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图片如下:

国军兵种单兵装备之部分详解

德装师单兵装备

图片如下:

国军兵种单兵装备之部分详解

德式师装备的手枪自然是名闻遐迩的驳壳枪,也叫盒子炮、快慢机或二十响

图片如下:

国军兵种单兵装备之部分详解

军服

国民党军队的军服沿用了北伐时期黄埔军校学生军的军服样式,以灰色棉布裁剪的中山装为主,手持苏联提供的莫辛-纳甘M1891式7.92mm口径步枪,配大盖帽、军裤、皮带和布绑腿,足蹬草鞋,军官穿皮鞋。这种服装在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基本上被沿用。中山装式样的上衣成为军装的基本制式,而大盖帽由于不易制作,且不便于实战,后改为布制野战帽。

抗战初期国民党政府中央军的夏常服,则主要以黄绿色为标准色,它是由蒋介石聘请的德国顾问们建议使用的。通过已故历史学家黄仁宇教授的文章可知这种颜色的夏季制服从1931年前后开始直到1942年一直是国民党中央军主要使用的制服颜色。其后才换成土黄色的夏常服。除了黄绿色的军服外,也有部分部队在抗战前后穿着卡其色军服(例如淞沪抗战时期国民党中央军的87、88师)。

而在国民党军队里原地方军阀部队的非嫡系杂牌军中,北方的部队大多数是以灰棉布制服为主,但即使是嫡系部队,也有不少部队穿着灰布棉军装。此外两广部队(李宗仁、白崇禧的桂军、余汉谋的粤军)据文献记载是穿着土黄色军服;而龙云的滇军,则是蓝绿色军装样式,这可能是受到法军的影响,第一次世界大战初期法军就是穿着这种军装。

冬装方面,无论是中央军还是杂牌部队,都是以灰色棉布制服为主, 所谓的灰色,实际是略带浅蓝色的灰色,国外出版的大多相关书籍中(如英国出版的Andrew Mollo中),经常被描述成深蓝色。这种误解有可能是来自大战后期来华美军的回忆,而当时的滇军即是穿着蓝色棉制服,甚至还有一个师(陆军暂编第19师,师长龙绳武)接受了美军装备。

国民党军队的上衣以中山装为基本标准,但各个时期均有所不同的变化,上衣的衣领、口袋的式样以及布料的色泽都有所变化。直到1936年1月20日,国民党颁布的《陆军服制条例》之后,才将所有军服的制式明文统一。式样统一以后的标准为中山装上衣,衣领较宽,胸口袋无褶襞,袋盖中央有尖角,胸口袋上缘是平齐的,位于第2颗扣子处。其他方面则和以前的军服相同。

军帽

北伐时期的大盖帽,在1930年中原大战结束后,由一种圆筒形布制军帽所取代,成为部队的制式军帽,该帽是德国军事顾问由中北欧的“滑雪帽”为原型,依据中国人的头型修改而成的,为圆筒式,有帽舌,最大的特点是帽子周边有一层护布,平时折叠起来,天气寒冷时可以放下,保护脸部及后颈部,当收叠时使用两颗扣子固定在正面。一般来说,军帽样式较为统一,唯一区别在于正面固定护布的扣子,国军部队在进行改制之初,出现过许多不同样式,如:两颗扣子的、一颗扣子的,甚至还有没有扣子的。但《陆军服制条例》颁布后,军帽即趋于统一了。1934-1935年前后,曾出现有一种硬顶的圆筒帽,正面上有军徽以及一颗扣子。有的硬顶帽还有帽带。通过历史照片观察得知,戴这种帽子的可能是炮兵、后勤等配有骡马的部队。据考证,是受到德国军事顾问的影响,因为这种硬顶帽的外形酷似当时德国纳粹党早期的准军事组织“冲锋队”SA(Sturmabteilung)所佩戴的帽子。另有一种说法是,这种帽子是东北军所戴的军帽,模仿法国Kepi硬顶帽(如法国外籍军团所佩戴的军帽)。经过比较研究,其前者的可能性比较高,因为法国的军帽上没有扣子。

大盖帽在布帽出现后并未完全被取代,很多高级军官还在正式场合中佩戴。

两广部队(李宗仁、白崇禧的桂军、余汉谋的粤军)早期有其自己特色的军帽即一种介于大盖帽和圆筒帽之间的军便帽,样式相当奇特,在归属中央政府后,才陆续被淘汰。

东北军、西北军及晋绥军因其北方冬季寒冷,为此普遍采用了防寒军帽即有护耳的毛皮军帽。有两种制式较为普遍,一是东北军的瓜皮式毛皮帽,二是普遍使用的厚重毛皮防寒帽。

图片如下:

国军兵种单兵装备之部分详解

图片如下:

国军兵种单兵装备之部分详解

军衔及识别符号

国民党军队的军衔符号,是以立体“三角星”的颗粒数为单位,由一至三颗“三角星”来识别佩戴者的军衔。“三角星”位于一块以军种色为底色的布块或塑料牌上,佩挂于军服领子上。另外准尉军衔在抗战前及初期为十字纹边,后期改为斜纹边型式;参谋则是一边为官阶,一边为竹节(极其富有中国特色);而突击队/伞兵的军衔则采用白虹贯日的图形。红日代表日寇,寓意我神勇的突击队员象利箭般刺入日寇心脏地带给日寇制命一击,军官章则带黄边加以修饰。其他兵种领章的底色均随兵种的改变而不同,例如:步兵为红色、骑兵为黄色、炮兵为蓝色、工兵为白色、辎重兵为黑色、军医为绿色、宪兵及经理为暗红色、装甲兵则是铬金属色的「克罗米」领章(即英文chromium直译)。至于军校生领章,则为圆形。除参谋外,防空炮兵亦有独特的兵种领章,通信兵配属各单位,所以没有单独的兵种色。领章的大小规格和佩挂者所穿的制服领子制式有关,比如领子是窄长的,领章就较为细长;领子宽些的,领章就采用标准的。一般来说领章只是在正式场合的军服上才出现,在战场上或一般操练时则不佩戴。领章除部队配发外还可自行购置;背面均有制造厂或商家之名称。将官领章由铨叙厅办理任命手续,发给金质(铜合金)领章,背面编号,其他任何人不得自行任命佩戴。

陆军官兵的胸章(通常称胸章为“符号”其实就是名牌),是用织品印制的方形块,通常由各师文书照规定打印自制,故略有不同,钉缝于胸前左上口袋盖上。长约9厘米,宽约7厘米,周围有0.5厘米宽的一圈色边,当时并在中间盖上单位官章。将官的符号是红边,校官是黄边,尉官是蓝边,士兵的符号为白边,等于无边,军官学校的学生符号则为黑边。布章左栏是官阶三角星栏,三角星多为黑色,星数目与领章相同,垂直排列,士官在三角星后有一黑直线,贯穿三角星,如领章一般;军校学生因尚未授衔所以是空白的,至于准尉领章上是无三角星的,故名牌中此栏也是空白的;其兵种、官阶、姓名、职务、佩发年份,从胸章的颜色、内容一看便知,官兵通常远远的就能由来人胸章上的色边判断是否应向其敬礼,因将级胸章红边名牌最少见,故部队通常“见红就立正”,成了无须判断来者官阶高低的条件反射动作。胸章背面都写有国民革命军在北伐时期所提出的口号:“不怕死、不要钱、爱国家、爱百姓”四行字。在机关、学校、有些部队还在胸前佩戴珐琅徽章,其图案由单位自行设计,报请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备案.

图片如下:

国军兵种单兵装备之部分详解

军服左上臂有标示师级单位符号的方形布臂章,分为蓝或黄底配上黑色文字的型式,其上印有部队的番号,内多为部队阿拉伯数字番号,如88D(88师)等。有的部队还有环臂布章,始自何时不详,形式也是大同小异的。但是这些做法缺乏保密的功能,抗战开始后,便以各部队的代字取代了实际的番号。例如薛岳指挥的第四军以“抗战建国”作为代号,“抗”代表军部及军部直属部队,“战”为第59 师、“建”为第90师,“国”为第102 师。中央军第14师则以“还我山河”为代号。 另各战区司令部直属部队官兵的臂章则是以罗马数字表示,如第六战区是VI,第一战区则是I,以此类推。

军裤与绑腿

国民党军队的军裤则极其简单,一般采用西裤的样式,正面开口处用三颗扣子固定,正面有两个口袋,臀部则有一个带袋盖的口袋。早期的军裤曾经有类似马裤的样式,但不像正规马裤那样上腿部分过于宽松,而在膝盖小腿又过于扎紧。

中国军队士兵穿着军裤时需在下裤管处打绑腿,这是大家所熟知的。后来的驻印军,虽然全身上下都换装了英美装备,仍然坚持打绑腿。有人以为这是袭自日本,实则不然,绑腿是源自欧洲陆军留传下来的一种习惯。一次大战时,美国的参战部队也是打绑腿的。英文中称之为Puttees。是用一条长布条由膝盖至脚脖处紧密的缠绕。绑腿布一般与所穿的军服同色,但在正式场合着装时,则会打上呢料绑腿。可是根据外国人的说法,中国军队打绑腿很有特色,总是将绑腿缠绕高至膝盖部位,而国外军队大多只缠绕到小腿三分之二的部位。绑腿的打法十分讲究,有经验的老兵能够打出适当松紧度的绑腿,不会因打得太紧而影响血液循环,而又不会太松,走几步就松散开来。还有一种极为讲究的绑腿打法,就是使用两副绑腿,一副先捆扎于腿腕处小腿较细的部位,再用另一副将小腿整个包实,如此一来可达到整个小腿一样粗细的状态,比较美观。有的人可能会问,以前的军队为何要使用如此麻烦的布绑腿?其实绑腿在野战时可以使士兵提高机动力,裤腿不会被地表植物所钩挂,同时在远距离徒步行军时可以避免大量血液在短期间内涌入脚部,造成脚部因充血产生不适,这点在经过长距离徒步行军之后更是重要了。

军用鞋

中国军队早期穿用的军鞋非常混乱,正式场合,以穿着皮鞋为主,但在一般作战和训练中,较为普遍的是穿着黑色布制软胶鞋。除黑布胶鞋外,中国军队在抗战期间还穿过黑布鞋和草鞋。在北方部队中,如张学良带进关内的东北军,冯玉祥的西北军,阎锡山的晋军等部队习惯穿俗称的“懒汉鞋”的黑布鞋,但需要用一根布条将鞋子和脚掌捆紧,以防脱落。草鞋曾被称为“艰苦朴素”的象征,因为它往往是就地取材,由官兵自己动手编制,虽不美观,却相当实用。国民党军队穿草鞋的情况在抗战初期并不普遍,后期因物资紧缺,才开始编草鞋。国民党的军官则平时穿着皮鞋,战时或受阅时则配有皮靴。但大多都是凭个人喜好选择穿着,并无明文限定。

图片如下:

国军兵种单兵装备之部分详解

军用武装带

国民党部队的官兵均在腰间系有皮带,士兵所系的是窄皮带。军官系宽皮面的双孔式皮带,并搭配斜背的德式武装带。德式武装带最初是用来支撑军官的佩刀,虽然佩刀被手枪所取代,但武装带却因可以显示军人的威严,而被保留了下来,并成为军官的必然配件和识别标志,同时在战场上也成为敌人狙击手的绝佳目标(1939年波兰战役之后,德军明令禁止军官佩带武装带),于是,在抗战开始不久,国民党军政部也明文规定禁止军官扎系武装带上战场。

国民党将官服制

国民党部队的将官穿着其“军官甲种呢军服” 的呢料将官服。其样式和一般军服在外形上是一样的,只是剪裁较为讲究而合身,唯一的几个特征是将官服的胸口袋盖向下有三个尖角,下口袋则比普通军服略大,此外军官们系宽皮带配斜背武装带,同时在腰间佩带“军人魂”短剑,战功卓著的将军配带蒋介石颁发的“中正剑”。

图片如下:

国军兵种单兵装备之部分详解

国民党德械步兵师的步兵装具

1928年,国民政府决定以德国体制来建立新的中国军队,随着德国军事顾问的来到,德国装备与德式训练自然也随之而来,军火相关的重工业集团、生产设备制造厂、原料供货商,也纷纷来到中国开展其密切的交往。1934年大量的德制装备开始运到中国,在一批价值一千五百万银元的军火中,包含24门150mm野战重炮(即德军FH-18型),20门37mm战防炮(即德军Pak 35/36型),数千支毛瑟二四型步枪,数千支捷克造轻机枪(ZB-26),瑞士奥利根(Orelinkon)公司的20mm机关炮,此外西门子的通讯器材、蔡司望远镜、德制轻战车,架桥器材,防空探照灯等各种装备,开始进入了中国的部队服役。1936年德国运交中国二千三百万马克军火,1937年德国运交中国八千二百万马克军火,其中有150mm要塞大炮(用于长江江防),高射炮、步枪、机枪、迫击炮、重机枪、大批各式弹药,钢盔,以及鱼雷240枚、快艇,若干通信器材,还有制钢、炼焦、化工、兵工生产机具等设备。通过这些努力与建设,国民政府在不到十年间,于长江流域初步整建起国防工业与新式陆军,为日后爆发的中日大战奠定了一个能持久抗战的军事基础。同时,陆军步兵的基本单兵装备也随之调整,依照当时德国军事力量的标准进行装备。

步兵制式野战装备:配德制或仿德制(国产中正式步枪)1924年式7.92mm步枪,德制M35钢盔、皮质背包、一块卷成马蹄形军毯、雨布、铁制饭盒、水壶、干粮袋,刺刀、两组三联装的皮质子弹盒。但这些装备只在阅兵仪式和正式的野战训练主要是演习时才有机会亮相,战时除了很少的场合外,是不配发这些正式装备的。这些制式装备只作为展示之用。应算是摆设吧!

这套装具是参考日军军制以及后来德国军制所设计的。如:日本军队习惯将水壶放在干粮袋上,然后右肩左肋式背负在一起放置在左臀侧。但是许多单兵装具的设计,却是采用当时德国军队相同的样式,例如,干粮袋,刺刀等。

步枪国军用的是中正式或是进口的德制毛瑟系列步枪, 但不是德国的K98k,而是1924年式标准型(Standard Model), 这是K98k的前身, 最明显的差异是水平拉柄和在枪下的枪背带配置。这和当时的德军是相同的,一直到二次大战初期, 德军部队中仍有许多标准型步枪。当时另外常看到的还有Vz 24和FN 1924/30等。 其他的中央军, 有各式各样的步枪,最多的是汉阳造和各式毛瑟1904/1907年式的衍生型,包括四年式(元年式为6.8mm,四年式改为7.92mm)及东三省兵工厂的十三年式在内。 中国使用的刺刀, 都在50cm以上, 尤其是中正式, 因为枪短, 刺刀长达57.5mm,这是因为中国部队与日军一样, 仍把冲锋拼刺刀,作为一种很正常的战术运用。而中正式上了刺刀,仍比日本三八式上刺刀,短了10mm左右,许多人引以为憾。相形之下,德军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普遍使用的1884/98刺刀,简直是小儿科。其他进口的FN 1924式刺刀,长度也相当于中国自制者。虽然中国使用的是7.92mm口径,但是四年式仍有一部份使用圆弹,汉阳造更是由始至终使用圆弹,这和中正式等使用的尖弹不能相容(尖弹口径稍大)。中国圆弹的生产,一直延续到战后。国军的子弹,基本上有三种,尖弹、圆弹和重尖弹。尖弹供中正式系列的步枪和捷克式轻机枪使用,圆弹为汉阳造和一些老式的四年式步枪,重尖弹则专供二四式或三十年式重机枪使用。其他还有特种子弹,例如反装甲的钢心弹等。

图片如下:

国军兵种单兵装备之部分详解

钢盔用的是德国1935年式,这点和德军相同,而且由德方的文件来看,当时,新建立的德国空军先行配发了这种新钢盔,因接受中国约22万顶的订单,德国陆军总参谋部立即指示优先提供给中国,因此M35最早出厂的一批就运到了中国;目前已知的记录,到1936年进口了315,000顶。德式钢盔的装备是从1937年开始一直到太平洋战争爆发,凡国民党嫡系部队基本配发。抗战初期的山西忻口战役中,前来增援的中央军第85师(师长陈铁)就因为佩戴M35钢盔,而被日军判定为主力部队,遭到猛烈打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