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伊拉克问题上,奥巴马重申了他的承诺,八月底结束所有美军在伊军事行动,在明年年底前撤出所有美军部队。当然,奥巴马有苦自己知,他不会如乔治布殊七年前所提的凯旋论:美国在伊拉克的任务已圆满完成。

奥巴马自然知道这是一场「愚蠢」的战争,美军走了,但鑑于伊拉克政客们没能在大选后的数月内组建新政府,政府无法提供必要的公民服务,以及持续的暴力杀戮,伊拉克的国家建设并未完成。事实上,奥巴马在八月底将九万美军送回家后,美国仍然维持五万军队在伊拉克,训练当地的军事警员力量,协助反恐事宜,保护美军军事设施和平民安全。可见这退军非「裸退」。

蒲松龄《聊斋志异》卷十二有个短篇,正好说明奥巴马在伊拉克问题上的两难困局:有一车夫载重上坡,正当他用尽全力往上推的时候,一匹狼觑准时机,跑来咬他的屁股。车夫被咬,痛入心脾却无法抵御,更无法躲避——因一鬆手,载重的车辆往后翻,车后的人必然性命难保;等到车子推上坡,狼已经从车夫的屁股上咬下一块血淋淋的肉,远远地跑开了。伊拉克正是奥巴马身后的一匹狼,过去十年两次反恐战争,美军约四万人受伤,五千多人丧生,阿富汗和伊拉克仍沦陷在冲突和动盪之中,暴露了五角大楼大吹大擂的高科技打击,并非想像中的厉害。而美国海湾战争二十年耗费极大,国内经济疲弱,失业率高企,债台高筑,美国开始对遥远地区如中亚和中东控制局面的能力及可能的需要失去信心。治大国如烹小鲜,显然不适合奥巴马。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