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要给日本立规矩

卫视2010年9月28日《时事开讲》节目播出,以下为文字实录:

任韧:中日的钓鱼岛之争,并没有随着中国船长的回家而烟消云散,在昨天又发生了中国的渔政船,日本的舰船在钓鱼道海域附近发生对峙的情况,如何来评估这个事件的影响?我们继续轻邱震海先生来解读。邱先生,在中日两国目前对钓鱼岛的这个问题上,都非常强硬的情况之下,像这种对峙未来恐怕还会更加的频繁,钓鱼岛困局中日之间是否有解?

中日博弈:须做好关系大幅倒退准备

邱震海:上个礼拜我就发表过评论,我认为放人当然是第一步了,我们大家从人道主义希望,都希望能够放人。但是中方对日本的这次的反制措施,绝不应该仅止于放人,因为这次的问题性质,我们先不说主权争议,先不说日本战略博弈,这次问题的最最重要的关键就是在日本动用了国内法。因为他动用国内法,他现在无论说船长有罪也好、没罪也好,它已经用国内法的程序走完了这个程序。换句话说,如果你不对这个国内法进行修理的话,我们用通俗的话,不对国内法这个程序进行修理的话,意味着中方已经是隐含了已经默认了它这个国内法的程序。国内法程序也意味着日本方面认为这个钓鱼岛海域是他自己的内海,而不是一个国际上的公海,所以这个是问题的关键。

所以现在在放人之后,我上个星期就发表过观点,用通俗的话来说,中方下一步的反制措施应该是针对日方错误的行为,给日方立规矩,主要要集中在修理这个方面。但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非常困难,因为现在中方我认为做的完全正确,现在是中方提出要道歉、要赔偿,但是日方完全拒绝。而且日方的最高领导人菅直人出来说,道歉本意上这个事我们想都没有想过,而且不但如此,他还要求中方来赔偿,这个中方渔船好像冲撞它的一些巡逻船的一些修理费用。这是一个方面,就是在外交上,还在继续博弈。

但另一方面,日方又放出一些风声,希望下一步能够跟中方,因为下月马上月初,马上在欧洲布鲁塞尔召开一个欧亚领导人的峰会,希望在这个会议上能够跟中国领导人谈,这个双边关系的修复。我认为在这个关键时刻,现在好像在日方还没有作出一定的回应之前,我估计中国领导人是不会在一个星期,乃至十几天之后在欧洲跟日本领导人见面。第三个不但如此,第三个就在昨天,中日的渔政船,中国的渔政船和日本的海上的一个巡逻船和军舰,还在钓鱼岛海域发生对峙,几乎要擦枪走火。这个是钓鱼岛最前沿,我们看到如果说双方不马上有所节制的话,这个分分钟会有擦枪走火的问题,所以现在问题已经有三个方面。

第一就事论事,后放人时代,对所谓的钓鱼岛本身这次的撞船风波,就日本国内法这个问题如何进行处理,一定要给日本立规矩。第二是外交途径,当然我们大家都希望能够迅速的趋于缓和,同时中日关系柳暗花明,但是我看在最近最高领导人会晤是不可能的。第三在钓鱼岛的最前沿如何处理,我想就是这三个非常棘手的问题。

任韧:对,针对您刚才所说的这些棘手的问题,中方的反制措施,应该体现在什么方面?

邱震海:现在我看中方的反制措施有两个阶段,两个星期的第一阶段是争取放人,虽然当时我就认为争取放人是第一步,人道主义,从道义上说。但是当时因为要针对放人所以中方的反制措施大规模的,从中断青少年的往来,到旅游,到整个的经贸。但现在人已经放了,人放了问题一个都没有解决,是吧,如何针对他国内法,这个问题,对他进行一个下不为例的一个博弈,我想这是问题的关键。我认为中方现在一个是要设立具体的目标,第二在措施上要有的放矢,有的放矢进行轻重缓急的铺排,设立一个具体的目标,我认为有两个目标要具体设立的。

第一,要逼迫日本放弃否认在钓鱼岛问题上存在主权争议的,这么一种完全错误和顽固的立场。因为在钓鱼岛的问题上,中方坚持有主权,日方坚持它也有主权,但是中方是认为主权是有争议的,所以当时邓小平在提出12个字“搁置主权,共同开发”。但是第一句话是主权在我,也就是说我们是可以谈的,但是日方的强硬立场,它的打引号说,强盗逻辑在什么地方呢?它是认为这个钓鱼岛是不存在主权争议的,钓鱼岛就是我们日本的,我们谈都不跟你谈,所以在这么一种情况下,你看它最近几年就不断的搜集在钓鱼岛周围的一种经济措施,它枉顾完全是漠视或者忽视,中方也对钓鱼岛有主权诉求,这么一个基本的事实。用通俗的话来说,是睁只眼睛,闭只眼睛在说话,在这么一种情况下,他完全没有诚意,所以必须要使他,放弃这个立场第一。

第二,是必须要使日本放弃在钓鱼岛问题上,利用钓鱼岛进行战略博弈的这么一种错误的立场,我们现在大家知道,这个钓鱼岛问题,无论从历史的,现实的情况来看,背后都有美国的名字,有中国崛起整个的大背景。日本希望在这个过程当中,背靠美国跟中国进行对峙,他恰如其分的,天衣无缝的用了钓鱼岛这么做作为一个战略的筹码,所以上星期我说钓鱼岛此次撞船风波,它的本质并不在于主权争议。它的本质真正的核心是在于日本利用这个主权争议,而且它否认有主权争议的,来跟中国进行战略博弈。所以必须要使它放弃这个错误的立场,要不然因为,这个错误立场的关键点就是这次动用了国内法,要不然这个事情本来是可以通过外交途径来解决的,以前若干年都是通过外交途径解决的。

而且说实在的当时1979年,当时邓小平跟大平是达成了协议的,我们可以搁置我们的主权争议的。所以这次日本第一次破例,破了当时中日领导人在30多年前达成的共识,责任首先在日方。第二它是破了双方认为是可以,万一有问题是可以通过外交途径来解决的,这两个东西,中国一定要给中国立规矩。当然从现实的日本的错误的情况来看,要日本完全做到这个也不可能,但是我觉得中方这个反制措施也一定要强硬。而且在这个过程当中,我认为在一些民间往来上,倒是可以继续维持,因为这个时候正好是可以加强民间工作的时候,但是具体的针对措施主要在经贸上。因为现在有消息显示,日本的经济五分之一是依靠中国的,只有大规模的在日本让它感到在经贸上的痛,我想也许才能把他从错误的道路上拉回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