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少将毛新宇谈自己军衔 称家庭因素是客观事实

中国新闻网9月3日报道 上一次采访毛新宇,是2009年9月8日,第二天便是他的爷爷毛泽东主席的逝世纪念日。采访中,毛新宇言语中透出的对这位长辈超越亲情的崇敬,让人印象深刻。

不到一年,2010年7月20日,毛新宇晋升为少将,记者第一时间再次采访了这位目前全军唯一的70后少将。从最初未想过能当兵,到如今成为共和国的将军,毛新宇说他的人生经历了多次重大转变。领袖后代的光环逐渐褪去,他说要默默地为中国军队和国防做出自己的贡献。因为在毛新宇的眼中,"我始终是党领导下的一个战士!"

责任与压力要比荣誉更多一些

人民画报:首先恭喜你被授予少将军衔。得知这一消息,你当时的心情怎样?

毛新宇:非常高兴和激动,难以形容。为什么呢?因为我个人的成长归结起来,目前有三大转变。我人生的第一个大转变,是在爷爷诞辰百周年的前十天,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当时,我在中央党校念研究生。那一天,我特别地高兴,因为中国共产党是爷爷和许多老革命家共同缔造的。

我以前说过,我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会当兵,更没有想到自己会当将军。所以,我人生第二个重大转变是入伍。2000年,我当时在中央党史研究室,报考了军事科学院的博士。读博士第一年,我入了伍。

我人生的第三个转变就是这次授将衔。我感谢中央和军委领导给予我这么高的荣誉。授衔后,我写了一篇文章叫《庄严时刻》,我觉得开国领袖的后代成为一位将军,责任与压力要比荣誉更多一些。

为什么我授少将会这么多人关注呢?原因之一是我有一个受人崇敬热爱的爷爷,我是开国领袖的后代。我的压力和责任是什么?说句实在话,我始终把自己看成是党领导下的一个战士,我觉得我更加有责任有义务为国家的建设献出自己的力量。

人民画报:你到今天的这个位置,你觉得有家庭的因素在里面吗?

毛新宇:肯定有,这是客观事实,我也不回避。某种意义上,人们会把对毛主席的热爱部分转移到我身上。另一方面也是单位、母亲的培养和我自身努力的结果。我自从到了军事科学院参军入伍,一直到读完博士,又进了博士后流动站,乃至在单位工作,学习工作都对自己有严格的要求。

我出了书,当了将军,别人会认为我很不容易取得了一些成绩。但在我自己看来,我最高兴的是现在所拥有的两个身份:一是党员,一是军人。能成为老一辈缔造的革命军队中的一分子,我看重的是这个。

男人40岁,要坚定奋斗目标

人民画报:你今年40岁了,成了将军。常言说,四十而不惑,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毛新宇:我觉得男人到了40岁,对自己奋斗目标要坚定。从授我少将开始,我就决定从现在直到退休,我会把后半生献给军队和国防,这就是我的目标。我要学习那些默默无闻的老革命,他们不图名利,却为国防建设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有一句话说:不想当元帅的兵不是好兵。从我自己内心讲,我不会刻意追求级别,而是希望以后无论是在毛泽东军事科学研究领域还是国防建设中,我能贡献出智慧,发挥出作用。

人民画报:你40岁成了将军,你有没想过毛泽东主席40岁时在做些什么?

毛新宇:毛泽东40岁的时候,正是中国革命生死存亡的关头,中央苏区正值围剿和反围剿。1934年,红军被迫长征。现在很多人反复跟我谈"四渡赤水",这是我爷爷得意之笔,我也从中慢慢地研究和体悟毛泽东思想。

人民画报:你大学学的专业是历史,怎么想到把研究方向定为毛泽东思想?

毛新宇:我1992年大学毕业,母亲就很郑重地跟我谈,她要我改变我的研究方向,当然她不是家长式地强迫我,而是启发我。母亲跟我说了两条:第一,别人都去学毛泽东思想,你作为毛主席的后代,爷爷的东西你不去学习继承谁去继承?第二,研究毛泽东以及我们党和国家的历史,都更有现实意义,更有研究的价值。

从我研究毛泽东思想开始,每一次经历大的成长进步,我就越来越觉得,当时我母亲跟我说的这两句话非常正确。

人民画报:如果你不是毛泽东的后代,你还会研究他吗?

毛新宇:我也想过这个问题。那你说,作为一个普通人,就不热爱毛泽东了吗?就不研究毛泽东思想了吗?作为伟人的后代去研究,我认为所不同的是,一个是角度,再一个是体会与感受。比如,我经常和朋友说起,毛家有六位亲人为革命牺牲了,比如杨开慧、毛泽民、毛岸英,大家谈及他们时都带着崇敬的语气。而我跟他们有血缘关系,感受起来肯定更加深刻。所以说,作为毛泽东的后代,我比常人对共产党、对解放军、对国家,有着更加深厚的感情。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