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邱永峥

9月5日一天三遭伏击的现实让我们对美军与塔利班游击战的现实有了最切身的体会--号称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国军队在面对农民和猎人组成游击小股武装面前同样举步维艰。具体到第101空中突击师2旅320炮兵团1营A连副连长伯德科克中尉身上,三大“幽灵”让他和他指挥的部队困扰不已。

首先是神出鬼没的塔利班武装和自发操枪打美军的塔利班同情者。

按美军1营营长弗莱明中校的说法,在阿尔甘达卜(注:这是根据中国地图出版社标识的地名,以后我们以此为准)地区,骨干塔利班只有30至40人之间,其中最活跃的指挥官级的有4至5人,美军大约知道他们的姓名和基本的体貌特征,但让美军困扰不已的是,由于当地的种植作物是葡萄,外加石榴等果树,所以这个季节阿尔甘达卜地区如同“绿色海洋”,我们切身的感受是:隔个三五米就看不到此外的目标。5日上午随巡逻队出行时,一边是基地外围的土墙,一边是很大的一个石榴园。这个石榴园的占地有10来亩,累累的果实以及尝起来蛮甜的石榴是当地农民的一大收入,丰收的喜悦不难理解,然而,对于驻在院子里的美国大兵们来说,这片石榴园简直就是“魔鬼”,因为它把A连的驻地从东西南三面包围起来,茂盛的果树直逼墙根,这意味着游击队员可以轻松地直达驻地墙外也不会被美军发现,就算美军有无人机,侦察直升机,甚至直升机也看不到树下活动的人。为此,已经三度进阿作战的弗莱明中校说:“我宁愿在阿富汗北部作战也不想来这里,因为北部地区的山势决定你只需要封锁几条高原通道就可以卡断对手的咽喉,而这里,无数的田间小道可以通往任何地方,你根本不知道应该封锁哪里,塔利班武装可以步行,可以骑驴,可以骑摩托运送武器弹药,而美军的战车再先进,也不可能在果园中穿行。”A连连长托马逊上尉告诉我们,为防A连驻扎的诺兰基地(其实是一个两进的地主大院,地主本人现在坎大哈城内住 )遭塔利班武装的偷袭,巡逻队的一项重要任务是砍树--地主院内如荫的石榴树早被砍光了,可院子三面的石榴树和其它果树却严重阻碍了观察与射击视线,巡逻队数次与村民交涉,但却几乎不可能获得同意。如果强行砍光,那么又会与村民发生更大的冲突。我在房顶上哨卡与哨兵聊天时,他透露说,为区分塔利班与村民,他们通过当地部落长老广而告知:要种地的话,得先向美军报告,然后领一黄色的带子系上。我为此询问哨兵:“你们又不认识村民,他们领了布带后,交给塔利班,那塔利班武装不就可以光天华日之下前来埋炸弹?”哨兵也觉得连长的主意“特别傻冒”,但也没有其它高招。

最让美国人头疼的是塔利班的同情者。他们就是普普通通的村民,可操起枪来打你,那你当他是普通村民还是塔利班呢?营长弗莱明中校承认,当地支持阿富汗政府和美军行动的只有10%:“比如说在刚刚夺取的巴伯尔镇,老百姓全都在观望,他们不知道我们会呆多久,是不是象以前英国人和加拿大人一样,打了就走。”这种塔利班的同情者对于美军来说威胁且没有应对的招数。

IED(自制爆炸物)造成的伤亡占美军伤亡总数的65%。

弗莱明中校表示,在阿尔甘达卜地区的IED总数量“难以计数”,反正在村民逃避战火之后的所有村镇都埋设了炸弹,而美军驻地四周也是白天美军起,晚上塔利班埋。这个地区自制炸弹的当量是20公斤到400公斤不等,我亲眼看到起缴的那枚是一枚82迫击炮弹改装的,这是一枚大约有20年的迫击炮弹,加上红黄两线和一个压力引发器后,只要人在50厘米距离内踩上压力引发器,就会发生爆炸,炸断人的双腿。在写这篇博客时,美军主动引爆了另一枚自制炸弹,剧烈的爆炸让坐在基地内都能感到震动,以及尘土飞扬。由于IED制作材料各异,形状没有规则,因此常规的探雷器等并不能有效对付他,所以,给美军造成伤亡的多是IED。在5日下午的士官晋升仪式上,我从弗莱明中校的口中得知:“几天前,一名军士长在巴伯尔镇被炸死。他当时正与塔利班交火,当他试图绕到塔利班武装侧翼发起攻击时,没料到踩到一枚IED,因此被炸身亡。”在抵达诺兰基地时,一名女兵与我们同车,后来才发现她是拆弹小组的头目,是一个兵器专家,接下来发现的IED都是她带小组成员处理的。看不出一个挺弱的女性专门干与“死神”打交道的活儿。

苏军的“地雷流民”成了威胁美军的另一大幽灵。阿尔甘达卜地区有在阿富汗出名的河流。这条河流既给当地带去肥沃的土地和便利的灌溉条件,但同时也给当地民众和美军带来灾难--在营部的作战地图上,我们看到在当地最大城镇四周都有绿色的标识,营长告诉我们说:“这是地雷流民--从上游冲下来的苏联当年埋设的地雷数量巨大,而且每天都在移动,威力也不小,谁撞上谁就玩完!”由于美军无力大规模排雷,所以这个威胁对于美军和塔利班来说是平等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