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最近关于新机型心脏的问题,一直是讨论的重点,有的网友仅靠国企的一些年度总结,断章取义,就盲目一片叫好。

中国军方对于科研型项目,一直非常谨慎,如非有99%的可行性,基本不考虑公开。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印度的坦克尴尬和航空尴尬。而在中国,坦克技术一路高歌猛进,无论你说山寨也好,剽袭也好,总之是做出来了,而且质量良好,至于航天技术,基本没有失败先例。

这里,我们要提到一下二战期间的美国,众所周知,太平洋战争之前,美国是发战争才,本国军工其实并未有特别强化的中央实力,但是战争一起,美国与轴心国之间的军备数量几乎是一天一变,美国是越变越多,德国和日本是越打越少。与其说是经济实力原因,不如说是整国医院。

在美国,有杜邦,通用,波音,IBM等等可以说能直接参与军工技术开发和制造的超强企业,在中国基本是国企主导,无论研发还是人才吸纳以及竞争意识,有带有浓郁的官僚气息,官僚气息不是贬义词,官僚制度可以更大价值获得国家人才储备,也有更强的保密性和荣誉性,但是暴露出来的问题也不少,这时候,也许我们可以借鉴外国方法,打造一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军工研究系统。

控股与屁股。

股权分置是一个不错的概念,中国军工研究要突破,可以更大限制地获得民间企业扶持。但是首先,不能让人摸到屁股,要保持核心竞争技术保密性。

军工带动商业化。

国企汽车经过几十年的贸易保护,无论技术还是现代化方面,都如同一个扶不起的阿斗,反观民营企业,在外资在中国高歌猛进时候,逆水行舟,反倒闯出了一片天地。在一些汽车技术展览会上时不时还抛出几个颇有建设性的技术专利,让外国惊讶国人智慧。

然而几十年来,航空和军工为什么无法产业化?这不是行业格局问题,20世界后,基本上所有的信息和机械革新都是从军备竞赛里面出来的,卫星是为什么出来的?初期主要为军事侦察建设的。互联网怎么出来的?互联网大部分协议都是以前美国军方委托规划的协议。

所以军工技术是可以企业化的,不仅仅是卖军火。

技术专攻。

杜邦在航空材料和耗材方面一直在世界具有领先地位,不打仗谁都以为人家是专卖油漆的,一打仗,你就知道杜邦的恐怖了。这是技术专精,政府完全可以下达一些技术不算特别困难,但是又无心顾及的技术问题给一些企业,而政府注资控股这些公子,技术必须与行业符合,例如汽车工业可以设计和开发一些良好的制动系统,也许这个技术赶不上航空机械,但企业化的规模生产能给现代军工带来更大反思。

技术保密。

盈利性企业,不等于技术泄密。很多汽车公司都上市了,但其核心技术一直未曾流送出去,本人曾经看过一份报告,说日本的机械商能在战时短时间搭建起配套的军工生产系统,我军的这是深得‘延安运动’的精髓。没仗打时候我们搞生产,有仗打时候我们就是铁杆的兵。在没有战争利益情况下,军备竞赛其实是特别耗费国力的一种表现,各国也费尽心思处理一些淘汰的军备,美国整天卖这个卖哪个,回收去的钱一定投入新技术开发。中国目前没有美国那种实力,可以利用企业做跳板,不用长期保持大量的军备生产系统,而是主要技术开发,战时,企业的销售和出口肯定受到影响,转为军备生产,实在大好。


本文内容于 2010-9-16 15:01:49 被coooinl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