运十”项目曾一度被视为中国的“空军一号”,但却历经3次下马。

绝密飞行确保万无一失

专机飞行非比寻常,责任重大,容不得半点闪失。每次专机飞行,几乎都与党和国家的重大活动连在一起。“高度保密,万无一失”是专机飞行的唯一和最高要求。国内专机飞行任务一般由空军专机师执行,国际专机任务一般由国航承担。

无论国内专机飞行还是国际专机飞行,专机的调度、派出程序都相当严格,且高度保密。国际专机飞行一般由外交部发布领导人出访消息,但具体飞行时间、路线、编号、机型、性能均不对外公布。飞行任务由中共中央办公室下达至国航专机办,由国航专机办下达至国航飞行总队,再由国航飞行总队确定执飞机组、乘务人员。从命令下达至准备就绪,大约需要1个月时间。

相对国际专机而言,国内专机飞行任务一般直接下达至专机师,专机师的专机大队开始做专机飞行准备,飞行路线、时间最后一刻才下达到执飞机组。机组人员也只是在出机前夕才被告知有重要任务,且往往不知乘机的是哪位领导人。对专机大队来说,必须“时刻准备着”,随时起飞。

北京西郊机场是中国国家领导人国内和出访的专机起降机场,西郊机场隶属中国空军,是一个干部数量比战士多的特殊部队单位,一般不对外开放。在正式出版的北京地图上,也绝对见不到西郊机场的痕迹。由于每年“两会”期间,部分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包机会降落于此的特殊原因,西郊机场成为一个军管的半民用机场。

专机每次起飞都可称得上绝密飞行。公众仅是在新闻报道中得知国家领导人乘专机抵达某个城市或国家。专机具体起飞时间、路线、机型资料均被视为最高机密,不为外界所知。

国航执行国家领导人专机出访任务,采用包括美国“空军一号”在内的国际通行的双机备份惯例,即:一架飞机执行专机出访任务,另一架飞机暂停执行民航普通乘客的飞行任务,在机场静候待命,以确保专机任务完成。领导人专机出访任务完成后,又再次回归专机-民航通用、双机备份的飞行方案。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