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猫耳洞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所在了。蹲在猫耳洞里心情会很复杂,七情六欲都被压缩在这个尺巴宽的空间里,一支枪大张机头搂在胸前,两耳聆着洞外的响动,想出来拉泡尿都得先告知邻居,以免发生误会——这都是让越南特工队给闹的。

对越自卫还击转入防御作战,一条交通壕串起许多的猫耳洞,每个洞里蜗居着一位士兵,即使阵地固若金汤,官兵也不可放头睡觉情。嚣张的越南特工队白天会打来些冷炮,在阵地上游动成了件危险的事情;夜幕降临后,阵地某一方向会突然响起枪声,爆豆一般,却不见人。等你疲惫不堪了,特工队没准儿真的就摸上来了,往工事里扔上几颗手榴弹,鬼魅般地又消失了。

这种“麻雀战”给我方造成的伤害主要是在心理上,由心理伤害到体力损耗再到整体战斗力的消弱,不能不说越南人战法了得。有些新兵几天几夜不睡觉,精神高度紧张,洞外一有响动,朝着洞口就是一梭子。

最麻烦的要数传令兵,猫着腰摸索到每一个洞口前,先要捏着嗓子对答当夜口令,声音低了怕对方听不见,高了又怕暴露目标。有时耐不住性子叫骂起来:“妈卖匹!格老子是我……” 话音未落即招来枪声大作,立刻伏在地面不敢吱声了。

闹腾几日后,官兵渐渐摸索出对付特工队的方法,最好使的就是在前沿埋设地雷,地雷不够用就挂手榴弹,把阵地结结实实围裹起来,你特工队想来做客就黑夜抓瞎排了地雷再放马进来么。

如此一来可以放心睡觉了。但是不行。有一个小小的物件无论你如何埋雷、布哨都不能将其拒之门外,它对官兵的伤害一直延续到撤军回国:那就是跳蚤——除了特工队,官兵在猫耳洞里最怵的就是这种东西了。

越南的跳蚤怎么就钻进“共军”猫耳洞里了?这是因为战争期间正值越南雨季、旱季交替时节,白天热的要命,夜里又冻得要死。官兵的衣被全都甩在了国内,一身单衣出国作战,为了御寒,只好到山下空无一人的村庄里搜些毯子、被单之类带回猫耳洞,谁知这下却把跳蚤带了回来。

这东西太难对付了。有官兵把毯子扔出去,换上干草,跳蚤照样猖獗,;爬出猫耳洞扔下一把火把干草烧了,跳蚤依旧猖獗无比。想必越南的跳蚤也是经过“麻雀战”培训的,对付它唯一的办法就是拼命地抓挠。凑巧了也能逮住一两只,在手心里狠狠撮扁了,放在后槽牙上拼命一咬,“啪!”,及其解恨,极有成就感,和击毙敌军的感觉相似。

撤军命令下达后,官兵从猫耳洞里爬出来,面面相觑,却不相识:近一个月没刮胡子,须发丛生,野草一般;须发之外肌肤处,疮疖遍布,血浓斑驳,这是跳蚤的杰作。

不少官兵战后医治的并不是战伤,而是皮肤疾患。据说此后的老山、者阴山作战,就是汲取了先前的教训,配备专门对付虫疥的药物,消除了疾患。(贵丁.9.10)

《一老广说:四去纪念堂,阿爷不见我。呜呼我哭》链接http://blog.sina.com.cn/zgd1219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