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日议员狂吠兵占钓鱼岛——要自套绞索就“请君入瓮”

日本近来病得不轻!先是感染“疯牛症”,现在又患上了“狂犬病”。前首相欲搬迁美军基地而遭美国主子修理被逼下台,紧接着新首相又在钓鱼岛向中国挑衅发难却又狼狈逃窜,一连串因夹杂选举利益而因小失大、违背天时、倒行逆施的轻率躁动,恰似感染疯牛症胡冲乱闯。后来迫于中国强大的反制压力,日本当局不得不放还了我中方船长。因为实在太丢人现眼,日本举国上下怨恨交加、气急败坏,犹如再患狂犬病,汹汹然吠声一片。

狂吠声中,有70名国会议员于27日发表紧急“声明”要求当局派自卫队“常驻”钓鱼岛。紧接着激进之举越演越烈,第二天又有110余名议员向内阁递交“建议书”要求政府“武力守护钓鱼岛”。这些政客们真的是“为国请命”吗?非也!他们依然是为了选举利益而不顾国家利益,借机讨好选民、赢得人气,凸现激愤的做秀之举。也不好好想一想,纠山由纪夫、菅直人为此而吃的苦头还不够吗?疯牛症、狂犬病还有药可救,如果不吸取教训,真的要一错再错、重蹈覆辙,病情就要转移成癌症而难以医治了。因为日本派兵进驻钓鱼岛毫无胜算,只会榨干自己转圜回旋的余地,陷入更加深重且难以自拔的战略困境。

把钓鱼岛比喻为“鸡胁”似乎还有欠准确,因为“鸡胁”只是食之无味、弃之不忍。钓鱼岛在当今中日之间的博弈中更像钓鱼的诱饵,谁派兵进驻,谁就上当咬钩。钓鱼岛及其附属列岛基岩裸露、土层基薄、缺乏淡水、强风劲吹。鉴于这样恶劣的自然环境,出兵占领容易,但是要长久地立足坚守则会付出沉重的代价。再说既是占领了,对方不承认并一直宣示主权,钓鱼岛也不可能就归属现在的占领方,最终的归属取决于双方实力消涨的程度。中国当然知道其中的玄机不会主动派兵进驻,否则就会自损和平崛起的形象,就会引起周边同样与中国存在领土争议的邻国产生恐慌,“中国威胁论”就会授人以柄。日本人就会趁机装得楚楚可怜大打悲情牌,四处讨好卖乖、大肆抵毁中国,在他们赢得国际社会同情的同时而将中国推入遭受孤立的不利境地。望未来、比发展,彼消我涨的趋势越来越明朗。时间既然在中国一方,我们完全可以从容不迫地选择最有利的时机出手,又何必急在眼下呢?

日本或许正是看到了时间在中国一方的大趋势,担心时间越往后拖国力会越来越弱于中国,加之当前的政局困境、选举考量,急需讨好右翼选民并将怨声载道的国民视线往外转移,所以才借钓鱼岛撞船事件通过扣押、逮捕、拘役中国船长来挑起事端,既可以解国内支持度大幅下滑的燃眉之急,又可以趁机对中国进行战略试探,还可以为美军基地继续留驻原地找到最有说服力的理由。如果侥幸的话,还能够以法律的形式强化钓鱼岛的主权。但是日本的战略试探也有底线,那就是无论闹得多么不可开交,都必须控制在宣示主权的框架内。所以当中国的反制越来越严厉,大有突破预设“框架”的趋势,于是就赶紧放人解套。从这一点看,菅直人还算得上一位“俊杰”,因为“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个时务就是日本要摆脱眼前的经济危机,进而使经济复苏,现在还必须依赖中国,从某种意义上说,甚至还受制于中国。所以他一旦见势不妙,就及时刹车回头,提出修复双边关系,充实战略互惠关系。

出于选举考量,一向被认为有亲中情结的小泽一朗和菅直人为了讨好选民,却争相比赛谁个对中国更强硬。菅直人战胜小泽一郎后,为了挽救大幅下滑的支持度,执政当局又通过在钓鱼岛进一步挑衅发难,调动起了国民的“民族主义”情绪,成功转移了视线。可是在遭到中国强硬反制后不得不放还中方船长,这又激起了反对党、党内反对派和国民的反弹,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抗议和指责,过激言论和要求更是接二连三,要求派兵进驻钓鱼岛就是其中最激进的要求。菅直人及其当局现在又走到了十字路口,如果继续坚持走与中国修好之路,恐怕会过不了“民意”关而下台,如果为了保住执政地位,迁就、顺应“民意”,甚至满足国会议员的盅惑出兵进驻钓鱼岛则更可怕,因为性质完全变了,由宣示主权变成了武力进犯,简直是拿国家命运进行新的毫无胜算的赌博!一个没有交战权的原“二战”战败国居然出兵动武,无疑于撕毁、践踏了国家的《和平宪法》,背信弃义的虚伪嘴脸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军国主义复活”落下了有根有据的口实,他们与西方共同煽动起来的“中国威胁论”因此而变成了货真价实的日本威胁论,必然会引起与他们也有领土争议领国的不安,从而恶化自己的国际形象和地区环境,无疑于自己给自己套上了绞索!

不顾“丢人现眼”而放人解套,菅直人忍辱负重、以屈求伸的勇气还是可嘉的。如果遇到国内反弹又走回头路,甚至满足那些愚蠢的国会议员出兵进驻钓鱼岛的要求,则会使先前已经付出惨重代价,为保国内经济复苏大局而与中国修复关系所做出的努力前功尽弃,还会给人以反复无常、两面三刀的小人印象。与此同时,日本原先对钓鱼岛所具有的美国人托附的行政管理权也会因此丧失,因为一切都将在武力冲突中重新洗牌。从军事层面看,中国本就想“诱敌深入”按照自己的布局施展克敌制胜的手段,如果“夜猫子进宅不请自来”,中国自然会喜出望外地“请君入瓮”,在占据道义制高点的基础上牢牢掌握主动权,并根据实际情况适时打出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组合拳,灵活机动的修理、打击对手。

日本出兵进驻钓鱼岛,更将“修复双边关系”、“充实战略互惠关系”的回旋余地压缩为零,中国就不可能再相信日本的任何甜言蜜语,只会将日本视为敌人,不但不会帮助敌人复苏经济以增加对抗中国的实力,可能反而会趁此机会对日本的经济落井下石、釜底抽薪,无所不用其极疲敌、弱敌,尽可能地削弱其实力。中国能打的牌太多了,而日本几乎无牌可打。中国为此也会遭受损失,但是成本相当低,大不了发展的步伐因此而放慢、人民的生活质量有所降低,但是富有爱国传统的中国人民为了保家卫国是在所不惜的。而日本遭受的损失将是致命的。现在日本正深陷经济危机,累积的内债又居世界之首,占GDP的229%,本该减少赤字以平衡财政,但是为了控制通货紧缩、刺激经济、增加就业,日本还不得不加大债务,冒险投入巨资以解经济低迷的燃眉之急,这也是在进行赌博,如果赌输了国家财政就将破产。面临这样的境况,日本经济只能吃补药不能吃泄药,然而是“补”是“泄”在相当程度上都操之于中国之手,在这个时候日兵派兵进驻钓鱼岛,在是“补”是“泄”选择上,完全可以预计到中国将开出什么样的处方。如果开出的是泄药,日本的经济将半身不遂、会一撅不振,长久地在低位徘徊、煎熬,所有的梦想、抱负都只能是难以充饥的画饼,所以说日本出兵进驻钓鱼岛,是拿国家的命运为选举利益进行毫无胜算的赌博,最好三思而后行!

日本的军事冒险丝毫没有胜算。纵观军事实力,中日双方各有千秋,日本军事装备略强,中国整体实力占优。日本国土狭窄,缺乏战略纵深,面对具有核打击能力的中国,日本不敢扩大战火于中国本土,否则会遭到中国对日本本土摧毁性的报复,同时也怕中国将日本所有在华企业的资产以敌产的名义理直气壮地全部予以没收,故此日本只能在钓鱼岛与中国展开局部的、低强度的拉锯战。对此中国也有多项应对手段,可牢牢掌控主动权。鉴于钓鱼岛无淡水、无食物、无居所,日本占领军起码的生存保障都要完全依赖本土提供和长途运输,天长日久,也是一笔不小的消耗。中国如果想要借此机会进一步疲弱日本的经济,可以实施毛泽东当年“炮击金门”的战略接战而不急战,只需通过骚扰以疲敌、通过对恃以粘敌,将日军死死地“钉”在钓鱼岛,让他们进退两难。若有必要也可袭击他们的运输线,切断驻岛战领军的后勤保障,让其驻军生不如死,不得不灰溜溜夹着尾巴狼狈逃回。

不要指望美国。所谓的“美日同盟”不过是美国主子给日本奴才一个不失面子的名份罢了;所谓的“安保条约”不过是奴才的卖身契与主子的控制诏合二为一的体面文书而已。主子只想使唤奴才,只要奴才不死于非命,就不可能为了奴才的利益去流血牺牲,更不可能为此而去拼命。只要认清了形势,在军事冒险会赔上老命、经济复苏正有求于中国的大局下,何去何从,菅直人应该作出明智的选择,毕竟菅直人也是一条“好汉”,正如中国一句俗话说得好:“好汉不吃眼前亏!”如果日本人真的具有高瞻远瞩的战略眼光,不应该只考虑眼前,还应该放眼未来,然而望未来、比发展,时间在中国一方,所以日本人必须收敛野心、丢掉不切实际的幻想,以实际行动拿出诚意回到谈判桌上来。不过也不排除日本当局为了选举考量、为了保住执政地位,利令智昏、铤而走险,因此中国还必须未雨绸缪,认真作好应对日本出兵钓鱼岛的军事准备。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