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转一编博客—当年五星红旗插上钓鱼岛

其实这是张老照片了。14年前,这张照片在海外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可能当时网络在大陆并不发达,所以我2天前在微博贴出这种照片以来,询问来历的不断。我在微博上大约回答了不下10遍,还有人问。干脆录此供大家参考。

缘由

转一编博客—当年五星红旗插上钓鱼岛

他叫陈毓祥。1950年生于汕头,潮阳人氏。小学就读于香港北角堡垒山官立小学,因成绩突出考取英皇书院,1975年获香港大学社会科学荣誉学士,1980年获中文大学分院哲学硕士学位,后又获英国多个文凭。七十年代初开始,陈毓祥先后做过电台时事评论员及中学教师、节目主持人、编导、监制、电视部副总监,后又做过快报执行董事。


1996年,日本右翼在钓鱼岛上竖立灯塔,海外华人一片愤怒。是年9月22日由陈毓祥带领的香港抗议者,乘坐一艘2800吨的货轮“保钓号”,悬挂五星红旗,开始保钓之行。9月26日到达钓鱼岛。当时遭大风浪,又遭日本十几艘舰艇与军机拦截,仍然顽强迫近到离钓鱼岛二海里许。由于风急浪大,船长魏立志宣布取消原订用橡皮艇抢滩登陆的计划。上午九时廿五分,陈毓祥毅然率五位突击队员穿上救生衣,跃身投奔怒海,游向钓鱼岛。因脚部被绳索缠绕,溺水壮烈牺牲,享年仅45岁。

转一编博客—当年五星红旗插上钓鱼岛

陈毓祥烈士等五壮士奋勇投奔怒海的瞬间。图片中最高者就是陈毓祥。在生命的最后一分钟,他的右手,仍然挥举往钓鱼岛的方向。


1996年9月26日,他是从一艘悬挂五星红旗的香港船上跃向钓鱼岛时牺牲的。香港本土到处悬挂五星红旗是差不多一年后的事儿了。

海外激愤


陈毓祥硕士逝世的消息当即传遍海内外,港台地区群情激愤。


示威者一浪接一浪湧往日本領事館,香港各界保釣聯委會更火速決定以「愛國不分先後,保釣不分左中右」為口號,廿九日在維園舉行悼念陳毓祥燭光晚會。


十月五日。尖沙咀天星碼頭設立保釣廣場,通宵守候,發放最新保釣消息,全力聲援拆燈塔的行動。保釣行動委員會如箭在弦,在九龍亞皆老街遊樂場誓師,浩浩蕩蕩遊行往啟德機場出發去台灣。到達後與台灣保釣人士會合誓師,然後分頭出發,台灣保釣人士前去基隆深澳港,港澳隊員則往台北萬里港。


港澳船員各司其職,分乘十五艘漁船出海,當中兩艘為醫療船,有七名義務醫生隨行,另兩艘是配有橡皮艇的搶灘尖兵。


港澳台保釣聯軍聲勢大(資料: 96年10月7日《蘋果日報》)

往釣魚台的港澳保釣人士 93人

往釣魚的台灣保釣人士 約170人

隨船記者 約160人

往釣魚台的漁船 30多艘

橡皮艇 2艘

摩托艇 2部

模型直升機 2架

自製旗幟浮標 200個

風箏 10多隻

至凌晨四時許,台灣保釣船已駛至距釣魚台十八海浬處。此時,日直升機飛臨保釣船上空以強力射燈照射船艙,六十多艘日艦亦以射燈照射保釣船,並分成三道防線,衝散一字排開的保釣船。保釣船隨即迂迴前進,日艦展開追逐,海面遂亂成一團,險象環生。

突圍成功的載有阿牛(香港议员曾健成)、陳裕南(香港)及金介壽(台總指揮)的台灣保釣船自立六號奇兵突出,在清晨六時十四分以船頭插釣魚島,令陳裕南及金介壽輕易跳上岸。登岸後,一直向上攀,在離海面廿多呎處,分別插上中國國旗、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及滿布港人簽名、寫有「中國領土釣魚台」的直幡;是七零年《中國時報》記者插下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後,首次有中國人的旗幟在島上飄揚。后安全撤退


極右團體日本青年社更為激烈,他們知悉有中國人登上釣魚島後派出宣傳車在東京街頭廣播,聲言要殺死中港台的華人。反保釣的死亡恐嚇亦接連數日在香港出現,結果恐嚇最終沒有付諸實行。(本段落摘自“香港保钓行动委员会”网站)


这篇博文开始的那幅照片,就是陈裕南(右,香港人)和金介寿(左,时任新党台北县议员,现在已经加入国民党)在钓鱼岛上的英姿。


后记


陈毓祥遗体运回香港时,其妻曾经持五星红旗扑向灵柩自行包裹,并向在场的大陆官员要求追认为大陆烈士(注意当时是1996年)。去世时,他留下寡妻和8、10岁女儿二名。令人欣慰的是,有消息说,他的女儿已经成才。


阿牛(香港议员曾健成)、陈裕南及金介寿仍然分别活跃在港台。他们有的官司不断,有的时有绯闻,有的不时言行另类。但是,只要保钓,就能看见他们活跃的身影,包括最近几天。


港台地区一直将大陆地区称之为钓鱼岛的岛屿,叫钓鱼台。根据我的考证,可能出自这样一个传说:光绪十九年(1893年)十月,慈禧下诏道:“盛宣怀所进药丸甚有效验。据奏,原料药材采自台湾海外钓鱼台小岛。灵药产于海上,功效殊乎中土。知悉该卿家世设药局,施诊给药,救济贫病,殊堪嘉许。即将钓鱼台、黄尾屿、赤屿三岛赏给盛宣怀为产业,供采药之用”。据说这个是个假圣旨,不过,流传很广。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