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sf和cf都为我国国防事业做出了伟大贡献,这点毋庸置疑。在建国初期,sf更是我国战斗机的唯一生产方,几十年来默默奉献。cf的建立是在中苏对抗,伴随着三线建设展开的,初期甚至是直接从sf抽调人员,可以说sf是当之无愧的老大哥。

sf和cf的竞争是从八十年代开始的,当时我国空军面临的最大威胁,是苏联的远程轰炸,空军急需一款高空高速的拦截机,以保卫国家安全,sf作为当时空军装备的主要提供方,对空军的需求知之甚详,但是却忽略了对“未来”空战模式的判断,没有意识到高空高速已经渐渐落伍,对三代机的作战模式缺乏清晰的判断,导致竞标输给了cf的j10.这是双方的一个转折点,但对于当时的sf来说,还不算致命,他们手中依然握有大量重要项目。


真正致命的是90年代开始流行的“航电制胜论”和“导弹制胜论”。在这两个理论的指导下,sf判断未来空战的关键因素是航电和导弹,设想中的战争模式是,先敌发现,先敌发射,然后转身离开。在他们的影响下,甚至于当时的空军都是这样认为的,直到后来获得了su27,获得j10,在大量的模拟战和与外军交流中,才发现事情不对劲,但是已经晚了,sf将大量的资源投入到航电中,对气动的研究投入极少,甚至于很多气动基础研究,都是在当时负责人的极力坚持下,才挪动航电资金,保全下来的,幸好这点基础保全下来,不然sf都不用混了,永远给别人打下手,甚至干脆合并好了。


“航电制胜论”和“导弹制胜论”的后果,就是sf严重偏科,j11b的航电水平远远超过su27,飞机所用的材料有了极大改进,钛合金技术全国第一,导弹远胜于进口导弹,我国不需要受苏霍伊公司永无止境的升级盘剥。但是,模拟战的结果没有达到sf理想的效果,su27的气动局限性被j11完整的继承了下来,而且由于在气动上的投入不足,导致短时间内难以对它做出改进。实际上在sf原先的理论指导下,也不需要改变气动布局,在那种理论看来,有那些资源还不如提高航电和导弹,依托于su27良好的气动布局,绝不会输给任何三代机。


的确如此,但是丝带怎么办呢?当不得不打破su27的瓶瓶罐罐,必须设计出一套新的气动时,该怎么办?


荒废了十多年的气动研究,靠什么来提出一个可行的丝带方案?如何让别人相信你的方案是可行的,有效的?整体设计上不行,子系统再牛逼,也是给别人打下手的料!


在丝带落标的情况下,sf要改变不利局面,有两个难关需要突破,一是明确未来的空战究竟会是什么样子的,二是打开出口市场。我国的军机采购价=成本*固定利润率,这个利润率听说非常小,如果不能外销战机获得高额利润,靠这点利润率过日子,实在太艰难了,把成本提高也能让利润多些,但是虚报成本总会被人查出来的,到时候造成的影响就太恶劣了。从上面可以知道,光靠那点可怜的利润率,不可能获得利润积累,没有资金,就没法自己根据情况作预研,没有预研,竞标的时候就会处于劣势,难以获得项目,没有项目,就没有项目经费,形成恶性循环。要想打破这种恶性循环,最好的方法就是外贸,军火外贸的利润,历来是非常高的,就算没有夸张到直接把人民币改成美元,也是极其丰厚的,当初cf最艰难的日子,就是靠着外销j7度过的。同时,面对外国客户的苛刻要求,也能倒逼企业提高自身的管理水平,质量水平,成本和项目控制能力,好处多多。


可惜,看看sf手里的货,要想出口不容易啊,8爷就别想了,自己老贵老贵的,又是个二代机,估计没什么人愿意要,j11系列最大的阻力是俄毛,sf必须突破俄毛的封锁,将j11卖出去,或者跟别人合作搞一款战机,不然路会越走越窄。


j10系列和j11系列谁更厉害不重要,都是三代机,强也强不到哪里去,大多数情况下能够获得可以接受的交换比。对于两家公司来说,日子还长着呢,谁强谁弱,取决于对未来战争的理解,和外贸销路。有钱有市场,才有好战机,当国外总统来中国寻找战机支持时,只知道有cf,不知有sf时,就回天乏术了。


对于sf弄一堆衍生型号要项目资金的做法不太看好,短期或许有利,但是不利于长期发展,一个好的企业,应该透彻研究客户的现实需要和潜在需要,尽可能做到量产,并且提供最好的服务,勇于承担责任,解决实际问题。希望他们只是为了解决资金困难,而不是当作长期战略使用。


最后,希望一个对国家有着卓越贡献的公司,能够重新杀出一条血路来。同时也希望j10和fc1能够多卖点出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