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当兵的日子4

时间过的很快,一晃三个月的新兵连生活就要过去了,经过考核全员通过,我们就要下连队了,大家依依不舍,想想大家朝夕相处的这些日子,不仅有些伤感,一分兵后我们这些人也许今后就很难再见面了,虽然在同一个部队服役,但武警部队的特殊性,所执行的任务点多,面广,线长多以班,排,中队为单位驻扎,所以就算在同一个支队,大队,平时都很难见面的,虽然在一起才三个月,但战友情确是十分深厚的,最终我还是没有分到班长所在中队,新兵班里的战友大多和班长下到了三中队,而我分到了川东二中队,本以为下老连队可以舒服些,听以前的当过兵的人说的,下去后才知道尽他妈的扯淡真所谓部队一直留传的一句话[新兵下连,老兵过年,老兵复员,新兵过年]一样,军车一路飞驰将我们拉到了川东,门口的老兵敲锣打鼓欢迎我们,但我看的出他们眼里的那种兴奋,是那种不怀好意的,果不其然我被分到一位浙江余杭班长的班里,也不知道上海人和杭州人是不是真像外人说的那样不和还是怎么的,反正我是被搞的死去活来,到不是打骂体罚,而是训练起来太厉害了,要说军事素质班长是没得说,军体单双杠1到5练习,那叫一个漂亮,全副武装5公里二十一分钟还帮班里的兵拿了三把‘八一’,擒敌,倒功,战术,障碍几乎全能,我是即佩服又恨的牙痒痒,我想任何一个当兵的分到这种班长班里都会有‘杀人’的冲动,不过一年后我还是从心里感谢他的,虽然我嘴上从没和他说,正因为他的严格才使我的军事素质上的很快,直到现在我还记得他时常对我们讲的“在部队是靠军事素质说话的,部队不相信眼泪”记得有一次做单杠,我的手已经拉不住了可他还不让我下杠休息,居然还叫老兵把我的腿拉着说什么不怕死你就前扑下来,大家应该想象的到我刚刚说的为什么我要‘杀人’了吧,倒功再好我也不愿意从单杠高度前扑下来呀,只有咬牙坚持,其实当时也就是做一二练习,班长是练我们的上半身手臂力量,不过那次把我搞惨了,手掌内的皮全都翻了,去卫生队上了点红药水照练,三月底下连队,到了五月我就可以完成五练习了,在同年兵当中也算是早的了,再讲一下我所在的川东吧,那是一个很小的,我不知道它算不算的上是个镇,反正出了营门就是一条街长不过一两公里,就在这范围里有门面,什么吃的,玩的,其实也就是做点我们当兵的生意,因为那里除了当兵的,就是干警及劳教人员很少有外人去哪里的,那是我们的津贴费三十多再加五块钱的边防补助,基本上都用在小饭店和香烟上了,就是那时学会抽烟的,主要是无聊想家的时候才抽的,[这两年我已经戒掉了],哈德门,大重九等最好的是当地的四块一包的罗曼梯克,现在想来还是挺好玩的,在哪里我待了两个月,在遍地油菜花开的日子,部队接到了命令,选拔身高在175公分以上的军事素质可以的准备去四中队强化训练,[因为是新兵消息不太灵通],我有幸选上了同时还有班长,当天下午我们就打起背包走了,大家都依依不舍的,当时我不知道这一走,从此我就在也没有回到老部队,到了四中队听四中队长说,总队要组建纠察队,以八支队四中队为底从各个中队选人,强化后符合条件的留下,不行的退回原部队,早前听班长说过四中队是机动队,队长邢光八支队四大狂人之一,上海总队散打七十公斤亚军,警校毕业少尉衔代理中队长头一年就将一中队带成全总队年终考核第一,八个科目拿了七个第一,一个第二,但乐极生悲在庆功宴上喝多了发生了打架事件,将两个92年的兵打残废了[耳朵被打聋了],本来是要上军事法庭的后来由于支队力保,及总队长爱才将他调到四中队,他带的部队那是没得说,嗷嗷叫有一股杀气,这也不免使我心里打鼓,估计班长也好不到哪去,因为我听得出他的口气里也有些不安。

在各个部队人员到齐后,队长发表了不长的讲话,具体的我已经记不住了,但有一句我记得很牢,大概是[我是谁,你们大概也早有耳闻,不认识也没关系以后你们会记住的,希特勒你们知道吗,我就是,比希特勒还希特勒,接下来的训练会很幸苦,我不管你是老兵班长还是新兵蛋子,全都都一样,现在退出还来的及,没有以后就给我好好的练,]队长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凶,剔着光头,活像土匪再看他的九个战斗班班长也清一色光头,我靠这真是什么人带什么兵啊,难怪班长都没底,看来这位队长不是个好对付的主。

今天写到这吧,以后再写在四中队的事情吧

写的不好请各位战友指正。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